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四节 夺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复仇者们的部队在桑东领地外秘密扎营。有好消息传来,阿克果借予桑东的两千骑兵已经回到他们真正的主人那儿去了。莫里首领认为这是绝佳机会,决定立刻发动攻击。



    “安巴利,你的人殿后,警惕敌人从背面袭击我们。”



    莫里首领像模像样地摊开一张布满灰尘,边角缺损,以及有四个显眼老鼠洞的地图,布置起战术来。安巴利很快对他刚才说出的话提出反对:“不行,亲爱的莫里兄弟,你不能把我和我的人安置在队伍后面。他们都是英狄比利斯首领精心挑选出的优秀战士,你应该把他们安排在最前面,让他们冲锋,只有率先砍下敌人的头颅才能证明他们的勇猛。”



    莫里反驳说:“正因为你们是英狄比利斯的人,我才更应该保护你们。你们还有护送迦太基使者的任务。”



    “你不相信我们的能力?认为冲锋会使我们必死无疑?别说谎,诚实的莫里兄弟。”他咕哝着,“其实你是害怕我抢走你的功劳。”



    安巴利的声音虽小,却在安静的帐篷里让莫里听见了。“请森林里居住的众神出来为我作证。我才是指挥者,我知道应该怎样部署战斗,如果有人不服气,他可以回去!像狼狈的落水狗般爬回去!”



    安巴利嘀咕着缩回座位。



    这时,努米底亚人加鲁又发出自己的疑问:“请问先生,我应该做什么?我既不属于你的部下,安巴利同样无权对我管理,我也将参与你们的攻击吗?”



    “年轻人,你应当跟随你的主人。玉婷小姐会留守营地,你们两人就留在这儿,营地很隐蔽,非常安全。”



    “诸们还有疑问吗?没有问题我们就该立即行动了!”莫里首领环视围坐的部下,再没有人提出异议,他的眼里满是骄傲。



    “等等!”



    角落里忽然有女孩大喊。



    “我有问题。”王玉婷从角落里站起来,穿过人群,来到“小辫子”面前,“有多少人留在营地?只有我和黑小子两人?”她难以置信地向莫里伸出两根手指。



    “是的。”莫里肯定地回答,“我们的人数本来就不够,不可能分散力量陪伴尊贵的使者小姐。”



    “小辫子”面露微笑,上扬的嘴角让王玉婷感到这个男人正在挖苦她。“放屁!”她一拳捶上放置地图的木箱,简易桌面隔着牛皮发出闷响,“你就不怕营地被人偷袭吗?两个人怎么顶得住?”



    “我已经说过了,这里很隐蔽,很安全。桑东根本不知道我们已经靠近他的领地。等到发起攻击时,他也只能注意我们的动向,不会有空闲顾及这儿。因为他目前能调动的战斗力与我们不相上下,即时发现营地位置,也没有多余兵力投入。相反,如果我们不能全力以赴,那么桑东也会空闲出力量攻击营地。到时小姐你留在哪儿也不会安全!”莫里耐住性子向王玉婷解释,一个小女孩竟然胆敢质疑他的策略。



    “听起来很不错。不过……全是胡说八道!听你的,我们全部死光光!”王玉婷无法容忍居然有人大声反驳她的意见,她立刻以更大的声音回应。



    “你说我全是胡说?好啊!聪明的小姐,你来说说看,我错在哪儿了?”莫里从鼻腔里哼出不屑的鼻音。他可以放十二个心,还未成熟的小丫头其实什么也不懂,根本说不出理由。她的冲动拆掉了最后一步台阶,这个最有资格挑战他的权威的迦太基使者将自取其辱,从此对他不再存在威胁了。



    “请说话,聪明的小姐。”



    面对突然变哑的王玉婷,莫里步步紧逼,一定要她说出理由,使她成为嘲笑对象才能削弱她的影响。“聪明”一词已成了一种讽刺。



    王玉婷的确为刚才说出的话后悔起来,冲动与气愤占据了语言中枢大部分空间。当时欠思考的话语脱口而出里,她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什么反对理由,只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忧才有询问多少人留守的提问。她向安巴利求助,大叔摇头;看向加鲁,努米底亚人像是感到头痛般抚摸额头。



    “小姐,请你说出理由。为迦太基效力的女孩一定与众不同,能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问题关键。”



    “小辫子”戏谑的语气让王玉婷难以恢复冷静,就算没有正当理由,不也能让他继续嚣张下去“你以为桑东会用全部力量对抗你的全部力量吗?”王玉婷压住怒火,强装镇定地说出这句话。“小辫子”不是想用自己的全部与敌人的全部决战吗?她就反着说。



    “好,继续说。”莫里没有阻拦她,他想听听她能荒谬到什么程度。最后由他反驳王玉婷的言论,人们将更信服他的战术。



    “我要是桑东只需要动用一半力量就能打败你!”



