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八节 巫女的占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通往军营的路极少有人通行,这样少有人烟的空旷平坦地势最适合策马奔驰。两匹急驰的快马从军营方向飞奔而来,连续不断的马蹄声中还杂带着男孩与女孩的欢笑声。



    “向左!”



    王玉婷熟练地调转马头,按照加鲁的指示,向左边的空地奔驰,她流畅地控制坐骑转弯,急转方向,跨跃障碍,像一个从小活跃于马背上的顽童。



    努米底亚青年至始至终伴随在她的左右,提防随时会出现的意外。这个大胆的女孩总爱使出些危险动作,以炫耀她并不出色的骑术。比如完成一个刚学会的马上动作,甚至做出一些加鲁没有教授她,由她自己观察得到或自己创造的动作。她踩着自制的称为“马镫”的东西在奔跑的马背上站起来时,更让加鲁担心吊胆,担心她失去平衡,担心那两根系着“拖鞋”的绳子会断掉。王玉婷的骑术进步速度令人吃惊,她的张扬个性和举动同样使人惊叹。



    “走!我们到大路上去!”王玉婷指着远处的通往新迦太基城的大道说。不等加鲁同意,她已夹住马肚率先冲了过去。



    努米底亚人本就对迦太基人的语言不精通,突然出现这样的状况更让他语塞。他无可奈何地望着少女的背影微笑,跟上了她。



    平坦的大路让马的速度更加畅快,王玉婷只顾向前飞奔,身边突然传来“哎哟”的一声,一个在路上行走的老女人为了躲避急驰而来的快马,在路边跌倒了。王玉婷只用眼角余光轻瞥了一眼,她无法令马立刻停下,向着远方冲去。



    “是谁家的小姐这样轻狂?”老太婆坐在地面,手摁住水桶般的粗腰,忍着疼痛冲着骑马的少女背影大叫,之后又骂骂咧咧地颤动嘴唇。



    “你没有受伤吧?”加鲁下马扶起了老太婆,“她刚学会骑马,技术还很生疏,请你原谅她。”



    老太婆拍了拍衣服上的土,其实就算她拍掉这些尘埃,那件外衣依旧不显得干净。她拾起地上的包袱,同样拍掉尘土,把它重新跨回肩头。这个老女人个子矮,身材明显体现出中老年女性发福的特征,肥短的脖子上挂着兽牙和粗糙的彩色石头串成的项链,头发蓬乱,黑发与白发掺和着,各占据了发丝总数的一半,它们似乎很久没清洗了,还插着片枯黄的草叶。老太婆看起来像个疯子。



    “谢谢你,年轻人。你可真是位好心人。”老太婆并不是疯子,她神智相当清醒,她仔细瞧了瞧加鲁黑色的容貌,“让我看看你的脸……多么英俊的小伙子。高尚的人不会被神遗弃,你去有好报的。”



    老人的话让加鲁脸上热热的,羞涩地微垂下头。



    王玉婷骑着马回来了。她坐在马背上,望着差点被撞倒的老女人说:“喂!你没事吧?”



    老太婆想要责备这个无礼的姑娘,抬起头,却愣住了。划着道道皱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眼中印着的王玉婷的容貌使她的神情瞬间流露出熟悉与吃惊,但老太婆很快恢复了责备的神态,“高贵的小姐,你怎么可以对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老无礼地说话呢?”



    “受人尊敬?你?”王玉婷打量老太婆的仪表,她那流浪老年人的模样怎么也无法与受人尊敬相联系。



    “我已经向老人道歉了。”加鲁对王玉婷说。



    “让她跌倒的人不是你,为什么你要道歉?即使需要道歉,那人也是我。”王玉婷瞥了眼老太婆。



    老妇人脸上的怒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和蔼的笑,“好狂妄的姑娘!你来自哪里的国度?”



    王玉婷轻蔑地浅笑,“从东方的神秘国度来。那个国家你一定不知道。”



    老人笑起来。她一笑,肮脏的老太婆变成了高雅神秘的老太太。“我是卡彼坦尼亚的大巫女,最接近神的女祭司,名叫塔尔奎尼珀。听说迦太基与罗马又一次宣战了,这场战争会波及到我的家乡,因此我结束旅行,打算回到故土。我担心我可爱的朋友们会在战争中消失,再也见不到了。”



    加鲁听说眼前的老妇人是位女祭司,出于对神的敬畏,对老人更加尊敬起来。



    老妇人再次特意注视着王玉婷的容貌,“小姐,你很像我的导师——一位拥有神秘力量的女性。她曾预言过我将来某一天会遇上位与她十分相似的姑娘。”



    “你们这些巫婆就喜欢故弄玄虚!什么神秘、预言之类的说词。”王玉婷小声嘀咕着。她使用的是汉语,即使被听见了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老妇人只知道她在咕哝,没在意。她继续她的话,“尊贵的小姐,如果不介意,我能为你占卜吗?”



