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十八节 女人的联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新迦太基卫城里附带花园庭院的富人住宅比比皆是,王玉婷熟悉通向它们的街道,一个多月前她时常在这些道路上行走,到城中各个地方玩耍。现在她回来了,不过已经没了继续游玩的兴致,无数难题困扰着她。



    踏上几步石阶,安娜特的住宅已呈现眼前,大门紧闭着,仿佛抗拒一切访客。王玉婷和父亲在巴尔卡家族卫兵的陪同下来到门前,一名卫兵敲响了大门,门里传来急促脚步声,仆人正急冲冲地赶来开门。



    王玉婷感到失望,如果屋里没人她或许还会被带去别的地方。汉尼拔承诺的为她安排的住所竟然就是安娜特在新迦太基的住宅,她当时顿时升起股被欺骗的怒气。可随后汉尼拔解释说,安娜特的寓所是全城最平静的地方,因为没有人胆敢打扰汉诺议长的女儿,她与安娜特同住能最安全地避开议员们的“骚扰”。



    王玉婷承认汉诺施加于他的“手下们”的权威,但她最担心的是应该怎样面对安娜特,是她盗走了安娜特的密使信物,小偷应该怎样面对失主呢?作为元老院委派的真正密使,王玉婷明白自己的冒牌身份能否被揭穿,关键在于安娜特的态度,安娜特如果承认她的身份,那么即使没有汉尼拔或吉斯科的帮忙,她的命也能保住了。



    仆人打开门,与敲门的士兵交谈几句,他看了眼卫兵中间的王玉婷,点头允许她与她的父亲进屋。



    院子的布置一点没变,王玉婷边走边看着左侧的围墙,那天清晨她就是从那里翻出去,开始了轰轰烈烈,连她自己也惊奇不已的冒险之旅。仆人带领他们走向会客厅,已有侍女通报了主人安娜特,可能现在议长的女儿已经在里边等着他们了。



    会客厅里的柔软坐榻上坐着位美貌的年轻女子,她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走进大厅的父女俩。“你们总算回来了。”她的语气平缓而亲切,像是见到了离家许久的亲人。之后的她没有再说其它话,只是默默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王重阳的手肘轻碰了下王玉婷的手臂,王玉婷会意了,从背包里取出只木盒,把它交给了安娜特。



    “这是你的东西,现在我们把它还给你。至于你丢失的珠宝,以后我们有了钱一定会陪。给你添麻烦了。”王重阳代替不愿说话的女儿向安娜特道歉。



    涂着红指甲的纤细手指打开木盒,盒子里放着一叠文书以及一枚金光闪闪的戒指。安娜特从里边抽出张写满文字的纸草,“你们知道这上边写的什么吗?”她将写满文字的那面展现在父女俩面前。



    王玉婷与王重阳不识字,自然无法回答。安娜特接过他们的沉默,继续说,“这是委任书。上边写着,委任我为元老议会的代表。”她看向王玉婷,“你的胆子真是超乎想象,如果有人见到这张委任书,你以为你的头还会安稳地放在脖上吗?我花费了多少力气才说服议员们允许一个女人为他们办事,你知道吗?”



    王重阳再次碰了碰王玉婷的手臂。王玉婷经受不住催促,终于向安娜特低下了头,“对不起……请你,请你原谅……”



    她的话被纸片撕裂的噪音打断了。委任书在安娜特细长的手指间变成了两半,然后碎成四块、八块……直到成了无法拼接的碎片。



    “局势已经搅成这样,现在才开始追究你的罪行有什么意义呢?”安娜特倾覆手掌,掌心的碎片立刻飘洒下去。



    能够揭发假特使的委任书就这样轻飘飘地消失了,让房间里的另两位没能及时反应过来。



    “谢谢你!今天的恩情我们父女会永远记住的!”率先理解的王重阳急忙向安娜特道谢。安娜特撕毁委任书就表示她不会揭发被王玉婷冒充的使者身份了。



    “请不要向我表示感谢。原谅你们也是汉尼拔将军的意思,我只是做人情。我想与你的女儿单独谈谈,王先生你能准许吗?”



    “没问题。我这个任性的女儿也需要与你多沟通。”王重阳立刻起身离开了会客厅。



    王玉婷看着眼前的女人,目光凝视,没有丝毫转移。越是深陷,她越是感到自己身边没有一个不是使阴谋的卑鄙家伙,眼前这个女人也一样,不知道她提议密谈,又会向自己提出什么秘密要求。



    “你一定充满疑惑,我为什么愿意爽快地原谅你?”安娜特一语说中了王玉婷此时心中的疑虑,“而且我还知道你目前最大的苦恼是什么。如果我猜测没错,你一定为要怎么选择阵营烦恼吧?汉尼拔,还是吉斯科?”



