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八节 试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没有邀请汉尼拔进屋去,两人如同散步般在村里闲逛,边走边谈着些听似无关紧要的事。



    “你是做什么的?看起来不像普通人。”王玉婷摘下路旁一根长长的草叶,把它握在手中舞动。



    “你还不知道吗?王没有向你提起?”



    “这两天我在睡觉。”为了补回战争期间欠下的瞌睡帐,王玉婷回到部落后,两天两夜没出门,也不许任何人打扰。她又打出个呵欠,似乎还没睡够。



    汉尼拔微微摇了摇头,浅笑中有些嘲笑这条懒虫,“你们到迦太基来做什么呢?”他问道。



    “喂!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先问的。”王玉婷大声喊道。其实她脑中正疯狂地琢磨着汉尼拔的问题。他们到迦太基来做什么呢?她应该怎样回答才能敷衍过去。



    “你可以问你的父亲。我是干什么的他很清楚。”



    “我们到迦太基做什么,你也可能去问我的爸爸,他更加清楚。”王玉婷把难题推给了王重阳。



    “你父亲告诉我说,你们到迦太基来做生意的,是这样吗?”



    “对,是这样没错。”王玉婷立刻顺着王重阳的意思答话。



    “应该不是这样吧?”汉尼拔否定了刚才的话,“事实上你的父亲说他是来旅行的。”



    手里的草叶迅速被打成了一个结,王玉婷抽动嘴唇,骂了句娘,依旧笑着解释说:“不,我们是来做生意的,只不过赔了钱。我老爸死要面子,不肯承认生意失败,因此说自己是来旅行的。”



    汉尼拔点点头,似乎是肯定了她的回答,可事实上,王重阳什么也没说。汉尼拔没有继续揭穿她的谎言,把话题移往别处,“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吗?”



    “记得!那次多谢你了!”王玉婷说到“谢”字时永远没什么诚意。



    汉尼拔接着说:“首先我得道歉,我不应该没征得同意就把你这个未婚小姑娘带到陌生人家里。你在安娜特家住得惯吗?与她的家人相处怎么样?”



    “她家很不错,很有钱。只是床硬了点,食物味道淡了点,不过也没什么,现在我已经习惯了。离开她家这么久,老实说,我还怀念起了她家厨子做的点心了,现在想吃也吃不到。”



    “那当然,安娜特小姐的家族可是迦太基的富甲。她的父亲汉诺是元老议会领袖,三十人委员会的成员,同时也是百人士师团的成员,身兼数职,位高权重,有许多人想见他一面还得送礼打通,排队等候。不知道你对他的印象怎么样?”



    王玉婷一惊,没想到汉尼拔会提到安娜特的父亲。王重阳提醒过她,这个人知道她是冒牌的元老院特使,所以有关元老院的一切她必须谨慎回答才行,不能再特意夸大事实,也不能露出冒牌特使的马脚,让他抓住更多把柄。



    “你说那老头儿吗?哼!”她故意拖长鼻声,让语气中灌满不屑,“他太小气了,我只不过摘他两朵花,竟然整天对我不满。他越是不满,我越是要摘,气死他!”



    “没错,汉诺家种植有各种东方花卉,不过敢当面摘他心爱花朵的人你还是第一个。”汉尼拔忽然笑了,可能他想到了自己政敌哭笑不得的模样才露出笑意,“汉诺没把你赶出门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你年纪小,他不和你计较;二是你与他关系非常好。会是哪一个呢?或许两种可能都有。”



    “我与他的关系一般吧!经你这么提醒,汉诺老伯似乎是处处让着我,他一定见我活泼可爱,很喜欢我。”王玉婷又撒了谎,她想警告这个知道太多的人——她与元老院议长关系不错,别想打她主意。但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汉尼拔与汉诺是死对头,否则就算十把钢刀架上她的脖子,她也不会套上这层关系。



    “你还见过其他议员吗?特别是三十人委员会里的。”



    “没有。什么‘三十人委员会’?我一个也不认识。”



    “那么,你为什么会来卡彼坦尼亚?你父亲告诉我说,你是来送信的。”汉尼拔又一次改换话题,“那封信能让我看看吗?”



    “给你?为什么啊?这封信是给哈斯德鲁巴的!”



