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节 特利比亚河之战(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看得见晨光投在地面上的影子,两条影子,一左一右。他们可能已经发现树后有人,左右包抄过来。



    不能坐以待毙。王玉婷抽出剑,转身冲出大树的阴影。右边的罗马人身形比较瘦小,出其不意地解决掉他应该是件容易的事。对方如她意料的那样没反应过来,王玉婷手中的剑刺向她的胸膛,金属碰撞的尖刺声音在早晨宁静的时刻十分明显。这一剑被意外挡住了。



    另一位高大的男子以剑拨开了她的剑,及时化解了危机。王玉婷往后退出几步,现在她要面对两人的合攻。



    “是你……”白斗篷的黑发青年没有立刻产生出攻击欲念,尽管他差点被剑刺穿胸口,而是以一种久违的目光看着她。



    王玉婷对这位青年也有熟悉的感觉,但她的回想很快被另一位罗马人打断了。那位身形比较高大的男人一剑迅捷地刺来,王玉婷一个后翻躲了过去。他向身边发呆的青年叫喊,那名年轻军官才拔出了短剑。



    “他们总算到了!”塞姆普罗尼乌斯执政官看着吹响的方向,迦太基人的军队姗姗来迟,让他有点焦躁。他和他的士兵已在清晨的冷风中站立了两个小时。他们涉水过河,全身湿透,出发时很匆忙,连早饭也没吃,现在不少人除了寒冷,还感到饥饿。



    “我们的人到了。队长呢?”小汉诺通过望远镜兴奋地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但他回头却发现王玉婷——这支伏兵的指挥官还没有回来。“队长到哪儿去了?”他东瞧西看,向其他人询问,结果没人知道王玉婷的去向。



    “带几个人,去找她!”德尔非指使巴克尔去找王玉婷。巴克尔带上几个熟悉的人往王玉婷离开的方向跑去。



    进攻的号角已经吹响,王玉婷听见号声,想往战场的方向看一眼,但她不能移开目光,她必须盯住眼前两人的一举一动。难以想象,她要是赶不回去,战斗将由谁来指挥。



    高大的男子挥剑冲撞过来,王玉婷侧身躲闪,对方突然在她身旁站定,转身横砍剑刃。王玉婷只得故意摔倒,让剑从她上方划过,头盔掉落了。幸好“跌倒”及时,否则她的腰将会被砍掉一半。



    还没从地上跃起,这个男人的剑又刺过来,她只好在地上打滚。王玉婷顺着滚动的力量跃身半蹲,剑刃砍向罗马人的双脚。这个罗马人虽然身材魁梧高大,可他敏捷的身手并不输给比他轻巧的人,轻松躲过了。



    一个人已经这样难应付,王玉婷用余光瞥过她必须提防的另一个人——那名披着白色斗篷的更年轻的军官。这个人被他的同伴责备地大吼后,才拔出了剑,但他拔剑后却再没有动作。



    两剑交错,对方力量太强,王玉婷感觉到了自己的疲惫,她逃不掉,拖下去一定会吃亏。



    “队长!”身后传来一声大喊。王玉婷因不敌对方而灰暗下去的内心突然亮堂起来。十来个人从树林里冲出,与王玉婷交手的罗马人停止了攻击,退到了他的同伴身边。



    “你们来得太及时了!”王玉婷也退回她的同伴身边,幸运地说。现在形势逆转。“给我杀了他们!”



