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四节 散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的粗喘在晚风中时断时续地延续着,越拖越慢的马蹄声最终没了声音。伴着凄鸣,瘦弱的马倒下了,刺穿脖子的投枪插进泥土像是把马钉在地上。马背上筋疲力尽的两人也跟着滚落下来,他们已疲乏到支撑身体也有些困难了。



    “是首领!快看,首领回来了!”山坡上有几人指着跌倒的两人叫喊。有人跑向别处,应是回去报信,其余人则奔下山坡,给予他们帮助。



    王玉婷又见到了熟悉的面孔。临时搭建的帐篷间包裹布带的伤员在烧火做饭,她很惊讶,不仅因为这里没有没挂彩的人,更因为她离开时营地并不在这儿,而是在更远的地方。看见王玉婷的人全都停下手里的工作,站起来,默默注视着她。昏暗的天色使王玉婷感到气氛阴森。



    安巴利听到首领回来的消息立刻掀开帐帘。王玉婷看到了他,这才找到自己应进的帐篷。



    一进帐篷,王玉婷撞见了已经呆在里边的莫里,这个无耻的家伙,危急时刻竟然丢下她逃跑了。“安巴利,你怎么把营地迁到这儿了?”王玉婷释放出心中疑问。



    安巴利叹出口气,气息中竟没有酒精的味道,他极少有不喝酒的时刻。“营地受人袭击了,就在你走后不久。奥来尔那小子干的,他根本就是塞叶尼派来的奸细。卑鄙的家伙,除了使人上当的嘴,还有什么有用的地方呢?”



    “别说了安巴利,我也中了他的套。他笑起来的时候多有诚意,一副为我上刀山下火海的模样,谁会想到他竟然会与阿克果串通给我设了局?害我差点死在被我围攻的村子前。”



    “首领小姐,这一切全是因你太过相信别人的缘故。”莫里随口插上一句。



    “闭嘴,莫里!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王玉婷从坐垫上跳了起来,“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到哪儿去了?你居然逃走了!”



    “自以为是的女首领,请你弄清楚,我并没有指责你!是你自己听信了奥来尔的花言巧语才让我们全中了计。你也别指责我丢下你逃走,这是我对当时状况的判断,趁着被包围前带领大家撤退。不是我不愿意救你,你已经被困在中央,我不能冒这个险!”



    “说得真好听!活像就我一个人的错,你们个个是冷静聪明、智慧无双的诸葛亮?当时怎么就没人向我提出建议呢?你们明知道我出了差错,却不告诉我,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是首领,我们听从你的决定!”



    “那么首领有危险的时候,你们为什么看着不管?”



    “我已经解释过了,当时情况危险!”



    “行了!都别说了!”安巴利的怒吼中止了王玉婷与莫里的争吵,“现在不是相互指责的时候,目前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必须想办法尽快摆脱困境。”



    “说得对。首领小姐不要总是指责别人,应把想办法保住我们性命的事当作头等大事。”莫里不适时宜的口吻刺激着王玉婷。



    “又是我?”王玉婷露出不可思议的惊讶,就像一个总会摊到倒霉事的倒霉蛋,“怎么又是我?难道你们就不想想?总由我想办法,出了错又全怪罪在我身上?”



    “小姐,没有人责怪你。”



    “你是首领,这是你的义务!”



    “去你的义务!如果不是莫里你无能,我才不愿意当什么狗屁首领!”



    “我明白了……”她看着莫里,“你想看我的笑话对不对?或许你巴不得我死。从前被桑东偷袭时你也曾袖手旁观,现在又是临阵退缩。我知道你忌妒,我做首领你不服气!”



    “玉婷小姐,没有人对你不服气。也没有人愿意见到流血的笑话!”安巴利插话想要阻止王玉婷的近乎无理取闹的怒气。



    他不说话或许会好一些,插嘴反而使王玉婷把矛头指向了他。“对了,还有你,安巴利!你与他们是一路货色。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没跟去了,其实你早就看出有问题对不对?竟然不提醒我?”



    “我有告诫你的,可是你当时没有考虑我的意见,执意照原计划行事。”安巴利解释说。



    “你就不会多劝几次吗?一次不行,还有第二次,我总会听进去的!如果……如果决策时能有一个人坚持反对,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惨状。”



    “你的意思是,失败的责任在于我们没有很好的协助你,对吧?”莫里大声质问起来。



    王玉婷斩钉截铁地说:“可以这么说。你们难道认为自己没有责任吗?”