    “我不是向你索要,只是想看看,会还你的。”



    “那也不行。写给将军的信可不是任何人都能看。你有那种资格吗?”王玉婷再瞧瞧身旁的人,装束平凡无奇,顶多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吏。



    汉尼拔平淡地对她说道:“其实我与哈斯德鲁巴是兄弟。他是我的弟弟,我是哥哥。”



    “你们是兄弟?”



    汉尼拔点点头。



    “原来有个做将军的弟弟,难怪这么嚣张!”王玉婷低声自语,接着对汉尼拔大声说,“兄弟怎么了?有什么能证明你们是兄弟吗?”



    汉尼拔想了想,“的确没有。”



    “没有就少来这套!”她义正词严地说起来,“既然我决定要送这封信,不管遇上多大的困难也会把它送到!任何人都别想动摇我的决心!”



    “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勉强了。希望你能早日送到目的地。千万别送错了。请你意志坚定,不要因受到诱惑而弄丢了它。”



    “放心,丢了命,也丢不了它。”王玉婷夸张地回应说。对这封神秘信件的好奇心又增加了,为什么人人想到得到它?一定得找个识字的人念念。



    “你还有其它事吗?”王玉婷问。



    “没了,小姐。”



    “那好,我有个问题。”



    “请随便问。”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为什么?”汉尼拔顿了顿话语,“交个朋友。总比做敌人来得好,你说对吗?和我做朋友你不会后悔的。”他没有深入回答王玉婷的问题,自觉地转身离开了她,似乎是故意逃避小女孩接下来的提问。



    王玉婷想再问时,他已经走远了。她扔掉手里的草叶,迅速跑向王重阳的住处。为免出现漏洞,她必须尽快与王重阳和陈志串通说法。



    当王重阳告诉她汉尼拔的真实身份时,刚含进喉咙里的一口凉水立刻被喷了出去。“你说什么?他是什么?”王玉婷擦拭嘴角,吃惊地大吼起来。



    “伊比利亚最高军事长官。”王重阳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你竟然还怀疑他有没有能力替你掩饰谎言。只要他愿意,为你再加上一百条罪名也是很容易的事。”



    “难怪他的名字这么耳熟。那个元老院厌恶的军阀就是他!”王玉婷有些意外。汉尼拔的大名在汉诺家里及安娜特口中已经听过不下数十遍,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年轻,这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刚才她还嘀咕说因为有个当将军的弟弟他才这么嚣张,结果完全本末倒置了。



    “爸爸,现在我们必须统一说法。他刚才想套出我的来历,幸好我够聪明,把他搪塞过去了。”王玉婷又唤来陈志。三人围坐一团,商量对策。



    房间角落里坐着的居阿斯瞥了一眼三个外国人,他们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使他无趣地低下头,继续修理标枪。



    围坐的三人发出欢叫,他们已经想好办法了。



    “现在你想怎么干?还去送信吗?不如把它给汉尼拔算了。”王重阳问女儿。



    王玉婷挠挠头,也有些着难。那封写给哈斯德鲁巴的信送不出,也扔不掉了。“不行,决不能给汉尼拔。你想,他一定是为了得到这封信才热心帮忙的,至少不能现在给他。还是先找到哈斯德鲁巴再说。我到想看看,这两兄弟搞的什么鬼!说不定,弟弟背着哥哥有阴谋。”王玉婷说出她的猜测,其实当一切成迷的情况下,她也想不出计谋来,现在只有先摸清他们的关系,再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深圳学习  三明时尚  沧州学校  桐城学习  伊犁论坛  赤峰新闻  金昌论坛  松原地图  海口新闻  那曲地图  沧州学校  铜川学习  烟台论坛  中山时尚  盘锦学习  潜江地图  西安新闻  怒江论坛  七台河地图  宜昌地图  泸州学校  郑州旅游  迪庆旅游  汕尾论坛  襄樊旅游  临沧新闻  广安学习  安阳资讯  大丰地图  南通时尚  大丰地图  恩施学校  北海资讯  黑河地图  湖州旅游  阜新地图  商洛学习  喀什资讯  阿拉尔地图  昭通时尚  松原地图  潍坊资讯  乌海旅游  三明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安阳旅游  徐州旅游  贵港资讯  连云港旅游  南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