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二节 痛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姐,洗澡水放好了!”围着围裙的胖女人把粗壮的手臂放在大木桶里搅了搅,感觉水温合适了,她擦干手臂,扭着全身肥肉离开了帐篷。



    王玉婷脱下衣服,滑进澡盆。海伦娜脱下外套,卷高衣袖,为王玉婷擦背。



    “海伦娜,你脱掉外套不怕着凉吗?你的病好了?”王玉婷舒服地泡在热水里。她实不在想让海伦娜侍候,但海伦娜始终在给自己找事做。她似乎害怕自己没有事做。



    “小姐,我的病已经好了。你们都说我是太劳累才生了病,只是小病,但你们却比我自己还要关心我的身体,陈志是这样,现在你也这样。”



    王玉婷立刻闭嘴不作声了,好像不小心露出了很大的破绽。



    帐篷外闹嚷嚷的,这个随军奴仆的居住地距离关押俘虏的地方很近。在两次打败罗马执政官的战斗中有许多罗马士兵被俘。这些俘虏吵吵闹闹,王玉婷的营房离这里远,没有察觉,现在靠近了,她才感到烦人。



    “海伦娜,你懂他们的语言,那些俘虏在吵什么?”



    海伦娜仔细听了听,“他们在告诉看管他们的人,谁可以给他们付赎金。”



    “赎金?是怎么回事?还能给赎金?”王玉婷好奇地问。她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规矩。



    海伦娜耐心为她解释,“被俘的人可以以支付金钱的方式买回自由。他们会告诉俘虏他们的人,哪一位亲人或认识的朋友有能力支付赎金,看管的人会给那个人送信。如果没有人交付赎金,俘虏就会被卖作奴隶。”



    “还有这种规矩?那我们不是要发财了吗?”王玉婷拍着水花,黑眼睛打着转,似乎幻想从天而降的滚滚金币。



    身后的海伦娜懂得她的心思,嘴唇弯弯上扬,笑了。



    舒舒服服洗了热水澡,王玉婷套上毛皮外套,与海伦娜出了帐篷。守在帐篷外的胖女人发着牢骚,进去收拾。



    一队卫兵从帐篷外经过。王玉婷认出他们是汉尼拔的卫兵,很快她在他们的簇拥中看到了汉尼拔本人。王玉婷与海伦娜把自己当作看热闹的人跟了过去。



    看守俘虏的士兵看见汉尼拔突然到访,在短暂的慌张后强制俘虏们安静。



    “我就是汉尼拔,你们痛恨的那个迦太基人!谁都不愿失去自由,我也不是为了剥夺你们的自由而来。”汉尼拔以拉丁语一字一句说出,“我会还给你们中大部分人自由,但现在我必须对你们作出区分。你们中谁是罗马公民,哪些人只是意大利人,希望你们自己区别。”



    俘虏们感到困惑,但他们对将军的话只有照做,怀着疑惑分开站立成了两个部分,一边是罗马人,一边的人来自罗马的意大利同盟城邦。



    汉尼拔对他们的行动很满意。他对意大利人说:“你们可以回家了。”



    他的决定让在场所有人感到吃惊。人们的意外完全在汉尼拔意料中,迦太基将军进一步说:“我已经释放你们,现在你们自由了。不用交纳任何赎金,回到家乡,回到父母身边去吧!我并不想与你们发生战争,我为了城邦的利益发动战争,这是迦太基与罗马之战,本来就与意大利其他城邦没有关系,我与你们更没有仇怨,我很清楚,罗马人才是我的敌人,而你们不是。相反,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我清楚你们的城邦与罗马的同盟关系,因此我谅解你们的城邦与迦太基的对立,你们的家乡从前也是独立的城邦,为罗马战斗,奉献年轻人的生命值得吗?”