    “可以。你就先算算,我是哪一年出生的。”王玉婷故意为难人家。她出生于两千多年后,占卜师如果真能算出,那么她恐怕以后再也不会轻视算命问卦的人了。



    年老的女祭司似乎瞧不起少女的要求,摇了摇头,“向神求问已经知道答案的事会惹怒神明。神只对他的宠儿回答未知的事物。”



    王玉婷朝着这个老太婆微皱眉头,心里吐了口口水。巫婆向来狡猾,不知道答案的疑问可以由她随便乱讲,而没人知道是否正确了,“你能算出什么?”



    “我能知道你的未来。”老妇人说,“我的导师告诉我,将来见到那位与她相似的少女时,一定要警告她今后的命运。”



    少年少女们同时投以好奇的目光。老妇人闭上眼睛,头微仰,像是在向一个未知的世界请示。



    她睁开了眼睛,“可爱的姑娘,你来自神秘的不为我们知识所熟悉的国度。你是位做大事的女性,将来也会做成大事。但同时,许多珍贵的东西将离开你,永远不会再回来。伟大的业绩与私人情感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如果两者都想要拥有,那么所有的事都将半途而废。”



    “看来是个不太好的命。”王玉婷嘲笑说。巫婆通常会在别人的命运加入一些不幸,然后让他们掏钱消灾。



    “我可不这么认为,只有古时的英雄才会被天神赋予干出伟大事业的能力,多少人只能仰望他们的背影叹气。但请记住,一旦找到最珍贵的东西请牢牢抓住它,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到了。”老人提醒说。



    “说得对!大道理谁不会说!”王玉婷轻蔑地抬高声调,“这些模棱两可的答案怎样想都可以和自己的遭遇套上。你能不能说点具体的,比如说……”她想了想,“我会喜欢怎么样的人?你们算命的不是常给无知少女占卜这类问题吗?”



    老巫女没出声,她又一次闭上了眼睛,苍老的脸面向天空。没多久,她说道,“我不知道他是谁,有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但我可以看见有关他的部分画面。他有一头乌黑的卷发,白色的衣襟在风中飘逸,骑着骏马飞驰……”



    王玉婷笑了起来,打断了老妇人的话,“卷头发,黑色的,骑马?你不会说的是加鲁吧?虽然他没有白衣服,但也说不定他哪天会那样打扮。”她指着努米底亚青年。



    加鲁也有一头卷曲的黑发。努米底亚人在她的笑声中垂下了头。



    “与你这个巫婆废话根本是浪费时间。加鲁,我们走!”王玉婷催促朋友快些上马。她想顺路去新迦太基城,看看自从担任队长后就没再见到的父亲。



    加鲁向老人告别,跨上了马。



    “等等!等等!”老妇人叫住了刚骑马跑出几步的两位年轻人,“即使你们不相信我的话,也不应该让我这个老人吃力地行走,而你们骑着马。你们是要去新迦太基城对吧?我碰巧也要去那,到旅馆歇歇脚。你们能送我去吗?就当做做好事。”



    王玉婷停下来给了这个烦人的老太婆一个眼色,“让她跟着来吧!不能让别人说我们欺负老年人。”她对努米底亚人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林芝地图  西安娱乐  海口新闻  恩施学校  南通时尚  怒江论坛  桐城学习  四平时尚  咸阳论坛  商洛论坛  泸州学校  桂林学校  铜川学习  安阳旅游  酒泉论坛  三亚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盘锦学习  南通时尚  泰州地图  思茅新闻  湘西旅游  吴忠旅游  临夏新闻  思茅新闻  娄底资讯  临汾新闻  许昌学习  松原地图  衡水新闻  安阳资讯  许昌学习  盘锦学习  广安学习  北海资讯  伊犁学校  赤峰新闻  长沙娱乐  张家口时尚  三亚论坛  昭通时尚  淮北地图  怒江论坛  钦州旅游  郑州地图  淮安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中山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黑河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