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五节 军队集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黎明十分的号角声覆盖了寂静的大地。王玉婷立刻睁大了双眼,她根本没睡着,等候着这声新一天的第一声喧闹。



    号角声刚响,她轻盈地跳下床,掀开眼前的布帘,双脚钻入床下的短靴,用不着穿衣,衣服从昨天开始已完好地套在身上。转身从床角拖出几天前就收拾完毕的行李,东西不多,只是些随身物品、换洗衣服。



    同室的其他人也已行动起来。明达斯打着呵欠懒散地扣紧皮带。巴克尔动作麻利,三两下穿好衣服,用脚勾出了床下的行李,他冰冷地注视着第一个穿戴整齐的王玉婷——他的队长。



    王玉婷轻松地跳跃两下,活动了筋骨,她看了看这些还在忙碌的生命已被捆绑一起的同伴们,拧紧行李,快乐地打开了门。



    她以为自己会是最早或者头几个出现在营房外的战士,但眼前的景象令她失望。军营已到处是跑动的人影了,军官扯着嗓门沿着营房的坐落顺序挨个叫喊,提醒里边的人加快动作,如果有小队仍然关着门,凶狠的靴子会在不结实的木门上狠踹两脚。越来越多的人在外面奔跑,他们多以小队为单位,成群往马场方向快行,骑兵们会在那里牵出马匹,然后前往最后的大军营。



    想到那个驻扎上万步兵的军营,王玉婷不禁看向它的方向,那里距离骑兵营地并不远。可以想象,那里现在也一定热闹非凡。尽管骑兵们的军营已经相当吵闹了,但依然能依稀听见从那边传来的杂音,毕竟聚集一地的上万人再怎么安静地活动,他们的声音也比一个人大吼的音量来得大,更何况这些人根本不需要安静。



    陈志系紧靴子后方的鞋带,顺手将匕首插入与皮靴绑在一起的鞘内。他站直身子,把系着短剑的皮带斜跨身上,剑一直垂到了腰间。居阿斯以镇定的稳健速度绑好腰侧固定硬皮胸四的细绳。房间里每个人都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自己的事。号角响过第二遍,屋外的喧闹更加急切,但外边的紧急似乎与屋内无关,雇佣兵们不论自身年纪,从容地把自己装扮成年轻英俊的小伙子。



    居阿斯拉开房门,黎明天空的微弱蓝光立刻窜进屋中。雇佣兵队长稍稍抬高了脸,小眼眶中的眼珠迎着东方的亮光凝视了一会儿。



    “出发!”队长以并不高亢的声音吼了一声。



    他第一个踏出房门,队员们跟上他的脚步。王重阳用手指甲理了理上唇的浓密黑胡须,他本来凭借女儿做统兵官时的关系已离开了军队,现在又因为一条不怎么可靠的有关他妻子下落的消息而重新回来了。朋友们对他的行动露出不解的惊诧。



    居阿斯走在前方,没有整齐的列队,一群人随意地站立,随意地行走,高矮也参差不齐,却比任何训练有素的队列都来得有威势。雇佣兵小队加入了从各自营房出来,汇集到一起的雇佣军队伍中。



    王玉婷看着前方骑马的高大男子。他不过三十岁左右,五官线条粗犷,谈不上英俊,胸甲款式单调,毫无美感。王玉婷的心中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这个看上去板刻的男子就是她今后的直属上司——骑兵统领马哈巴尔。从前与他有过接触,他可不好相处。



    来自各地军营的军队浩浩荡荡往同一个地方聚集,平时里开阔的海湾一隅今天被无数的人挤满,大地被覆盖了,除了人和马什么也看不到,密集排列的方阵一个并排一个,看不见尽头。



    究竟有多少人?王玉婷骑在马背上,视线较高,她不停地四处张望,曾预想过军队的规模,几万人是不会少于的,四万?五万,或者六万?但现在的情况表明,她的估计远远过于保守了!看不到边尽的队列无法目测数目,士兵们的吵闹声更让人没办法冷静思考。



    “比执政官的军团多出太多了!”明达斯感叹说。



    王玉婷听到感叹,看向身边的这位队友。“你知道罗马那边有多少人?”



    明达斯的声音突然结巴了,但很快恢复了流畅,“这是常识,亲爱的队长。一位执政官统帅两个军团,大约一万人。”



    “很厉害的‘常识’,我就不知道。”另一名队员巴克尔说。其余人也有同感。



    “你们不过是在伊比利亚出生长大的当地人,怎么会知道呢?”明达斯轻蔑地说。四周的人对他的轻蔑没有明显反感,明达斯去过许多地方,见多识广,会说多种语言,这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的。不过尽管承认他的见识,但心里没有人会舒服。



    沉默的骑兵中突然有人说话了,赞同了明达斯,“没错,的确是这样。我也听说过。”



    说话的人是德尔非,他是位迦太基人。从军的迦太基人不多,没做军官的更加少。王玉婷对德尔非的印象在她的小队成员中是最好的,因为他非常友善,明达斯的嘴不饶人,巴克尔喜爱用行动表示不满,而德尔非对任何人都是友好的,总以笑脸迎人,也不说过分的话。



    “听见了吗?我可没因你们的无知而欺骗你们。”明达斯略显得意。



    他的行径引起了阵阵嘘声。沉默的人忍不住要说上两句了。



    “安静!”



