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六节 告密(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毫无疑问,玉婷的行为已经惹怒了汉尼拔。即使汉尼拔希望能将她培养为优秀的部下,但在保护汉诺的决心前,我相信他会舍弃玉婷。如果没有这位将军的照顾,玉婷根本无法在军队里呆上一天。”安娜特静静地分析王重阳对她复述的与汉尼拔会面时的话,“虽然没有人明说,也没有人有胆量明着说出来,聪明的人很容易可以看出汉尼拔将军长久以来暗中关照着你的女儿,从对她与马戈间的纠纷处理上看,这点已经很明显了。因为有这样的庇护,许多人容忍着她的不合理行为,不过一旦有人发现庇护已经不再存在,她将非常危险。”



    “你的话没错,现在我们该怎样应对?是否应该低调一些?”王重阳对汉尼拔的警告仍心有余悸,那决不是虚张声势的威胁,他是这里的实权者,要怎样弄死他们父女俩都可以。



    议长的女儿没做多少思考,或许她早已想好对策了,“低调地行动是必然的,暂时收敛聚财的行为比较好,即使得罪几名商人也无所谓,长期利益会很快修补与他们的关系。与小汉诺的关系可以继续利用,他能拉近你们与巴尔卡家的距离。而最重要的步骤比较难做——你的女儿必须向汉尼拔认错,为了她还没有实现的阴谋。她必须向汉尼拔坦白,请求原谅。”



    “算了吧!她不会这么做的!就算刀架住脖子,她也不可能为了还没来得及犯的错误认错!”王重阳差点大笑起来,安娜特认为这一步骤“比较难做”,实在是太委婉的形容了。“还有其它方法吗?”



    安娜特对他的笑声没的反应,平淡地回答:“还有两种可能。什么也不做,赌运气,说不定她是位特别受神宠爱的人,没有人会想到对付她。或者等到灾难降临,启用最坏的方案。”



    “最坏的方案?”王重阳睁了睁眼睛。安娜特只是微微扬起嘴角,“连我也不能告诉吗?”王重阳失望地抬起双手。



    这时,门外传来喧哗,侍女们骚动了,向一个方向集中。王重阳与安娜特走向她们聚集的地方,发现原来是王玉婷回来了。她站在院子里大喊,命令侍女们干这儿干那儿。她的身上带着残留的晚宴的靡烂酒气,打出呵欠,累了。



    “过来!我们来商量些事。”王重阳以父亲严厉的口吻说。



    王玉婷微眯的眼中透出倦意,“什么事?我现在很累了。明天还有一个盛大的宴会等着我去呢!”



    “如果你不过来,恐怕一辈子也别想参加宴会了。”王重阳眉头深锁。



    王玉婷迫于父亲的威严,只好跟着进到屋中,王重阳与安娜特告诉了她目前的形势与困境。王玉婷搭着眼皮打了个呵欠,她并不着急,“意料之中,我教坏他的外甥,是人一定会生气。不过我不认为他能拿我怎么样。假如他揭发我,那么小汉诺同样会受牵连,他舍得吗?我敢说,他舍不得。而且现在听了他对爸爸说的话,既然他把小汉诺当作宝贝,我更加肯定,他不会主动对付我了。”



    “你太小看汉尼拔的能力了。”安娜特摇了摇头,“幼稚的想法!别忘了你的身份仍是迦太基的军官,汉尼拔完全可以宣布这件事为军队内部事务,由将军全权处理。就像你与马戈之间的纠纷,他就是用了这样的手腕避免议会插手,目的是为了保护马戈。如果由议会插手调查,一定会查出马戈动手扇长官巴掌的事,那小子现在也不会这么快乐了。”



    “难怪整件事中全是调查我怎样‘教训’马戈,没有任何人提到事实上是马戈先对我动手。”王玉婷回想上次的事件,愤恨地说。



    安娜特接着问,“我听说希普塞尔已经抵达新迦太基。他是否与你见过面了?”



    “希普塞尔?”王玉婷想了想,“你是说那个傲慢的商人吗?是的,我见过他。没想到你也认识。”



    “你必须当心他。希普塞尔是个气量狭小的家伙,而且与上层关系密切。”



    “可是,我已经把他得罪了。”王玉婷无奈地耸耸肩,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我知道,迟早会犯事的。想击倒我的人太多了,这是个人人都想坐的位置,从上任第一天我已经预感到了。我们按原计划吧!”



