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三节 复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然出现的骑兵队把仍在村庄废墟里逗留的人吓住了。他们以为是返回清理战场的桑东部队,怀着满腔恨意,要与对方决战。幸好只是一场虚惊,来访者不是敌人,他们来自附近部落,听说卡曼的村庄受到袭击,特地赶来增援。



    村里的悲惨景象不仅使援兵们震惊,更使他们中不少人掉下了眼泪。尸体中有他们的岳父,他们的姐夫和姐妹,可爱的外甥也成了地底哭泣的小孤魂。年轻的战士们紧握双拳,愤怒与悲哀从低沉的喉咙深处发出,那是哀痛,也是怒吼。



    顶着星光,王玉婷又踏上旅途。三十人的队伍已扩充十数倍,几百匹战马借助月光在黑夜里前行,他们的目的地是附近的另一个部落,这个部落与死去的卡曼酋长的部落有姻缘关系,平时也素有来往,队伍中的绝大多数人就来自那里。王玉婷仍抱着尼米的玩具娃娃,她偶尔抬头看向夜空,划破黑夜的银河很美,像洒上黑布的钻石粉末借着微光反射出迷人光彩,这样的景致尼米再也看不到了,永远看不到了……美丽的夜空是不是对地面现实的一种讽刺呢?



    部落聚群的篝火猛烈地燃烧,不断有人为它添加木柴,使它的舞蹈更加疯狂。很少见到部落居民们直至半夜也未入眼,聚落里的所有居民围坐在火堆旁,长老们一个接一个地发言,他们很激动,激烈的言词使听众们发出一呐喊。长老们的中央坐着酋长,听说这位部落首领身染重病,许多事已不能亲自处理。他用厚厚的被褥裹住身体,却依然驱赶不走寒风对他造成的咳嗽。



    站在人群外围的王玉婷可以明显感觉到逐渐上升的愤怒。“他们在说什么?”她问身边的安巴利。旅行者们同样没人入睡。



    诚实的安巴利是位不错的翻译。“善良的小姐,他们在讨论怎样采取下一步行动。尽管卡曼收留了大酋长的敌人,但即使有罪也不至于被灭全族。许多人嚷着复仇,他们想要组织一批人反击。”



    “他们会成功吗?”



    “对抗大酋长与阿克果无疑是送死,但如果对手是桑东,神明愿意保佑正义的英雄,胜算就很大。不过赢了又怎么样,大酋长会袖手旁观,看着自己的追随者被宰吗?”



    安巴利往嘴里倒进一口美酒,他微醉时总能做出冷静判断,更甚于无酒可喝的清醒日子。



    伊比利亚土语在耳中听来如同一群苍蝇乱叫,特别是不明白他们话中的含意时更加感到无聊。如果在从前王玉婷一定会打出呵欠,等不及讨论出结果就裹进暖烘烘的被褥里睡着了。现在她竟然毫无睡意,可能与自己长时间晚睡有关,但内心的不平才是她精神亢奋的主要原因。尽管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她还有眼睛可以注视,通过人群中一张张激动的表情,她可以得知部落急于复仇的热情有多高。激亢的人群中一位黄发男子犹为显得活跃,他站立在人群中央,面对酋长与众长老激昂地讲话,扎成辫子的长发随着夸张动作上下跳跃,他很愤怒,火光映射下甚至可以看见额头和脖子上凸起的青筋。



    他们吼叫般的大声发言持续了很久,直到王玉婷的双眼实在无法睁开时仍在继续。这些人似乎不知疲倦,奔劳一天的王玉婷陪不了他们。安巴利在村庄里支起帐篷,房屋之间的帐篷群使人感觉别扭,突发的大事件使酋长忘记了为客人安排住所。



    王玉婷将玩具娃娃放于枕边,黑暗中,她的目光凝视住微弱反光的轮廓线,然后闭上……



    很快,马的嘶鸣传入梦中,王玉婷梦见自己骑着火红的千里马在无垠草原中飞驰。前边有许多人也骑着马奔跑,其中一匹马像喝醉似的,踉踉跄跄落在后面,马背上的人也醉熏熏的,他向她挥手打招呼,那人竟与安巴利一模一样。她很快超过酒鬼,超过许多人。领跑的马速度很快,有力的黑蹄飞踏得连草根下的泥土也脱离大地,如水花般四处飞溅,马背上的黑皮肤青年回头向她微笑,露出整齐的白牙,她又将他超越,同样回头,不过没有微笑,而是一个鬼脸――我是第一名!



