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七节 决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垂死的悲鸣渐渐变得小声了。王玉婷这才驱使坐骑载着她进入村子。黎明的曙光现在还斗不过熊熊大火,猛烈吞噬房屋后,它们更加精力旺盛,对着渐明的天空张牙舞爪,显示它们凶残的威严。



    “抓住桑东了!”火红房屋间有人大喊起来。



    几名卡彼坦尼亚战士也不能完全制住身形魁梧的酋长,他们妄图用绳子绑住他的胳膊,可手持绳索的人在狂暴扭动的身躯前根本无法靠近。有人跳上酋长背脊,弯曲手臂勒住他的脖子,却被桑东酋长抓住,就像从肩上扔下沉重的麻袋,掷出几米之外。更多人赶来帮忙,才终于把顽抗到底的俘虏按住,将他死死压在地上。



    被压紧四肢的桑东酋长动弹不得,他吃力地活动着还能勉强运动的颈部,喉咙里发出急促粗喘,上仰的眼珠瞪住向他缓缓走来的两人――莫里与安巴利。



    “要捉住这头黑熊还真不容易,我一直希望能有件黑熊皮制成的外套。”莫里无意中抚摸上右肩的伤口,拜桑东所赐,他张弓搭箭时险些痛晕过去。



    脸紧贴地面,浓密的黑胡须上沾满泥土,桑东以这样狼狈的模样出现在敌人面前,羞愧与耻辱让他无地自容。如果能站起来,他恨不得一口唾沫吐上莫里那张得意的脸,“莫里!你竟敢藐视神明,在夜晚发动攻击!你竟然残杀无力反抗的女人和孩子?你的名声将会与黄狗拉出的大便一样臭!”



    “难道你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对待老酋长卡曼和他的族人的吗?做凶残的坏事时,应该想到总有那么一天别人也会同样对待你!”安巴利理直气壮地回答。



    桑东呼出的鼻息更加粗犷,他扭动身体,想站起来,压住他身体的战士们不得不使出更大力气,他们几乎将全身扑倒在桑东身上,才能制住黑熊般的男人。



    “莫里,过来!我要和你决斗!”桑东狂暴地咆哮,光是吼声就足以使制住他的战士们颤抖。他那野兽般的目光同样没有放过莫里身边的安巴利。“你!你也一起来吧!我与你们两人决斗,无论输赢我的命都会留下,但是如果我赢了,立刻给我停止屠杀,放过不会对你们构成威胁的孩子和他们的母亲!”



    这是酋长的最低要求了。他自知成为俘虏自身难保,充满恨意的敌对部落不会放过他,但至少应该尽力保护部落的血脉。



    莫里挂着笑意的脸上浮现出嘲笑般的无奈,他摇摇头,拒绝了桑东的要求。“十分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无理请求。虽然你的行为让人生出几分敬佩,作为骄傲的卡彼坦尼亚男子汉理应接受一位酋长最后的挑战,可是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已经无法兑现承诺,即使你赢了,我也没有权力命令他们住手。”



    “为什么?卡彼坦尼亚的莫里也会胆怯吗?”



    “不,我只是不想让你失望。我已经不是领导者了。”



    桑东为莫里的话吃惊。围观酋长的战士们突然向两旁退让,人圈从中间分开,让出一条过道。安巴利与莫里望向缓缓走进人群的人,目光中流露敬意。桑东尽量将头上抑,以看清来人。有两人骑着马向他走来,一位是黑皮肤的努米底亚人,另一位还是个半大孩子,秀气的面孔稚气未脱,短头发配上精致五官,既像少年,又像少女。



    “我们睿智的领导者在这儿。她有着大巫女的先知先觉,如同猛禽的凶猛与冷酷。她是神的宠儿,胜利的制造者。现在我们全听命于她,智勇双全的高贵小姐是我们的首领。”莫里一反常态地用赞美词汇介绍起王玉婷来。



    王玉婷还未来得及细想莫里的变化,桑东仇恨的眼光立刻把她吸引住了。难怪莫里忽然变得殷勤,他把桑东的憎恨转嫁到了她的头上。幸好眼前的大汉被压制着,否则他一定扑上来把她拽下马,然后一拳打死。



