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四十节 哈斯德鲁巴?巴尔卡

第四十节 哈斯德鲁巴?巴尔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军营里来来往往的士兵本来悠闲地迈着步子,他们突然肃穆起来,退到路旁,为另一群人让出道路。



    一队士兵把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围在中央,保护着他。青年神色不太好,像是被灌下了无尽闷气,阴沉着脸,即使有人向他问好,他也没有笑容。哈斯德鲁巴刚见了另一位将军,两人一如既往地闹得很不愉快,眼看战事一拖再拖,他却连自己军中的意见也无法统一。烦恼中,忽然有士兵报告说,有客人到了。



    此时,他终于露出了喜色,“请她去我的营帐吧!”他对传令兵吩咐。



    河畔平地上建有两座相邻的军营,由于时间紧迫,大多只有支撑着帐篷,探查的哨兵将王玉婷一行人带至哈斯德鲁巴的军营前。



    王玉婷好奇地注视着这个临时营地里的一切事物,直到刚才进去通报的士兵再次出来,并允许他们进入后,她才带领她的人走进营地。一位队长模样的军官带着一队士兵拦住了她的去路,把她与安巴利等人分开,安巴利他们被带往别处休息,而她则由那队士兵护送到将军的帐篷外。从抵达军营时起她就异常敏感起来,王玉婷警惕地四处张望,害怕父亲的担心成真。



    队长掀开帐篷的布帘,请王玉婷进入。从明亮的外部看进去,里边光线很暗,看不清有什么。她取下佩剑,照规矩交给门外的卫兵,然后才走进里面。



    帐篷里有几个人,只有一人坐着,他正对着门,因此王玉婷一进去就看见了他。一位青年人正在认真看着地图,他察觉到有人来了,于是抬起头。那是张很年轻的脸,甚至还带着几分大男孩的稚气。



    青年很惊讶,“你就是英狄比利斯派来的使者?”他站起身,仔细打量王玉婷,然后竟笑出了声,“我以为传闻中的‘卡彼坦尼亚的妖女’应是位成熟性感的妖艳女郎呢!神造万物的时候,总会使凡人意外!”



    王玉婷艰难地抽动嘴角,尴尬笑了一下。“你是哈斯德鲁巴?”她问道。



    青年立刻收敛笑声,回答说:“是的,尊敬的小姐,我是巴尔卡家的哈斯德鲁巴。”



    “汉尼拔的弟弟?”



    “是的。小姐你认识兄长?”



    那就没错了,王玉婷心里嘀咕。“我们见过几次。现在他与英狄比利斯在一起呢!”她回答道。



    她的回答显然令哈斯德鲁巴吃惊,“哥哥他也来了?”他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他可没带来军队,这场仗还是得由你自己打。”



    “那么他一定是来责备我的。”哈斯德鲁巴的语气有着流露不尽的失落。“听说小姐有信给我,是这样吗?”



    “对,我差点忘了正事。”王玉婷打开背包,从里边摸出卷崭新的羊皮纸,“这是你哥哥给你的信。”她把它交给了哈斯德鲁巴。



    哈斯德鲁巴迫不急待地展开了它,“没错,是哥哥的笔迹。”他立刻阅读起上边的内容。谁会知道里边写了些什么呢?哈斯德鲁巴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似乎有疑问,刚想向送信的女孩提出问题,又一封信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封是英狄比利斯给你的信。”王玉婷递上第二个卷轴。



    哈斯德鲁巴接住它,却没慌着阅读,他要继续想要提出的疑问。“小姐,还有第三封信吗?”他的提问有些着急。



    他知道密信的事,而且急于得到它——这是王玉婷对哈斯德鲁巴的结论。她没动声色,并不急着将它展示出去。



    “没有吗?”哈斯德鲁巴的神色摆着明显的不相信。他确信王玉婷有这样的信。



    王玉婷把眼角余光移向哈斯德鲁巴身边的护卫。帐篷里有四名持剑卫兵,虽然她自信手身过得去,可假如同时对付五名有实战经验的西方成年男子,胜算太低。



    “哈斯德鲁巴将军,现在可不太方便。”她用眼神示意帐篷里的士兵是她公开某项秘密的阻碍。



    哈斯德鲁巴很会意,支出了卫兵们。帐篷里的局面很快变为一对一,如王玉婷设想中的那样,形势很顺利地变成了对她有利。眼前这个青年比起刚才的卫兵要瘦弱许多,只要她先下手,出手快,制服他很容易。



    手再次伸进背包,她把两只手一起伸了进去,却又迟迟抽不出来。



    帐篷里很安静,王玉婷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她从未觉察到自己的呼吸是如此粗糙。背包里两只手很犹豫,一只触摸着卷轴,一只握着匕首。她知道,一旦献出卷轴,命运也决定了。



    她的迟疑令哈斯德鲁巴生疑,将军的手沿着坐垫边沿慢慢移动,坐垫下藏着短剑,这是个触手可及的地方。手指碰上剑柄,看上去还以为捏着坐垫花边,如果对面的女孩有不寻常的举动,短剑就会抽出坐垫。他注视着女孩的手慢慢伸出包袱,手里握着根卷轴,边沿用金箔包裹着。



    王玉婷的另一只手仍在背包里。



    哈斯德鲁巴也没有伸手去接卷轴,“请小姐为我打开吧!”



