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四十一节 哈斯德鲁巴?吉斯科

第四十一节 哈斯德鲁巴?吉斯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座军营距离哈斯德鲁巴的营地并不远,只要站在小山丘顶上就能把两座军营尽收眼底。由于两位将军同级,部队分别来自不同地区,并加上传闻中的关系不和等原因,两位指挥官分开驻扎了自己的军队。而更加有趣的是两位将军同样都叫做哈斯德鲁巴。



    当王玉婷得知这一“可怕”的讯息后,她很不愿意去见第二个哈斯德鲁巴,因为她害怕,她有种奇怪的预感。可她又无法确定推辞邀请是否对自己没有坏处,如果因拒绝见面而得罪了这位将军,那么她在古代脚跟没站稳,仇人已是一打了。因此她决定硬着头皮上。既然身为“特使”,就得有时刻会见大人物的觉悟。



    与哈斯德鲁巴·吉斯科的见面平静没有波折。她一进帐篷,将军的卫兵们很识趣地自动退了出去,王玉婷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就是比汉尼拔的弟弟的卫兵素质高多了,至少不用吩咐就明白长官将与人密谈,他们必须退出。哈斯德鲁巴·吉斯科做出邀请客人坐下的手势,王玉婷忐忑不安地遵从他的意思。



    她抬头注视着眼前的人,眼光竟然被他吸引,无法挪开了。吉斯科是位相当英俊的男人,她不由得拿他与汉尼拔比较起来。他比汉尼拔略年长几岁,有着三十多岁,正值盛年的青年军官的威仪和风采,黑色眼睛虽然深邃,却又比汉尼拔少了几分令人讨厌的狡黠。



    “我是哈斯德鲁巴,你也可以叫我吉斯科,这是我父亲的名字。我们是初次见面吧!”吉斯科首先问好。



    王玉婷木纳了几了秒,竟然没能及时反应。“你好,我叫王玉婷。他们说的‘卡彼坦尼亚的妖女’就是我。”她慌慌张张地自报家门。



    “‘王……’,万能的巴勒第一次让我叫见这么奇怪的名字,对不起,愿谅我的失礼。”吉斯科想复念一遍王玉婷的名字,没能成功,“我听说过小姐的声名,你打过许多胜仗。”



    “都不值一提,几场小胜利而已。”王玉婷没发觉到自己忽然变谦虚了。



    “听说小姐从迦太基来,与元老院的几位资深议员很有交情?”



    “大概是这样吧!”王玉婷谨慎地回答。



    “能让我看看代表使者身份的信物吗?”



    “你要看信物?真不巧,我放在行李里了,没随身携带。”其实东西就在她的背包里。来时王玉婷就听带路的士兵说,这位哈斯德鲁巴与元老院关系非同一般,她不敢拿出信物,害怕他一见就看出破绽。



    吉斯科笑着说:“小姐太粗心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如果不能妥善保管,被人偷走,冒充你怎么办呢?”



    王玉婷做贼心虚,感到他的话和笑容意味深长。



    “我收到消息,听说汉诺的女儿安娜特已经到了新迦太基,我以为她会是元老院派来‘巡视’的人,没想到她只是掩饰,真正的使者竟是个外国小姑娘。这会是谁的主意呢?一定骗过了汉尼拔的所有密探。”



    听见他的话,王玉婷越发心里不踏实。他一点不像汉尼拔的傻弟弟那样好骗,那个傻小子压根就没向她要求过看信物之类证实身份的事。



    “好了,我们勇敢的使者小姐,你有什么东西给我吗?我相信你不是为观看土著的战争而特地到这个危险的地方来的。”吉斯科突然发问。



    王玉婷愕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指的什么,她有什么东西给他?



    “或者元老院有什么指示?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收手已经相当困难了。议员们的意思是什么?干到底,推翻巴尔卡家?还是放弃了,等待下次机会?我和盟友们都很着急,议会的决定总是摇摆不定,他们最常做的就是在关键时刻放弃。”



    吉斯科等待王玉婷的回答,可沉默的女孩除了有些迷惑的表情外,没有任何表示。“难道连封信也没有吗?”他急切地大喊起来。



    信!这个词把王玉婷震住了。她的确有封信——收信人哈斯德鲁巴。她恍然大悟,所有围绕着那封信的疑问已经全部迎刃而解。眼前的哈斯德鲁巴才是真正的收信人,之前的哈斯德鲁巴不可能是收信人的最大破绽就是汉尼拔不可能派人拦截写给他弟弟的信,这么简单的漏洞只因她坚信“哈斯德鲁巴”只有一位而被忽略了。现在她已经什么也拿不出手了。



    面对追问,王玉婷心乱如麻,脑子里拼命想着脱身的办法,可始终理不出头绪。哈斯德鲁巴似乎没见到文件,就不会让她离开。



    “将军,其实我是有封信……但是……”她的话语吱吱唔唔,不知该从什么地方开始。信到哪儿去了?丢了?被偷了?被抢了?干脆直说,送错了人?



