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七节 正式邂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与加鲁马不停蹄地追上了回程路上的安巴利,她赖住安巴利,硬是要求与他同行。假如没有安巴利带路,她怎么记得回程的路呢?



    熟悉的道路渐渐浮现眼前,绿绿葱葱的树林沿着坡度蔓延,稀松的房顶点缀在一片绿色世界中,房顶上冒出的青烟像是袅绕山坡的云雾,很自然地与景色融合在一起。王玉婷叹出口气,她终于回来了。



    安巴利指着路,带领队伍奔向村庄。沿途看见他们的牧人们向他们挥手欢呼,并呼唤远方的同伴,叫他们也一起来欢迎归来的英雄们。王玉婷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没想到自己仍是这么受欢迎的,她以为自己气跑部下的恶名已经传遍天下了。



    村寨大门为她敞开,王玉婷听见了里边喜悦的呼喊,大步跑了进去。一进门,她立刻被小孩围住,大大小小的孩子活像见到了会带来礼物的人,扯住她的衣角,他们吵嚷着要王玉婷讲故事。王玉婷想拨开这群烦人的小鬼,可他们比粘上鞋底的口香糖还要难缠。安巴利一进村就与他的酒鬼朋友们打成一片。队伍里的每位成员在欢迎人群中找到了亲人,团圆的幸福气息把欢乐推向高氵朝。



    人们的吵闹也吸引住了屋里的三名雇佣兵。



    “怎么了?好像又有重要人物拜访,他们高兴什么?”陈志透过窗户看到了向村口聚拢的人流,他们比汉尼拔到来时还要热烈。



    居阿斯对他们的语言大部分词汇仍弄不清,只能听懂几个发音。“好像是……卡彼坦尼亚的妖女回来了。”他仔细琢磨那些词语,“没错,是‘卡彼坦尼亚的妖女’。”



    “卡彼坦尼亚的妖女?就是那个传奇女孩?”陈志也听说过这个人,现在到处都是有关她的流言。人群围得太严实,他连她的影子也见不到。“王重阳,你不出去看看吗?可能是王玉婷。”在与这位传奇少女有关的传闻中,她被描绘成一位黑发黑眸,皮肤浅黄的神秘女性,这样的外貌不得不使陈志把她与中国人联系起来。



    “陈说得对,王你还是去看看。汉尼拔将军说过,那个迦太基来的女孩外貌特征与你们很相似,很可能就是失踪的小姑娘。别错过机会。”居阿斯也催促着王重阳。



    王重阳依然怀疑着,他很犹豫,那些听来的小妖女的事迹让他不敢相信那是她女儿能做出来的。欢叫的声音渐渐近了。反正看看也不会收费,在不断催促下索性打开了门。



    村民们围住缓缓前进的一队人,实在很难把他们从围观者中辨认出来,矮个子的女孩更是被淹没,不见踪影,就连三人中个子最高的居阿斯也瞧不见她。



    人群忽然安静了。酋长英狄比利斯从屋里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男性青年,金色头发为背后的整幢建筑物增添了无限光辉。



    围住王玉婷的人们立刻散开,为她让出道路。



    “可爱的使者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你的声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卡彼坦尼亚。”



    “酋长,别说得这么夸张。”王玉婷尴尬地笑着,对吃了败仗的她来说,使她感到有些讽刺。她的视线很快被英狄比利斯身旁的金发男子吸引过去,那个对她微笑的男人她从前见过。在迦太基时见过第一次,后来他又出现于雇佣兵营地中,身份成迷的家伙现在又出现于酋长身边。



    “小姐,请进来吧!还有许多事等着与你商量呢!”英狄比利斯邀请王玉婷进屋。



    王玉婷这才离开人群的簇拥。直到踏上台阶,她娇小的身体才被远处的人看见。



    “看!是她!”第一个看见王玉婷的居阿斯叫了起来。



    “真的是……”王重阳也看见了,喜出望外地想要冲过去。



    “别着急,等她出来再说。”