    “‘首领’你没有责任吗?”莫里立刻反问,“你的责任在哪里?”



    “我?我有责任吗?”王玉婷指着自己感叹,“胜败兵家常事,一个人的判断难免会有失误。总不能因为一次战败就得让指挥官以死谢罪吧,有什么道理?”



    “原来你不仅不负责任,连错误也不承认。”



    “我哪儿错了?”



    “你……好……”莫里一时语塞,面对浑然不自觉的人他已没了话语。“谁还愿意跟随一位连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也不明白的首领呢?”他问自己,也问屋里的人。



    “我看你早就想离开这儿了,对不对?大门在这里,请便!”王玉婷指着帐帘,三两步奔向那儿,一抬手,帐帘掀开了。



    她愣住了。帐篷外被人围满,那些原本在外面生火的,包扎的与被包扎的不知什么时候已聚集到帐篷周围。王玉婷掀开帘子的一瞬间,他们望着王玉婷。王玉婷也看着他们,可时间很短,她变得不知所措,很快移开了视线。



    安巴利同样显得有些仓促,一时间面对这么多张面孔竟不知道怎么说好。



    这时,莫里说话了,“你们已经听见了吧?‘首领’已经放弃权力,不再下决定了。以后你们自己决定自己吧!反正,我会离开,这也是‘首领’对我最后的命令。”



    莫里拨开围观的人群,默默走出去。议论声随着他的离开渐渐响起,声音越来越响。随后,有人把自己从人群里抽离,安静地轻身离开。人群开始解散,人们的议论也逐渐稀薄。



    “你们,你们等等……”王玉婷想喊叫,可最后的声调却无可奈何地低沉下去。人群已经散开,零零散散行走于帐篷间的人谁还听得见她的声音。就连安巴利也叹着气,走出帐篷。“安巴利,等等。”她把他叫住。安巴利回头望一眼,没说话,转身离开了。



    已有不少人收拾好行装。莫里是最早离去的人,连带着他的好友们,许多人紧随他的脚步也跟着离开营地,然后各奔东西,来自哪里的部落,回到哪里去。



    王玉婷把自己藏在帐篷里,她根本就没有出去。天色渐晚,帐篷里的光线更是变得黯淡,她沉默地坐着,听着渐渐远去和飘渺的说话声及脚步声。或许她应该出去说句挽留的话吧?她毕竟不是真的希望所有人离她而去的,可刚想站起来,内心的不平衡又把她按下去了。挽留不就意味着要认错吗?她没有错,即使有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错,为什么要一个人担负失败的责任呢?



    手掌矛盾地搓揉着,营地里还能听见的声音越来越小,过不了多久就会没人了吧?大家会趁着夜晚赶路,黑暗中虽有野兽,却没有敌人。



    王玉婷终于站了起来。



    “安巴利……”刚出帐篷便见到安巴利站在门口,他的手里提着包裹。“你也要走?”王玉婷盯着包裹问。



    “是的。我留在你身边太久了,有些想念我真正的首领。他组建南部联盟一定需要我的帮助,我是来向你说再见的。没有完成任务,护送你见到哈斯德鲁巴,很抱歉。”



    “算了,你走吧!”王玉婷不耐烦地叫起来,原本想耐心挽留剩下的人,心中却又升起无名火,“走吧!走吧!都走吧!我本来就不是你们的首领!”



    她的态度并没有使安巴利生气,中年人平静地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离开你吗?是失望。谁都会有失败的时候,而且你是这样的年轻,根本没有人怪罪你,莫里也是一样。所有人等待你的新命令的时候,你却停步不前了,你纠缠于已经过去的失败中,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失,尽管它是无心犯下的。你不仅不能坦率面对,更把它推卸到别人身上。你很聪明,可是却没有气度。”



    “请你想想,在你责怪我们的过失时,有没有想过我们曾为你做过的好事呢?”



