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六十五节 夜宴 不请自来

第六十五节 夜宴 不请自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没有收到来自巴尔卡家的邀请函,可她依然换上了漂亮的裙衫,这套正装是安娜特为了今晚的宴会特地请城里最有名的裁缝赶制的。深红色的布料本就价格不菲,裙身上的装饰图案更是以数百颗小珍珠镶嵌而成。王玉婷不是没见过珍珠,可是看见这么多小颗粒组成的图案却是第一次,手不由自主地摸了一把。从头到脚的首饰也由安娜特提供,脚链、手镯、项链、头饰无不金光闪闪,与红色长裙很搭配。



    安娜特选择了紫色套装,头戴贵族女性的冠帽,没有太多珠宝首饰修饰,却显尽了议长家女继承人的高贵与傲气。



    “准备好了吗?”



    “没问题了。”



    王玉婷兴高采烈地回答安娜特的问话。她的确有些兴奋,上一次的庆祝会虽然规模不大,却也让她尝到了不少美食。而这次宴会可是特地为吉斯科送行而举办的,伊比利亚的达官贵人均会出席。她的任务也不仅是品尝美食这样简单,安娜特将会适时把她介绍给一些名流认识,为将来的发展储备人际关系,这也是王玉婷没有收到请柬,安娜特仍然坚持让她同去的原因。



    两位美丽的女士正准备离开化妆间,突然闯入的侍女却给了她们一个意外。侍女带来了一封议员们的信。安娜特读完了,却把信揉作了一团,赴宴前的喜悦因这封信的到来一扫而光。



    “愚蠢!如果不是亲身体会,就算是神亲口讲述的神谕,我也不会相信这是迦太基的议员们所作的决定。”漂亮脸蛋因突然愤怒而扭曲了。安娜特不仅感到惊诧,更隐含着对写信人的失望。



    王玉婷出于好奇,从她的手中把信拿了过来。展开羊皮纸,上边只写着一句话——“刚成年的狮王将在今晚沉睡”。虽然她识字不多,不过这样简单的句式仍能读懂,但里边的含意就弄不明白了。



    安娜特斥退侍女们,确定四周无人后才神秘地说出了含意。“他们将在宴会中刺杀汉尼拔。”



    “刺杀?他们疯了?”王玉婷惊讶地大叫,不过由于发觉这是个不能暴露的秘密,立刻又压低了声音,“他们会成功吗?”



    “对于想自杀的人,旁人有能力阻拦住他的死亡之路吗?答案是不能。当一个人向往死亡时,没人能使他活下去。”安娜特摇了摇头,接着反而笑了,仿佛发现了意外惊喜,“这样的结果也不错。议员们输得越惨对我们越有利。今晚的宴会一定非常精彩。”



    “我也这样认为。”王玉婷更加期待着晚宴了。



    因为同处于卫城中,前往巴尔卡家并不会花却太多时间,即使用步行的肩舆也不过十来分钟路程,但就算这样,安娜特与王玉婷仍然算是姗姗来迟。她们了为显示身份而故意迟到,这样的小动作会使她们成为所有宾客瞩目的焦点,尽管以她们的身份已经具有成为焦点的潜质了。



    一进门,立刻有谦卑的侍女为客人引路,她们负责将每一位贵客送至宴会大厅门口。那里有两名男性侍从服务,一名记录客人的身份和姓名,另一名则在客在进入大厅前高声喊出客人的名字,以吸引其余宾客的注意。王玉婷与安娜特分别按要求签下了姓名。



    “元老议会及104人议会首席元老汉诺之女——安娜特小姐!”



    仆人的喊声引来了客人们的目光,安娜特进入了,里边一片惊嘘,在这片远离迦太基本土的土地上竟有这样一位出身高贵的小姐。



    仆人继续高喊。“元老议会特使……”他的声音在生疏的拼写上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重头念,“元老议会特使——瓦依丁小姐!”



