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节 受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在最后一份文件下署上自己的名字,由于至今没能研究出这三个汉字应怎样用腓尼基字母拼写,所以她依然保留汉字签名,然而这种文字的写法在迦太基人眼中却如同埃及象形文字般难懂,加上王玉婷书写潦草,三个字像一根线条的弯曲复杂组合。下属们办事时总是无法确认长官的笔迹,必须拿出从前的签名反复核对,似乎是随便什么人只要画出弯曲的线条就能冒充长官签名。



    将文件整齐地放于桌角,王玉婷开始收拾东西,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她从打着补钉的背包里掏出一只盒子和一面铜镜。盒里装着首饰,她把木材商波米尔卡赠送的蓝宝石项链戴上脖子,对着铜镜扭动腰身,左右照了照,然后取出一对耳环在耳垂上试了试,她似乎不太满意,把它们扔回盒子,又换了一对。



    盒里的任何一件饰品的价值都抵得上一名骑兵队长一个月的饷钱,对于统兵官没做多久,军需官的职位刚上任的王玉婷来说,她根本没钱置办这些奢侈品。然而这些东西没花上一分钱,不断有人向她送礼,而她也同样对送礼抱着来者不拒的态度,因此很快致富了。她甚至有些感激汉尼拔,给她安排了这么好的职务,使她有时候竟会开玩笑地想,要不要给这位将军包份红包,以示感谢呢?



    门外突然传来喧哗,有粗鲁的男声在门外吼叫。王玉婷有些生气,在军需部,不管什么身份的人对她总是和气的,居然有人敢在她的门前无礼大叫。她放下首饰,要出门去训斥那些无礼的家伙。



    还未来到门旁,那扇门却被外面的人用力踢开了。那股力量中充满了怒气。王玉婷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她的心中也充满了对踢门者的愤怒。



    门外进来几名卫兵,接着是一位棕色头发的青年军官。这个人的容貌王玉婷很熟悉,更加激起了心中的愤怒。“原来是老熟人,好久没见了。”她压抑住怒火,绷紧的面部肌肉拉出笑容。



    年轻的军官没功夫与她陪笑,怒气冲冲地大声质问,“该死的军需官,你怎么工作的?”



    “尊敬的马戈阁下,是什么使您的心灵被愤怒占据?”首席军需官的助手达巴尔的胳膊里夹着几份文件,他不慌不忙地进到屋中。



    “达巴尔,把他给我赶出去!”王玉婷向她的助手命令。



    曾经代理军需官一段时间的助手达巴尔在军需部已工作十年了,他并没有急着执行长官的命令,只是轻轻往前走几步,来到王玉婷身旁。“马戈阁下,我们的工作有疏漏吗?”他客气地问。



    马戈的怒气不会因为一两句得体的礼貌而消除,他的指节敲打着桌面,不耐烦地训问:“骑兵马场养马的饲料还没有运到吗?那里的长官告诉我说,他的申请已经提交好几天了,什么回音也没有!你们怎么做事的?要等到我们的战马无力奔跑,无法载负我们勇猛的战士时,才会有所行动吗?”



    “怎么会这样?如果是骑兵马场的申请我们不会不批准。让我帮您找找。”助手达巴尔的语气里总算有了一点儿急迫,不过他的动作依然不紧不慢,以耐心对付急躁的人。他的双手在零乱的文件堆中慢悠悠搜寻起来。



    王玉婷“哼”出一声不屑,“马戈阁下,你不是海军的军官吗?怎么连骑兵的事务也得管呢?战船不够你管吗?或者说你也被调任了职务?升官,还是降职?”



    马戈的嘴唇微微抽动,刚要回应这位下级军官的轻蔑,王玉婷又一次开口堵住了他的话,“既然不是你管辖范围中的事,就不要多管闲事了!滚回去,到水里玩你的小船!”



