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十七节 阴谋序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全军启程的号角声透过清晨弥漫森林的薄雾轻轻蔓延,它轻巧到像是唤醒睡梦中人们的耳语,缓慢、舒畅,回荡在灵魂间。启程时的喧闹和鼎沸人声立刻随着号角长长的尾音而爆发出来。士兵们肩扛剑盾,以及绝不能放下的战利品快速加入到散乱的行军队伍中。尽管经过几场恶战,可队伍规模却更加庞大了,这些都是由于胜利造成的,活下来的战士少不了捞一笔,装载战利品的马车队伍长过了辎重车队。



    但热闹之下唯独吉斯科的军营是安静的。走出营地看热闹的士兵不少,就是没有人收拾行装。他们接到了命令,必须留守卡彼坦尼亚,等到当地局势进一步安定后再撤回。这个命令不是来自他们的将军哈斯德鲁巴·吉斯科,而是来自更上一级,汉尼拔亲自下达的。



    波斯达副官带领两名卫兵进入将军的帐篷,刚想出口的话语立刻因将军阴沉的气色而止住了。



    吉斯科的双眼直视着桌上的来自汉尼拔的命令。这是汉尼拔来到卡彼坦尼亚后的第一道正式命令,分两部分:前半部分命令吉斯科的军队驻守卡彼坦尼亚;后半部分则以温和、谦逊,甚至略带着歉意的语气为命令的前半部分解释,并表示已为驻守卡彼坦尼亚的所有军士准备了额外的补贴,这笔数目庞大的津贴将由他们的指挥官哈斯德鲁巴·吉斯科将军亲自去新迦太基领取。



    士兵们为此欢心鼓舞。如果有可能,他们甚至会立刻为他们的将军安上一双翅膀,让他飞回新迦太基。



    不过吉斯科远没有他们这样欢欣,这根本是汉尼拔的诡计,他几次产生了把眼前的文书撕个粉碎的冲动。按照汉尼拔的命令,他将与他的军队分开一段时间,这等于间接夺走了军权。汉尼拔一定会趁这段时期对他下手,吉斯科几乎可以预见回到新迦太基后的下场,但他却不能拒绝,如果他拒绝,士兵们会失望,而汉尼拔也会以此煽动他的部下。



    就算对手明知有阴谋,也不得不往陷阱里跳,这就是汉尼拔的狡诈。吉斯科丰满漂亮的唇形上透出笑的弯弧。



    波斯达知道,吉斯科的笑容并不代表他的心情好转了。“将军,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您什么时候启程?”他胆战心惊地问。



    吉斯科没有责骂他的副官提到了他不想提及的事,而是继续微笑。自从接到汉尼拔的命令后,心情一直在愤怒与克制间挣扎,但就在昨晚,总算有了件好消息,那名冒充特使的外国女孩表示愿意与他合作了,事情并非没有转机。



    他想了一会儿,回答说:“立刻启程。就让我们回去看看,哈米尔卡的小狮崽长出了多少棕毛。”



    王玉婷打出个呵欠,随着颠簸的马背打起瞌睡。她昨晚没睡好,经过几天思量,终于在出发前一夜答复了吉斯科,与吉斯科合作对付汉尼拔。不过其实这只是权宜之计,毕竟汉尼拔也是不能得罪的,首先安抚好吉斯科,让他别逼她太紧,然后再另想妙计。汉尼拔不是叫她暂时隐藏自己一段时间吗?王玉婷认为这是个绝佳机会,对吉斯科做出承诺,也不忤逆汉尼拔,然后在他的掩护下让自己“蒸发”掉。



    两边一起讨好,然后等待机会,这就是她的暂定计策。而具体怎么操作,只有看敌对的两大阵营将有怎样的手段了。



    似睡非睡中王玉婷感到了四周不适宜的目光,行进队伍中不少士兵好奇地打量着她,对她指指点点。王玉婷立刻驱散睡意,挺直腰身。她身道他们在议论什么,无非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瘦小的女人。他们不相信一个女孩能成为首领,把这当成了奇闻,回去后足够对他们的朋友大谈三天三夜了。



    一名骑兵飞快急驰过王玉婷身边,王玉婷认得他,他是吉斯科身边的卫兵。卫兵将一封信交给了汉尼拔。



    “他说什么了?”哈斯德鲁巴急切地想知道吉斯科信中的内容。



    汉尼拔把信给了他的弟弟,以满足他的好奇心,并对送信的卫兵答复:“请告诉你的将军,我准许了他的请求。”



    卫兵得到回答,转身返回复命了。而这时,读完短信的哈斯德鲁巴已浮现出怒色。“这是诡计!”信被揉作了一团,“不能让吉斯科提前回到新迦太基,他会联系他的党羽!他必须和我们一起走。”吉斯科以准备和参与汉尼拔的欢迎仪式为由,申请走小路提前回城。



    “让他去。”汉尼拔大度地说。他回头冲着身后的人影玩笑般地问:“使者小姐是不也愿意抄小路回去呢?”



