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七节 夜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有人都在吗?”军官在营房门外大喊,这是夜间的例行查房。他数了数灯火下的士兵,突然发现缺少一人,“队长呢?”



    “在这!”房间最里侧的角落里,一条垂挂的布帘后传来女孩的声音。如果在军营里听见女性声音,军官通常会首先感到惊奇,然后是邪恶的丰富联想,不过这次他没有,因为他了解情况。



    布帘后探出女孩的头。王玉婷回应军官的问话,“我在这儿!没有人缺席。”军官没再多问,关上门,到下一座营房去了。



    王玉婷缩回布帘后,把几件随身用品塞入布袋里。



    “队长,查房的已经走远了,你可以行动了。要走就快些,我们也要睡觉。”



    隔着布帘看不到说话的人,但只听声音就猜得出是明达斯。他是个懒散的年轻人,训练时总想着怎样偷懒,在营房里休息时也总是躺在床上。王玉婷曾想过在马场训练时给这位年轻人点教训,打消他的气焰,可他在马背上的表现无可挑剔,王玉婷没有把他踢下马,反而差点丢了队长的颜面。



    王玉婷拉开布帘,帘子背后是她的床榻,为了避免与这群男兵们一起生活的尴尬,她特意拉上了这道帘子。她睁大眼圈微黑的眼睛,明达斯果然躺在床上,这个自称来自东方国度的年轻人会多种语言,因此是小队里最健谈的人。旁边的另一张床上坐着巴克尔,他是伊比利亚当地人,可能由于语言阻碍,王玉婷来到骑兵队后没听见这个二十四、五的青年与明达斯交谈超出十句话,但从训练场上的表现来看,他也是个厉害的骑手,而巴克尔对她的态度也因交谈不多使王玉婷看不透。王玉婷除了训练场上他对她表现出的挑战敌意外,感受不到别的。



    她跳下床,穿上凉鞋,提着布袋奔向门口,在确定房外没有人后,立刻出了门。她现在要赶去陈志所在小队过夜,尽管挂上布帘,但与这群男人同住一个屋子,始终无法让人安心,在渡过彻夜难眠的几天,熬出黑眼圈后,终于决定搬出去睡觉,等到天亮后,赶在集合前回到营房。



    “记住!别锁门!”王玉婷走出几步后,又倒转回来提醒她的队员们。第一次外出过夜时,这些家伙居然锁了门,她清晨回到营房,任凭怎么敲门也没人搭理她,导致她被逮住受罚。因此,每次出门前她总会提醒他们。



    王玉婷翻墙溜出了骑兵营地,往营地旁的军营跑去。居阿斯知道她会来,所以门半开着。王玉婷躲过巡逻的卫队,溜进了雇佣兵的营房。



    “尼克斯女神怎么又把你带来了?”欧卡斯第一个瞧见溜进屋里的王玉婷,他呼喊黑夜女神的名字,为来访者大叫。



    居阿斯队长立刻提醒他的同伴:“小声点,欧卡斯!如果让别人知道有位女士每晚会进入我们的营房睡觉,我保证,明天我们会成为全军的谈资。你还嫌我们不够出名吗?”



    王玉婷嘻笑起来,每晚打扰的确不太方便,但她现在找不到别的去处。“说得对,传出去大家都不好。现在我饿了。我带来了牛奶,你们要喝吗?”她晃动着手里的布袋。欧卡斯受到牛奶的诱惑,雀跃地到墙角取出陶碗。



    陈志露出淡淡的浅笑,王玉婷这个女孩每次留宿时总会带来些富人才能吃上的糕点、饮品,这让雇佣兵们虽然不情愿,却又期待她的到来。



    “今晚谁睡地面?”欧卡斯擦掉嘴边的牛奶残余,他的目光扫过同伴们,停留在陈志身上,“陈,轮到你了!”



    陈志依然保持着笑容,把床榻上的薄毯裹成卷,扔到了地上。



    “我们的小姐是个奇怪的人,她不愿与男人同住一屋,却每晚溜进满是男人的屋子过夜。”居阿斯打趣说。



    王玉婷从牛皮缝制的水壶里倒出牛奶,和着并不松软的面包当作她的宵夜。



    居阿斯看了眼她的食物,继续说:“你真是生活最奢侈的队长。”



    “我有这个条件,为什么不享受?”王玉婷咀嚼着面包,发出浑浊的声音。军需官受贿案结束后,虽然宣判无罪,但在安娜特的建议下,王玉婷秘密捐出了非法所得,不过她保留了一小部分,这些钱足以让她过上好一点儿的生活了。