    这时,帐篷外的人忽然为她解了围,“哈斯德鲁巴将军,巴尔卡家的哈斯德鲁巴想见你。”



    王玉婷脑中立刻冒出四个字——祸不单行。哈斯德鲁巴可能发现信送错了,两人一会面,她的真实身份极有可能被揭穿。



    “他来做什么?”吉斯科似乎很不喜欢这位青年将军。他立刻对王玉婷说:“小姐,不能让他看见你在这儿,你必须马上离开。”他掀开帘子,却发现汉尼拔的弟弟已经朝着这边走来,现在如果有人从帐篷出去,一定会被他看见。吉斯科退回来,打开一只木箱,把箱里的物品会堆放在一角,腾出了点空间。“小姐,请暂时委屈一下。”他抓住王玉婷的胳膊,把她抱进箱里。王玉婷来不及反对,箱盖已经盖上了。



    漆黑的狭小空间很快发出闷热,胸口感到压抑,于是她把箱盖顶开一条缝,凉爽的空气流了进来,她舒服些了。心想,只留条缝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帐篷外传来争吵,估计是两位哈斯德鲁巴的卫兵间发生了口角。有人突然闯进帐篷,箱里的王玉婷吓了一跳,哈斯德鲁巴气势汹汹,怒视着平静的吉斯科。



    “你的卫兵越来越没礼仪了,是由于在这个野蛮的地方呆太久的关系吗?”哈斯德鲁巴对吉斯科质问。



    王玉婷透过木箱盖子的细缝注视着他们。



    比起哈斯德鲁巴的浮躁,年长的吉斯科只是很有风度地笑了笑,没做答复。



    “吉斯科,你知道没有经过统帅同意,私自调动军队会承担什么责任吗?”哈斯德鲁巴继续说。



    “关于这点,哈斯德鲁巴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提醒’我了,感谢你的好意。我说过,战争结束后我会亲自向汉尼拔将军解释,我相信英明的汉尼拔会理解我的决断。我曾向他提交过书面申请,但将军并没有给我任何回复,汉尼拔自己明白为什么没有回复,他会谅解的。”吉斯科的语气仍然很随和,态度谦虚,他似乎已有了接受惩罚的觉悟,“你不用太为我担心了。我有调动军队的权力,尽管没有取得同意,但我的行为大部分仍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



    “吉斯科,你今天的态度变化真快,不久前我们交谈时,你还对我发脾气呢!现在怎么变温顺了?”



    “身为一名有教养的迦太基人,应当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以免给人留下坏印象。”吉斯科瞥了一眼大木箱子,里面的女孩应该听得到。



    “我想哈米尔卡骄傲的儿子不会只是来‘关心’我的吧!难道你又有了新的战术,想来说服我?如果是这样请你先回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必须完成,办完事后我再派人请你来。”



    吉斯科的礼貌建议没有打动哈斯德鲁巴,年轻人笑着说:“现在还有什么事比摧毁塞叶尼的反叛阴谋更重要的呢?接见元老院派来的使者?我已经知道你的密谋了。”



    “哈斯德鲁巴,既然是元老院派来的使者,身为迦太基将军,当然应该见见。你把正常的会面说成‘密谋’不觉得过分了吗?听说你已经见过使者了,你又‘密谋’了什么呢?”吉斯科沉着地回应,尽管他已知道哈斯德鲁巴可能听说了什么。



    王玉婷在黑暗的箱子里睁大迷惑的眼睛,这件事里果然有古怪,双眼前划过箱里的唯一一束亮光,通过这条光带,她要看清究竟有什么样的阴谋。



    哈斯德鲁巴接着说,他的语气已渐渐变得愤恨,“迦太基的贵族们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排挤巴尔西德党竟然到了这样无耻的地步,你们居然和敌人联手对付同为一国的同胞,牺牲祖国的利益,养肥自己!”



    “你在说什么呢?不要胡言乱语!”



    吉斯科大喊着制止哈斯德鲁巴的话,不过没有效果,哈斯德鲁巴的声音更大了。



    “我什么都知道了!塞叶尼发动暴乱,你们就借这个机会与他勾结,许诺他条件,联合演出一场危险的闹剧,你们想借暴动撤掉我哥哥的统帅职务,再任命你们的自己人,然后彻底击垮巴尔西德党,真是个好计划。可是你们知道吗?如果我哥哥做不了伊比利亚的军队统帅,谁还有能力控制已经混乱的局势?你行吗,吉斯科?”