    陈志与居阿斯急忙拉住他的胳膊。



    就算与英狄比利斯相对而坐,王玉婷的目光也没放过酋长身旁的金发青年。他只是看着她,却不说一句话,没有提出一个问题。



    “小姐,你没事吧?”英狄比利斯唤回走神的王玉婷,“如果你感到劳累,可以去休息,我们改天再谈。”



    “不,我没事。”



    “你不用勉强。我知道你至今仍为那场败仗内疚,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幕后策划的人是卡西娜,那个阴险的女人就连男人也斗不过她。现在你应当好好修整,不少无畏的勇士仍然等着你的复出。”



    “等我复出?没弄错吧?”王玉婷向英狄比利斯摆摆手,“现在谁不知道我是个‘善于推卸责任’的首领,还有人愿意跟我干?”



    酋长叹出口气,“虽然你打了败仗,但并没的抹煞你用胜利换来的名声,当时的状况下不允许人冷静思考,或许大家都有些浮躁,分开一段时间冷静后,就能理解对方了。其实许多酋长仍在观望中,如果你能重新振作,他们一定再次聚集在你的身边。你现在的窘境不过是自寻烦恼。”



    “这是,我和我的朋友得出的结论。”英狄比利斯看向身旁的青年,他们相视点头。



    王玉婷又一次注视着这个男人,又是他,从酋长对他的态度来看,他在这些野蛮人中的地位不低。贵族千金的情人,雇佣兵,现在他又多了一重身份――酋长的朋友。金发青年依然没有话语,猜不出他是没有资格说话,还是不屑于与她对话。



    “小姐看来真的很累了。不应该继续耽误你休息的,请去休息吧!你的房间没有变动,仍是从前那间,每天总有人为你打扫,所以不用担心,随时可以住进去。每个人都很期待‘卡彼坦尼亚妖女’再次发威呢!”



    酋长的话又一次唤回了发呆的王玉婷,王玉婷只好点头,她也不愿意停留在有奇怪家伙的房里。



    离开酋长的房子,关上房门时,王玉婷听见了两人的低语,声音很模糊,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突然,一个黑影罩上身体,她被抱了起来。王玉婷立刻弯曲身子,蹬踢袭击下腹。抱住她的人反应很敏锐,及时将她扔了出去,才免于受伤。



    “混蛋!什么人?”



    “你老子!”



    王玉婷回头望去,亲切的大胡子窜进她的眼睛,胡子下的嘴大笑着。王玉婷先是一惊,随后吃惊变为惊喜。“爸爸!”她整个人扑了过去,父女俩牢牢拥作一团。



    “让我看看!变瘦了!”王重阳把女儿抱起来,掂量了两下,感觉轻了。“走!我们进去说。”他拉着王玉婷跑进房间。



    当王玉婷再一次见到陈志和居阿斯时,异常惊讶。“你们,你们怎么来了?”不仅有王重阳,就连本应在新迦太基的这两人也出现于卡彼坦尼亚。



    陈志很平谈地回答说:“我们不能来吗?你这个小偷做得真是了不起,你知不知道惊动了多少人?”



    “什么意思?”王玉婷不解地看着王重阳。



    王重阳已经变得平静许多,他不再像前几日那样焦急,只是对王玉婷问道:“有件事你要老实回答我。你有没有对人说你是迦太基元老院派来的什么鸟密使?”



    “有。”王玉婷的回答很干脆。她却很快看见了三人哀声叹气的情景,这让她更加迷惑,“怎么了?”



    “怎么了?你闯祸了!知道电视里冒充钦差的人是什么下场吗?”王重阳把手掌横放脖子上,轻轻一抹。



    王玉婷略微吃惊地看着他的动作,有什么下场显然她是明白的。她委屈地大吼起来:“你们根本不知道当时情况有多危急,我又不是自愿的!当时刀架在我脖子上,酋长拿着戒指问是不是我的,如果我说不是,那么他一定会问从哪里来的,我要怎么回答?捡的?在哪儿捡的?偷的?贼呀!就算不把我‘咯嚓’了,也会变成残废!所以我只好承认是我的。但谁知道那是什么鬼密使的戒指,莫明其妙就成了密使!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应该只拿珠宝走人,玩什么顺手牵羊呢?”



