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七节 执政官的分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提赛那斯河之战结束的当晚,失败的罗马人抛弃了军营,趁夜渡过波河,并毁掉了连接波河两岸的桥梁。他们逃得很狼狈,撤入了南岸的普拉孙喜阿城。汉尼拔造了座新桥,紧随罗马人,也渡过波河。



    身负重伤的罗马执政官西庇阿紧闭城门,不与汉尼拔交战。汉尼拔也没有主动挑战,与罗马执政官作战的胜利提高了这位迦太基将军在高卢人中的声望,为他赢来更多支持者。两位指挥官都在等待,等待下一个战斗的机会。



    夜幕刚刚降临普拉孙喜阿城,这座小城防御工事坚固,易守难攻,很适合刚战败的罗马军团重振军威。深灰色的地平线下有人远远骑马而来,来访者并不仅有一人,而是一支骑兵队,数百人的模样。城楼上的士兵立刻警觉起来。骑兵队渐渐靠近,最前端的骑手举着旗帜,最后的余辉映射出了它金色的轮廓。城楼上的士兵指着那闪光的东西大喊,他呼喊来同伴,有吃惊,更是惊喜。已经有人奔下城楼,向上面汇报了。



    没等来访者自报来历,城门已经打开。三百名骑兵奔进小城。



    西庇阿执政官听到消息时仍躺在床榻上。他顿时坐起来,披上了紫色托加,让儿子扶着坐上厅堂的椅子。大厅的门被不客气地推开,进来十二名手持“法西斯”的随从,紧随这十二名年轻人之后的是名中年男性,他身披甲胄和紫色斗篷。



    “你好,可敬的塞姆普罗尼乌斯。”西庇阿执政官勉强站起来,迎接到访的贵客。



    傍晚的来访者正是西庇阿的同僚,另一位罗马执政官。塞姆普罗尼乌斯见到西庇阿的情况感到惊讶,情行似乎比他意料中的要糟糕一些。“为了你的身体,西庇阿,你最好躺回床上。我刚从西西里赶回罗马就听说了你战败的消息,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塞姆普罗尼乌斯,情况就是这样,迦太基人打到我们家门口,我们兵分两路,同时进攻伊比利亚和阿非利加的计划失败了。”西庇阿执政官没有太多气力说话,从背后射来的那支箭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的回答完全令另一位执政官不满意。“这些我已经知道了!我并不想知道迦太基人是如何使用他们惯用的诡计,我是问,你是怎么失败的?你居然输给了哈米尔卡的小崽子!”



    “他并不好对付,塞姆普罗尼乌斯。”西庇阿执政官不敢靠上座椅舒适的靠背,那样会压着背后的箭伤,前倾身子让他已经虚弱的身体更加感到不适,“最初我以为趁着他和他的军队虚弱无力时能一举击垮他,但交手后我才发觉我错了。汉尼拔继承了迦太基人一贯的狡诈,而他的士兵都是亡命之徒。你知道亡命之徒吗?他们不顾一切地要杀死你,任何灾难与磨难都不能打败他们。”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塞姆普罗尼乌斯不以为然地坐上椅子,听听同僚的计划。



    西庇阿执政官扶正了在伤痛下略微倾斜的身子。“我现在不想与他战斗。第一,我受了伤,根本无法指挥军队,更无法上战场;第二,我们需要招集更多军团,这需要时间;第三,现在是冬季,天气寒冷,士兵们的状况并不理想。因此我决定等到早春时节,冰雪消融后再与汉尼拔决战。我已经将我的建议送到元老院。”



    “早春?西庇阿,你的狡诈与迦太基人不相上下。谁都知道,春天来临的时候将举行执政官选举,到时你以迦太基人毁灭者的姿态进入罗马,你想谋求连任么?”塞姆普罗尼乌斯执政官重重地拍了下扶手。



    “如果我能取得胜利,人民希望我继续出任执政官,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西庇阿执政官的手掌握出了青筋,“更重要的是打败汉尼拔需要花费时间完成准备。我们需要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



    “或许已经没有那个时机了。”塞姆普罗尼乌斯打断了西庇阿的话,“我们备战的时候,汉尼拔也在恢复。让敌人站稳脚跟是危险的。我建议应该再次与汉尼拔战斗,越快越好!”



    “不行,塞姆普罗尼乌斯。不能那样。你的想法才是危险的。”西庇阿执政官想要站起来辩驳,但伤痛让他又坐下了。



    “住口,西庇阿。我看你是因为一次失败而害怕了!”塞姆普罗尼乌斯突然指住伴随老西庇阿身旁的普布利乌斯,“听说你受伤后,战斗由你的儿子在指挥,如果没有他,军团就溃散了,是这样呢?你的命也是由他挽救回来?这正好显现了你缺乏执政官的魄力,让只有十多岁的孩子指挥军队,现在更是像只缩头乌龟般躲在城里!”