    “谁叫‘瓦依丁’?”王玉婷恶狠狠地瞪了侍者一眼,进入了大厅。幸好宴会厅里的惊叹让王玉婷很快忘记了不满。



    “你们快看呐!就是她,那个打败打卡彼坦尼亚野蛮人的女孩!”



    “她比我想象中的更年轻!”



    “难以想象,那位以少量兵力击败多于自己数倍敌人女性竟是这样的娇小孩子!”



    类似议论在王玉婷能听见的地方不断起伏着,她喜欢这些惊奇的称赞。当然,看不见的背后同样有人指指点点,掩着嘴讥笑。不过她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便被疑惑代替了,她惊异地发现,这里竟没有一个男人,宴会参与者全是女性。



    “为什么全是女人?”王玉婷小声地问。



    为不引起尴尬,安娜特同样小声地向她解释,“这是非常正式的宴会,男人们在另一个房间。”



    王玉婷似乎了解到了,轻轻应了一声,观察着眼前的夫人小姐们。这些官员的妻子和女儿如普通女人般搞着小聚会,三五成群地聚拢一起,她们不会谈国家大事,只是聊着别人的闲话。王玉婷把目光投向了人数最多的女人群体里,夫人们簇拥着一位女士,那位女士的位置位于正对门的上席,是主人的位置。她虽然年轻,却容貌平凡,身边不少小姐夫人比她更具姿色。



    “这位年轻的夫人就是汉尼拔的妻子伊蜜雪。她的父亲是伊比利亚一位地位非常高的酋长。”安娜特主动为王玉婷解惑。



    特殊身份使王玉婷不得不再次注视这位高贵女性。年轻的夫人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她逆着目光发现了王玉婷,立刻对着陌生女孩点头微笑。



    “夫人请我们过去。”安娜特提醒说。带上王玉婷走进了女人之间。



    王玉婷按照出发时学到的礼仪向汉尼拔的妻子行礼。她抬起头,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这个女人,对她的外貌评价依然是平凡。头发很黑却没有光泽,擦上薄薄一层脂粉的脸上可以看见淡淡的褐色斑点,尽管不丑陋,可因为她是伊比利亚最有权力者的妻子,平凡的容貌多少令人失望。



    “你就是战胜卡彼坦尼亚酋长们的女孩吗?你的声名已经传遍伊比利亚,能见到被人传颂的女英雄是一件令人荣幸的事。”伊蜜雪夫人的声音有着与她的容貌不相配的柔美,那音色比起她的外貌出众许多。



    “是的,夫人。谢谢您的赞扬。”王玉婷礼貌地回答。



    “你真是位优秀的女性。我很羡慕,假如有机会真想和你比试一下马背上的技巧。”



    “夫人也会骑马?”王玉婷惊讶地张大嘴巴。她还真担心有人向她挑战,她的马上技巧根本不堪一比,在印象中,似乎只要是会骑马的人就能战胜她。



    伊蜜雪夫人笑了。身旁有高贵的女士代替夫人回答,“伊蜜雪夫人婚前可是伊比利亚人骄傲的女战士,她与汉尼拔将军就是通过赛马会认识的。只可惜,女战士结婚后成了女性温柔体贴的表率。”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碰过武器了。”伊蜜雪与聚拢过来的客人们笑谈。“玉婷小姐有空的时候请常来找我,从你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儿时的影子。”她又将目光移向了安娜特,“还有你,亲爱的安娜特。最近怎么没来找我聊天了?你把我遗弃在了寂寞中。记得一定要常来,你的美貌和智慧是我所向往的。”



    “我会的,夫人。因为被琐事困扰而疏忽了你,我感到抱歉。“安娜特缓缓行礼,无限歉意在不经意间流露。



    “加迪斯将军哈斯德鲁巴·吉斯科之女——索福尼丝巴小姐!”