    “怎么说?”



    王玉婷思考片刻:“桑东比你更熟悉这里的地形。他们知道哪里有河流,河水有多深;哪里有森林,森林面积有多广;哪里有山坡,坡度陡峭还是平缓。他完全可以依赖地形为自己增加力量。而你呢?你知道哪条河能淌过,哪条河会淹死人吗?你知道山里猎人们设置的陷阱位置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指挥我们?你说不是放屁,是什么!”



    她的一席话使那些准备嘲笑她的人瞬间凝固了笑意。



    “还有这个营地,你居然说它隐蔽!”她缓上口气,接着说,“各位出来看!”



    帐篷里只要没耳聋的人全站起身跟着大放厥词的女孩走出帐外。掀开帐帘,眼前是茂密的深绿色枝叶,粗细不一的树杆一根根笔直挺立,围绕着营地四周。大树脚下还有低矮的树丛,这些柔软的矮树随处可见,一簇簇地成团状,分散树林各处。



    “四周全被茂密树林包围,枝叶正好挡住我们,使我们很难被发现。请小姐告诉我,哪里不隐蔽了?”莫里双手环胸,等待王玉婷挑刺,这样的环境怎么能说它不隐蔽?



    王玉婷的鼻腔里冒出类似莫里嘲笑自己时发出的不屑“哼哼”。“对,隐蔽――使敌人隐蔽。你看这些茂密枝叶。”她指着盘根错节的大树和它们脚下的草丛与矮木,“你能看见它们背后有什么吗?你带人发动攻击,那么我们的行踪也就暴露了,桑东很容易从你出现的方向找到营地,而他的人将借着这些掩护靠近我们。别忘了,他们比我们更熟悉这一带的森林,一旦在丛林混战中迷路,我们只有被消灭的命运了!你,作为我们的负责人,竟然选择既不能守,又不能退的地方扎营,真是失败!”



    “你……”



    莫里怒瞪着王玉婷,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你们呢?你们怎么看?”他的目光扫过身后众人。人群很沉默,没有人对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发表意见。“没有人赞同小丫头的观点吗?”他得意地问。



    突然,有人鼓起掌来。“好!”人群中的安巴利喊出底气十足的一声赞叹。“说得很好。不愧是能为迦太基办事的人,把莫里未曾考虑到的缺陷全想到了!莫里,小姑娘很厉害。”他斜眼看向脸色大变的莫里首领,不禁露出笑容。



    “我也认为小姐的话很有道理。我们的队伍全是骑兵,森林中马已经行动不便了,更何况还得驮着一个,甚至两个人,速度与战斗力将会大受影响。”努米底亚人加鲁也投向王玉婷一边。



    加鲁三句话不离马,王玉婷为她的发现偷笑。



    沉默的人群逐渐有了起色,王玉婷的观点被翻译后,传遍围观听众,一些人开始交头接耳,怀疑莫里的正确性了。谁会料到小丫头的胡言乱语也有点道理呢?这并不是卡彼坦尼亚的传奇战士莫里最初想要的结果,他的脸色越变越差,干燥蓬松的黄头发就像他现在的浮躁心情般想要挣脱头绳的束缚,把自身的膨胀能力展示殆尽。



    “安静!”



    一声大喝,议论纷纷的人们迅速管住自身的嘴巴,不敢违背首领的命令。莫里低头走向营地中央,他突然回过头,想是得到了启迪,手指直指王玉婷,“聪明的小姐,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们迦太基人一向如此,无法容忍被‘野蛮’的我们控制。你否定我的战术,证明你比我有能力,无非就是想取代我,成为领导者!”



