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八节 陷害与意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阁下,你说这不是你的帐簿?”胖乎乎的财务监察官眯了眯眼睛,“你在暗示什么?”



    “我的帐簿我认识。虽然这本假货伪造得很像,但是逃不过我的眼睛。有人趁我不在,用了调包计。”王玉婷将帐簿摔上桌面。



    “调包计?你是说有人偷换了帐簿,以有漏洞的假帐代替了真帐?”



    “没错。就是这样!”



    “那么谁会这么做呢?我与助手们在这间屋子里核对帐目一整天,没有离开帐本半步,你的助手达巴尔也同样呆在这里协助我们。你认为什么人在这样的状况下能调换帐本?”财务监察官发出疑问。他环视房内的人,每个人都是值得信赖的。



    按照他所说的情况,换走帐本的确是不可能,这么多人监视下,完全没有机会。但这样的情况仅限于外人。王玉婷瞪着监察官,如果想换帐本,只有一种情况……



    财务监察官在王玉婷开口前说话了:“或者说帐本是我们调换的——你想这么说吗?”胖子官员突然抬高声调,“我是代表议会监督国内各级管理者的官员!同时也是尊贵的一百零四人议会成员之一!军需官小姐,你在藐视一百零四人议会的权威,诬蔑一名受人尊敬的议员!在提出自己的看法前,首先需要的是证据!”



    王玉婷擦去了胖子喷上光滑脸蛋的唾沫星子,她想掐住他肥壮的脖子,叫他永远也吐不出口水。“我有证据证明它是伪造的!”王玉婷冲着监察官大吼,她瞪住胖子,“但我不会在你们面前展示!我不知道是谁指使你们做这种事,不过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监察官肥胖的脖子发出哼声,“请阁下不要转移话题,让我们把谈话重新放回失踪的三十塔兰特。这可不是小数目,我们付给罗马人的战争赔款有两千塔兰特,普通平民拥有十塔兰特足以过一辈子。这些钱是怎么消失的?它们现在在哪里?”



    “就算我把自己卖掉,我的全部身家也没有这么多!我警告你们,停止对我的诬陷,否则我会对你们不客气!”王玉婷的拳头愤怒地砸上桌面,桌上的铁笔与装放墨水的陶制小瓶在力量下跳动,活像她才是质问罪人的审问官。



    “你最好说出它们的下落,对你是有好处的,至少能让你的处罚得到减轻!”



    “收起骗小孩子的话!我不会说,因为根本没做过。我劝你最好趁现在向我认错,不要等到揭发你伪造帐簿的时候才向我跪地求饶!”



    “真是倔强的女人!”财务监察官几乎是低吼着说出了话。被脸部肥肉挤压的眼睛半眯着,目光散向房内的助手们,最后又汇集到王玉婷身上,“既然这样,也只有请你暂时与老鼠同住几天了。”



    王玉婷没明白监察官话中的含意,她看着他,几下眨眼后才明白过来。“你想拘禁我?你可以起诉,但没有权力逮捕我!我现在仍是军官,而且是外国人,即使犯了错,元老议会也好,一百零四人议会也好,没有惩处我的权力!”



    “那么我应该有这样的权力吧!”



    身后突然有人说话。王玉婷没有立及回头,她看见坐着的肥胖监察官站起来了,望着她身后说话的人,充满敬意地站到桌旁。不仅他,他的助手们,还有军需官的助手达巴尔也同样恭敬地静望身后的人。王玉婷已经预感到他是谁。她缓缓转身,门外站着位金发的青年男子。王玉婷说不出话了,狡辩的声音再没了力气。



    “卫兵。”



    几名巴尔卡家的卫兵在他的声音下出现在门口。



    “把我们的军需官送到应该去的地方,让她一个人静静地想清楚她的所作所为。”



    王玉婷只能死盯着门外的人,连反驳的话也说不出。他的出现过于巧合了,不偏不倚,意外地出现在他从没有出现过的军需部里,而且正好遇上里边的荒唐“冤案”。



    “早该想到你是主谋。”王玉婷的声意反而变得平静了,落在这样的主谋手里,怎样反驳都是没用的。卫兵们来到她的身旁,王玉婷跟着他们离开了房间。



    财务监察官为门外的客人让出了路。金发的男人坐上了监察官已坐了一整天的椅子。“你们都坐吧!”他对其余人吩咐。所有人遵照他的话,找地方坐下了。“达巴尔,你做得很好。我并没有通知你今日行动,你的表现很机敏。”他对军需官的助手说。