    但是她的得意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前面竟还有两匹马。白色的马和骑马的人如同稍纵即逝的白色闪电,一眨眼便消失无踪了。另一位骑黑马的人身着军官盔甲,肩头上挂着纯白披风,他始终拿背脊面对她,王玉婷很生气,快马加鞭,却怎么也赶不上。那人似乎有意让她追赶,一路上跑跑停停,距离拉远时,停下,快追上时,又跑开。他的戏弄使得王玉婷更加恼羞成怒。这时,旷野中忽然传来摩托引擎的轰鸣,蓝色摩托从空中落下,挡住王玉婷去路。摩托驾驶员摘下安全帽,那张面孔让她惊喜――是久未见面的赵弄潮。她急着问他什么时候到的这儿,什么时候学会的骑摩托。赵弄潮没有回答,只是笑,他的笑容就像尼米临终前的微笑般,满足、幸福……



    王玉婷睁开眼睛,结束了莫明其妙的梦境。帐篷上的缝隙透着光,天亮了。外面传来马的鸣叫,一群马在鸣叫。真的有好多马,她想起梦中的马群,急忙跑了出去。



    许多青年牵着马在村口集会,他们的热情把凉爽的清晨烘烤,整个村庄被喧闹填满。有人在呼喊名字,昨晚的“小辫子”出现在人群中,他被人群簇拥,似乎已成为他们的领袖。“小辫子”来到酋长面前,向酋长告别。



    “他们要走了,去报仇。我们会去协助,如果你不愿意去,我会将你托付给酋长。假如我们不能回来,他会派人代替我们送你去哈斯德鲁巴处。”安巴利向王玉婷解释说。



    “不。我要去。”王玉婷拒绝留下。她把目光移向酋长身旁意气风发的黄发“小辫子”,“他是谁?”



    “莫里。因为酋长重病,所以将由他来指挥这次行动。我们也将听从他的安排。”



    “他是个怎样的人?”



    “不了解。但听说他的人品不怎么高尚,不过却是个厉害的战士,因此仍有不少人佩服他的能力,愿意跟随他。”



    安巴利正介绍着莫里的情况,小辫子莫里向着他们走来了。



    “你好,久仰大名。我们什么时候比试一下呢?剑术,或是远射?”



    “随时奉陪。不过远射就算了,在卡彼坦尼亚的神射手面前我认输。”



    安巴利与莫里一见面先握手,之后又热情拥抱,像是两位老朋友的重逢。其实他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但两人很久以前便听说过对方的名字与英雄事迹了。



    “听说你曾经一拳打死一头黑熊。我可得小心提防,被你的拳头碰到,下场一定比黑熊更惨。”



    安巴利立刻鼓大双眼,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你相信拳头能打死熊吗?事实上当年我用了整整五根投枪才将它杀死。可怕的流言。”



    “五根?”这次轮到莫里难以置信。



    “是的,前三根没投中。我只有五根投枪,要是全没中,也只能挥动拳头了。”



    “安巴利,你真的不擅长远距离攻击,我只需要一根就能刺穿它的心脏。不过你的确勇气十足,面对扑向自己的猛兽,反击接连失败,仍能镇定面对,不愧是卡彼坦尼亚最勇敢的男人。”



    两位卡彼坦尼亚传奇人物在王玉婷面前嘻嘻哈哈的调侃,王玉婷不愿意去理解他们的土语,无趣地想要走开。



    “那边的小姑娘。”莫里把她叫住。“你就是迦太基的小使者吗?真是美丽可爱。”他向王玉婷伸出手掌。



    王玉婷也伸手回应,明显大小不一的两只手握在一起,莫里的大手差点将王玉婷的小手全吞下去。王玉婷突然感到尴尬,那家伙的手指不安份地在她的手背上摩擦,轻挑的举动令王玉婷很生气,她急忙抽出手掌,一脚踢向对方下腹。“小辫子”轻易地躲过攻击,上扬的嘴角勾勒出阴险笑容,像是得逞了什么奸计。“果然是养尊处优的小姐,皮肤很滑嫩。”他冲着王玉婷轻薄一笑,立刻转身走开。



    “你说得对,这家伙的人品的确不怎么高尚。”王玉婷气乎乎地跑回帐篷。



    “小姐,你别生气。他就这个毛病,别的挺好。”安巴利向着王玉婷的背影解释,跑远的小姐不知道听见没有。四周很快只剩下他一人,安巴利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叹出口气,立即赶回自己帐篷收拾行装了。



    村口吹响低沉的集合号角。“小辫子”的黄发在阳光中泛着金光,代表酋长的莫里首领神采奕奕地出现在队伍最前端。他的武器不少,短剑、投枪,兽皮包裹的圆形木盾,以及最擅长的弓箭斜负于背部。代理首领莫里发出号令,五百多名年轻的战士高举手中利器,对着天空喊出震撼天地的大吼。队伍末端的王玉婷不得不捂紧耳朵。她小心地跟上移动的队伍,再次踏上熟悉的路途。



    而当王玉婷又一次进入桑东的领地时,已是数天后的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博尔塔拉资讯  黄冈旅游  天门时尚  襄樊旅游  中卫资讯  大庆论坛  湖州旅游  辽源地图  淮安新闻  广安学习  三明时尚  襄樊旅游  金华娱乐  桂林学校  郑州旅游  嘉峪关旅游  桐城学习  沧州学校  湖州旅游  泰州地图  林芝地图  张家口时尚  伊犁论坛  临汾新闻  连云港旅游  阜新地图  湘潭学习  长沙娱乐  廊坊时尚  大丰地图  泸州学校  恩施学校  郑州旅游  铜川学习  诸城旅游  临沧新闻  重庆学校  昭通时尚  宜昌地图  四平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桐城学习  湘潭学习  宜昌地图  那曲地图  辽源地图  怒江论坛  赤峰新闻  潍坊资讯  抚顺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