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六十节 等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安娜特婉拒议员们的邀请时,吉斯科已经来到老议员卡兰巴尔位于市集背后的朴素宅院里,他是最后一位到达的宾客。当他踏进议员家狭窄的会客厅时,所有的客人,连同主人卡兰巴尔议员全站立起来,仿佛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欢迎回来,睿智的吉斯科之子。”卡兰巴尔议员扯着衰老的沙哑嗓音,代表全体集会参与者向刚进屋的年轻人问好。



    哈斯德鲁巴·吉斯科礼节性地对老者行礼。卡兰巴尔议员与他去逝的父亲曾是亲密同盟者,而在座的每位老议员与他的父亲都有着不可离间的友谊。虽然他们手中的权力已不如从前,被议会的新生代排挤到伊比利亚做巡视员,但他们势力仍不可小视,他们的儿子已经继承他们,担任了重要职务。吉斯科非常尊敬他们,他本人并不想做一辈子军人,将来想要进入104人议会,必须依靠这群父亲的朋友们推荐才行。



    “我有多久没见到诸位尊敬的议员了呢?比起上次见面时,你们脸上透出的智慧之光更加慑人心魄了。”吉斯科优雅地微笑点头,他谦逊地往里走。



    “是啊!可是皱纹也增加了。”议员们笑起来,可这声浅浅的笑不但没有缓和室内的紧张气氛,反而随着它的迅速终止而使人感到无形的压抑感。



    吉斯科坐在屋内另一位年轻人身旁,这个人与他年纪相仿。一位三十多岁的军官,与吉斯科相比他的容貌只能算平凡,甚至有些丑陋,削尖的鼻子两侧,一双眼睛像狡猾的狐狸般乱转着,不知打着什么鬼主意,他就是新迦太基的城防军指挥官马戈。吉斯科瞥了这位同僚一眼,虽然他看不起马戈,但两人目光交汇时依然相互微笑。



    卡兰巴尔议员拖着吃力的气息,轻声问:“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是的。除了安娜特小姐,她似乎已被汉尼拔的密探监视了,不方便与我们会面。”胡须花白的安提贝尔议员回答说。



    老议员叹了口气,“现在情况特殊,决不能被汉尼拔抓到任何把柄,我们必须谨慎。”



    议员们立即向最德高望众的老者表示他们的赞同。



    “对不起,我必须向各位道歉。由于我的失误不仅没能完成这次伟大的计划,还使得各位身处危机中,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吉斯科低下头,在前辈们面前驯服像个乖巧的孩子。



    “吉斯科,你不用自责。那个女孩会送错信,谁也想不到。你果断地杀死知道我们计划的那些野蛮人,没有使危机扩大,我们应该感谢你才对。”安提贝尔议员安慰吉斯科说。不过他的眉头间也隐藏着不少疑惑,“但是使人无法理解的是,那个女孩是什么人?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密使呢?”



    议员们讨论开来,他们也有同样的迷惑。马戈指挥官看了一眼身旁的吉斯科,他们中只有吉斯科见过那位女密使,于是等着他的说法。



    “诸位议员,请您们听我说。”吉斯科站起身,走向屋子中央。所有目光也随着他的动作汇聚到他的身上,“那个女孩根本不是元老议会的特使,她至始至终是个冒牌货,欺骗了我们。安娜特小姐才是真正的特使,我们必须明白并坚信这一事实。”



    吉斯科揭开了秘密,在议员之间引起了一股小小的轰动。“所以我们用不着慌张。”他继续说,“诸位只需要记住一点就能渡过危机。如果汉尼拔以那封信为证据控告我们叛国,我们就揭发特使的冒牌身份,并咬定是汉尼拔的阴谋。我们应当抢先向104人议会提交弹劾汉尼拔的议案,理由是阴谋诬陷神圣不可侵犯的议员。就这样简单,就算不能让汉尼拔下台,这件事也将不了了之。”



    “假如汉尼拔并没有打算以叛国罪指控我们呢?”马戈指挥官提出疑问。屋子里的讨论者中他是唯一不用着急的人,落入汉尼拔手中的密信上并没有他的签名,可他却第一个提出问题。



    “那就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卡兰巴尔议员笑了,裂开的嘴里露着所剩无几的牙齿,“我们还有把柄在汉尼拔手中吗?没有了。”



    “没错。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等待,等着看汉尼拔是怎样自己跳进为我们挖掘的坟墓里的,他费尽心思弄到的把柄将成为伤害他自己毒药。尊敬的安提贝尔议员,请你用漂亮的文字书写弹劾汉尼拔的檄文吧!”吉斯科似乎已经有些迫不急待了,他不仅已没了担心,反而更加希望汉尼拔赶快控告他。



    议员们也不再焦虑,问题不仅得到解决,而且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悬吊的心已经放下大半了。会议气氛渐渐转向随和融洽。



