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六十二节 团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跳板搭上码头,将船与地面连接起来的那一刻,守候岸边的人群开始不自觉地向前涌动,原本已经鼎沸的人声更加喧闹了,有人呼唤他人的名字,期盼着彼端的回音。王玉婷也混迹于人群中,她伸长脖子,透过人头间的间隙努力把目光推向远方。经过焦急等待,从乌提卡出发的船队终于抵达了新迦太基港,总算能与思念的亲人和朋友见面了。



    甲板上出现了成群人影,他们或结伴,或孤单地踏上跳板,缓缓走下轻晃的船体。他们的目光更多集中在岸上的密集人群里,听见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立刻挥舞着手臂,雀跃地奔跑向声音传出的地方。



    拥挤的人群里人们相互推挤,让王玉婷没法站稳双脚,她感到自己淹没在了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只能随着波浪东摇西荡。



    “看到了!在那里!”王重阳高抬臂膀,指着远处停靠的大船。



    听见他的喊声,王玉婷立刻蹦跳起来,可四周全是比她高大得多的人,蹦跳也帮不了她。“桑德拉!桑德拉!我们在这儿!”就算什么也看不见,她依然蹦跳着并挥动手臂,希望对方即使看不见人,总能听见声音吧!



    两个女人缓缓下了船,她们茫然地四处张望,在无数面孔中寻找什么。



    王玉婷、王重阳和陈志往前艰难地前进,每个人都想去到前边,因此每前进一步都是相当困难的事。



    终于拨开挡路的最后一人,王玉婷看见了久违的桑德拉,她依然穿着粗糙的布裙,由于连日旅途劳累,使她更显憔悴、苍老了。她的身旁紧跟着位十五、六岁的女孩,即使是未上妆的素面,看上去也非常漂亮。



    “看见他们了,桑德拉和海伦娜!”她立刻向着身后的两名男人大叫,更加卖力地挥手。可桑德位似乎没有看见他,反而跑向了相反的方向。王玉婷着急地大喊起来,她企图冲上去阻止桑德拉的错误,可是自己却被父亲阻止了,王重阳拉住了她,使她看见了接下来的情景。



    桑德拉奔向她的丈夫,包袱从手臂上滑落,在女主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掉落地面,她与她的丈夫紧紧相拥。



    王玉婷感谢父亲的阻止,夫妻俩的团聚他们怎么能插进去呢?



    陈志来到海伦娜身旁,两人相互凝望,依旧是不言不语。尽管此时陈志已经能与她交谈,可突然的会面竟使他一时想不出该说的话,甚至连问候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唇能做出的动作也只剩下微笑了。



    海伦娜明显对陈志的微笑感不到不好意思,她腼腆地低下头,微卷的黑发垂下,挡住了部分面容。虽然只能见到侧脸,可那发梢下的与陈志同样的害羞笑容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



    赶到为家属们指定的扎营地,并扎好帐篷后,已是星斗满天的夜晚了。



    “干杯!”



    帐篷里传来女孩快乐的叫喊。里边点亮的灯火在帐篷上投下了一个个围坐的黑色人影,他们高举酒杯,欢乐地畅饮。



    “谢谢各位的帮忙,我们才能这么快安顿下来。”桑德拉的丈夫向三位客人表示谢意。他的小家庭人数少,却最快搭好帐篷,整理行李的速度也赶在了前面。



    “而且玉婷小姐买了好酒。还有银制餐具,我还是第一次用上银制餐具呢!”桑德拉泛着笑意的目光中升起了一层水花。



    “你们太客气了,这是应该的。”王重阳客气地向两位主人回礼,“我们做人向来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你说对吗?”他把话题交给了只顾喝酒的王玉婷。



    纯天然的葡萄酒喝习惯了也不是那么难喝,王玉婷因此多贪了两杯。听见王重阳的话,她抬起微红的面颊立刻接话说:“尽管用!现在我有钱了!银制餐具算什么?我将来用一套,扔一套!”她大声地叫喊,类似酒后的豪言壮语。



    这套银制餐具事实上是她向安娜特借来的,以她现在的财产想购置一整套银餐具仍不那么轻松。安娜特虽然称自己看穿了汉尼拔的计谋,但具体细节依然模糊,这些日子把大部分精力用在了进一步琢磨汉尼拔的下一步行动上,根本没时间理会王玉婷。王玉婷也不愿打扰,于是自作主张去了趟厨房,威胁肥胖的厨娘,把银色餐具强行借走了。



    “对了桑德拉,我离开迦太基的时候不是给了钱吗?虽然没多少,但做新衣服足够了。为什么你仍穿着旧衣服,不去做新的?”王玉婷想起了整理衣服时,桑德位的衣服依旧是那几件难看的旧货。



    提到这件事,桑德拉露出了几分愧色,“小姐,不是我没有善用你给的馈赠,而是那笔钱付了到伊比利亚的路费后已经没剩多少了。”



    “什么路费?你们还需要付路费吗?天啊!迦太基政府未免太小气了!”王玉婷又一次大呼小叫起来,再次饮下一杯。



    “对不起,我们出去走走。”总是沉默着的陈志突然开了口。他站起来,拉着海伦娜的手出去了。



    王玉婷藐视地哼出一声。“约会就约会吧,还说什么‘出去走走’!陈志,没想到你也有虚伪的时候!”



