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三节 局 内讧的种子

第三十三节 局 内讧的种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远处村寨下的震天杀喊仿佛与王玉婷无关似的,眼下的局面已没什么值得操心的了,莫里与加鲁会按照她的计划安排一切。她躲在树下独自思考,阿克果人在塔加斯河附近,快马赶回也得两天,她必须在两天内完成修整,做好准备。等到攻下村寨,她一定得好好查看仓库里摆放着多少可以利用的东西。



    孤单的马蹄声从远方传来,骑手忽然跌下马,他混身是伤,艰难地支撑起身体。王玉婷对他很面生,但身边的几名护卫认识他,他是来自奥来尔部落的。



    “首领……首领!阿克果,阿克果回来了……我们抵挡不住……”他吃力地向王玉婷走来,看来伤势不轻。



    阿克果回来了?王玉婷的惊骇不亚于平静行驶的帆船突然被巨浪打翻,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信使昨天才出发,不可能一天赶回,除非……她忽然想到一个从未想到的可能――阿克果已经在回程路上了。可是这也不太可能,为什么她没得到消息呢?带回的军队不可能隐藏到无影无踪。



    王玉婷立刻奔向那跑回报信的人,“确定是阿克果吗?有多少人?”她赶紧问道。可是那人还没来得及回答,他身后逃亡的叫喊已经替他给出了答案。



    奥来尔支援的一千人此时已不能算是勇敢的战士,他们与王玉婷刚接手时的表现完全能称为判若两人,拖着手中快掉落的武器,只是一帮充当逃兵的乌合之众。他们毫无队型可言,发疯似的冲向王玉婷和她的正在战斗的部队。



    号声响起,进攻正面的莫里与背后袭击的加鲁同时为这声撤回号令惊诧,攻势正进行顺利,为什么要撤回了?这是他们百战百胜的女首领的命令,不得不遵从。望着本应得到的胜利,王玉婷很懊恼,现在她似乎听见了村寨里可怜的几声欢呼。



    退回的加鲁与莫里见到了逃亡的奥来尔的手下,他们比这些人先一步赶回王玉婷身边,挡住了逃跑的人群。



    “不要慌!大家不要慌!”王玉婷跳上块石头,心里就算把逃跑的人咒骂千万遍,现在也必须压住怒火,“看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这里还有我!”慌乱的人们在她的吼叫下逐渐安静了。



    “阿克果在哪里?有多少人?”



    她正想派人去查看,却发现已用不着了,远方卷起烟尘,杂乱的马蹄声裹着尘埃时近时远。



    “列队!”



    王玉婷大声命令。乱七八糟的队伍相互挤揉,尽全力找回各自位置。出乎王玉婷意料,竟管尘烟滚滚,可阿克果的部队事实上移动并不快,他们像在故意拖沓?大敌当前,这是违反常理的,她与部落军队对抗以来,直来直往的原住民们从未出现过有违常理的举动。她驱马赶到前端,透过望远镜观察那团烟尘,浑浊空气中的确有马匹的影子在蹿动。



    “混蛋!根本是假象!你们上当了!”烟尘虽大,可也只是少数马拖着树枝制造出的扰乱视觉的假象。奥来尔的手下竟为假象拼命逃窜,他们……



    王玉婷想要质问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一支投枪忽然擦过她的脸庞,带着风声与几根断发射向身后,身后发出惨叫,投枪刺穿了一名护卫的身体。第二只投枪紧随而来,王玉婷高抬左手,用盾抵挡,投枪刺穿了盾,枪尖向前飞梭,在鼻梁前停下了。



    “妈的,中计了!”她扔出被刺穿的盾,木盾带着竖插的投枪砸向一名奥来尔的手下,抢头插进他的头顶,鲜血飞流。



    那些被奥来尔派来的人突然高举低垂的武器,他们变得斗志昂扬,扑向身旁的战友,把尖刃刺入他们的身体。身旁的人还未弄懂怎么回事,朋友怎么变成了凶残的杀手,他们的生命就在“友人”无情的剑锋下刺碎了。



    忽然变做一片混战。王玉婷带领聚集身边的战士砍杀混入自己队伍中的敌人,马匹在密集的人群中艰难前进,皮甲下的白色衬衣沾满了已会聚成片状的点点血迹,别人的,也包括自己的。



    阿克果的村寨紧闭的大门忽然打开,防守村子的人从里面冲了出来,攻击王玉婷的队伍背后,他们的数量比王玉婷预测的多出许多,这些人在被围攻时竟然沉住怒气,隐藏着。原本伪装为阿克果的援军的少量骑兵也加入进战斗,他们与村寨守军及厮杀中的奥来尔的一千手下联合行动,包围了王玉婷和她的追随者们。



    按队型布置在侧翼的骑兵队早在包围圈形成前就已迂回至外围。莫里看上去没有杀敌的心情,他骑着马横冲直撞,无论敌人或是战友均被他的飞马撞倒。“快跑!大家快跑!”他向附近还能逃走的人大喊,听见他喊叫的人像是得到了命令,极力应和。



