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十九节 巴尔西德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是巴尔西德党?”



    隔着向上升腾的水蒸气,王玉婷问向浴池中泡澡的安娜特。她坐在池边,双脚浸于热水中,手指沾上水,写下了“巴尔西德”的迦太基文写法。



    这几天除了跟着安娜特学习文字,也透过她了解到了目前迦太基存在的各种政治势力,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其中巴尔西德党最能引起她的兴趣。不仅因为巴尔西德党是仅次于元老贵族派的第二大政治集团,更因为它的大名时常进入王玉婷的耳朵,而且与她的前途、命运,甚至生命息息相关。



    水蒸气湿润了安娜特的脸庞,使这位妙龄女郎细致的皮肤里泛出红晕。“你认为巴尔西德党是什么?”她反问王玉婷,就像老师解释问题前总要了解学生的想法。



    王玉婷想了想,脑中闪过几名她所认识的巴尔西德党人的形象。第一个是傲慢的马戈,她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还有在卡彼坦尼亚遇见的哈斯德鲁巴,以及他身边的军官们;最重要的人物是汉尼拔,他是巴尔西德党的核心人物。这些人有着一个共同特征,他们都是军人。于是,王玉婷大胆猜测,“巴尔西德党是军队的政治组织吗?因为掌握了军队,所以才这么嚣张地敢与议会对抗?”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安娜特隔着水雾说,模糊的脸庞似乎露出笑容。



    “不是这样吗?”



    “当然没这样简单。你一定没见过非军人的巴尔西德党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议会里也有巴尔西德党人,就像议会在军队中有吉斯科一样的道理,双方相互渗透,因此才能维持表面上的和平。”



    王玉婷滑下浴池,向安娜特靠近,她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我应该怎样向你描述呢?”安娜特深吸口气,“可以这样说,对于元老议会,他们是妄想夺取政权的疯子;对于新兴富豪们,他们是开拓新市场的劈斩荆棘的利剑;对于普通人民,他们就是能寄托所剩无几的爱国热情的代言人。”



    “那么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与议会对抗?”王玉婷的迷惑又加深了。



    安娜特皱了皱眉头,似乎遇上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无法以三言两语说清。她尽可能简洁地向提问者表述,“巴尔西德党的成员多为不满国家现状,平民出身,靠自己实力登上高位,或是出身世家,但却具有有别传统的新思想的人。他们提出改革政府,打击,恢复中断以久的民主传统。他们大胆接受外国文化,批评迦太基人性格中的丑恶面,重视军队的建设,鼓励年轻人放下钱袋,到军队中历练。”



    “这些全是好事,议会为什么不接受他们?”王玉婷的疑问更加复杂化了。



    安娜特深锁的眉头不仅没有舒展,反而纠结得更紧,“如果议会接受他们,那么议员一定全疯了。”她的回答更加使人困惑。“迦太基是个奇怪的国家。她的法律是民主的,统治却是的,一朝选为议员,终生可以做议员。巴尔西德党想要恢复民主,议员的席位就不能长坐了,谁愿意放下本可以享用终生的权力呢?打击更是一件遭到议员们痛恨的事,这简直是断了他们暴富的财路。而巴尔西德党人重视与军队的联系,已成了议会对他们提防和恐惧的首要理由。两条不同路上的人相互猜忌,已经形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浴室到的雾气越来越浓,它们似乎进入王玉婷的脑子,使她在迷糊中快辩不清方向了。仅是巴尔西德党与议会的关系就足以令她研究上很长段时间。“不过有件事我仍然不太明白。”她靠在安娜特身边,趴着光滑的池沿发问,“既然巴尔西德党掌握着军队,为什么不以武力推翻议会呢?”



    悦耳的笑声突然充满了整个浴室,安娜特笑了起来,“你的想法太天真了,或许在战争中与明处的敌人战斗,我比不上你;但与暗处的敌人较量,你的水平跟你的外貌与年龄很相称。议会在军队中的代表不仅仅只有吉斯科,只要有这些人在,巴尔西德党想利用军队获取政权就不可能。同理,议会如果想要废黜某位巴尔西德党的将军,支持巴尔西德党的议员就会投反对票。不过这些只是和平时期的微妙平衡,假如一旦发生重大事件,这种平衡将会立刻被破坏,恐怕迦太基会陷入动荡。”



    “哎!政治真是复杂。”王玉婷叹出口气,想把自己没入水中,却又突然因想起自己并不擅长潜水而立及打消了念头。“但是,你不认为太平静了吗?从卡彼坦尼亚回到新迦太基已经好几天了,汉尼拔与吉斯科却没有任何行动,他们不是要大斗一场吗?”