    两个罗马人也不会在逆境中久留。他们转身逃离。



    王玉婷想追上去,但被巴克尔阻止了。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塞姆普罗尼乌斯执政官把骑兵安排在两翼,目的是为了保护步兵的侧面,但从战斗开始后,他就失算了。



    罗马骑兵们要面对的不是迦太基军的骑兵,而是他们的战象。这些大象的胸腹和两侧被铠甲一样的厚牛皮遮盖着,它们长长的象牙套着金属保护套,象鼻上绑着弯刀,宽厚的背上托着塔状木制建筑,可以掩护三、四个弓箭手。



    战马在嗅到这些战象的气味时,就已变得烦燥不安。当被激发了斗志的大象冲向骑兵队时,罗马骑兵们根本无法应战。他们的马匹脱离了控制,队伍乱作一团,马匹不敢让这些猛兽靠近,它们甚至扭头逃跑。罗马的骑兵失去了战斗力。



    然而迦太基的骑兵紧跟在战象的背后,他们取代了罗马骑兵本应该占据的位置。没有了保护的步兵顿时变得被动。



    迦太基人以军号吹响了信号。



    树林中的小汉诺听见号角声,像遭受了惊吓,如木桩般立了起来。这个信号是让他们出击的信息。“该我们了,怎么办?”他慌张地向周围的人请教,指挥官还没有回来,他们要怎样出击?



    “汉诺阁下,如果队长没有立刻出现,只有由你指挥我们了。”德尔非给了小汉诺提示。



    小汉诺没有因这个主意而镇定,反而更加慌乱。“我?可是我不会指挥!”他的心里盼望着能当指挥官的一天,但这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却让他直想拒绝。



    “现在这里你的地位最高,只有你才能顶替队长。”德尔非鼓励说,“汉尼拔将军的战术你应该了解,对吧?照着将军的安排行事,具体的我会帮助你。”



    小汉诺犹豫着,时间紧迫,他答应了。



    可这时一队人从树林深处窜出。“我回来了!”王玉婷高喊着冲入队列中。她跨上坐骑,“现在,跟我来!”



    树林里响起了震天的吼声来回应。小汉诺高兴地点头,他有种解脱的轻松。



    罗马军已经溃败,早已埋伏好的骑兵加速了他们的毁灭。两支伏兵从隐匿地冲出,攻击他们的侧面,截断了他们的退路。罗马人被包围了。



    一些侥幸突围的人奔向特利比亚河,只有渡过那条河他们才能回到军营。但现在那条河已经不能渡过了,日光融化了冰雪,河水上涨,身着甲胄的步兵根本不能游到对岸。骑兵很容易追上了他们,鲜血汇进河水,河流里染出了道道红条。



    为了游过河的士兵扔掉了身上的甲胄,跳进河里,但上游冰雪融化后产生的急流淹没了他们中许多人。



    王玉婷带兵追逐逃跑的罗马人,马蹄踏过河边遗落的甲胄,她对丢盔弃甲这个词又有了新的认识。



    特利比亚河的对岸,普布利乌斯与穆西卡目睹了罗马军的失败。不光彩的溃逃让这两位旁观者也感到颜面无光。



    穆西卡摇了摇头,他注意到身边的普布利乌斯已经离开了。



    罗马执政官塞姆普罗尼乌斯在掩护下逃回了军营,他整顿了剩下的部队,准备撤离特利比亚河河畔。失败的消息很快会传回罗马,让这位执政官感到讽刺的是,他将与被他嘲弄过的另一位执政官西庇阿一起接受元老院的责难。



    ……



    一个身影趁着黑夜回到了战场附近的树林,月光透过枝叶照射进来,地上有东西反射着月光,格外显眼。人影走进它,反光的东西是只头盔,不知道是谁遗落了它。人影俯身将它捧进双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合肥学习  林芝地图  恩施学校  三亚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阜新地图  桂林学校  大兴安岭论坛  安阳旅游  黑河地图  徐州旅游  盘锦学习  钦州学习  黄冈旅游  黑河地图  临汾新闻  襄樊旅游  中山时尚  重庆学校  长沙娱乐  那曲地图  广安学习  北海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四平时尚  襄樊学校  深圳学习  贵港资讯  喀什资讯  迪庆旅游  衡水新闻  伊犁学校  广安学习  金昌论坛  中山时尚  重庆学校  泰州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临汾新闻  宜昌地图  辽源地图  赤峰新闻  金昌论坛  徐州旅游  眉山旅游  佳木斯论坛  西安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