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七十二节 上任的烦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萨干坦城风起云涌的局势变化已成为了伊比利亚的民众们谈论的焦点,萨干坦人的不低头态度使得战争一触即发,更使得他们受到罗马暗中支持的传闻被人们相信。迦太基人指责的对象已不仅局限于萨干坦,对宿敌罗马的不满情绪也同样日趋强烈。



    然而,迦太基与萨干坦的紧张局势到了土著部落聚集的卡彼坦尼亚已变得不算什么了。部落族民们不会为连名字也不曾听说过的地方担心,能令他们在意的或许仅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但这些事一定发生在他们身边。



    新上任的女统兵官是人们最近时常谈论的话题。当然,对卡彼坦尼亚人来说这已不是新鲜事了,女统兵官早在正式任命前就已经成为当地的风云人物,她的战绩早已被谈论过千百遍。不过现在人们议论的不再是部落战争的大事,而是有关她的小事。她与副官马戈每日总会制造话题让人们晚餐后有趣事可谈。马戈副官愤怒中喊出的那句“我从未遇见过你这样难伺候的长官”,以及女统兵官回应的“看你这样也知道没当过副官。过来,给你的长官洗脚。”成了人们的笑料。



    人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争吵,有人猜测说矛盾起源于一场意外。女统兵官刚到卡彼坦尼亚时,酋长们为庆祝她的上任举行了狩猎活动。然而一向神勇的女统兵官竟然射偏了箭矢,那只箭正好落在了马戈的附近,马戈受了惊吓,当着所有人的面指控他的长官谋杀他。虽然他只是副官,但由于出身特殊,而且前任伊比利亚最高长官也是在狩猎中遇刺身亡的,这事是可大可小,意外与蓄意只在一念间。酋长们自然希望是意外了,这件事也最终在大酋长英狄比利斯的调解下平息下来。可从此以后,他们常会为一点小事吵架,而马戈总有意地把无所谓的小事夸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们两人的恩怨越来越使外人迷惑,最后人们索性不再猜测了,他们还很年轻,人的少年时代总是冲动而鲁莽,因此可以理解。女统兵官与副官的争执也逐渐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没天理啊!”王玉婷仰天大喊一声,总算发泄了少许怨气,“我现在终于能理解元老院里的老头子为什么那样痛恨他了。他除了夸大我的毛病,还能做什么?”她向着朋友们发牢骚,刚才又与马戈大吵了一场,为的仍是不起眼的小事。



    红鼻子的大叔安巴利为女统兵官倒上一杯红色好酒,他自己已率先痛饮了大半杯,“哈米尔卡的小儿子是出了名的坏脾气,你跟他生什么气呢?来,喝酒!”



    “他故意和我作对,我会忍气吞声?”王玉婷不服气地大吼,似乎要让营房外的人也听见她的不满。接着又恢复了平时说话的声调,“从走出新迦太基的城门时起,他就和我吵。我心情好,让着他,但到了上任地总不能仍要被他骂吧?作为长官,我的威严在哪里?因此打猎的时候我故意射偏了箭,吓吓他。没想到他居想诬陷我谋杀!他以为他是谁?一个副官也值得谋杀吗?”她的声音又激动了起来。



    黑人少年加鲁听见了事件真相,只能毫无办法地摇头,“幸好没有射中,如果伤到马戈,你就闯大祸了。虽然他只是副官,可也是最高指挥官的弟弟。你呀!已经做了军官,小孩子脾气还是没改。”



    王玉婷立刻向加鲁扮了个鬼脸。



    “说得没错。如果伤到马戈,你的地位就不保了。还是忍忍吧,现在我们还没有站稳脚跟。”王重阳喝着酒,“汉尼拔……厉害着呢!他无法拒绝上面的命令,但却了解你的个性,所以为你安排了这样一位惹不起的副官,他希望你犯错。”



    王重阳的提醒令王玉婷稍稍冷静了,她想了想,有了领悟,“我就奇怪呢,为什么汉尼拔没有为难我,居然爽快地任命了?原来他想‘暗算’我。”