    王玉婷很不情愿地使另一只手离开匕首,把它伸了出来。解开绳索,展开卷轴,然后将它递近哈斯德鲁巴。



    哈斯德鲁巴这才伸手接住。这是封长信,可正文内容并不长,主要是信末的长长签名占了大半空间。第一封信只是让哈斯德鲁巴稍显忧虑,而这封就让他震惊了。“小姐,这封信真是给我的?”他急忙问王玉婷。



    王玉婷肯定地点了头,“收信人是哈斯德鲁巴将军,不就是你吗?”



    “嗯,是的……是我。”



    王玉婷没有在意哈斯德鲁巴回答中的勉强和犹豫。



    “传闻小姐其实是元老院派来的密使,是真的吗?”他接着问。



    王玉婷越发佩服谣言的传播速度,竟然远在塔加斯河的人民也已听说过她的“英名”了。她只得承认,“既然是自己人就不必隐瞒了,我就是接受委派为你送信的,现在信已送到,我的任务也完成啦!”



    她的回话比那封信更让哈斯德鲁巴吃惊——一个元老贵族派的倒使者竟然把他这个巴尔西德党领袖的弟弟称作“自己人”!而且她送来的信也相当奇怪。哈斯德鲁巴隐藏住震惊情绪,“我会命人为小姐安排住处。特使送信辛苦了,我将赠送一份厚礼,一会儿就送到你的住处去。”



    听到有厚礼,王玉婷立刻精神百倍,送特使的礼一定不薄吧!“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就先去休息了。赶了几天路,很累人的。”她捶捶腰,表示已经坚持不住了,立刻告别哈斯德鲁巴。



    看着小女孩转身的背影,哈斯德鲁巴陷入了深思。手里掂量着两封展开的信,汉尼拔在信里已把议员们写给“哈斯德鲁巴”的密信的事告诉了他,他要他收下少女送来的所有信件,并安排了接下来的步骤。



    哈斯德鲁巴看着那封指名写给“哈斯德鲁巴”的密信,这个“哈斯德鲁巴”绝不是他自己,愚蠢的女信使弄错了对象。他开始有些兴奋,这个意外的错误正如汉尼拔信里说的,巴尔西德党的机会来了。



    王玉婷走出将军的帐篷,立刻松出口气,总算把这封倒霉的信送走了,而且哈斯德鲁巴似乎没有灭口的打算,还说会送她礼物。这次总算交好运了,只等着赚到财宝,与父亲汇合,然后父女胜利大逃亡,什么部落战争,见鬼去吧!



    王玉婷美滋滋地想象着,在军营里四处找寻被分开的加鲁和安巴利等人。正走着,忽然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她抬头一看,是位士兵打扮的陌生人。



    “什么事?”王玉婷警觉起来。



    “您是元老院的使者小姐?”那人礼貌地问道。



    凡是有人问到是否是使者的问题时,王玉婷只能呆愣地点头。



    士兵接着说,“我的将军想见小姐一面,请您跟着我。小心四周的眼线。”他把声音放得很低。



    “等等,哪位将军?”还不知去哪,她怎么能随便跟着陌生人乱跑呢?



    “是尊贵的哈斯德鲁巴将军。”



    “哈斯德鲁巴?哦!刚才已经见过了。”她指向哈斯德鲁巴的帐篷,她刚从里边出来。



    “高贵的小姐,您误会了。我的将军不是这位哈斯德鲁巴,他就在附近的另一个军营里,是另一支迦太基军队的指挥官。”



    “另一个?你是说还有个哈斯德鲁巴?”王玉婷立即有了不妙的预感。



    “怎么,您不知道吗?”士兵回答说,“这里的将军是巴尔卡家的哈斯德鲁巴,而身在对面军营的是哈斯德鲁巴·吉斯科将军,忠诚于议会与国家的伟大军人。”



    “请您动作快些,这样才能快去快回。不然汉尼拔的弟弟生疑,到时我们恐怕会有麻烦。”士兵低声催促。



    王玉婷已经惊讶到不敢再追问什么了,竟然有两名同叫哈斯德鲁巴的将军!她但愿这只是惊险的意外巧合,什么也不会发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商洛学习  湘西旅游  黄冈旅游  安阳资讯  辽阳旅游  贵港资讯  金华娱乐  海口新闻  抚顺学习  黑河地图  连云港旅游  伊犁学校  七台河时尚  临夏新闻  西安娱乐  临沂资讯  迪庆旅游  长沙娱乐  湘潭学习  酒泉论坛  黔南地图  南通时尚  西安娱乐  中卫资讯  商洛论坛  诸城旅游  湖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长沙娱乐  恩施学校  伊犁论坛  中卫资讯  济宁新闻  汕尾论坛  安阳旅游  徐州旅游  襄樊学校  湘潭学习  铜川学习  三亚论坛  临汾新闻  阜新地图  钦州学习  黑河地图  吴忠旅游  重庆学校  桐城学习  盘锦学习  南通时尚  桐城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