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八十节 未来的敌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马使团的谈判没有进展,汉尼拔坚持认为自己没有违反协约,他有权独立处理萨干坦的种种相关事务,相反他甚至告诫罗马人,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是才违反协约的行为。谈判无法再继续了,年迈的费边感到与这位年轻的将军谈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汉尼拔早已决定战斗到底,要阻止战争,只有另想办法。因此费边元老打算离开新迦太基,去迦太基与元老议会的政客们谈谈,只有同追求利益的人坐在一起,才能讨价还价。



    费边微皱着浓眉,读着手中的著作。这里有许多希腊文的书籍,是罗马不曾见得到的,费边吩咐招待的人找来了好几大卷。他之所以会皱眉,不是因为作者的文笔不如人意,而是对引进这些著作的人发出感叹和忧虑。



    他接触过不少迦太基人,大部分是年纪与他差不多的议员,这些人固执、保守、抗拒外来事物,但自从这次出使遇上汉尼拔,印象就慢慢改变了。他是迦太基年轻一代的表率,思维活跃,稳重干练,更重要的是他积极吸收外来文化,把优秀的事物使用到能用上的地方,这些是老一辈迦太基人不具备的,仅看在他治理下,欣欣向荣的新迦太基城,就可以预见迦太基的未来。然而这一切对罗马却是不利的。



    “你们认为汉尼拔是个怎么样的人?”费边元老放下卷轴,问向同在房间里的罗马青年们。



    这群元老的儿子大多是刚成年的孩子,他们穿着镶红边的托加,跟随着长者学习处理事务、应付各国说客,为将来正式踏上仕途积累经验。费边也时常向他们提问,试探他们中谁最有潜力成为罗马的伟人。



    梅特卢斯并不是最有智慧的,却是相当活跃的一位,他具有一定号召力,随从团里的大半青年愿意跟随他的意见。“他只是个自大狂妄的家伙而已。”梅特卢斯第一个回答,“你们请看看那晚宴会的排场,还有巴尔卡家宛如宫殿的豪华宅院,那些奢侈的装饰品,他哪里有军人的传统?只不过与其余迦太基人一样,享受着腐朽、糜烂的生活。罗马不用担心这个人。你们记得那晚普布利乌斯多看了他身边的女军官两眼时,他的忌妒眼神吗?就像有人借走他的翡翠,还来的是石头!一位将军竟然把女人安排进军队里,他有什么样的企图,是男人的,心里都明白。”



    青年们笑了,宴会中出现的女军官本来带给人的是惊诧,现在却成了笑话。但是仍有两个人没有附和他们的笑声。



    费边元老没有笑,他看着另一位没有发笑的人,普布利乌斯坐在他们旁边,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讨论。费边不喜欢这个卷发小子,他总是与同龄的青年格格不入,更重要的是他与罗马人的思想格格不入。在罗马城里,费边就已经听说过这个科尼利乌斯氏族的小崽子的丑闻,年轻贵族间流传着他的风流韵事,听闻他时常与平民阶层的损友进出妓院,流连于舞娘扭动的腰腹,家族里漂亮的女奴没有没进过他的卧室的,或许传闻难免夸张,但这些正好是一位传统的罗马人所厌恶的。更让费边生气的是普布利乌斯在宴会上的言论,他竟然暗示自己要做青春与权力兼具的罗马人,这是挑战罗马的传统与法律,是每一个正直的罗马公民坚决抵制的邪恶思想。



    “普布利乌斯,你怎么想?不要发呆得像尊雕像,你应该参与进同伴们的讨论中。”费边很想知道这个狂妄的臭小子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想法。



    普布利乌斯抬起头,回答说:“汉尼拔是位非常优秀的人。”他突然顿了顿,若有所思地沉默了。



    费边等着他继续,但却听不到下文了,“还有呢?”



    “没有了,‘优秀’已经代表了一切。”普布利乌斯看了看屋顶的彩绘,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我认为汉尼拔身边的女军官也是位不简单的人。”



    “亲爱的普布利乌斯,我们已经全知道你看上了那个小婊子。”梅特卢斯带头嘲笑。



    费边元老挥手制止了他们的笑声,他愿意听卷发青年给这个近乎荒诞的想法做出解释。



    普布利乌斯白了梅特卢斯一眼,接着说:“首先我并不认可她与汉尼拔的关系。如果汉尼拔需要女人,决不会向容貌与身材全不出众的小女孩伸手,更不会把她安插进军队里。一个女人能破除传统,进入男人的世界,本身就已经代表了她拥有与男人竞争的实力,这种实力不仅是内在的本领,更有来自外部的支持,只有具备了内在的本领,才能获得外部支持,而能使一名女人成为军官,这种‘支持’一定相当强大,所以我们不能小看她。”



    费边元老点了点头,尽管他不喜欢这个放荡的小子,却不得不承认他是随从团里最有见地的青年,“那么你认为谁有可能是罗马最强的敌手呢?”