    一个音量不高,却很有威严的声音制止了骑兵们的骚动。他们的直属军官马哈巴尔回头严厉地说。骑兵统领随后瞪住了他的骑兵队中的特殊人物——军队里唯一的女性军官,同时也是他的部下。“你怎么管理手下的?仪式结束后来见我!”马哈巴尔训斥说。



    王玉婷觉得冤枉,不是她放任部下,而是这群家伙根本不听她的命令。



    她也是在这时才明显感觉到气氛的变化。数万人,比雷鸣更响的喧闹突然消失无踪了,像是有人同时对他们下达命令,让他们闭嘴。她骑着马,又身处前排,因此清楚地看见了发生了怎样的事。



    把庞大的军队分隔成两大块的道路的尽头出现了位年轻男子。他如此特别,以至于数万双眼睛的灼灼目光全集中到他的身上。他也的确能归入特别之列,一个承受着万人注视的人竟能坦然到如同在无人的旷野上自在行走,没有丝毫不自然。



    汉尼拔身穿金色盔甲,盔甲上的浮雕棱角在正午的日光中反射出耀眼的光辉。王玉婷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汉尼拔身着将军的礼服,平时这位迦太基将军总是如雇佣兵般朴素。



    他的头盔同样以金色为主,其间有银色线条在表面上蜿蜒出曲线图案。绿宝石镶在头盔正中靠下的额头部,细小的透明金刚石围绕绿色宝石,构出一圈闪亮的银环。盔顶插着两根纯白的羽毛,羽毛长而硬立,颜色不是染上去的,而是来自稀有的白化的鸵鸟。白色斗篷的色彩并不突出,但上边用金线绣出的狮子图案却使它与其它白布区分开,特别是在阳光明媚的今日,更是不能不吸引人们的目光。固定斗篷的金属扣自然离不开炫目多彩的宝石的装饰,打磨光滑的裴翠珠子连成串,从金属扣边缘垂下,以盔甲的金色作为了它的背景。



    贴着金箔花边的靴子踏上了石阶。向上的阶梯通往临海的高台,这是一个祭祀的地方。祭司和他的助手们站在祭台旁,恭敬地注视着将军的到来。



    军队更加寂静了,以到祭司念诵祭文的声音也变得洪亮无比,仿佛一个非凡的人在空中对芸芸众生高喊。八名健壮的奴隶抬着一头捆绑结实的母牛走了上来。一位祭司的助手捧着一把短刀在汉尼拔身旁跪下。将军没有看他一眼,握住刀柄,锋利的刀身落地插入了牛肚。母牛悲惨地长鸣,由于被锁链束缚,它不能挣扎动弹。肚子被剖开,祭司熟练地从鲜血奔流出的牛腹中拉出了内脏。



    他的嘴里叨叨絮絮,可能念着咒文,双眼紧盯住血肉模糊的牛肝。他把滴血的脏器扔进了祭台旁的火盆,旺盛的烈火在一瞬间稍微收敛了气焰,但又立刻更凶猛地燃烧起来,并带着肉块焚烧的臭气。



    “伟大的巴勒赐给了我们吉兆!”



    祭司高举染血的双手向石阶下的数不清的战士高喊。



    这一刻,安静的大军突然爆发了。疯狂的战士们呼喊着战斗的到来,他们用武器敲击盾牌,为呐喊增添骇人的声势。



    王玉婷没有跟着叫喊,她捂住双耳,突然迸发出的巨大声音让她的耳膜受不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烟台论坛  吴忠旅游  抚顺学习  伊犁学校  那曲地图  郑州旅游  天门时尚  松原时尚  白山新闻  西安新闻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佳木斯论坛  六安论坛  大庆论坛  酒泉论坛  辽源地图  松原地图  烟台论坛  廊坊时尚  松原地图  宜昌地图  辽源地图  喀什资讯  抚顺学习  郑州旅游  中山时尚  泰州地图  黑河地图  潍坊资讯  三明时尚  益阳资讯  深圳学习  许昌学习  三亚论坛  三明时尚  沧州学校  湘西旅游  乌海旅游  贵港资讯  湖州旅游  合肥学习  钦州学习  昭通时尚  德宏时尚  阿拉尔地图  佳木斯论坛  临沂资讯  临沧新闻  贵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