    汉尼拔接着向手下的军官吩咐,让这些意大利人离开他的军营,而剩下的罗马人,他们将继续被扣留。



    海伦娜把汉尼拔的话翻译给王玉婷听。王玉婷首先只感到发财的一条大道被堵塞了,但随后却引来她的思考。



    迦太基将军的决定在军队人引来了很大的议论,这个一反常态的策略让许多人想不通。尽管有相当一部分军官反对将军的做法,但这些被释放的俘虏如期离开了军营。



    军官们的争论对海伦娜来说都是些平常事,无法影响她的生活。海伦娜认为自己只要做好份内的事就行,她不希望也不敢去干涉上层人物的事务,尽管她现在已具有了涉足那个世界的条件和途径。



    一双手被冻得通红,但依然泡在油腻的冷水中,海伦娜认真地洗着碗,擦去油层,把它放进另一只盛满清水的桶中。她干得那样认真,以至于有人靠近也没有察觉。



    陈志看着海伦娜娇小的背影,默不作声,一直到海伦娜发觉了他的存在。



    “你来了?请等一会儿,我还有些活儿没干完。”海伦娜对他的到访感到欣喜,她擦着碗,即使与人对话时也不曾停下工作。



    陈志看见了她那双已红得青紫的手。“如果我记得没错,这不是你的工作。你还在生病,我已经给总管打过招呼了,让他减免你的工作,他应该会照我的话做。”



    “是我自己要求的,不关总管的事。”海伦娜急忙为她的管理者解释,如果不这样,陈志一定会找他算帐,事实上这些活儿的确是她自己要求干的,“我的病已经好了,不是吗?我在这里吃饭,在这里居住,总得干活儿,不能白吃白住,而且我本来就是作为杂役才被允许住进军营,不干活儿就会被赶出去。”



    海伦娜提到病情,这让陈志心中一阵刺痛,他没有告诉海伦娜实情。海伦娜说完这些话继续洗碗,两人陷入了沉默。



    陈志把话憋在喉咙里哽咽了又哽咽。“那个男人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最终他说出了一句与心中所想毫不相关,却又刺伤人心的一句话。



    海伦娜提着湿答答的陶碗,动作如同寒冷的天气般僵硬了。“……对不起。”她半天才以极细的声音说出一句话,声音在颤抖。之后埋头洗碗,只不过动作更加用力快速。



    有热液顺着她的脸颊滚落,眼睛与鼻子比冻伤的手更通红。海伦娜制止不了它们的流淌,她不敢擦拭它们,害怕这个细小的动作被身后的人看见;她也不敢发出多余的声响,害怕被身后的人听见。宁静的夜晚只有陶碗碰撞与哗哗水声在作响,但尽管如此安静,海伦娜也没听见那个人离开的脚步声。



    海伦娜躺在床上依然流淌着泪水,她知道自己必须做出决断。过去的人已经不爱了,但却又念念不忘;现在的人她亏欠许多,可是对他的感情总是无法完整。



    海伦娜难以入眠。屋外传来了几人的说话声和打水的声音,接着是陶碗在碰撞。有人在洗碗,但那些碗她明明已经洗过了。海伦娜坐起来,把门打开一条缝,窥视屋外的情景。



    几名奴隶不耐烦地洗着她已经洗涮干净的东西,并且是用沸水烫过后重新清洗。



    “总管已经吩咐她不用做事了,她到好,抢着工作,反而累着了我们。”



    “少说话,快点把这些碗重新洗干净,这样我们才能睡觉。”



    “那个女人不知道自己有病吗?还是她想让健康人也染上病?就没有人告诉她真相?我看这种人应该立刻赶走!”



    奴隶们发牢骚地议论着,他们为自己要干双倍工作并与有病的人生活在一起而不平。



    海伦娜把他们的议论听得很清楚,她的手指用力地抠紧木门的缝隙,全身颤抖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兴安岭学习  贵港资讯  三明时尚  西安娱乐  阜新地图  金昌论坛  阜新地图  重庆学校  娄底资讯  桐城学习  西安新闻  昭通时尚  大丰地图  咸阳论坛  松原时尚  临夏新闻  衡水新闻  喀什资讯  许昌学习  三亚论坛  南通时尚  烟台论坛  襄樊学校  黄冈旅游  阿拉尔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安阳资讯  六安论坛  抚顺学习  济宁新闻  济宁新闻  大丰地图  西安新闻  烟台论坛  德宏时尚  深圳学习  铜川学习  天门时尚  桐城学习  临沧新闻  益阳资讯  盘锦学习  商洛论坛  昭通时尚  郑州旅游  郑州地图  湘西旅游  张家口时尚  黔南地图  吴忠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