    达巴尔刚坐下,又站起身,向年轻男子行礼,“睿智的汉尼拔将军,接受你的赞扬我感到惭愧,因为我差点提醒了那名女孩。我告诉她,腓莱尼监察官的到访很不寻常,幸好巴勒神没有让她警觉。”



    “可是终究机智地反就过来了,并且协助腓莱尼监察官调换了账本。你能想到腓莱尼监察官是我请来的,已经证明了你的智慧,你应该获得属于你的地位。”汉尼拔继续夸奖达巴尔。



    席军需官的助手忍不住笑意,上扬了嘴角,将军的话意味着他不再是助手,而成为了首席军需官。如果不是因为那女孩的出现,这个职位原本就是他的,只是现在提拔得迟了些。将军曾对他提起过,适当时会撤掉女军需官,但并没有告诉他什么时候行动,这只是想测试他的机智。达巴尔应感谢女军需官,如果不是她偶然说监察官是受人指使而来的,他也不会想到。在明白监察官的意图后,他支走了女上司。



    “完美的行动!只不过,对付一个小女孩需要这么麻烦吗?”胖乎乎的腓莱尼监察官发出疑问。



    汉尼拔礼貌地对监察官说:“腓莱尼阁下,感谢您的帮忙。我们以挪用三十塔兰特公款的罪名起诉王玉婷,其它事就不要追究了,并按照军队内部事务的常规处理方式办理,尽量禁止外人插手。您认为怎么样?”



    腓莱尼监察官没有回答,思考着利害关系。



    “很英明的决断。”达巴尔评价,“这样处罚的范围最小,不会牵连到军需部以外的无辜者。”



    “我也赞同。就这样办吧!”监察官发表看法。监察官明白了汉尼拔的用意,如果追究女军需官的其它罪行,或者扩大事件,可能会牵连到军需部外的某一人,而汉尼拔想要维护他。与这位将军作对是愚蠢的,监察官自然也不会忤逆。



    “将军,有件紧急的事。”门外说话的人身着平民的便装,大半身体浸没于夜晚的黑影中。



    这是一位潜伏城里的密探。汉尼拔立刻走出了屋外。没多久,迦太基的将军回来了。本来因事件告一段落而稍微露出喜悦神色的汉尼拔又恢复了凝重的心事。屋里的人看向他,不知道密探提供了怎样的信息。



    “诸位,我们的行动出了点儿小意外。”汉尼拔解答了他们的疑惑。



    阴谋的参与者们面面相觑。他们并没有出差错呀?



    “加乌达监察官抓住了王玉婷。在宴会上,她收取礼物的时候被抓住了现行。”



    “加乌达,监督官员风纪的监察官?他掺和什么?是巧合吗?”腓莱尼监察官的胖胖圆脸上露出了惊讶。



    汉尼拔对眼前出现的意外状况很失望,他平时极少这样明显地表达内心的情绪。“是受人指使。三十人委员会里的塞德巴尔议员的姻亲,他那贤淑妻子的弟弟——希普塞尔。可能因为王玉婷曾得罪过他,这位大商人竟然请监察官去对付她,宴会的主办者估计已经被希普塞尔收买,联合为她设计了陷阱。明天,加乌达监察官就会得意地向我汇报今晚的功绩了,并要求我做出处理。”



    “加乌达与我不同。我与巴尔卡家族有深厚的友谊,而他为巴尔西德党的老对手汉诺议长效力,不可能向你妥协。这件事恐怕会扩大。”胖监察官为汉尼拔忧虑,将军想要维护的人将会有危险。



    汉尼拔沉默着,手指轻敲桌面。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因这个小小的意外而复杂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赤峰新闻  临汾新闻  中卫资讯  潜江地图  广安学习  贵港资讯  钦州旅游  黔南地图  北海资讯  松原地图  那曲地图  迪庆旅游  廊坊时尚  酒泉论坛  淮安新闻  衡水新闻  恩施学校  海西论坛  许昌学习  盘锦学习  重庆学校  徐州旅游  深圳学习  重庆学校  松原地图  沧州学校  贵港资讯  四平时尚  宜昌地图  吴忠旅游  安阳旅游  伊犁论坛  黄冈旅游  黄冈旅游  六安论坛  昭通时尚  南通时尚  抚顺学习  天门时尚  郑州地图  三亚论坛  钦州旅游  汕尾论坛  眉山旅游  临沂资讯  襄樊旅游  泰州地图  长沙娱乐  湘潭学习  西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