    “你说我想取代你?”王玉婷惊诧地指向自己鼻尖,她怀疑自己听错了。有点可笑,她可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她只是为部署不合心意而堵气,故意反着说而已。取代他?领导几百名大男人是挺风光,可这是去打仗,领袖要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的死亡率不低。



    营地中央的莫里全身流露着不可动摇的自信,“来自迦太基的小姐,如果你真比我有能力,我也不会阻拦你成为领导者。请勇敢地站出来,和我比试一场,谁赢谁就能领导这里的所有人。”



    莫里的话立刻引起围观人群的又一次骚动。



    “安静!任何人必须服从比试结果,不许有异议!”莫里向众人命令。他冲着王玉婷继续大喊:“请勇敢的小姐站出来!”



    王玉婷很犹豫,背靠人群,不知道应不应该应战。“他很厉害吗?”她向身后的安巴利求救。安巴利点头。“远距离攻击是他的长项。”这是他给她的提醒。



    “你害怕了吗?害怕就请认输。”



    “谁说我害怕了?”王玉婷踏出人群,“比什么?”



    “什么都行。请小姐先选。”



    “我选……”王玉婷想起安巴利的提醒,“我选近身搏斗。”



    “好。不过得骑马。”



    骑马!王玉婷一怔,狡猾的家伙,他知道自己不善于骑马。她只好又回头看着自己的后援。安巴利没有反对莫里的阴险提议,反而支持,“既然选择马上比试,就按照我们的传统战斗方式来办。玉婷小姐的武器只有短剑,也请你只能使用短剑。”



    “用剑是他的弱项。”他向王玉婷眨眼,小声说道。



    王玉婷并没有为此感到高兴,脸却越发显得悲哀。“骑马是我弱项中的弱项。”她心中暗暗叫苦。



    莫里接受安巴利的意见,他一挥手,立即有人牵着马进入营地中央。牵马人跃上马背,莫里也跟着跃上马背,两人同坐于一匹马上。这样的情景王玉婷曾见到过,跟随商队旅行时,刚天明的清晨,袭击商队的卡彼坦尼亚人中就有这样双人作战的人。难道自己也得用这样的方式和“小辫子”比试吗?那谁与自己搭档呢?她猜想是安巴利,可红鼻子大叔仍混在人群里。



    纳闷中,加鲁已牵着黄色瘦马出现在她身后。“小姐,请上马。”努米底亚人彬彬有礼。他首先上马,坐于前端,王玉婷将坐后面,与对手莫里相对。



    上马是件很困难的事,那匹马比自己矮不了多少,更何况已经有人占据了马背大半空间,她能施展动作的地方更小。这时,安巴利殷勤地走出人群,他像侍候高贵的客人般,把王玉婷扶上马背,不仅没让她因不会上马而颜面尽失,更为其洒上一层金粉。



    小辫子莫里没有拆穿安巴利为王玉婷做的掩饰。对他来说,只要打败王玉婷就行,连马背也不能独立上下的人,还能在马上与人搏斗吗?“勇敢的小姐,有件事必须提醒你,落马也算输。”他的声音透着心底的自信,似乎他已经成为胜利者了。



    “放心,你一定落在我前面!”王玉婷把不屑的笑容投向对方。可是她并没有信心,左手紧扣加鲁腰部,担心一放手,就会掉下马背。“请放松。骑马人的情绪也会影响到坐骑。”他感觉到身后搭档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量,轻声说,“你只需要做好两件事――坐稳;别被他伤到。其余的交给我。”



    两匹战马围绕着营地中央的狭小空地打转,马背上的四人相对而视,一段时间内没人首先攻击。王玉婷轻微活动紧握剑柄的手指,除去马蹄踩碎落叶的细响与战马偶尔一声粗喘,只剩下快速敲打心脏的脉动还在疯狂地起伏节律,在心脏卖力地工作下,手指竟然僵硬了。



    忽然,对方的坐骑一声短鸣,莫里的战马改变弧线的缓动,直冲过来。王玉婷迅速反应,剑身从莫里刺来的剑刃上滑过,森林里立刻响起难听的金属尖叫。王玉婷用剑身挡住莫里攻击,改变剑尖方向的意图在只能使用单手的情况下毫无作用,莫里的剑直刺她的侧身。马身突然前移,本应刺中身体的剑却刺穿了王玉婷背后的空气。