    “依照你的计划或许可以减轻对你的惩罚,不过我与汉尼拔的关系会彻底完蛋,非常冒风险的行动。”安娜特没有完全同意王玉婷的作法,这是个值得商讨的计划,是最坏的打算。



    王重阳知道她们说的是“最坏方案”,是连他这个父亲也不能知道的秘密。他突然插话说:“或许那个叫希普塞尔的可以利用。他不是与议会关系密切吗?利用他,把玉婷受贿的事扩大出去,让议会参与,安娜特小姐的影响力就增大了。”



    “利用希普塞尔?”安娜特思量了一番,“如果小汉诺被牵扯事件中,议会一定会想方设法插手,因为能握住巴尔卡家的把柄,但是同时事件也将超出我的控制范围,我父亲有自己的主见,他不会轻易接受我的意见。到时能不能保住玉婷,我也不能定论了。不过有件事我可能肯定,希普塞尔已经对玉婷有所行动,这个家伙对于得罪他的人,通常会立及报复。”



    “叫他来吧!小小的商人还能把我吃了?”王玉婷提起这个人就会冒出无明火。她对安娜特说,“明天我把我的财产转移到你的名下,行吗?”



    “当然可以,至少在伊比利亚没有人胆敢调查我的帐目。”



    “那就这样吧!现在讨论什么都是白费劲,什么事都还没发生呢!有句话说得好,‘计划不如变化’,计算再周详,也会有意外。”她又一次打出呵欠,“我去休息了,明天继续应酬,这样的日子恐怕不多了。”



    安娜特注视着王玉婷的背影,直到她走出屋外。议长的女儿回味刚才的话,“‘计划不如变化’?真是名言啊!”



    王重阳浅笑着,“这是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两人相互对视,轻松地笑起来。



    王玉婷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时混身酸痛,昨晚的宴会举行到半夜,回来后又得听王重阳与安娜特的叨唠,直到很晚才睡觉,就连做梦也是在盛大的宴会中,父亲与安娜特不停地讲话。



    进入军需部,王玉婷坐上平日里常坐的椅子,助手达巴尔照常为她搬来今日必须完成处理的文件。王玉婷看见纸草上密密麻麻的外国文字,除了叹气就是头痛。虽然这个职务为她带来滚滚财源,但整日坐于小房间里签字,与人谈话,实在不符合她的作风。



    忽然有人闯入了首席军需官的房间。王玉婷惊讶地抬头,居然有人没有通报就闯入,气势仍这么理直气壮。她看到的仅是一名发胖的中年男子,他的身后跟着几名比较年轻的,似乎是他的助手。



    没等到王玉婷开口询问,那名男子从怀里掏出份文书交给了她,“我是直属于元老议会的财务监察官,奉命检查新迦太基军需部的帐薄。请你协助我们。”



    王玉婷看了看这个男人,又看了看手里的文书,把它递给了达巴尔。军需官助手点了点头,确认那是真的,这个男人的确是财务监察官。王玉婷给他一个眼神,达巴尔立刻抱来所有帐薄,把它们摆放在监察官及他的助手们面前。



    财务监察官白胖的手指快速而用力地翻阅羊皮纸,几乎快把这本以脆弱的线连接而成的册子翻成了碎片。



    “我的帐目是没有问题的。”王玉婷向他解释。她怀疑监察官有没有认真核对。她也不担心会查出问题,所有商人们给她的贿金均是以回扣的方式赠予,帐薄上根本没有反映。



    不过她却留意到达巴尔的神色不太对劲,尽管她的助手一如既然往地镇定,却在注视财务监察官司时,眼神中流露出复杂情绪,似乎有所怀疑。



    王玉婷知道她已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任何怀疑她都不会放过。她拉住达巴尔的衣角,暗示他跟着她到屋外去。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王玉婷瞥了一眼正在屋中查账的官员们,低声问她的助手。他呆在军需部的时间比她长上百倍,一定会有她无法发现的细节。



    达巴尔有少许犹豫,低声回答:“的确不寻常。这位先生是货真价实的财务监察官没错,我多次见过他,新迦太基城及基附近地区的国家机构的财务状况全由他监督。不过,事实上我们的帐薄在希米可长官退休时已经被他仔细检查过了,时间相隔这么短,竟然检查两次,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指使他。让他们查吧!我们的帐是没有问题的。”王玉婷再次看了一眼屋里的人们,他们已在房间里安静地坐上了。“他们要查多久?”



    “通常会花上一整天。”



    “一整天?”王玉婷失望地大叫起来。看来她的座椅会被那个胖子霸占一整天了。



    达巴尔猜出了她的担心,“您用不着心急,不会耽误天黑后的宴会,您放心去吧!他们由我来应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天门时尚  嘉峪关旅游  钦州学习  嘉峪关旅游  三亚论坛  金华娱乐  泸州学校  中卫资讯  四平时尚  咸阳论坛  金昌论坛  辽阳旅游  安阳资讯  襄樊学校  徐州旅游  安阳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汕尾论坛  临沂资讯  德宏时尚  益阳资讯  白山新闻  徐州旅游  桂林学校  重庆学校  阿拉尔地图  抚顺学习  黄冈旅游  淮北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襄樊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沧州学校  烟台论坛  商洛学习  许昌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北海资讯  湘西旅游  松原时尚  张家口时尚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十堰论坛  长沙娱乐  黔南地图  乌海旅游  黄冈旅游  松原地图  北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