    “你们为我做过什么?”王玉婷奇怪地问。她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答案似乎在安巴利意料之中,他没有意外,也没有怒气。“请跟我来。”拉住王玉婷的胳膊,把她带往营地背后的山坡旁。



    王玉婷与安巴利隐藏于树丛里,透过枝叶的间隙发现有人借着黯淡的余光铲土,黑色身躯并不是因为光线不足,而是本就是黑色,他的脚边躺着匹黄色瘦马,一动不动,没有生气。青年一边挖坑,一边抹去沿着脸颊蜿蜒流下的泪水,泥与泪混合在一起,抹花了脸。



    “黑小子说,那匹马是他养大的,就像是他的亲人。现在它死了。它怎么死的,你应该很清楚。”



    王玉婷沉默不语。加鲁带着她突围时,投枪刺穿了它的脖子,可它依然载着两人奔跑,最终死在路上。



    安巴利继续说:“我听说你们被围时,黑小子事实上已经与莫里一起突围了,可他却返回救你。我不会深究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但你怎么认为呢?莫里丢下你不管,虽然不仁义,可也不能指责他。危急关头,人的任何行为都是不能加以指责的,那是本能。那么加鲁呢?他不顾个人性命,赶回救你的行为你怎么看?因为你是首领,他救你是应该?”



    王玉婷答不上话,她没想这么多。事实上对加鲁,她甚至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回到营地立刻与莫里争吵起来。



    “首领虽然高高在上,可也得依靠下边的人的举托才能站在高处。因为站在高处,他才能有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思路,他的智慧来源于别人的奉献;因为站在高处,他将比别人更先体会到烈日的严酷,冰雹的打砸和暴雨的侵袭。没有人为他遮风挡雨,就算天空塌陷,也必须由他一人顶着,因为他站得比别人高。所有的痛苦、失败他将率先品尝。首领并不是对别人发号施令,打胜仗就可以了,他更重要的责任是保护,保护脚下的人不受风吹日晒,不受严寒酷暑,不仅要求得到回报,更得愿意牺牲,这一点上你还差很远。你现在太小,或许不明白,将来明白后,离去的人一定会再次聚拢回你的身边。”



    “我相信。”安巴利露出笑脸。挎上包袱,他要上路了。



    他退出树丛时,树枝被衣角勾动,“沙沙”扭动起来。



    “谁?谁在那儿?”努米底亚人被异常的响动惊起。



    “是我。”王玉婷走出树丛,回答说。



    加鲁依然默默挖坑,等到深度合适,他吃力地将马尸拖入坑中,然后一点一点地铲土填埋。



    泥土溅落上瘦马光滑的毛皮,像飞洒的黑色柔雪慢慢把它掩埋。王玉婷坐在坑旁,看着加鲁没有声息的动作,几次想开口,可话到喉咙时又被咽下肚里。直到加鲁堆上最后一铲土,土坑变成了小土坡。努米底亚人放下工具,看着王玉婷,同样没有话语。



    王玉婷忽然跳起来,“好了,我们快走吧!”她像是等待了许久才抓到发言机会的家伙,寂静的氛围下爆发出响亮话语。



    “去哪儿?”加鲁茫然地问。



    “当然是回英狄比利斯那里。现在大家都走了,我们俩还能去报仇?先回大本营要点儿人马再说。看着吧!我一定会卷土重来……”



    “不!东山再起,‘东山再起’才对。”王玉婷怎么也认为“卷土重来”用在自己身上有贬意。



    我一定要东山再起,而且要变得更强――她抬头望向繁星闪烁的神秘夜空,暗暗发下誓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迪庆旅游  松原地图  乌海旅游  南通时尚  嘉峪关旅游  金昌论坛  白山新闻  衡水新闻  林芝地图  广安学习  中山时尚  中山时尚  安阳旅游  益阳资讯  廊坊时尚  泰州地图  松原时尚  那曲地图  许昌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北海资讯  济宁新闻  沧州学校  大庆论坛  西安娱乐  林芝地图  沧州学校  伊犁学校  辽源地图  伊犁论坛  恩施学校  咸阳论坛  诸城旅游  眉山旅游  泸州学校  襄樊旅游  郑州旅游  临沂资讯  钦州学习  湖州旅游  湘潭学习  吴忠旅游  六安论坛  诸城旅游  乌海旅游  黔南地图  钦州旅游  阜新地图  昭通时尚  大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