    “愚蠢!你们能想到的,汉尼拔就想不到么?”马戈指挥官低声随口嘀咕。



    集会的参与者们很快散去,长时间停留只会引起密探的注意。他们以尽可能不引人注目的方式悄悄离开了老议员的家。



    城防军指挥官与他的同盟者们告别后,独自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他走向距离卡兰巴尔议员家最近的城防军哨岗,如同往常一样突击抽查士兵们的巡逻情况。可这次他没有到达目的地,而是转弯拐进一条小巷,改道向着巴尔卡家族的宅院前进。



    马戈指挥官大步迈进巴尔卡家的大门。他并不是汉尼拔的部下,而是直属于议会的军官,因此踏进这扇大门的机会并不多。不过当汉尼拔捉住了他的信使后,这种情况就改观了。那一晚,马戈连夜会见了汉尼拔,当即表明与议会划清界线,并发誓效忠汉尼拔以及巴尔西德党。突然的改变只是为了能在接下来的权力争夺中活得更好。议员们与吉斯科的疯狂计划在丢失了那封联名信时,已注定失败了,幸好他为自己留下后路,没有在信上签下名字。



    想到这些时,脚步已停在了一扇紧闭的木门前。马戈整理几下衣襟,等待卫兵为他通报。



    门打开了,他得到主人的允许走了进去。这间屋子是汉尼拔与属下军官们商议军务的地方,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会议召开,如果汉尼拔仍在里面,那么他就一定是与心腹们密谈。



    汉尼拔站在屋子中央平铺地面的地图旁,他默默注视着地图上各种标记,任凭身后的哈斯德鲁巴冲着他着急地大叫。



    哈斯德鲁巴手里握着的正是议员们遗失的署名信,手指快要把它掐破了。哈斯德鲁巴激动地重复着同一件事,“哥哥,下命令吧!立刻逮捕他们。如果你犹豫,他们就会有时间再次策划出阴险的诡计了!”



    “哈斯德鲁巴,请冷静。汉尼拔将军有自己的打算。”骑兵统领马哈巴尔无用地劝说着。



    马戈指挥官这时咳嗽一声,立刻进入房间。“将军,哈斯德鲁巴说得没有,吉斯科已经煽动议员准备弹劾您。我刚参与了他们的密谋会议,立刻赶来通知您。”



    马戈的话使得哈斯德鲁巴与马哈巴尔非常吃惊。哈斯德鲁巴更坚定了继续劝说汉尼拔立即采取行动的决心。



    “什么理由?”汉尼拔依旧注视着地图,语气中使人感到他对这条关系自己命运的消息漠不关心。



    “是。”马戈向汉尼拔行礼,“他们会指控您阴谋陷害议员。如果您指控他们叛国,并以署名信为证据,他们就会揭发女特使的真实身份,把这一切归咎于您的策划。”马戈看着依然没什么怀情绪波动的汉尼拔,可他没得到回答。于是他又一次大胆开了口,“请问,您有对策吗?那名女孩真的是假特使?还是,您仍准备冒险提出控诉?”



    屋子里的三名军官同时注视着他们的将军。汉尼拔重新摆放了几个小模型在地图上的位置,这才起身把目光移向他们。“特使的身份是真是假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根本没有影响。主动权仍在我们手中,议员们谁也不会愿意主动公开能证明他们罪恶的那封信的存在,自然也不会主动揭发假特使的身份了。就让我们再等等吧!”



    “还要等?哥哥,他们已经开始算计我们了!把他们抓起来,先惩罚,然后再向议会解释。”哈斯德鲁巴急迫地喊叫起来。



    “将军,您在等什么?”马哈巴尔虽然不明白汉尼拔话中的意图,但他知道汉尼拔的每一个决定都有着深远的用意。



    汉尼拔的目光重新回到地图上,沿着迦太基与努米底亚漫长的海岸线移动。“我在等一个人。只有他到了伊比利亚,我们才可以行动。”



    说着,他踏上地图,脚步停留在了努米底亚广阔的版图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连云港旅游  天门时尚  襄樊旅游  思茅新闻  吴忠旅游  淮安新闻  郑州旅游  钦州学习  西安娱乐  黄冈旅游  抚顺学习  盘锦学习  铜川学习  金华娱乐  徐州旅游  三亚论坛  许昌学习  湘西旅游  临夏新闻  铜川学习  泰州地图  烟台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思茅新闻  商洛学习  沧州学校  廊坊时尚  安阳资讯  徐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临汾新闻  黔南地图  黄冈旅游  那曲地图  襄樊学校  泰州地图  大庆论坛  潍坊资讯  徐州旅游  徐州旅游  廊坊时尚  海口新闻  三亚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南通时尚  宜昌地图  大丰地图  南通时尚  海口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