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节 提赛那斯河之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可以饶恕他们!绝对不可以!”马戈愤怒地大喊。他刚遭受了挫败,而且是自己主动投入了敌人的陷阱,这种耻辱仅用愤怒是无法表达的。



    他像一位激动的演说者,来回走动,舞动双臂。四周围着无数士兵,他们激进的情绪里饱含着好战之心。与罗马人的战斗迟早会来,他们已等不急了。



    “教训罗马人!”



    有士兵突然高喊。他的声音立刻得到应和,无数人跟着喊出声,要与罗马人一战。



    句句呐喊传进不远处的营房里。士兵吵闹的声音打断了军事会议。军官们听着士兵的呼喊,沉默了一阵。



    “将军,我们可以战斗。”马哈巴尔本来不希望立即开战,但在感受到屋外激昂的士气后,改变了主意。



    “你们的意见呢?”汉尼拔征求其他人的态度。支持立刻战斗的人依然坚决,赞成再修养一段时间的人则有些迷茫了。



    “我有个看法!”王玉婷像学生在课堂上发问般,举起了手。



    “队长,请说吧。”



    得到允许,王玉婷从军官座位中站了出来,“我们的敌人是不是也已经准备好战斗了呢?”



    “队长的疑问我考虑过。”汉尼拔回答,“西庇阿执政官把军营迁过河岸,已经表明他希望在近期与我们一战了。罗马人不能容忍有敌人在他们的土地上滞留。但这次你与马戈遭遇到袭击应该是场意外,只是对方队长的临时决定,我想西庇阿执政官现在正在为这位队长的贸然行动而发火。”



    “我们的士兵现在需要战斗。”马哈巴尔再次提醒。士气非常好,这是战斗的机会。



    军官们不再讨论,等着汉尼拔的决定。



    营房外聚集的战士手持武器,有节律地敲打起来,他们希望战斗。当汉尼拔出现在营房门外时,他们的盾牌高得更加响亮。



    汉尼拔抬手,军队立刻安静了。



    “军队集合。”将军发出命令。安静的军队突然爆发,敲击盾牌声和欢呼震动了大地。



    执政官的巴掌狠狠甩在了自己儿子的脸上。普布利乌斯被这一耳光打翻在地。“你没把执政官的命令当一回事吗?谁允许你与迦太基人战斗的?为什么迦太基人没把你杀死?”西庇阿执政官的怒气让四周的人无人敢劝阻。



    普布利乌斯站起来,低下头,不敢在这时候出声。他擅自行动时已知道会被责备,但如果他取得了完胜,父亲即使会责备他,心中也同样会很高兴的。可是实际情况并不如计划中完美,他不仅没有消灭迦太基人,反而差点被他们杀死。



    “执政官阁下!”



    有人闯进营房,他的进入让屋里所有人都警觉起来。“执政官阁下,迦太基人的军队正在集结!”他慌张地报告。战争突然降临了。



    “都是你挑起的好事!本来我想再多了解些迦太基人。”执政官冷酷地怒视他的儿子。“招集军队!”他向军官们发布命令。



    军官们向执政官行礼,为这个正确的决定离开营房。执政官的卫兵立刻捧来了胸甲与佩剑。



    普布利乌斯跟随父亲走出营房,却被执政官阻止,“你不用加入战斗了!一位不愿服从命令的军人,永远不能上战场。”西庇阿执政官毫不留情地冷冻了青年的战斗热情。



    两支军队很快在波河与提赛那斯河交汇处对峙。这是场没有任何预兆的战斗,突然的,双方似乎都迫不急待,没有人能预测到迦太基与罗马的第一场战斗会发生在今天。



    西庇阿执政官骑着高大的战马,面对军团的战士用浑厚的声音激励他们的士气。



    “在你们面前的敌人曾经被你们的祖辈和父辈打败过。可鄙的迦太基人,他们在财富如山,战舰横行海面的时候就没有战胜过我们,现在更加不可能!



