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一节 瓜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塞姆普罗尼乌斯执政官在特利比亚河畔被击败后,罗马军队暂时陷入了沉寂。塞姆普罗尼乌斯执政官带领剩余的军队驻进另一位执政官西庇阿所在的普拉孙喜阿城,而汉尼拔回到了波河河畔的营地,隆隆寒冬让双方指挥官都意识到这个季节并不是作战的好时机。



    “是谁?”普布利乌斯听见身后的动静,急忙藏好手中的东西,把它塞进了床头的矮柜中。“穆西卡,原来是你。”普布利乌斯放心了。突然进屋的人是他从前的室友,他们只在特利比亚河畔时有过短暂相识,但在撤回普拉孙喜阿城之后两人依然保持着联系。



    “藏住了什么秘密?”穆西卡看见了他的动作。他走向矮柜,毫不留情地要揭穿秘密。一只头盔从柜子里滚落出来,穆西卡拾起它,这不是罗马军人的头盔样式,头盔的尺寸较小,不像是给成年男性使用的。



    穆西卡拎着头盔,像是嘲笑小孩把破陶罐当作宝贝般,冲着普布利乌斯发笑。普布利乌斯脸色可不好看。“从前戏剧中美丽的姑娘与高贵的公子偶然相遇,姑娘总会遗落信特让公子以后能再与她相见,这件东西可能是条项链,也可能是枚戒指。可你的姑娘真奇怪,扔下只头盔。”穆西卡把头盔塞进普布利乌斯怀中。



    普布利乌斯感到对方产生了某种误解,“穆西卡,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



    “不,普布利乌斯,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穆西卡坐上床榻,紧靠着他,“普布利乌斯,你该不会是妇人就会喜欢吧?她不适合你,甚至根本就不适合男人。假如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要收藏她的头盔呢?”



    “如果一位英雄战胜另一位英雄,他一定会收藏对手的武器作为战利品,这是否意味着那位英雄喜欢男人呢?”普布利乌斯一口否定穆西卡的说法。



    他的反驳却惹来了穆西卡的笑声。年轻军官想忍住笑意,但气息无法控制,冲破了喉咙。“普布利乌斯,收起你的诡辩吧!你说的与你手里拿着的根本是两码事,你根本没有战胜她,战利品的说法不成立。被你看中的女人可以从罗马排到加普亚,你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不过请你小心点,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传出你喜欢一位迦太基女军官,你和你的父亲都有麻烦。”



    “谢谢你的忠告。但是你担心的事永远不会发生。”普布利乌斯紧紧抱住头盔,害怕它被人抢走,“对了,穆西卡,你有什么事?”



    “小事情。塞姆普罗尼乌斯执政官的军团与西庇阿执政官的军团现在合住一起了,因此分属两位阁下的贵族子弟们提议趁着这个机会搞一次聚会。你是西庇阿执政官的长子,是必须邀请的对象。”



    “无聊的聚会。”普布利乌斯提不起兴致。



    “风流的普布利乌斯,没有美女就不会让你产生兴趣吗?”穆西卡开玩笑说,“许多从前只听说过名字的优秀青年都会参加。我会去,下届候选执政官的儿子也在名单里,元老们在军团中服役的儿子都在邀请中。”



    “这么说梅特卢斯也在受邀中了?如果有他在,我更加不应该去。我不想因为我与他的不和让整个聚会变得不愉快。”普布利乌斯坚定拒绝的决心。他只是用梅特卢斯做借口,推辞一个不想参加的应酬。



    穆西卡似乎看透了他心思,但他没有因这个拙劣的计谋发笑,反而凝重了神色,打算开导他。“从前我认识一个人,他与我一起长大。就像你与梅特卢斯那样,我们时常为小事争吵,相互挖苦、讥讽,我普一度认为他是为让我难堪而诞生的。直到不久前,我才明白他是我的朋友。”穆西卡低着头,已不像是劝解别人,更像自言自语。



    “那么你以后应该真诚地对待那位朋友。”



    穆西卡摇了摇头,“已经不可能了。当我发觉这点时他已经死了。他是名战士,但却不像一位英勇的战士那样死在受人歌颂的战斗中。”



    “真的很抱歉,提起了你的伤心事。”普布利乌斯感到歉意。“我并不是因为厌恶梅特卢斯才拒绝参与聚会,只是在这个时期举办这种聚会实在没有意义。我们连输两场战役,罗马城里一定已经震动了。我父亲和塞姆普罗尼乌斯打算与汉尼拔对峙拖延到明年春天,让新的执政官处理事件。”



    “我听说弗雷密尼乌斯的竞选呼声相当高,他极有可能当选。”



    “弗雷密尼乌斯?那个演说家?他根本不会打仗!”普布利乌斯发出冷笑,“靠着口才赢得人民支持有什么用?现在国家并不需要这种人。”



    “可是人民相信他。人民的支持就是一切。”穆西卡对这位执政官候选人也没有好印象,但他反对也无可奈何。“如果弗雷密尼乌斯当选执政官,我就回避参战。在这样的人指挥下与送死没什么分别。”



    普布利乌斯立刻发出啧啧的不信任声音,“穆西卡,你的父亲虽然是元老院成员,但他也不能帮助自己的儿子逃避兵役,他也没有这种权力。假如你真的被分入弗雷密尼乌斯手下,你有办法不去报到?”



    穆西卡如同刚才说的话只是玩笑,却骗到一个笨蛋般大笑起来,“这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使是你的执政官父亲也做不到这点。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儿子逃避兵役?现在是战争时期,适龄的健康男性都得有随时入伍的准备,执政官和元老更应该起到表率作用,把自己的儿子送入军队。不过,对我来说并不是困难的事,我有群身份特殊的朋友,他们能帮忙,让我愿意去哪一支军团就去哪一支。”



    “吹牛。”普布利乌斯不相信地摇头摆手,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事。



    穆西卡的神情让别人感到他说的话模棱两可。年轻的军官倒在了床榻上,头部枕着双手,“信不信由你。我只是认为你是位值得交往的朋友才告诉你这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沂资讯  临汾新闻  衡水新闻  盘锦学习  眉山旅游  恩施学校  北海资讯  金华娱乐  西安娱乐  伊犁学校  临夏新闻  辽阳旅游  伊犁学校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张家口时尚  黄冈旅游  烟台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郑州旅游  三明时尚  商洛论坛  阿拉尔地图  泸州学校  深圳学习  佳木斯论坛  铜川学习  淮北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阿拉尔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喀什资讯  吴忠旅游  佳木斯论坛  临沧新闻  三亚论坛  中山时尚  安阳资讯  迪庆旅游  湘潭学习  德宏时尚  松原时尚  松原时尚  西安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咸阳论坛  黄冈旅游  南通时尚  郑州旅游  咸阳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