    趴在地上的桑东突然大笑,那笑声回荡村庄,就连空气也跟着颤抖,没人打断他的笑声,直到酋长用完气息,只剩下急促的大喘。“袭击是你策划的?”酋长扭曲着凶悍的面部表情问道。



    王玉婷点头。



    抽搐的笑渐渐变了味,桑东把脸紧贴泥土,似乎想要将头钻进土里,反抗的力量消失了,手掌握住一把湿土,背脊和话语开始颤抖,“没想到我和我的族人竟会毁灭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世界上你想不到的事还很多,杀光别人全族的时候,你没想过会有人报仇吧?”马背上的王玉婷俯看地上的男人,这个高大的曾想杀死自己的酋长如今匍匐在自己面前,她有种新仇旧恨一起报的快意。



    “不,迦太基的尊贵使者。杀死卡曼全族并不是我的意愿,是阿克果的意思。这是他的命令,袒护迦太基的部族都应被消灭。如果我拒绝照做,也会被消灭的。”



    “阿克果?”王玉婷已多次听说过这个名字,听说是某个大部落的酋长,袭击商队,弄得王重阳至今下落不明的也是这个家伙。王玉婷对他没有丝毫好感。



    桑东继续说:“小姐,迦太基人想要击败大酋长,就必须消灭他,他的部落是大酋长的主要力量。尊敬的小姐,如果你不介意,能否叫他们放开我?至少让我摆脱现在的屈辱姿势。”



    王玉婷挥手叫捉住桑东的战士放开他,反正他已经逃不掉了。酋长坐起来,活动两下筋骨。“仁慈的小姐,假如您愿意,我会用一些您感兴趣的情报交换余下族人的生命。”酋长冷静地向胜利者请示。



    “好啊,那我们就听听。”王玉婷用眼神向两位助手暗示。莫里与安巴利相互对视,最终由安巴利向其余人转达暂停屠杀的命令。不过此时部落里仍幸存的居民已所剩无几,许多杀戮者已经开始休息,只有少数人还在村落四处搜寻。



    “你快说!”



    “是。这是我无意间听见的,有关大酋长的阴谋……”桑东看看左右,“小姐,我能否靠近些?我要告诉你的将是个大秘密。”



    王玉婷显现出顾虑,直觉告诉她让这个凶悍的家伙靠近会有危险。“小姐,不用担心。有我们在,他不敢危害你。”莫里劝她放心。王玉婷最终默许桑东靠近。



    “是什么阴谋?”她问道。



    “关于……”桑东微抬起头,上仰的眼珠直瞪向马背上毫无防备的王玉婷。



    女孩的惊叫突然穿透大火漫延的村庄。



    桑东冷不防出手抓住王玉婷的衣襟,像制服野兔般把她按在地上。他忽然攻击,毫无预兆,四周护卫的战士还未来得及反应,他们的首领已被敌人制住。桑东首领敢于在这么多守卫眼前攻击,已是抱了必死的决心。酋长像困境中发狂的熊,把王玉婷摁住的一下刻,立刻从护腿中抽出匕首,对准地上的仇人狠插下去。他只管往下捅,恨不得连同刀柄也要插入对方身体。王玉婷无法反抗桑东的蛮力,只见到他手中闪过白光,随后腰部巨痛,喉咙惨痛地喊叫,“死”字立刻从她脑中蹦出,软弱的侧腰中刀,必死无疑了!



    加鲁冲上来,一拳揍上桑东高挺的鼻梁。一群人抓住桑东四肢,把他拖离王玉婷身边。酋长再次发出狂放的大笑,这次的笑声中饱含着复仇的快感。鼻孔中流出暗红鼻血,沿着嘴唇轮廓蔓延。“我就算要死,也得拉着你这个迦太基的小贱货陪葬!”酋长无畏的笑声让所有人胆寒。



    加鲁抱住蜷缩成一团的王玉婷,她的手捂住腰部,上面竖立着明晃晃的匕首,身体痛苦地颤抖着。努米底亚人抬头猛看冷静站立着的莫里,这个距离两人最近的“护卫”竟然至始至终像块木头似的发呆。“你为什么不阻止?你为什么不阻止?”加鲁用他的喉咙所能发出的最大音量嘶吼。莫里依然十分平静,用波澜不惊的目光看向加鲁,回答说:“住口。你不能指望每个人都对突发事件及时反应。”他把疏忽归咎于突发事件。