    “汉尼拔。”



    “不是你的小婊子吗?”



    眼见对头得到元老肯定,梅特卢斯不服气地想打乱对话,不过他的捣乱是无效的,费边与普布利乌斯专注于交谈。



    “为什么不是你看好的女军官呢?”费边元老故意疑问。



    普布利乌斯叹了声气,他讨厌元老的明知故问。“我打听到那名女军官早已经被停职了,但是她为什么仍然受邀出席宴会呢?有可能是汉尼拔故意让她出现在我们面前,误导我们对他产生类似梅特卢斯那样的想法,让我们轻视他,把防范对象转移到别处。而另一个可能就是他没有放弃这位停职的军官,他能启用女人,本身就是极大胸襟的体现,说不定他现在正与女军官一起评价我们,讨论我们中有谁会成为迦太基的威胁。第三种可能就是两种情况都有。”



    “无论属于哪种情况,都是厉害的角色。”元老再次点了点头。这次他有了些感叹,“普布利乌斯,你很聪明。但假如你的言行能更像位高尚的罗马公民,那么你就是罗马的福星了,否则就是祸害。”



    普布利乌斯低下了头,没有理会费边的评价。



    而与罗马使节团讨论迦太基人的同时,巴尔卡家的豪宅里,汉尼拔同样与军官们讨论着罗马人。罗马使团即将离开了,汉尼拔叫来与他们有接触的所有军官,倾听他们的意见。



    “费边绝对值得我们小心。虽然他老了,不过身体很好,未来如果与罗马发生战争,我们很可能会与他遭遇。他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和沉稳个性,以及丰富的经验。”马哈巴尔的看法代表着相当一部分人的意见。



    马戈也同样应和着说,“马哈巴尔的话没有错,那个老头儿看起来似乎很和蔼,可是笑容掩饰不了罗马人的凶残。”



    军官们把讨论焦点集中到元老费边身上。王玉婷沉默着,对于那位元老,她没有新鲜看法,只能听别人去说。



    “你有什么看法吗?聪明的女统兵官。”



    汉尼拔的提问让没有准备的她有些措手不及,“你问我?”她看着长官,不太相信地问,其实心里在寻找着答案。“是的,这里除了你还有谁是女统兵官呢?你是外国人,我需要第三方的意见。”汉尼拔请求她回答。



    王玉婷想了想,说出了心底的看法,“其实我的意见与大家差不多,但是你们忘记了一个人。那个卷头发的年轻人非常特别,他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有领袖潜力。”



    不少军官在她的提醒下也留意到了这个人,他们也承认,那晚最引人注意的人中,有他的名额。但是,一个刚成年的年轻人怎么也不可能与费边这样的元老相提并论。



    “你是说科尼利乌斯氏族的普布利乌斯?我还不知道他属于哪一个家族呢!”只有汉尼拔仍记得他的名字,“他的确是位特别的罗马人,特别是那段简短的言论,真是胆大又放肆。如果不是说笑,而是真实想法,真不知道他怀着的是野心,还是雄心?或许二十年后他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物。”



    “哥哥,请不要为不起眼的小角色担心。过多操心对你的身体不好。”马戈更担心的是兄长的伤势,他已经知道汉尼拔在萨干坦城下被暗箭射中的事。



    汉尼拔抚上胸口,“已经没有大碍了,过段时间我将再去一趟萨干坦。马哈巴尔,到时新迦太基的事务依然由你处理。”



    “遵命,将军。我预祝您归来时满载丰富的战利品。”马哈巴尔恭敬地行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南通时尚  济宁新闻  西安新闻  临汾新闻  淮北地图  娄底资讯  郑州旅游  恩施学校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湖州旅游  广安学习  伊犁学校  阜新地图  西安娱乐  钦州学习  重庆学校  徐州旅游  喀什资讯  大丰地图  金昌论坛  林芝地图  钦州旅游  松原时尚  北海资讯  十堰论坛  海口新闻  沧州学校  大庆论坛  益阳资讯  嘉峪关旅游  铜川学习  临沂资讯  大丰地图  汕尾论坛  商洛学习  重庆学校  辽源地图  盘锦学习  松原地图  临沂资讯  松原时尚  阿拉尔地图  泸州学校  许昌学习  济宁新闻  潜江地图  深圳学习  黄冈旅游  德宏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