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节 执政官的策略(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第一位凯尔特人酋长带着随从和礼物要求与罗马执政官见面时,骑兵队长普布利乌斯投以了厌恶的目光,不是对酋长,而是向着执政官的营房。



    另一位骑兵战士牵着战马,经过他的身旁。啧啧声从年轻士兵口中不断发出,普布利乌斯抽动眉头,厌恶的目光投向了他。梅特卢斯微昂着脸庞,眼光高傲地构成轻蔑的俯视。“你看见了吗?一支迦太基的探路骑兵队劫掠几个村庄,杀掉了一群当地人和一个酋长,这些傲慢粗鲁的凯尔特人就害怕了!现在他们也只有乞求我们罗马人的庇护,部落首领们还算聪明,明白我们才有办法对抗狡猾凶残的布匿人,相信西庇阿执政官能轻易将这些野蛮人拉拢过来,让他们为罗马卖命。执政官阁下的才智一向是我倾佩的,而你身为阁下的儿子却莽撞毫无智慧……”



    “住口!”普布利乌斯向着梅特卢斯大吼。梅特卢斯被这个声音吓住了,喉咙吱唔着,说不出话。尽管他与普布利乌斯时常相互挖苦,可普布利乌斯冲着他愤怒吼叫的情况在他的记忆力中至少是没有的。



    普布利乌斯的怒气并没有因伙伴的退怯而熄灭。“你认为探路的骑兵队不急着回去向等待消息的将军报告情况,反而绕道,冒着危险与未表示出敌意的部落作战——这种事可以相信吗?即将面对国家的仇敌罗马,不与当地人联合,孤立远离祖国的敌军,反而为自己不断制造新敌人——这种事可以相信吗?你把这些问题想清楚,然后再来与我谈论执政官的才智!蠢货!”他种着竞争伙伴近乎叫喊地宣泄一通,然后转身离开。



    梅特卢斯看着普布利乌斯逆风飞扬的白色斗篷,愤怒这才突破突然被人吼叫的莫明其妙感,主导了情绪。嘴唇颤抖,吱唔的喉咙终于发出了声,“普布利乌斯!你太狂妄了!”他对着已走远的普布利乌斯大喊。



    执政官房外的卫兵拦住了青年,他被禁止入内。普布利乌斯在门外来回走动,直到拜访的酋长出来了,他才又一次试图闯过卫兵的阻拦。他是执政官的儿子,卫兵们不方便使用强制手段,要避免出手过重,这给了他机会,他推开卫兵,一脚踢开了房门。



    “这是一位罗马贵族子弟应有的礼节吗?滚出去!”西庇阿执政官听见房门外的闹嚷时,已经知道是他的儿子了。



    “父亲,我有问题必须与你谈谈。”普布利乌斯不听从父亲的命令低下头,如士兵等待将军的回复。他顺手关上门,表明即使父亲反对,他也根本没有出去的打算。



    西庇阿执政官点头,他可以留下。



    普布利乌斯凑近父亲,“请你告诉我。父亲,所谓的出现附近的迦太基骑兵其实是你的布置,对吗?”



    “你知道了?”老西庇阿立刻显露出几丝意外,他的儿子并不知道他的计划,看来他的聪明程度正随着年龄增长。“‘迦太基’掠夺了他们的土地,杀死妇孺和成人。凯尔特人对迦太基的仇恨增加了,他们向罗马示好,因为他们明白,只有罗马才能抗衡迦太基,他们会与罗马合作,共同对付即将到来的迦太基军队。这样不好吗?”



    “很不好!”普布利乌斯一口否定了父亲的话。他愤怒地吼出来,“利用欺骗得来的力量能持续多久?一旦谎言揭穿,带来的只有永远不会化解的恨意。罗马人拥有正直骄傲的精神,把我们的力量和高贵心灵展示给野蛮人看看,他们一定会在高尚文明面前折服,然后心甘情愿地对我们忠诚,这才是永久的,获得盟友的方法。父亲,现在你使用的小伎俩与被普通公民鄙视的布匿人的花招有什么两样?”



    “小伎俩?没错,的确是小伎俩。可是,亲爱的儿子,别看不起它们,它们的作用非常大,今后你会明白它们的好处。”老西庇阿面对儿子的大吼大叫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欣喜地微笑。他以为这个儿子的精神世界除了希腊式的放荡和布匿式的对同伴的讥讽就没别的了,现在他的心中还存在着罗马的高尚情操,尽管提出的地方有点可笑。



    普布利乌斯把父亲的笑容理解成对他的讥笑。“在战场上,使用计谋迷惑敌人,欺骗敌人使他做出错误判断,这样的‘伎俩’是艺术,是值得称赞的。但在别人背后使手段,挑拨、陷害,这些‘伎俩’可耻,违背了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具备的美德!”



