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六节 援军只有一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说你被禁止参战了?原来不是流言。”



    有人从马房另一侧缓缓走了出来,这个人杵着拐杖,是个年轻人,他的脚受了伤。



    “梅特卢斯?”普布利乌斯看着眼前这位时常与自己拌嘴的家伙,现在他跛了脚,普布利乌斯不禁有笑的冲动。“你的脚怎么了?”



    “不小心摔下了马,扭伤了。”梅特卢斯回答。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几步,脚依然疼痛,让他咬了咬牙。



    普布利乌斯的嘴角上翘,眼里有了愉悦的神采。“原来是不小心,我以为你故意摔伤脚,借口逃避上战场呢!”说着,他笑了起来。



    梅特卢斯笑不出,他对普布利乌斯的话咬牙切齿。“有什么可笑的?”他大声制止了普布利乌斯的笑声,“应该被嘲笑的人是你,‘英雄’普布利乌斯!你不是总吹嘘自己是干大事业的人吗?说什么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也终将不如你,结果呢?为了贪图战胜一百人的小胜利,为了挽回上次战败而丢失的荣誉,你把我们弄到一个怎样的境地了?你打乱了执政官的计划,你的父亲正在与布匿人作战。说难听一点儿,他随时会中敌人的暗箭,或者被敌人的利剑刺中,这都是你造成的!”



    普布利乌斯收敛了笑容,瞪着梅特卢斯不说话了。



    “为什么不说话了?反驳啊!从前在我面前你不是滔滔不绝吗?”梅特卢斯得意地送给对方一个轻蔑的眼神,“是的,你无法反驳,因为这次我完全占理,你的诡辩术没有施展的地方了。你的父亲太仁慈,给出的处罚太轻,他应该明白,要教育一位干大事业的儿子,仅凭关爱是行不通的!你应该自己反省,真正干大事业的人决不会像你这样!”



    缰绳被狠狠甩了一下,绳索拼命荡漾,普布利乌斯握紧拳头,有一股想要往梅特卢斯脸上揍一拳的冲动。



    远方又传来长长的号角声。普布利乌斯一惊,握紧的拳头松开了。就连讥讽中处于上风的梅特卢斯也被这声长鸣转移了注意力。



    “后备队!”两人同时惊讶。



    这声号鸣是后备队出动的信号。罗马军的第三线,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出动的,而且更让人担心的是,战斗开始的时间并不长,第二线的出动也只不过是前不久的事。



    普布利乌斯望着战场的方向,心中的忧虑更重了。突然,他跃上马背。



    “普布利乌斯,你去哪儿?”梅特卢斯抬头对已在马背上的卷发青年问。



    普布利乌斯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他的提问,双腿夹紧马腹,飞奔了出去。他奔向战场,梅特卢斯明白他要干什么了。



    “你要去参战?你只有一个人!你果然是个疯子!”梅特卢斯在他身后大喊。一瘸一拐地追出几步,但最终赶不上马的速度,放弃了。



    普布利乌斯连头盔也来不及戴上,远方的战斗在呼唤他。他仿佛可以听见军队失败的惨烈声音。



    提赛那斯河畔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出现一边倒的局面。罗马人的投枪队没有做出任何贡献便溃败了,第一线伤亡惨重,补上的第二线同样不能扭转局势,保护两侧的骑兵根本无法达到保护步兵的作用,分成两队的迦太基骑兵,分别与他们对上了,罗马骑兵陷入了艰难的战斗。执政官把希望寄托在了第三线上。



    战马在嘶鸣,已经听不出发自哪一匹,唯一知道的是马背上的骑手倒下了,血珠沿着他倒下的轨迹飞溅,他起不来了。



    “罗马人的实力不怎么样啊!对吧?队长。”巴克尔勒住缰绳,蔑视马蹄下的尸体。他寻找下一个目标,不过找个对手已经很难了,骑兵的战斗已基本结束。



    王玉婷看向稠密的步兵战场,那里也差不多了,不经意看去,全是迦太基的军人,罗马人已被包围。



    “才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如果每场战斗都能这样短暂该多好。”德尔非从不远处骑马奔来,与在战斗中分散的队友汇合。



    每个人都喜悦无比,这场仗虽然还没结束,不过结局怎样,人人都能看出。罗马人从战斗开始时就失去了优势。



    王玉婷跟着队友们得意地提前庆祝,他们赢得轻松。不过她的目光更多地注视着步兵战中的情景。一位披着紫色斗篷的军官身影在战场时隐时现,王玉婷知道那是谁。



    “巴克尔!我们上!”