    领遇刺震动了每一个人。安巴利从村庄角落里赶了回来,他看见了倒地的王玉婷,疯狂扑向桑东,给他一顿拳打脚踢。桑东依然在发笑,能有那貌不惊人的灭亡他的部落的狠毒女孩陪葬,他满足了。



    桑东的笑声里突然混杂进不一样的笑声,纤细的声音只有少女才能发出。谩骂与吵闹的人们因这股诡异的笑而立刻安静了。



    蜷缩在加鲁怀中的王玉婷突然笑出声来,她的肩膀上下颤动,不是因为疼痛,似乎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她实在控制不住忍俊的身体了。“难怪你会被灭族?原来你连杀人也不会。”小巧的手扶上刀柄,紧握住缠绕布条的粗糙刀把,另一只手按住腰部,喉咙里“嗯”出一声,匕首拔出来了。王玉婷坐立起来,把凶器扔回桑东面前,匕首仍然明亮,没有红色,没有血。王玉婷取下绑于腰间的玩具娃娃,木偶胸口上多了一道丑陋的裂口。嘴角挂出一丝苦笑,无意间携带的尼米的遗物竟然救了她。



    “宰了他!”



    她指着桑东,歇斯底里地大叫。



    听见她的嘶喊的卡彼坦尼亚战士们早已按耐不住,他们的仇恨必须得到发泄。第一个扑上桑东后背的人把他的短剑插入桑东肺中,酋长倒在地上,破裂的肺使他连惨叫也发不出。疯狂的复仇者们像饥饿的猎狗挣食垂死的熊,他们围住他,把身上携带的武器插入他的身体,然后连同血肉一起拔出,之后再插入……



    王玉婷已经看不见桑东的身躯了,他被她狂暴的部下们围住。王玉婷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像成群的蚂蚁围咬一条肥嫩的青虫,有点恶心。



    莫里没有加入围杀桑东的行列,他看向遥远处看守幸存者的战士,“不留活口!”他发出命令。



    ……



    胜利归来后,王玉婷将随同莫里向酋长报告情况的任务交给安巴利,她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已成废墟的卡曼爷爷的村庄。



    村庄旁多出了许多土堆。他们离开后,活下来的人与附近部落的居民一起在那里埋葬了受害者。王玉婷在一座座土堆中寻找,按照掩埋尸体的人的指导,终于在墓地边沿找到了埋葬尼米的那堆湿土。加鲁在土堆旁边挖出小坑,王玉婷把野花种子撒进土里,然后轻轻盖上。



    她拿出玩具娃娃,抚摸着人偶胸口上那道有些割手的伤口,裂缝很深,匕首差点刺穿玩具,扎进她的身体里。她放下木偶,让它平躺在土堆前。“点火吧!”她淡淡地对身旁的努米底亚人说。



    火焰笼罩着玩具娃娃,像是场小型火葬,焚烧着一具缩小的尸体。火光照耀着没有生长嫩草的新土,微湿土壤中的水气反射出点点亮光。“虽然我不太相信什么冥冥注定、在天之灵,但有可能真的是你救了我。因此我要说……谢谢你……我很少对人说谢谢的。现在我把它还给你,希望你能收到。桑东已经死了,你放心,剩下的也逃不了,我一定会叫他们血债血偿。”王玉婷一边望着渐渐焦黑的木偶发呆,一边对着泥土里的人言语。她抬头仰望,天空中又是一片血红的夕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金华娱乐  娄底资讯  湘西旅游  乌海旅游  西安新闻  商洛学习  襄樊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襄樊旅游  商洛论坛  临汾新闻  泸州学校  益阳资讯  辽阳旅游  德宏时尚  连云港旅游  贵港资讯  三亚论坛  怒江论坛  金华娱乐  喀什资讯  桂林学校  恩施学校  嘉峪关旅游  三亚论坛  汕尾论坛  临沂资讯  许昌学习  西安新闻  中卫资讯  松原时尚  郑州旅游  林芝地图  白山新闻  安阳资讯  南通时尚  喀什资讯  十堰论坛  海口新闻  大丰地图  辽阳旅游  湖州旅游  恩施学校  黔南地图  大庆论坛  南通时尚  张家口时尚  抚顺学习  临夏新闻  乌海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