    “可是你总不能长久这样吧?”陈志一边在地面铺平毯子,一边说,“队长没有单独住宿的特权,你总有一天必须与你的队员们同住。我记得在卡彼坦尼时,你并没有计较与什么人住一起,我以为你改掉了娇气的毛病。”



    “陈志,你懂什么?”王玉婷反驳,“在卡彼坦尼亚时条件差,又受到敌人追杀,迫于无奈。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我有能力让自己吃好住好,更重要的是那群家伙一点也不可靠,他们根本没把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我知道他们不甘心被女人领导,每天想着怎样给我难堪。这些家伙特别阴险,他们不会明确表明反对我,那样会使他们受到处罚,他们选择了温和的反抗,在适时的时候拆我的台。”



    “不过我认为你们只是缺乏沟通。”雇佣队长给王玉婷和她的小队下了定义,“以我的经验判断,他们都不是恶人。你说他们在训练场给你难堪,那只能怪你骑术不精,无法赢得胜利;他们对你也没有不轨想法,如果他们心中产生了邪念,你认为你拉上的可笑帘子能挡得住?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正直的人。你应该学会信任你的同伴,或许与他们谈谈能使你们的关系得到改善,而不是谁想领导谁,相互怀疑。”



    “我已经在努力改善关系了,我也有拜托加鲁教我骑马。不过这些需要时间,不是立刻能见效的。”



    “那么你必须抓紧时间了。”坐在地面的陈志插话说:“听见传闻说,我们快要离开伊比利亚了。有一支罗马人的军队将南下攻击我们,汉尼拔决定不等他们踏上伊比利亚的土地就与他们决战。如果你想顺利领导你的小队,必须尽快,要不然上了战场可没人照顾你。”



    陈志的话惹来了王玉婷生气的哼声,如果不是看在他与自己同为现代人的份上,她早已拔剑与他再决胜负了。“我与胸无大志的陈志不一样。”她轻蔑地说,眼角瞥了为她让出床位的陈志,“我绝不会像某人,在军队里混口饭吃就满足了,即使有了机会让自己过得更好,也选择放弃。我王玉婷从来不怕战争,就像在卡彼坦尼亚时那样,是我立功的好机会。那群骑兵们现在不服,我也不计较,在战场上让他们看到我的才能,立刻会对我效忠了。”



    “你以为你是什么?”陈志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大笑起来,“卡彼坦尼亚的男人愿意接受你的领导,是因为他们相信你是迦太基派来的特使,并且看到了你的指挥才能。可现在你已经不是指挥官了,只是被人指挥的小队长。你必须上前线,用体力和武艺证明自己,而这两项与其他人相比就平庸了,特别是你的骑术,根本让人无法相信马背上坐着的是骑兵队长。你没有比你的队员更高超的骑术,也没有使他们佩服的美德,他们凭什么听从你?”



    “陈志的话很有道理。你还是多花时间与你的努米底亚朋友学习怎样在马背上战斗吧!这不仅关系到能不能使你的部下们信服你,更关系到在不久后的战争中你能活多久,对你只有好处。另外,与你的队员多交流,多参与他们的活动,相互了解对方,即使不能让他们承认你这个队长,在战场上也能配合更默契。这是我身为队长的经验。”



    王玉婷不住点头,尽管居阿斯所说的对她来说实施起来有此困难,但她已经愿意听进别人的意见。



    居阿斯随后又咕噜着自言自语,“以你现在的骑术真让我不敢想象,当初你是怎么在马背上打败卡彼坦尼亚的英雄人物莫里的?”



    队长无意的低语被王玉婷听见了。女孩生气地“哼”了一声,跳上本属于陈志的床,侧身裹住了被子。



    明天早一点去找加鲁练习骑马。王玉婷心里下定决心,闭上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三亚论坛  十堰论坛  松原地图  重庆学校  襄樊旅游  沧州学校  金华娱乐  六安论坛  衡水新闻  安阳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抚顺学习  七台河时尚  北海资讯  松原时尚  徐州旅游  辽源地图  湖州旅游  铜川学习  辽源地图  黔南地图  深圳学习  金昌论坛  思茅新闻  怒江论坛  桂林学校  西安娱乐  泰州地图  重庆学校  天门时尚  济宁新闻  七台河时尚  汕尾论坛  襄樊学校  迪庆旅游  长沙娱乐  白山新闻  淮安新闻  黑河地图  益阳资讯  咸阳论坛  湘西旅游  广安学习  钦州学习  合肥学习  贵港资讯  广安学习  金昌论坛  迪庆旅游  六安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