    执政官点点头,“不错,的确违背了美德。美德是个好东西,它使人格充满魅力,不过它不能救你的命。你反对我就是因为我挑拨了迦太基与凯尔特人的关系,让他们敌对吗?”



    “不完全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代表罗马的执政官——我的父亲,平时教育我要做正直高尚的公民,可现在他使用卑鄙手段比谁都从容!他不敢以自己的智慧在战场上直面敌人,并战胜对方。你不是在给汉尼拔制造敌人,是在给罗马树敌,没有谎言可以永久保持,真相显露就意味着不可调和。”



    “谢谢你的忠告。普布利乌斯,你的看法虽然免不了孩童的幼稚,可我很高兴。”父亲欣慰地说,儿子的激烈言词没有使他丝毫生气。“普布利乌斯,你厌恶小伎俩,但你会使用它吗?”



    “不会。即使我拥有这种聪明,我也不会用。”普布利乌斯毫无犹豫地肯定,“我相信以诚实和正直去对待陌生人,他们会成为我的朋友。”



    执政官络腮胡下的嘴唇微微上扬,“你是个好孩子。”



    “但愿你也是个好父亲。”普布利乌斯对执政官说。他转身,已经有了离意。



    “等等,我给你安排个任务。”执政官叫住了儿子,“你去侦察骑兵队报到吧!那样能让你快些接触到迦太基人,与他们‘正直’地较量看看。”



    普布利乌斯想了想,“我考虑一下。”



    王玉婷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把同在帐篷里休息的其他骑兵吓了一跳,不过她的同伴们很快从惊骇中恢复,之后继续干着各自的事。王玉婷裹紧毯子,她感冒了,一定是夜晚睡觉时踢了被子,加上睡眠不太好。



    这几日不知怎么的,半夜总是无法进入熟睡,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吵着了她,那声音像是许多人蹑手蹑脚地从附近走过。但每到第二天,她专程调查声音来源时,却又看不出异样。



    布帘被掀开,巴克尔进入了帐篷。



    “巴克尔,你去哪儿了?这么久?”德尔非抬头询问。他们的伊比利亚人队友有空闲时就去拜访他的同族朋友,不过花不了多少时间。



    “拜访朋友。”巴克尔回答,“不过没看见他。很奇怪,不仅没有见着我的朋友,就连他所在的步兵队的人一个也没看见,他们的帐篷在这里,但全空着,不知道人去了哪儿?”



    “可能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就像渡过埃布罗河时我们干的那样。不用担心。”德尔非推测说,他询问王玉婷的意见,“队长,你怎么想?”



    “我没什么看法,不过……”她又打了个喷嚏,“不过这几天开始,我每晚总能听见奇怪声音,而且我发觉军队的人数不如出发时那样多了。虽然途中发生了几场冲突,但我们的损失不会这么大,对吧?”



    “队长,我可没发觉人数有变化。天已经黑了,你不休息吗?你可在生病。”明达斯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对病人的关心。总爱多嘴的他今天居然意外地第一个铺展开被单,准备睡觉了。



    王玉婷觉得他说得没错,没有药的情况下只有靠多休息了。



    半夜,王玉婷一如既往地无法在前半夜熟睡,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从前的这个时间段里她根本没睡,而是奋战在游戏画面前。几日来影响睡眠的声音又出现了,不过不同于往日,这次的声源很近,似乎就在帐篷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诸城旅游  盘锦学习  铜川学习  乌海旅游  廊坊时尚  迪庆旅游  金昌论坛  郑州地图  合肥学习  北海资讯  南通时尚  沧州学校  许昌学习  七台河时尚  张家口时尚  临汾新闻  重庆学校  湘潭学习  诸城旅游  安阳旅游  淮安新闻  安阳资讯  泰州地图  眉山旅游  海口新闻  徐州旅游  临沧新闻  乌海旅游  沧州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襄樊学校  中山时尚  襄樊旅游  四平时尚  徐州旅游  七台河时尚  黄冈旅游  中山时尚  桐城学习  松原时尚  湘潭学习  阿拉尔地图  宜昌地图  桐城学习  西安新闻  深圳学习  思茅新闻  大丰地图  济宁新闻  中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