    塞姆普罗尼乌斯毫不留情的指责让老西庇阿生气地紧皱眉头,他想要反驳,但另一个声音快过了他。



    “尊敬的塞姆普罗尼乌斯执政官,请你不要诬蔑我的父亲。”普布利乌斯抢在父亲前面说话了,“我的确救了父亲的命,但这是我身为儿子应该做的。另外我没有指挥军队,我只是转达父亲的命令而已,因为他受了重伤,不能大声呼喊。”



    “普布利乌斯,这里轮不到你说话,你也没有资格对一位执政官大喊。”老西庇阿制止了儿子,如果不加制止,还不知道这位年轻气盛的青年会说出什么话。“塞姆普罗尼乌斯,我的儿子虽然无礼,但他说的是事实。你想用激怒我的方法逼我出战,是不会有效的。你我共同身为执政官,我没有权力阻止你的行动。”



    塞姆普罗尼乌斯淡淡一笑,他的激将法被识破了。“既然你不愿作战,那么请把你的军团指挥权交给我,胜利后我会还给你。”



    “很遗憾,塞姆普罗尼乌斯,我不能如你的愿。我不会让更多的无辜的生命毁在你手上。”西庇阿执政官一口回绝了他的同僚。



    “好吧!西庇阿,我使用自己的军团也能取胜,我才不会惧怕那个哈米尔卡的小崽子。而你,好好养伤,顺便想想如何向元老院解释失败的原因吧!”塞姆普罗尼乌斯愤怒地起身,带走了他的十二名“法西斯”随从。



    “塞姆普罗尼乌斯注定会失败,尽管我希望他能赢。”执政官离开后,普布利乌斯冲着关上的门说。



    西庇阿执政官吃力支撑起身体,伤口在动作下被扯动,疼痛无比。不过惊喜的发现掩盖了疼痛。提赛那斯河畔的战斗让他重新认识了他的儿子,以前他认为普布利乌斯只是个爱说大话,自以为是的莽撞青年,但在那天的战斗中,他镇定的指挥,果断地下令,无不显示出领袖气质,他今年才十八岁。西庇阿执政官想起了老父亲告诉他的有关普布利乌斯的预言,或许那个女人不是骗子也说不定。



    另一位罗马执政官抵达波河流域的消息同样很快传入了迦太基军营。



    “塞姆普罗尼乌斯在距离西庇阿四十斯塔狄亚的地方扎营了!”听到消息的马戈握紧拳头,激动地向他的将军强调。他之所以强调,并不是担心将军没有得到消息,而是渴望战斗。他们轻而易举地击败了一位罗马执政官,现在第二位赶来了,这又是一个取得胜利的好机会。



    “他们会不会联合?”马哈巴尔担心地向将军嘀咕。现在军官们一致赞成战斗,他只能低声表示担忧。



    汉尼拔低头看着地图,没有回答骑兵统领的疑问。但马哈巴尔的嘀咕依然被其他人听见了。



    “马哈巴尔,如果你是塞姆普罗尼乌斯,会怎么做?”王玉婷反问。现在她虽然还未被正式提升至某个职位,不过已被允许参与军事会议了。



    马哈巴尔没有回答,要从罗马执政官的角度思考问题,需要多费些心思。



    “我知道!”小汉诺突然插话,“塞姆普罗尼乌斯从西西里赶回罗马就是为了与我们决战,即使有西庇阿阻止,他也一定压制不住展示‘军事才能’的。如果不与我们一战,别人会议论,因为西庇阿的失败使得他连战斗的勇气也没有了。而且我听说,罗马执政官的选举在春季举行,他一定想在选举前立下大功,获得赞誉。”



    王玉婷满意而赞成地点头。



    “嘿!你们两个。虽然平时与你们有不同看法,但这次你们与我想到一块儿了!”马戈也加入进赞成王玉婷与小汉诺的阵营。



    “马戈,其实你根本没看法,你就想战斗。别装聪明了!”王玉婷不屑于他的支持。



    马戈与王玉婷,两个大孩子又吵了起来。



    马哈巴尔不住摇了摇头。罗马执政官的军团已经迫近,好端端的军事会议竟变成了小孩的闹剧,而汉尼拔将军居然不闻不问,任凭军官们在他们的吵闹中取乐,如果这是战前的轻松,他可无法享受这种轻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潭学习  林芝地图  辽阳旅游  潜江地图  三明时尚  临沂资讯  金华娱乐  徐州旅游  松原时尚  襄樊学校  汕尾论坛  赤峰新闻  钦州学习  辽阳旅游  十堰论坛  广安学习  合肥学习  黑河地图  中山时尚  贵港资讯  吴忠旅游  北海资讯  襄樊旅游  昭通时尚  铜川学习  阜新地图  喀什资讯  潍坊资讯  长沙娱乐  大丰地图  七台河时尚  钦州学习  连云港旅游  潜江地图  六安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黑河地图  海口新闻  许昌学习  烟台论坛  辽源地图  中卫资讯  阜新地图  南通时尚  六安论坛  安阳旅游  临沧新闻  中卫资讯  松原地图  七台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