    门外侍从的又一声通报将宾客们的注意再次转向门口。雍容华贵的紫裙展现在了门外,索福尼丝巴把客人们扫视了一遍,步步逼近厅门对面的上席,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只有女性客人的大厅里异常安静,每一位女人都注视着她,她是她们的噩梦,因为她的存在使她们对丈夫和情人起了疑心。



    索福尼丝巴按礼仪向巴尔卡家的女主人行礼,可她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安娜特身上。容貌平凡的伊蜜雪从来不是她的对手,美丽与学识兼具的安娜特才是威胁她“第一美人”称号的人。她的眼角闪过一丝怒气,安娜特竟穿了条色彩、款式与她差不多的长裙。同样的眼神也落在安娜特身旁的红衣外国少女身上,那是个令她蒙受耻辱的家伙。



    “没想到有人会比我们来得更晚!”索福尼丝巴的出现令王玉婷意外,与安娜特小声开玩笑。安娜特笑了笑,两位盟友当着索福尼丝巴的面聊起了悄悄话。这让索福尼丝巴更加生气,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不怀好意的女人正在说着有关她的坏话。



    音乐响起,女士们回到属于自己的座位,晚宴开始了。艳丽的舞女们涌入大厅,随着乐曲扭动身躯,色彩鲜艳的短裙旋转着,像是盛开的花朵。



    简洁的开场舞结束后,接着仆人们盛上了令人大饱口福的各色菜品。硕大的红色陶盘上绘制着黑色花纹,里边盛放的是浇有汤汁的留着角的整只羚羊,热气从金黄的皮里冒出,带着诱人香气。紧跟后面的第二道菜以飞禽制成,如果不是留有蓝绿色的光亮羽毛作装饰,很难让人想到那竟是只孔雀。



    王玉婷品尝了用番红花制成的调味汤调味的贝类食品,又尝了几口混入兰芹的豆类,还有流着肉汁的烤刺猬、骆驼腿,这些野味在现代社会即使是有钱人也不常吃到的,她的手和嘴从上菜时起就没有停下过。侍女们不停进出,各类美味佳肴如同河水般不间断地流过人们眼前。



    雕刻花纹的银碗里盛着灰白色的粥,当它放在王玉婷面前时,王玉婷同样迫不急待地品尝了两口,口感非常奇特,不同于平日里熟悉的粮食,淡淡的咸味中带着类似贝类鲜肉的嫩滑。



    “真好吃,这是什么做的?”她忍不住询问。



    安娜特看了一眼她所中意的食物,不经意地说出一个词,“蜗牛。”这个词差点让王玉婷把先前吃下的所有美食吐了出来。



    她的食欲一下子减退了许多,脑子渐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宴会到目前为止依然平静如常,这更使她难以忘记信中所指的刺杀。那件事会在什么时候发生?无论成功与否,今晚对新迦太基城来说都将是不眠之夜。



    趁着上厕所的机会,王玉婷永不厌倦的冒险精神竟驱使着她走向男人们的宴会厅。尽管安娜特早已告诫过,不能插手,可约束对王玉婷没有效力,她怎会错过热闹呢?安娜特知道后一定会生气,但她只是去看看,有什么呢?



    远方有成群仆人端着菜肴快步行走,那里距离她的目的地一定不远了。借助夜色,她迅速接近那间敞开大门的灯火通明的大屋。



    可这时,她忽然感到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有人跟着她。她走,那人也走;她停下,那人也跟着停下。不过那是位拙劣的跟踪者,很轻易地就让人发现了。王玉婷没有露出声色,她任由对方跟着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沧州学校  七台河地图  淮北地图  钦州学习  中卫资讯  徐州旅游  海口新闻  钦州学习  郑州地图  湘西旅游  抚顺学习  张家口时尚  那曲地图  徐州旅游  抚顺学习  昭通时尚  赤峰新闻  辽源地图  西安新闻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恩施学校  潜江地图  海西论坛  吴忠旅游  辽源地图  眉山旅游  泸州学校  烟台论坛  许昌学习  宜昌地图  深圳学习  贵港资讯  金华娱乐  怒江论坛  德宏时尚  咸阳论坛  贵港资讯  伊犁学校  三亚论坛  郑州地图  黑河地图  嘉峪关旅游  林芝地图  大庆论坛  临夏新闻  阜新地图  辽阳旅游  潜江地图  昭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