    “这个应该谈不上‘虚伪’吧?”王重阳随口说道。



    桑德拉担心了,“小姐是不是喝多了?”



    “不用管她。十五岁的时候她已经号称‘千杯不倒’,只是喝了酒爱说大话而已。”



    帐篷里的声音渐渐变得遥远,逐渐听不见了,不过别的帐篷里团聚时的笑声依然会若即若离地传来。经过每顶亮着灯的帐篷时,总能听见里边的细碎蜜语,就算在熄灭了亮光的帐篷里也同样能感觉到温情的流露。



    陈志静静地往前走,每隔几步就会回头看看海伦娜有没有跟随上。如果她落后了,他会停下,然后继续走。



    “你要去哪儿?”海伦娜停下无休止的跟随,温柔地问,“说句话吧!”



    她的声音使陈志停下了。不过他没有回头,如同木头般沉默了许久后才有了动作,他的手伸进怀里,摸出一只金色发夹。“送给你。”把它递给了海伦娜。



    少女捧着带余温的发夹,很快把它握进了掌心。“你能说话了,真好。”



    “是的。”陈志垂下头,他的话一向很少,面对海伦娜更是如此。



    沉默又一次在两人间蔓延开了。



    “今晚……今晚你会留下来过夜吗?”草丛里蟋蟀的鸣叫也比她的音量大。



    陈志忽然有些手足无措了。尴尬地吱唔几声后,背过身去。“不了,我回军营。”他没能看见海伦娜此时的神情,她的脸上呈现着微妙的变化,有点失望,又有点侥幸。“把你叫出来只是想送你发夹。没有,没有别的意思了。我回去了。”比起出来时慢腾腾的步伐,陈志离开的速度快了许多,更像是在逃离。



    当他回到桑德拉的帐篷里时,微醉的王玉婷已经准备回去了。泛出红晕的脸与羞涩的色彩完全不同,透着酒精作用下的大胆和狂妄。王重阳想要送她回去,不过被拒绝了。她提着餐具箱,挥手说再见,然后独自回城。



    安娜特屋里的灯依然亮着,王玉婷只是看了一眼,房门紧闭,里边的人仍沉浸于思考中。



    “人都到哪儿去?给我出来,我要洗澡!”她大呼小叫着。侍女们听见她的声音,立刻战战兢兢地从各自房中跑了出来,她们接过王玉婷手里的箱子,为她准备洗澡水。



    屋子的女主人似乎也被她的喊叫惊扰到了,安娜特紧闭的房门被打开,议长之女出现在了门口。“回来了吗?请进来吧!洗澡前我有话告诉你。”安娜特对王玉说。



    王玉婷踏进卧房,等待着安娜特想说的话。她猜想,她的同盟一定是想到了什么重要计策,要与她同共商议。



    “玩得愉快吗?”安娜特问。不等到王玉婷回答,她接着说,“尽情地玩吧!今后我们将会很忙。”



    “难道汉尼拔决定开始行动了吗?”安娜特话里的含意王玉婷已经猜出,沉寂很长时间后,她们崛起的时机终于到了。



    安娜特肯定地回答:“是的。马西尼萨已经与汉尼拔见面了,所有的一切已在巴尔西德党的控制之下。应该就在这几天,说不定就是明天。”



    “那么谁会是第一个倒霉蛋呢?”



    “你猜猜看吧!”



    王玉婷想了想,“如果由我决断,第一个被铲除将是掌握兵权的吉斯科。”



    安娜特点点头,“我的想法跟你一样。吉斯科是议员们的武器。首先折断对方武器,然后一刀斩首,第二个目标就是领头的卡兰巴尔议员。汉尼拔一定会这样做。”



    “可是他将怎样具体实施呢?汉尼拔不怕议员们反告他诬陷吗?”王玉婷有点担心,不过不是为了汉尼拔,而是为她自己。如果议员们狗急跳墙,揭发她的身份,她就危险了。



    安娜特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担心,她似乎对汉尼拔充满了信心。“放心,没有万全的准备他不会动手的。你就睁大眼睛,仔细看着汉尼拔会使用怎样的手段好了,以后我们可能会与他敌对,这是个学习的好机会。”



    “当然,我一定看清楚。”王玉婷托着下巴,上仰的目光盯着天花板上绘制的蓝色海豚出神,没人知道她的心里又在想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赤峰新闻  中卫资讯  中卫资讯  嘉峪关旅游  大庆论坛  大庆论坛  临夏新闻  眉山旅游  金华娱乐  西安娱乐  襄樊学校  那曲地图  铜川学习  合肥学习  伊犁学校  重庆学校  衡水新闻  黔南地图  湖州旅游  济宁新闻  白山新闻  林芝地图  喀什资讯  天门时尚  烟台论坛  深圳学习  泸州学校  黑河地图  海口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重庆学校  抚顺学习  阜新地图  湘潭学习  四平时尚  临汾新闻  迪庆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许昌学习  黔南地图  泸州学校  钦州旅游  三亚论坛  淮安新闻  廊坊时尚  安阳旅游  安阳旅游  贵港资讯  大丰地图  阿拉尔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