    “这是你对一名长官的尊敬吗?”马戈愤怒地大喊。



    王玉婷立刻瞪大了眼睛,张大的嘴吸进冷空气,一时说不出话了。这句话是她从前常用于训斥马戈的,那时她还是马戈的长官,现在马戈却反而用它来训斥她了。



    “找到了!找到了!在这儿呢!一定是送文书的家伙不小心把它弄到了地上,我会查出这个不小心的人是谁,必须严惩!”助手达巴尔从桌下拾起一份文书,来自骑兵马场的申请掉到了桌下,没被发现,以至于耽误了审查。这份文书被找到的时机也是非常适时宜的,恰好打断了两名长官的对峙。



    达巴尔助手立刻把文书送到王玉婷面前,“玉婷阁下,快签字吧!”铁笔也送了上去。



    王玉婷看了一眼文书,极不情愿地皱紧眉头,推开了达巴尔握笔的手。“不签!”她怒瞪马戈,“不管谁来催,我都会签,但马戈除外!”



    “如果军务因为这件事被耽误了,你将负全责!”马戈的怒气已经不可抑制,只有仅存的对军官身份的顾忌还起着保持理智的作用。



    “留着你的小报告去对你哥哥说吧!你已经害我做不了统兵官,这个军需官做不做也无所谓!叫你的哥哥来撤我的职吧!”王玉婷跳上桌面,索性就这样坐在桌上了。



    王玉婷的痞气让马戈恼怒,却一时找不出什么词汇反击。什么也不怕,不受威胁的人他还真没办法对付。他的目光汇集到桌上坐着的王玉婷身上,无意中,突然发现了女军需官身边的木盒。盒子没被完全盖上,盒口的缝隙里蓝宝石项链露出了几颗透明的珠子。



    “这是什么?”马戈快步来到桌前,掀开盒盖,色彩各异的宝石立刻显露出来,“你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你的饷钱是多少?”他紧握住蓝宝石项链,这条项链的样式虽然非常朴实,不过宝石的品质和打磨工艺是相当上乘的。



    看着对头手里握住自己的心爱之物,王玉婷握紧了拳头,“给我放下!那是安娜特的东西,我借来玩几天而已。”



    “你说谎!这些是商人们赠送的礼物,你受贿了!我会揭发你,它们就是证明!”



    “一条项链能证明什么?我已经说过了,它们是安娜特的。如果你硬要把它当作证据,我会让安娜特去给汉尼拔解释,顺便控告你在我的地方闹事,影响军需部正常工作。”



    汉诺议长的女儿安娜特与王玉婷的关系虽然未公开,但与这两个女人有过接触的人都能看出她们有一种同盟关系,只是女人间的同盟不那么引人注目和使人提防。马戈不喜欢这位喜爱窥视政治的女贵族,不过他也明白与安娜特发生冲突是不明智的,这个女人太狡猾,她使人防不胜防,而汉尼拔也没有向他明确表示过她是他们的敌人。



    马戈没有立刻反驳她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我会抓住你受贿的证据,!迦太基的监狱随时为你开放!”马戈重重放下手里的项链,“记住,骑兵马场的需求必须马上满足!”他转身带领卫兵大步走出了房间。王玉婷对着他的背影扮出鬼脸。



    助手达巴尔露出一丝无声的冷笑,捧着一叠文书来到王玉婷身旁。他始终表现得不慌不忙,似乎是面对一件非常平常的事。“军需部时常会遭遇这样的情况,马戈已经不是第一次到这里喊叫了,还有比他更暴躁的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需要的东西能尽快到手,不用理会他们,我们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他说着,把手里的文书交给了王玉婷,“这些是将军们的卫队近期需要的物品。请优先处理。”



    “将军的卫队我们也要管?”王玉婷粗略翻看了他们的要求,大多是需要装备的申请,她立刻将它们扔回桌上,“现在各部门的物资非常紧缺,哪有时间和人力满足他们?还得优先?”



    “请务必优先,他们是将军身边的人。”达巴尔善意地提醒。



    王玉婷刚与一位将军身边的人吵上了一架,气依然憋在肚子里。她沉默了一阵,平缓气息后说:“从前的长官是怎么做的?”