    “看看他们现在的模样,像团虚弱漂浮的影子!阿尔卑斯山的风雪与岩石已经把他们弄得疲惫不堪。他们在雪地里行走,四肢都被冻僵,肌肉已经僵直,手脚行动迟缓,一路上的饥饿和寒冷,再加上与凯尔特人的战斗,他们的武器变了形,衣衫破烂,马匹也疲惫无力。这群乞丐随时都会崩溃,我们要做的仅是加速他们的灭亡。”



    罗马士兵们不惧怕任何敌人,他们的利剑把盾敲得如同雷声般震耳欲聋。



    汉尼拔并不打算长篇大论地对士兵发表演说。他的士兵士气高昂,经历过无数战斗与自然灾难的磨练,已经无须再由他多说了。如果一定要说什么,那也只有他时常对他们说的那句——战胜罗马人,这片土地上的所有财富都将属于他们;或者失败,成为敌人财富的一部分。



    战斗的号角声响起,如同一场残酷比试的开始信号。



    罗马军队第一排的标枪投手开始向敌人靠近。迦太基阵营中最前端的也是投枪队,只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战斗的热情,面对敌人逼近,没有任何动作。他们的队列有很大问题,与身后的步兵队列一起,留出了道道纵向的间隙。



    号角声再次吹响,这声音来自迦太基的阵列,不过投枪队与步兵队依然没有动静,但迦太基的阵列并不是没有变化。马蹄声从后方响起,骑兵通过队列中的纵向间隙冲出了队列,他们很快成了迦太基军队的最前端部队。



    上千骑兵冲向罗马军的投枪队。



    “是骑兵?”执政官震惊地自语。



    无数投枪如从天而降的暴雨落向飞速前进的骑兵队,但这些细长的武器大多落在骑兵身后,与他们擦身而过。



    投枪队开始后退,但已经迟了,骑兵冲入了他们的阵列,队型顿时乱作一团。投枪队的士兵在马蹄下逃散,但迦太基骑兵不愿与投枪队纠缠太久,他们踩过尸体直冲罗马军正面。



    “准备!”



    前排的百夫长一声令下,木盾碰撞声响起,盾与盾连成了一堵坚实的墙。每位士兵握盾的手仿佛能把盾挤出水来,他们已准备好迎接骑兵的冲击。



    迦太基人似乎已决定使用骑兵冲散罗马人的阵型。但骑兵队此时却出人意料地一分为二,由中间断开,向左右转弯。分开的骑兵队犹如缓缓拉开的舞台大幕,展现出背后隐藏的东西。



    前排的罗马士兵看得最清楚,他们无不惊骇,但这又是情理之中的状况——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迦太基人的投枪队。他们尾随骑兵,借助马匹的遮掩,接近了过来。



    投来的标枪就像前不久罗马投枪队掷向迦太基骑兵的那样致密,只不过它们面对的不是快速灵活的骑兵,而是难于躲闪的步兵阵列,而且是为了抵御骑兵冲击,特别加密的阵列。



    标枪落下,每一只标枪都可以刺中一个活人。近距离的投掷使得盾失去了效力。罗马军第一线连敌人还未碰到就死伤无数。



    罗马军的号角又一次吹响,第二线及时补上了。此时迦太基军的步兵已经赶上,两军主要战斗力量正式碰撞。



    普布利乌斯站在马房外抚摸着坐骑的背脊,油黑的毛皮柔顺发亮。远方传来微弱号角声,战斗没开始多久,第二线已经出阵了,普布利乌斯忧心地望着战场的方向,皱了皱眉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徐州旅游  辽阳旅游  铜川学习  恩施学校  十堰论坛  松原地图  抚顺学习  湘西旅游  七台河时尚  泸州学校  迪庆旅游  六安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湖州旅游  海西论坛  吴忠旅游  乌海旅游  黔南地图  昭通时尚  南通时尚  阜新地图  金昌论坛  酒泉论坛  七台河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西安娱乐  阜新地图  金华娱乐  黄冈旅游  喀什资讯  林芝地图  淮北地图  四平时尚  辽阳旅游  抚顺学习  赤峰新闻  潍坊资讯  沧州学校  那曲地图  张家口时尚  海西论坛  黄冈旅游  济宁新闻  深圳学习  辽源地图  廊坊时尚  泸州学校  恩施学校  诸城旅游  伊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