    “你认为我应该选哪一方?”王玉婷突然想听听这位议长女儿的意见。不管她的看法偏向哪一边,都可以作为参考。



    安娜特几乎没有思考,像回答一道简单不过的问题般迅速给出答案。“我认为你在选择阵营前,应首先找到盟友。没有可靠的盟友,无论加入哪一方,最终只会得到被抛弃,没有依靠的可悲命运。特别是当实力弱小的时候,被出卖也就意味死亡。”



    “可是谁才是我的盟友?”王玉婷迷惑地问。混乱的局势中谁才是与她乘坐同一条船的人呢?



    美丽的议长女儿严肃地看着王玉婷,露不出一点儿笑容。“看来你不仅需要盟友,还需要一位能为你指明局势动向的向导。”安娜特顿了顿话语,然后接着说,“如果你需要,我会做这个向导。如果你有前途,我将成为你的盟友。”



    “你?”王玉婷长长地发问,这声长音绝没有鄙视之意,而是充满了如天方夜谭般的惊奇。“你会做我的盟友?为什么呢?”



    “有共同利益就是盟友。”



    “我与你有共同利益?”王玉婷活像听见了本世纪最幽默的笑话,笑了起来。一位议长的女儿居然与她这个盗窃犯有共同利益!



    “当然。”安娜特肯定了之前的话,“我们是同样的女人——为了抓住权力的女人。”



    “你说我想要得到权力?”王玉婷笑得更加灿烂,“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这个国家的权力,你猜错了。”



    “是的,你没想过,但也不用想了,因为你已经没有选择。如果不能抓住权力,等着你的只有死亡,汉尼拔不能救你,吉斯科也一样,只有权力才能救你。你只能自己救自己。”



    王玉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安娜特说得没错,谁也不能指望。其实她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因此才会痛苦地犹豫,元老议会与巴尔西德党都不值得依靠。“你可靠吗?”她很快发觉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你有多少前途,我就有多可靠。我需要的是能促进事业的同盟,不是拖后腿的累赘。如果你没有前途了,我就会毫不留情地把你踢开,你必须明白这点。”安娜特直白地说。



    “我当然明白!”王玉婷考虑了一会儿,直白的回答至少让她感到不那么虚假,她伸出右手,“那么,我们合作愉快了。”



    安娜特不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迟疑了会儿,最终学着王玉婷的模样,同样把右手伸了出去。两个女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我有个问题。”王玉婷向盟友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我们应该站在哪边才对?”这个困扰她许久的疑问终于可以得到解答了。



    “哪一边都不对。”安娜特挂上耳旁的几缕发丝,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男人们的权力斗争我们暂时还是别插手比较好。现在力量弱小的我们应该等待时机,等到其中一方实力被削弱后,失败方会为我们让出空间的。”



    “坐收渔人之利吗?确实好。不过如果吉斯科要我作伪证怎么办?我会被卷进去的!”王玉婷担心地发问。以她现在的力量实在找不出阻挡吉斯科的方法。



    “请放心。只要汉尼拔没有拿出那封密信逼迫吉斯科和议员们,他们也不会抖出你假特使的身份来证明那封信是假的。即使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也会为你抵挡,我父亲的威信在迦太基不容质疑。不过这段时间我们也不能闲着,还有重要的事需要我们去完成。”安娜特从木盒里再次抽出一张记满黑色文字的文书。



    “什么事?”王玉婷看着那份文件,猜测着它的用途。



    安娜特白净的手指抚上那些墨迹,然后在上面弹了一下,轻声说:“我来教你写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松原时尚  阜新地图  娄底资讯  赤峰新闻  嘉峪关旅游  汕尾论坛  大庆论坛  许昌学习  泸州学校  郑州地图  黔南地图  眉山旅游  林芝地图  阿拉尔地图  深圳学习  六安论坛  伊犁学校  安阳资讯  乌海旅游  郑州地图  海西论坛  酒泉论坛  宜昌地图  十堰论坛  郑州旅游  嘉峪关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辽阳旅游  咸阳论坛  恩施学校  宜昌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阿拉尔地图  淮北地图  泰州地图  徐州旅游  桂林学校  金昌论坛  临汾新闻  临汾新闻  贵港资讯  海西论坛  十堰论坛  衡水新闻  郑州旅游  商洛论坛  德宏时尚  铜川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思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