    “真有趣,明明做了骗子还喊冤!居然还有被逼行骗的说法,而且被‘逼迫’了这么久,这么舒服。”陈志挖苦说,“其实你早就把它当成自己的东西了,不管有没有刀架上脖子,你都会说那是你的东西。你就是这种人。”



    “好啊,陈志!就你正直是吧?我祝你将来见义勇为时被当作歹徒同伙,乱刀砍死!”



    “你也不会有好下场。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收拾这个骗局!”



    “本小姐先收拾了你!”



    王玉婷左右搜寻,没找到剑。因为刚才见酋长时在门外竟被收了武器,出门后又忘了要回,所以没带在身边。没有剑,即使拳头也要挥过去。陈志也没躲的意思,这个不可一世的女孩应该教训一下。



    拳头忽然被握住了,不是陈志,而是爸爸的手掌。王重阳推回王玉婷的拳头,对她说:“算了,别跟他计较。我已经找到可以帮助我们的人了。”



    “真的?谁呀?”王玉婷压住怒气,问。



    “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吗?你没将情况告诉他?”王重阳有些意外,“没关系,我会把事情告诉他的,他知道为我们处理。对了,那天我们捡到的信还在吗?”



    “还在。做什么?”



    “把它给我们。”居阿斯要王玉婷交出信件。



    王玉婷把他拒绝了,“这可不行。这封信现在由我保管,我要亲自把它送到收信人那儿,谁也别想碰。”



    “固执的小姑娘,竟然还不明白那封信是灾难根源!”居阿斯嘀咕着。



    “好了,你们聊,我去休息。改天再为你们讲我的故事。”王玉婷露出倦意,把房间还给了三名男性。



    自从离开新迦太基后,她从没有这样放心休息过了,美美地睡上两天。这两天里,她除了睡觉与吃别人送来的食物外,就想着要怎样给那些使她失败的人还以颜色,她要怎么样才能再聚集一批人马。躺了两天的筋骨不禁感到酸痛,她不得不出去散步。



    踏出房门,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她感到流逝的精力又回来了。村子依然如往常一样,人们平静地生活着,没有一丝变化。她四处走走,凡是遇上她的人都热情地向她问好,王玉婷很满意他们的态度。闲逛后,她决心去父亲那儿聊天。



    也就是在她将把决定变为行动时,有人叫住了她。“你好,总算又见到你了。”



    王玉婷回过头看去,叫住他的人是位金发的男青年。她吃了一惊,那人就是等在酋长身边,不说话,身份成迷的家伙。“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见你。我爸爸说是你带他们到这儿来的,而且你能帮我。怎么称呼?雇佣兵卡拉那斯?你究竟叫什么?”



    金发青年微笑着伸出手,“汉尼拔――我的名字。如果方便,我想和你谈谈。”



    “随便。正好我现在有空。”王玉婷握住了这只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泸州学校  大丰地图  迪庆旅游  三亚论坛  四平时尚  咸阳论坛  海口新闻  廊坊时尚  三明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连云港旅游  海西论坛  安阳旅游  思茅新闻  临汾新闻  沧州学校  襄樊学校  广安学习  湖州旅游  松原时尚  淮北地图  金昌论坛  湘潭学习  潍坊资讯  七台河时尚  黔南地图  阿拉尔地图  徐州旅游  三明时尚  林芝地图  临沧新闻  金华娱乐  中卫资讯  泰州地图  汕尾论坛  眉山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四平时尚  娄底资讯  大庆论坛  辽阳旅游  钦州学习  昭通时尚  商洛论坛  盘锦学习  抚顺学习  乌海旅游  廊坊时尚  中山时尚  七台河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