    王玉婷一惊,汉尼拔发现她了。为了听到吉斯科的卫兵给汉尼拔带来的消息,她悄悄靠近了他们。“不!我与你们一起走!”问话让她措手不及,急忙回答道。提前回新迦太基不就意味着她将立刻被吉斯科拉入他的阴谋中吗?



    哈斯德鲁巴对她的回答回以怀疑的眼神。而汉尼拔依然是深藏不露的笑容。“快过去吧!你的朋友在叫你。”他指向一辆马车,车上有人正不停地向王玉婷喊叫挥手,希望她过去。



    那位挥手的人是她的父亲,旁边还有两人,一个老头,一个少年。她立刻驱使坐骑,如脱离危险般赶了过去。



    “情况越来越不妙了。”跳上马车的第一句话王玉婷已显得沮丧。



    “顽固的元老贵族们终于没能避免与巴尔西德党的战争吗?”居阿斯嘘出口气,“数月前议员连续遇害时,我以为他们会起正面冲突,但这件事却以令人糊涂的方式平息了。”



    “我想汉尼拔会避免冲突的。”陈志猜测着。有关数月前的连续命案,他听说没有起冲突的原因是汉尼拔与汉诺私下达成了一种默契,毕竟对聪明的领导人来说,他能预见到这样的党派冲突会给国家带来动乱。



    居阿斯相信他的看法,可却又难免发出一声讥笑,“请宙斯作证!情况不同了。上次还有刺客可抓,但这次呢?我听说……”他压低音量,另三人立刻凑近聆听他的低语,“听说吉斯科犯了叛国罪。叛国罪知道吗?任何正直的人都不会放过叛国者。可是一旦逮捕吉斯科将意味着与议会宣战,汉尼拔也一定觉得棘手吧?”



    “巴尔西德党与议会最严重的政治冲突?绝不可能。”王重阳摇了摇头,“我敢打赌,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我们那里,政治家们最擅长以莫名其妙的方式解决莫名其妙的问题,相信这里也一样。比如目前发生的事就很莫名其妙,那封信里隐藏了什么玄机?它曾经落在我们手里,只可惜我们中没一个识字。”



    “你对‘机密’很有兴趣吗?”陈志看了一眼王重阳,父女俩的好奇心不知为他们招来了多少麻烦。



    “别提了,那封信险些要了我们的命。如果不是遇上汉尼拔,而是别的将军,我们早就……”居阿斯的手掌抹过脖子,声音中断了。



    王玉婷不以为然地嘟哝起来,“这么我们还得感激他?”



    “汉尼拔是位非常优秀的人。他曾几次救过你的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肯信任他?难道女人总会被表外吸引,你宁愿相信拥有漂亮外貌的吉斯科?”居阿斯的声音里立刻充满了责备。



    “会被外表吸引的应该是你们男人吧?”王玉婷继续她的嘀咕。揉揉太阳穴,讨论不知原由的事件让她感到头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中山时尚  伊犁学校  钦州旅游  商洛学习  海口新闻  长沙娱乐  临汾新闻  金华娱乐  迪庆旅游  长沙娱乐  钦州学习  合肥学习  商洛论坛  大丰地图  襄樊旅游  喀什资讯  烟台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思茅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徐州旅游  天门时尚  嘉峪关旅游  临沧新闻  廊坊时尚  益阳资讯  襄樊学校  三亚论坛  眉山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湘潭学习  西安新闻  铜川学习  中山时尚  咸阳论坛  临夏新闻  湖州旅游  淮北地图  黄冈旅游  佳木斯论坛  三亚论坛  潜江地图  金昌论坛  乌海旅游  辽源地图  潍坊资讯  铜川学习  许昌学习  恩施学校  咸阳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