    “而且军官们也作了调整。吉斯科将军调走后,许多忠于他的军官跟着被调走了。现在的军官大多是巴尔西德党的人。”加鲁补充说。



    “那么我不是成了光杆司令?他们与马戈是一伙的!”王玉婷大叫起来。没想到问题比她想象中的更棘手,汉尼拔做好了两手准备,就算她没有因与马戈的矛盾而被撤职,也掌握不了太多实权。王玉婷惊讶中感受到了一股怒气,“我没有算计他,现在他竟然算计我。我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的。”



    “如果是这样,你必须学会忍耐。”安巴利说。



    王重阳突然发出嗤之以鼻的笑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他并不是针对安巴利,而是嘲笑他的女儿,“对她来说这已经不是忍耐那么简单了,是忍辱负重才对。”



    “爸爸!你认为我做不到?”王玉婷立刻反驳,“形势我是知道的,现在马戈比较强,我一定会忍耐。只要我的权力得到了巩固,今天受到的耻辱我将加倍奉还。现在首先要做的是不被马戈抓到把柄,之后我会慢慢地把实权一点一点夺回来。”



    “怎么夺回来?”王重阳疑问。



    “爸爸,你忘了我们背后有反对巴尔西德党的老头儿吗?我知道他们是利用我挽回一点败局,可我绝不会被白利用,必要时他们是张王牌。而且他们也不希望我是个空架子吧?我有实权,他们才有安全;相互利用,才能互利互惠啊!”王玉婷嬉笑地调侃。



    父女俩让屋子里的另两位客人不明白了。“你们追求的究竟是什么?”安巴利弄不明白这两个外国旅行者为什么要涉足迦太基的权力斗争,这些事就连酋长们也不愿插手。



    “为了活着回家。”王重阳的回答也十分简单,但却反而使安巴利与加鲁更加迷惑了。“如果我是你们,早就收拾好东西,趁着夜色逃走了。”安巴利咕哝着。



    王玉婷与王重阳只能一笑置之。



    “莫里怎么还没有来?那小子跑哪儿去了?”女统兵官忽然想起了久等不到的第三位客人。虽然她与莫里初识时气氛并不友好,之后也矛盾不断,但越是相处,却越感到投缘。竞争的两人竟在不知不觉间和好了。



    安巴利是最了解莫里情况的人,可他却不急于回答,喝了口酒,回味了其中滋味才说,“他恐怕来不了了。他与邻近部落的几个女人间的暧昧关系最近被揭发了,她们的丈夫和情人要求同他决斗,这件事已惊动了好几位酋长,莫里现在忙着呢!”



    “活该!”早就知道莫里这个人对女人有无可救药的爱好,刚认识时正处于战争时期,他收敛了许多,但现在和平了,可以安逸地生活了,兴趣再也压制不住。王玉婷有点幸灾乐祸地浅笑。



    “对了,你们对马戈这个人了解多少?”王玉婷突然发问。



    她的提问让安巴利与加鲁感到不知所措。他们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以及不知道她的用意是什么。



    “我只知道听来的传闻。”加鲁回答说。



    “我也是。”安巴利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没关系,全告诉我。我既然决定对付他,就必须了解他的为人,以便找到弱点。”



    加鲁与安巴利相互看了看。努米底亚青年首先回答:“我听说马戈有个特点,他十分痛恨元老院的议员……”房间里的四人靠得更紧了。他们谈论着,不时还发出笑声。其中王玉婷的笑声中更是透出了无限得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迪庆旅游  益阳资讯  七台河时尚  德宏时尚  襄樊学校  黔南地图  天门时尚  许昌学习  咸阳论坛  海口新闻  天门时尚  烟台论坛  吴忠旅游  盘锦学习  淮北地图  盘锦学习  金昌论坛  喀什资讯  深圳学习  佳木斯论坛  怒江论坛  襄樊旅游  松原时尚  西安娱乐  十堰论坛  贵港资讯  临沂资讯  西安新闻  娄底资讯  临夏新闻  阿拉尔地图  三亚论坛  许昌学习  广安学习  中山时尚  济宁新闻  安阳资讯  钦州旅游  商洛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辽阳旅游  长沙娱乐  徐州旅游  合肥学习  昭通时尚  桂林学校  大兴安岭论坛  抚顺学习  中卫资讯  赤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