    前两天,为庆祝卡彼坦尼亚战争的胜利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小型宴会,王玉婷受到了邀请。宴会中,她见到汉尼拔与吉斯科站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像是感情深厚的好友,没人能看出他们之间的不和,那怕是头发丝般细小的间隙也察觉不到。



    安娜特对她的看法不以为然,“我从没有平静的感觉。汉尼拔是个很能沉住气的家伙,可一旦出手,没有人比他更迅速。他一定会对付吉斯科,等待是为了掌握更好的时机。不过,他要的是怎样的时机呢?我试图看穿他的计划,却总遇上想不透的疑问。”



    “什么疑问?”王玉婷睁大了眼睛。



    “我在想,如果汉尼拔以叛国罪指挥吉斯科及议员们,迦太基的政局必定引发剧烈震荡,巴尔西德党与议会的平衡必将被破坏,权力的分配也会重组。他不可能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他一定是故意这样做的。可是以目前的形势分析,即使权力重新划分,汉尼拔和他的巴尔西德党也得不到优势,相反会冒上极大的风险,他没理由冒险的。”



    “政治真是复杂啊!”王玉婷第二遍发出感叹。斜视已经再次陷入自己设下的疑问中的安娜特。



    浴室的门被打开了,走进几名侍女,她们捧着浴巾、香油和色泽鲜艳的衣裙在浴池旁站成一排。



    “小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领头的年长女人恭敬地对浴池中泡澡的安娜特说话。



    “好。我们该出去了。”安娜特向王玉婷提意。王玉婷点点头,两个女人踏着水中的阶梯,在侍女们的服侍下走出了浴池。侍女们立刻围住她们,为她们擦干身体,抹上香油。



    趁着为小姐们穿衣的时机,那位年长的侍女向安娜特禀报,“安娜特小姐,刚才卡兰巴尔议员的夫人派信使转告,请您过去吃点心,与她聊聊,您要去吗?”



    安娜特明白与夫人闲聊意味着什么,这不过是个掩饰的借口,真实的目的其实是与议员们讨论“大事”。现在议员请她过去一定是为了那封密信的事。“你这样告诉信使,就说我被一位不友好的邻居缠住了,现在不方便拜访,不过改天一定造访。”



    侍女应声,立刻出去按主人的意思回信了。



    “不友好的邻居?”王玉婷不明白安娜特这段话的含意,不过她知道里边有拒绝的意思。



    “议员们会明白的。他们会认为我被汉尼拔的密探盯上了,现在不方便与他们联络,他们会谅解的。”安娜特解释说,并露出了笑意。



    王玉婷看着她的笑容也跟着笑了。与安娜特相互了解的这几天,她知道了虽然安娜特是汉诺议长的女儿,却不属于议会这边,她早把她父亲的同僚们出卖了,安娜特已经向她承认,密信的消息最初是她走漏给了汉尼拔,可她也不是巴尔西德党的人。她没有阵营,她属于自己这边,只是一个想从两大派系的争斗中谋利的人。



    而王玉婷自己不也曾想双方讨好,努力生存下去吗?她发觉自己与这个女人之间起来越有共通之处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盟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西安娱乐  郑州地图  潜江地图  金昌论坛  临汾新闻  辽源地图  盘锦学习  长沙娱乐  连云港旅游  黔南地图  那曲地图  三明时尚  乌海旅游  安阳旅游  徐州旅游  阜新地图  桂林学校  金昌论坛  廊坊时尚  郑州旅游  松原地图  三明时尚  临沂资讯  那曲地图  诸城旅游  酒泉论坛  泸州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深圳学习  四平时尚  盘锦学习  辽源地图  北海资讯  眉山旅游  西安新闻  济宁新闻  宜昌地图  思茅新闻  林芝地图  大丰地图  衡水新闻  大庆论坛  松原地图  临沧新闻  沧州学校  许昌学习  汕尾论坛  中山时尚  七台河时尚  伊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