    “将军们的需求必须满足,如果不能全部满足,也可以暂时满足一部分。从前希米可长官遇上类似情况时,以吉斯科将军的要求优先考虑,其次是汉尼拔将军,然后按照职位高低排序。”



    “等等!我记得汉尼拔的职位比吉斯科要高,为什么吉斯科却要优先?不合常理。”王玉婷发出疑问,这位前任军需官如果不是议会的爪牙,那就是脑子有问题。



    军需官的助手达巴尔轻轻地笑了,似乎是嘲笑小女孩的无知,“恰恰相反,希米可长官是追随哈米尔卡的巴尔西德党人,他做了四十年军需官,睿智与经验任何人也比不了。军需部地方很小,但责任范围相当大,吉斯科将军很早以前就有把军需部控制在他手中的打算,不过他找不到撤换希米可长官的理由。希米可长官知道他的野心,但照顾他比照顾自己的派系领袖还要周到,吉斯科无话可说。而汉尼拔将军明白他的行为是为了维护派系的利益,不仅没有生气,也没有追究他偶尔的贪财,让他在这个人人想做的发财职位上干了许多年,退休时,已是一位富豪了。”



    “如果我知道有人想对付我,才不会侍候他!”王玉婷批准了将军卫队的请求。将铁笔随便放下,提起背包,急急忙忙地要回家了。由于遇上马戈的胡闹,她已经超时工作了。



    “阁下,明天木材商波米尔卡会带来货物样品,与您商谈买卖。”达巴尔对长官远去的背影呼喊。



    “知道了!”王玉婷远远地答应。



    其实她哪里懂得分辨木材的质量,波米尔卡也知道她是外行人,看样品只是形式,真正的目的是相互商讨如何在生意里共同谋利。估计送来的样品也可能只是珠宝样品。



    一想到商人波米尔卡财神般的白胖的脸,王玉婷竟然不禁偷笑。可她又突然想到了马戈的威胁,那小子极可能是认真的,如果让他收集到自己受贿的证据,恐怕真的会有牢狱之灾。上次就是太大意了,才受到他的“陷害”,这次必须提防。



    王玉婷开始琢磨着对应马戈的计策。忽然街道的人群中闪过一个少年的身影,她有些眼熟,靠近了观察,发现那人竟是与汉诺议长同名的前任伊比利亚将军的儿子,在夜宴中相遇过的名叫汉诺的少年。



    小汉诺也同样发现了她,立刻向她挥手打招呼。



    他与汉尼拔有血缘关系,也算半个巴尔卡家族的成员,虽然没有担任职务,不过这样的身份已经十分引人注目了。他的出现打开了王玉婷的思路,对付马戈的计谋渐渐成形。



    “我们又见面了!上次的晚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没能让你玩开心,我很遗憾。”小汉诺拉住王玉婷的手,抱歉地说。



    “你一个人吗?”王玉婷看了看左右,搜寻着穿便装的卫兵。



    小汉诺摇了摇头,“我自己出来的。千万别告诉汉尼拔将军,为我保守秘密。”他有些得意。



    “我怎么可能出卖朋友呢?”王玉婷大义地说,“这样吧!明天你到军需部找我,我们接着玩,怎么样?”她趁机发出邀请。



    听说能与仰慕的女英雄相处,小汉诺格外高兴,立刻答应了。



    “明天一定要来哦!我等你,最好一个人来。”王玉婷离开时,又特地提醒了一遍。一转身,邪魅的笑容泛上少女的脸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贵港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泸州学校  赤峰新闻  西安新闻  商洛论坛  桐城学习  济宁新闻  白山新闻  酒泉论坛  林芝地图  桂林学校  徐州旅游  七台河时尚  乌海旅游  四平时尚  烟台论坛  广安学习  佳木斯论坛  淮北地图  湖州旅游  怒江论坛  临夏新闻  湘潭学习  淮安新闻  大丰地图  那曲地图  六安论坛  襄樊学校  西安新闻  眉山旅游  益阳资讯  铜川学习  钦州旅游  松原地图  泸州学校  海口新闻  昭通时尚  深圳学习  汕尾论坛  阜新地图  潜江地图  安阳资讯  辽阳旅游  钦州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金昌论坛  诸城旅游  郑州地图  七台河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