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五节 罗马攻略(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阳神的战车驶过天空时,光芒四射的车身同时毫不吝啬地把它的金光放出,与大地分享。蜿蜒的河流下游耸立着七座山丘,点点房屋密集地成簇地爬满山丘之间,厚实的城墙像条笔直的线,把山丘化成的点连接一起,这里就是罗马。这里的居民自负为特洛伊人的后代,由维纳斯女神与凡人所生之子带领,从东方乘船而来。



    七丘中的卡皮托山,位于城市西侧,台伯河东岸。山顶上座落着白色的大理石建筑,它是城内为数不多的以大理石为材质的建筑,少有的颜色与材料显示了它的特殊与尊贵,这是一座神殿,供奉着罗马诸神的主神——众神之王朱庇特。



    羊皮纸连同上边的文字在有力的手指下扭曲折皱了。



    “怎么了,廷达鲁斯?信里说了什么?”健壮的男子绕过神殿墙角,对着神殿外,手臂上刺有黑狼图案的年轻男子说。



    青年展开了被揉成一团的羊皮纸,皱巴巴的信递到了男子手里。“明达斯混进了迦太基的军队。”



    男子轻松地笑了笑,似乎早已是意料中的事,但年轻的脸上显现出几丝无可奈何,“按照常理判断是件好事,他可以为我们提供迦太基人的情报。不过我想最高祭司不会高兴,阁下不喜欢不听从命令,随意行动的家伙。”男子耸了耸肩,“可是我们不会不理会他,对吗?阿米利乌斯元老已经宣布竞选明年的最高祭司,如果他成功了,将会成为我们的领导者。他是位积极的《圣书》预言推崇者,一定会让你们忙碌到任期结束。”



    “‘你们’?”廷达鲁斯回头看着对他说话的人,“不包括你吗?穆西卡,你要去哪儿?”



    健壮的青年摇了摇头,“你知道的,我的父亲是位受人尊敬的元老,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呆在城里过舒适的生活,他的儿子应该去战场,追求荣誉。明天我就要去军团。”



    廷达鲁斯抿住嘴唇,嘴角轻微上扬,仿佛是在笑,“我们各自的战斗方式不同。战争结束后,一起庆祝胜利怎么样?”



    “不错的提议。我建议在朱庇特神殿里庆祝。”



    “那是当然,而且必须与击败迦太基人的将军一起。”



    穆西卡开心地笑起来,似乎他已经得到了胜利。廷达鲁斯的笑容依旧浅而冰冷,他将目光转向了通往下山的道路。“穆西卡,有客人到了。”



    卡皮托山下有一条笔直的大道,擦过山下的广场,连接着元老院与朱庇特神殿,它有一个响亮的充满敬畏的名称——神圣大道。它同时也是罗马城内的第一条街道,历史可追溯到传说中创建城邦的双生兄弟。



    一群白衣人步行着向山上走来。他们身边簇拥着更多的人,闹嚷嚷的,不时有人在人群里发出高喊,他们在山脚下聚集,被拥戴的白衣人们向民众挥手,请他们克制情绪。人们停留在山脚下,白衣人们踏上了有坡度的道路。



    山顶的人听不清他们喊叫的具体内容,但随着上山的人逐渐靠近,他们白衣袍上的紫色宽边也渐渐清晰了。元老院里的元老们集体前往朱庇特神殿,这样的情况以前也曾有过,通常即将决定重大事务时,会议地点会改为神殿,只有在最崇高之神,众神之王朱庇特的注视下才能得到最公正的决定。



    元老之中,走在最前端的两名中年男子人人都认识,两侧各十二名随从手持捆绑利斧的棒束,这种外形奇特的仪仗物品表明了他们的身份,他们就是今年的执政官西庇阿与塞姆普罗尼乌斯。元老们紧随两位执政官,涌入敞开的神殿大门。



    “今天将决定出征的日子。”穆西卡看着步入神殿的元老们,猜测出神殿里的议题。



    卫兵很快封锁了大门,守卫了神殿外围。一双双警惕的眼睛搜索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可疑人物。



    “他们是什么人?”年轻的士兵目不转睛地盯住了神殿一角旁的两名男子。



    身旁立刻传来了不屑的啧啧声。“普布利乌斯,你不是总说自己什么都知道吗?记得前天你还自称见过对趾人呢?怎么连自己城邦里的事务也不够了解?”