    落空的剑并未使莫里意外。老练的战士挥动手臂,白刃划出银色弧光,斜舞向王玉婷后背,光芒闪过眼角,王玉婷知道那是什么,她发着无声的狂叫,跳跃、转身,一个动作也做不了!身下的黄色坐骑长长的嘶鸣,王玉婷感到身边刮起一阵凉风,马身在莫里的武器划过前的一刹那立刻调转,银光从身旁一闪即逝,王玉婷甚至听见了它割破空气时扇出的干脆风声。此时已是加鲁正对莫里的后背,这是个机会,努米底亚人举剑猛刺背心,莫里巧妙的反手挡住了加鲁的攻势。



    “我呸他的‘弱项’!”王玉婷暗骂。



    观战中的安巴利紧握双拳,为王玉婷捏汗。莫里那家伙竟玩真的,不知道加鲁的骑术能不能帮上忙,至少不能输得太难看。



    莫里的马忽然高抬后蹄踢向加鲁的黄马,瘦小的马反应灵敏,躲过了阴招,但惊吓与一时失衡,使它昂起前蹄仰天鸣叫。坐骑突然竖立身体,没有马具的光滑马背变成了公园的滑梯,惊骇中除了加鲁,王玉婷找不到任何可以抓靠的东西,也多亏了加鲁即时拉住她,才不至于掉下去。



    尚未坐稳,莫里再次出现在两人身后。加鲁又一次利用与战马的默契配合躲过了进攻。两匹马,四个人在空地中央纠缠。王玉婷放开抱住加鲁腰部的左手,两手托剑以应付莫里的蛮力,唯一使不上力的是脚,坐姿使她只能运动上半身。



    悬空的脚忽然给了王玉婷以灵感。



    “臭辫子!你给我去死!”王玉婷一声大喊,挥剑劈向莫里。



    她的攻击在卡彼坦尼亚传奇战士眼中实在笨拙,莫里轻而易举就挡下她的武器,并附上轻蔑的笑容。突然,一阵天翻地覆的颠腾袭上马背上的两人,身下的马在他接下王玉婷攻击的一刹那狂暴起来。马惊了!所有观战人脑中闪出同一个认识。战马翻腾身体,两名骑马者被它抛甩下去,莫里重重跌倒在地,背脊压碎了几片干燥的枯叶。



    王玉婷放下抬高的腿,“我踢你马的小肚肚!”她很得意,她的创意成功了。



    仰躺的莫里发出低沉怒吼,他迅速站起身,扶着马背,还想再战。“莫里,你已经输了!”安巴利的声音阻止了他,“落马算输,是你自己立的规矩。”莫里无言以对,左手握住一束棕毛,只得愤怒地沉默。



    欢呼声从人群中响起,英狄比利斯的战士们欢呼王玉婷的胜利,少女高举短剑向祝贺的朋友们表示致意。



    意外的结局,意外的收获。安巴利从未想过王玉婷会赢,她现在居然赢了。他向高高在上的少女呼喊:“高贵的小姐,现在您已经成为我们的首领!迦太基的使者有资格领导我们,安巴利愿意为您服务!”掌声与战士的吼叫交织在一块儿,吵闹着整座森林。



    莫里与忠心于他的部下沉默着,“小辫子”翻身上马,一下止住了人们的欢腾。“谁愿意接受小女孩的指挥?”莫里在马背上大声发问。人群中不少人低下了头。“虽然我输了,可我的自尊心没有输。我还有沸腾的热血等着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你们谁愿意和我一起砍杀无耻的仇敌?”



    人群高喊起来,那些追随莫里而来的人高举武器,附和他的动作而呐喊。为莫里呼喊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声音已经超过了对王玉婷的欢呼。王玉婷被他们弄得愤怒不平,虽然她赢得了比试,但人心仍是向着莫里的。



    “莫里!男人要输得起!”安巴利的责备淹没在了鼎沸人声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郑州地图  阿拉尔地图  泰州地图  张家口时尚  昭通时尚  松原地图  深圳学习  贵港资讯  临夏新闻  迪庆旅游  德宏时尚  临沧新闻  钦州旅游  郑州旅游  大丰地图  中卫资讯  怒江论坛  潜江地图  合肥学习  汕尾论坛  深圳学习  连云港旅游  衡水新闻  酒泉论坛  汕尾论坛  抚顺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襄樊旅游  商洛学习  湘潭学习  淮北地图  辽源地图  泸州学校  伊犁论坛  黄冈旅游  七台河地图  阜新地图  七台河时尚  衡水新闻  七台河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西安娱乐  喀什资讯  十堰论坛  眉山旅游  潍坊资讯  安阳旅游  南通时尚  安阳资讯  安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