    “快逃!会被包围的!”莫里拍打下加鲁的肩膀,示意他快撤。



    加鲁调转马头紧跟莫里身后,回眸中却瞥见了战场中央已经陷入重围的王玉婷。



    “别管她!救不了了!”莫里急声忠告,可他的声音还没来得及落下,努米底亚人已转身奔回混乱不堪的战场。



    王玉婷砍倒一名敌人,她不知道这是被她放倒的第几十位了,四周的对手越来越多,与她同样奋力拼命的人却越来越少。手酸了,气息也逐渐变粗,力气正一点一滴地流失。乱军中身来两箭,身下的坐骑一声长鸣,箭矢射入它的胸腹,它带着满身伤痕往前扑倒,王玉婷感到犹如从山崖上跌下,跟着翻倒的马身摔在泥地里。身后窜过人影,向她眼中投入道金属反光,她立刻挥剑挡住了砍下的利刃,想要翻身站立却发现脚动弹不得,摔倒的马身压住了一支腿。



    一股热血溅上脸庞,飞进眼里的血珠把眼睛弄得刺痛。王玉婷半睁着眼,身旁一连倒下好几个对手。黄色瘦马上向着她伸出一只黝黑的手臂,抓住她的衣襟,把她从马身下拖了出来。王玉婷跳上马背,顺手拾起一支木盾,并把它负在背上,盾面很快插上了箭支。



    她搂紧加鲁的腰,要想坐稳也只能这样了。瘦马鸣叫着,要冲出重围,一支投枪刺穿了它的脖子,它的叫声变得沙哑。努米底亚人挥砍银刃,挡路的家伙只能喷出生命的热液……



    面对“卡彼坦尼亚的妖女”的围攻,村里的人只能说局势是峰回路转,围人者成了被围的人。他们见到的只是敌人内部突然发生混乱,相互厮杀,然后他们打开寨门,保卫村子的战士与前些日子酋长派回的隐藏着的几百人一起,趁着敌人混乱时反击对手。现在战斗结束了,他们见证了“卡彼坦尼亚的妖女”的失败。



    收拾战场的人从渗血的泥土中拔出箭矢,这些箭擦干净后还能继续使用。远远走来两人,经过他们身旁的人对他们恭敬的鞠躬,这两人均是酋长打扮。



    有着黄色胡须的酋长对身旁的另一位酋长说:“亲爱的奥来尔,我们尊敬的卡西娜夫人果然是位智慧非凡的女性。”



    “你说得没错,英勇的阿克果酋长。”奥来尔酋长说,“小女孩就是太天真,三言两语就把她蒙蔽了。从她接下我派去的一千人时起,已经注定了失败。即使她没有中计进攻你的领地,我的人也会另找机会消灭她。这是卡西娜夫人的周到之处。不过我们依然急躁了些,为什么不按照夫人的计划晚些时候再反击呢?我们出手太早,小姑娘的力量仍是完整的,如果能再等会儿,就不会遇上什么反抗,我们也一定能杀死她,而不是被她逃掉了。”



    阿克果酋长没有急着回应,只是不愉快地“哼”出一声。他不再说话,加快步伐走进村里。



    战斗中死去的部落成员被抬进村庄空地,在那里“一”字排开,他们的亲属为他们抽咽,眼泪沾湿了妻子的裙衫。见到酋长回来了,哀悼的人们为他让出道路。



    酋长从尸体旁依次走过,挨个审视死者或痛苦或愤怒的脸。接着回答奥来尔的提问,“如果遵照夫人的计划,再晚些行动,我的族人恐怕将被小妖女杀光了?卡西娜这个女人果然很厉害,既消灭了小妖女,又能削弱我的实力,最终受益人只有她自己而已。现在的结果不是很好?虽然小妖女逃跑了,可她想要再度反击已是不可能的事,而我的伤亡也不算严重。你说是不是呢?奥来尔。”



    “是。卡西娜夫人的确非常聪明,不过我认为她不及你。”奥来尔酋长透过敞开的大门望见了狼藉的战场,那里躺着不少他的族人,他们大多死于最初的混战中,比躺在村庄空地里的尸体多了不知多少。奥来尔回头看着阿克果的背影,眼中的光芒里多了几丝不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恩施学校  大庆论坛  恩施学校  徐州旅游  桐城学习  赤峰新闻  徐州旅游  大丰地图  淮北地图  迪庆旅游  伊犁论坛  那曲地图  临夏新闻  黄冈旅游  湘潭学习  伊犁学校  黑河地图  嘉峪关旅游  南通时尚  益阳资讯  郑州旅游  三明时尚  咸阳论坛  黑河地图  泰州地图  潜江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湖州旅游  思茅新闻  泰州地图  七台河地图  吴忠旅游  思茅新闻  襄樊旅游  佳木斯论坛  吴忠旅游  廊坊时尚  辽阳旅游  沧州学校  酒泉论坛  深圳学习  十堰论坛  湖州旅游  三明时尚  天门时尚  诸城旅游  北海资讯  临沂资讯  淮北地图  大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