    原来这个哈斯德鲁巴想坐汉尼拔的位子,王玉婷从他们的对话中开始明白了个中关系。哈斯德鲁巴·吉斯科英俊沉稳的外表,温和礼貌的语气实在让人想不到他有这样的野心。不过汉尼拔比他年轻,地位却高于他,换了谁也不会服气啊!王玉婷找着借口。



    “你的意思是说我与塞叶尼勾结,让他独立,然后我做伊比利亚统帅?”吉斯科的声音里听不到阴谋被揭穿后的慌张气息,“哈斯德鲁巴,你应该不会像你的马戈弟弟那样口无遮拦吧?他随口乱说惯了,没几个人把他的话当真,可你呢?你随便指责一位将军有叛国嫌疑,合适吗?”



    “我没说‘你’,说的是‘你们’。新迦太基城里的元老院顾问卡兰巴尔议员,还有安提贝尔议员、卡赖巴尔议员、阿波尼巴尔议员……”哈斯德鲁巴数列出一大串名字,“以及很可能还包括了三十人委员会里的,甚至百人士师团里的部分重要议员。‘你们’密谋了这个阴谋。”



    随着一连串议员的名字被列出,吉斯科的脸色终于起了少许变化,“爱往别人头上扣‘叛国’的帽子是你们巴尔卡家的特征吗?你诬陷我,我可以不计较,但你竟然更进一步,把罪名加在尊敬的各位议员身上,说出这种话必须负责任。你有证据吗?哈斯德鲁巴,你有证据吗?”



    “当然有。”哈斯德鲁巴得意起来,“感谢仁慈的巴勒神,自作聪明的议员们派了个愚蠢的信使给你送信,他们以为这样会瞒过我哥哥的密探,可他们却没考虑到把重要的信件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会发生什么意外。那女孩从没见过我们,再加上我们又是同名,她竟然把收信人弄错了。所以,你的信在我这里。”



    哈斯德鲁巴得意地笑着。听到这番话的王玉婷已经顾不得被人骂做“愚蠢”了,她恨不得打穿箱子,挖个洞藏起来。吉斯科的脸色更加难看。



    “仅仅一封信能代表什么呢?”他不在乎地说。



    “那我们可以试试,你有这个胆量吗?我会揭发你,而且一定会。等着进监狱吧!”哈斯德鲁巴大笑着掀开布帘,他如同胜利者离开战场,留下失败的对手独自惆怅。



    从脚步声可以听出,哈斯德鲁巴和他的卫兵们走远了。这回轮到王玉婷慌张了,她要怎么应付接下来的哈斯德鲁巴呢?



    吉斯科走到木箱前,掀开盖子,里边的女孩一下子跳了出来。她被憋坏了,细汗粘满额头,大口吸进新鲜空气。



    王玉婷注视着吉斯科英俊的面孔,他脸色阴沉,不用猜就知道为了什么事。



    “其实……其实我不是有意的……”她想着怎么解释。



    吉斯科打断了她的话,“小姐回去吧!我派人送你回去。”他已经不用听解释了。



    “不,不。不用‘派’人了!我自己回去,我知道路的!”王玉婷连忙拒绝将军的好意,那个‘派’字让她浑身发凉。



    她不敢在吉斯科的军营里久留,赶回了另一个哈斯德鲁巴的营地。



    一回去,立刻缩进刚为她准备好的帐篷。把几件衣服塞进背包,又塞进几件首饰和一些干粮,然后就坐在床榻上不知应该做什么了。逃跑?跑不掉的,就算跑掉也不知该往哪里跑。她生平第一次感到了自己闯下了个无可挽回的大祸,而且没人能帮她弥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安阳旅游  阿拉尔地图  松原时尚  中卫资讯  诸城旅游  许昌学习  钦州旅游  酒泉论坛  林芝地图  七台河时尚  宜昌地图  襄樊学校  四平时尚  泸州学校  恩施学校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伊犁论坛  乌海旅游  三亚论坛  安阳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德宏时尚  思茅新闻  合肥学习  喀什资讯  潜江地图  潍坊资讯  黄冈旅游  大丰地图  昭通时尚  临汾新闻  大丰地图  嘉峪关旅游  泸州学校  商洛学习  松原地图  怒江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三明时尚  抚顺学习  迪庆旅游  桐城学习  襄樊旅游  黔南地图  廊坊时尚  德宏时尚  连云港旅游  酒泉论坛  西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