    巴克尔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王玉婷已跳上他的坐骑,两人共乘一匹马。她往战场中一指,巴克尔也看见了紫色斗篷,顿时会意了。



    “掩护我们!”他向其余人大吼,策马直冲入战场。



    四周有人保护,战马也有人控制,王玉婷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向了身披紫色斗篷的罗马执政官,同时张开了弓弦。



    王玉婷的箭法并不娴熟,不过她自信能够命中。箭尖指向执政官的后背,随着奔跑的马匹微微跳动,巴克尔的控马技术很好,把这种跳动降到了最低。



    果断松开手指,箭离弦射出,如同一支瞄准猎物的隼,冷酷而迅速。箭穿过人与人之间的空隙,执政官中箭,摔下了坐骑。



    射中了!王玉婷差点高声欢呼起来。她射中了罗马执政官。她第一次在跑动的马背上尝试使用弓箭,就立下了如此战绩。



    “冲啊!杀了执政官!”她对队友们大喊,抽出腰间的短剑。



    整支骑兵队立刻响应,他们队长的神勇是战斗意识的最好催化剂。罗马执政官现在仅被他的卫队保护着,四周是迦太基士兵,他逃不掉了。



    “滚——开——”



    身后有人大吼。一匹黑色骏马载着名年轻骑手冲入了围困罗马军的迦太基阵列中。



    谁也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他是敌人,但却不像来战斗,他的剑只砍向拦住他的人,与想要突出重围的被困者相反,他只顾往里冲。



    正准备冲入战场中心的王玉婷被这个人弄了个措手不及。几名骑兵倒在他的剑下,王玉婷与巴克尔俯下身子,躲过了他拖来的剑刃。飞舞的白色斗篷从王玉婷头顶扫过,王玉婷抬起眼神,卷发背影进入她的双眼。



    虽然上次带着头盔,但王玉婷可能肯定他们是同一人。又是他——那个利用桥,袭击她与马戈的人。



    迦太基的步兵在这个横冲直撞的骑兵面前有些乱了阵型。



    普布利乌斯看到了被卫兵围住,保护着的执政官。“父亲!”他呼喊着冲了过去。



    西庇阿执政官已经受了伤,再加上又中了支暗箭,只能勉强支撑。普布利乌斯握住了父亲的手,把他拉上马背。“父亲,你没事吧?”



    执政官已满头大汗,自信地一笑,“还行。普布利乌斯,我们撤退。”



    “不。”普布利乌斯轻声拒绝,留给了执政官一脸惊愕。



    年轻的队长高高举起了短剑,以让更多的人看到他。“罗马人!”他以自己所能发出的最洪亮声音大喊,“到这里来!执政官在这里!”



    听见他声音的罗马人向他聚集。本来已在迦太基攻击下溃散的阵型又开始凝聚,迦太基军的攻势奇迹般地被抵抗住了。



    “有人在重新组织罗马军队!”马哈巴尔略显担心,立刻向将军反映他观察到的情况。“把我们的后备军派上去吧!垂死挣扎的狗咬人也很痛。”



    “用不着。马哈巴尔,既然你已经断定他们只是‘垂死挣扎’,为什么还要多费力气呢?”汉尼拔注视着战场中心,那位重新组织军队的人并不是罗马执政官,不过或许总有一天会是,但前提是他能活着离开。



    迦太基将军拍了拍跟随身边的少年的肩,少年立刻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汉诺,看见那个人了吗?他是位勇敢的人。”汉尼拔指着罗马军阵中左右呼喊的卷发年轻人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咸阳论坛  辽源地图  襄樊学校  衡水新闻  怒江论坛  娄底资讯  七台河时尚  大丰地图  佳木斯论坛  怒江论坛  西安新闻  赤峰新闻  喀什资讯  四平时尚  北海资讯  淮安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伊犁论坛  安阳旅游  安阳资讯  徐州旅游  郑州旅游  徐州旅游  黑河地图  临汾新闻  安阳资讯  张家口时尚  钦州旅游  阜新地图  沧州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松原地图  郑州地图  商洛学习  三亚论坛  桐城学习  西安新闻  泰州地图  铜川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襄樊学校  益阳资讯  张家口时尚  昭通时尚  西安娱乐  海西论坛  大庆论坛  白山新闻  郑州旅游  宜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