    年轻的士兵回头瞪住他的同伴,也是一位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年没有被他的眼神吓住,嘲讽的语调更加拐着弯从嘴里蹦出,“他们是神殿的守卫,你不知道吗?守护写有神谕的西比尔圣书是他们的职责。可能你不知道,你见过对趾人,却没听说过西比尔夫人的圣名。居然把神的卫士当作了可疑人物。”



    “梅特卢斯,你可以闭嘴了!”名叫普布利乌斯的少年低声制止了同伴的嘲弄,他的声音必须小到不能让那位严厉的百夫长听见,否则棍棒会毫不留情地敲击他的背脊,“当然,我是以队友的身份提醒你闭嘴。你可以不听我的劝告,继续说话,但我以朱庇特的名义保证,那个拿着棍棒的悠闲老头儿会让你的嗓子变得洪亮。”



    “你敢把那位富有经验的优秀军人称为老头儿?普布利乌斯,自从我们去了新迦太基后,你变得更加狂妄了,而且沾染上布匿人的狡诈。竟然以百夫长威胁我?”



    普布利乌斯没有再用语言回击,只是以眼神指了指来回巡视的老军人,百夫长腰间配着短剑,胸甲上挂满闪光的勋章,手里提着根短木棒。梅特卢斯强行使自己咽下了怒气。



    神殿一角旁的两名神殿守卫也饶有兴趣地看着斗嘴的两位年轻士兵。



    “那名看着我们的年轻人是谁?”



    “你是指普布利乌斯?他是西庇阿执政官的长子,今年刚成年,因为战争的关系加入了军团,跟随他的父亲。他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有,只是感觉到他是个奇怪的青年。”廷达鲁斯看向他的朋友,“使我感到不对劲的应该是你。穆西卡,为什么你会认识他?一个刚成年的青年不可能著名到让长年居住神殿或旅居国外的我们认识吧?”



    朋友的疑问只让穆西卡轻轻微笑,“廷达鲁斯,你有多久没与神殿外的同伴联络了?我与卡西娜联络时巧遇了他和他的未婚妻,迈入青春的少年之心为我们美丽的卡西娜夫人倾倒,被妒意占据心灵的姑娘带领一帮奴隶来闹事。所以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



    “下次见到卡西娜时请提醒她,不要招惹冲动的孩子,他们只会为她增添烦恼。穆西卡,我们走吧,到神殿里面去。元老们的会议可能需要我们帮忙。”廷达鲁斯转身走向神殿背后,那里有扇隐蔽的小门。他们推开门,进去了。



    神殿的大厅距离大门并不远,只有几十步距离。正对大门的是高大的朱庇特神像,威严的众神之父端坐于宝座,手里高举着两只闪电形状的投枪,另一只手扶着笔直的权杖。神像两侧的石墙上挂满了剑与盾,以及各式甲胄与饰有贵重金属和宝石的大型饰物,它们曾经属于某些将军或国王,现在作为战利品悬挂于罗马的神殿。元老们分坐两侧的墙壁前,两名执政官的座椅被安排在神像下的显眼位置,二十四名手持“法西斯”的随从站立在会议厅之外,随时听候执政官的吩咐。



    两位神殿守卫进入会议厅旁的窄小房间。房间四壁上描绘的花园景色很容易使人的眼睛产生错觉,误以为进入了有树有草的开阔地,壁画上的小木屋的窗户非常小,画得也比较粗糙,甚至颜料开始脱落,有污渍附在了画上。穆西卡把手抚上了那扇窗,画中的窗户竟然如同真正的窗户般打开了。透过隐密的小孔,元老会议的情况清楚地传入了房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德宏时尚  十堰论坛  咸阳论坛  抚顺学习  金华娱乐  天门时尚  郑州地图  徐州旅游  佳木斯论坛  喀什资讯  松原时尚  襄樊学校  临夏新闻  湘潭学习  商洛学习  金昌论坛  宜昌地图  昭通时尚  潜江地图  酒泉论坛  临沂资讯  林芝地图  乌海旅游  伊犁论坛  中卫资讯  徐州旅游  七台河时尚  思茅新闻  泸州学校  临沧新闻  黔南地图  伊犁论坛  辽阳旅游  淮安新闻  泰州地图  辽源地图  张家口时尚  合肥学习  重庆学校  贵港资讯  襄樊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酒泉论坛  沧州学校  西安娱乐  抚顺学习  阜新地图  许昌学习  桂林学校  怒江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