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三节 绝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浑浊的葡萄酒倒入陶碗中。“干杯!”众人齐声大叫,把碗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少喝点。今晚轮到你巡夜。”王重阳擦了擦胡须上的酒珠,提醒说。



    王玉婷抹去嘴角的液体,毫不在意,“没事爸爸。自从我们两次战胜罗马执政官后,罗马人已经害怕,他们现在躲在普拉孙喜阿城里不敢出来了。”



    “为我们的胜利干杯!”欧卡斯用他的独特大嗓门儿呼喊。所有人响应起来,一罐葡萄酒喝光了。



    “不过有点想不明白,汉尼拔将军为什么把俘虏释放了?而且不收赎金,我们少赚了很多。”高个子的克雷塔斯不会因为个子高而比别人多看到一些。



    “养俘虏需要多少粮食啊?我们异国远征,补给只够自己用。”年轻的雇佣兵米尼斯半开玩笑地猜测。



    “并不是所有俘虏都被释放了。汉尼拔将军的这个手段用得高明。”队长居阿斯端举着盛酒的陶碗,想再来上一大碗。



    王玉婷向他敬酒,赞同队长,“的确很高明。最初我与克雷塔斯的想法一样,认为是个亏本生意,但我很快想通了,挑拨离间的诡计在我们那里许多人都会用。”



    “‘挑拨离间’这个词似乎不太适用在这儿。”王重阳也赞同这是个好计策,“汉尼拔想分化意大利同盟,这是件很困难的事,不过这些俘虏回到家乡后一定会把他们的见闻告诉给父老乡亲,在一定程度上会引起民众意见的分化。城邦的民主制度重视人民的意见,可能会有希望达到目的。当然,俘虏太多也是个负担,米尼斯的想法也有道理。”



    “那不就是一箭双雕了?”王玉婷开怀一笑。



    “什么‘一箭双雕’?我们管这么多干什么?我们只管杀死敌人,抢夺战利品不就行了?”欧卡斯实在想不出什么观点或问题来加入他们的话题,烦躁地想把话题结束。



    王玉婷立刻高举酒碗,“说得对!战略战术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管‘杀人放火’!来,再干!”



    营房里雇佣兵们的笑声响成一片。



    “喂,陈志,过来和我们一起喝酒。”居阿斯转身邀请蜷缩在屋子一角,闷闷不乐的青年。



    陈志看望海伦娜回来后像是遭受到了打击,不与人说话,独自抱了一罐酒,一个人品尝。他依然拒绝了邀请。



    阴冷的风吹过波河河岸,黑暗使得人看不清岸边枯黄的芦苇在风中的姿态,只听得见沙沙声响。



    王玉婷带着微醉依次巡视各岗位的情况,河风吹得她把手缩进了衣袖里。她禁不住往风吹来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些冷风要等到天亮,太阳升起来才会结束。



    河边的白色影子一下子进入王玉婷眼中,她被吓了一跳,漆黑中的一点白是那么显眼。



    “是谁?”排除了鬼怪的可能,王玉婷大胆询问,“谁在哪儿?”她走了过去,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握住剑柄。



    白影动了动,转过身。王玉婷愣住了——居然是海伦娜。“你在这里干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



    海伦娜的脸色比山项的积雪还要苍白。她整个人都显得没有精神,无精打采。“对不起小姐,请让我在这里再待会儿,我很快就走。”



    “你在看什么?”王玉婷发现海伦娜的目光总是情不自禁地望向远方。



    “河对岸的普拉孙喜阿城。”海伦娜轻轻回答,眼里有了悲伤。



    王玉婷明白她的用意了,“这里看不到普拉孙喜阿城。你又在怀念从前的罗马情人了?难怪今天陈志不高兴。”



    “他……”海伦娜立刻收回目光,紧张地看向王玉婷,“我惹他生气了吗?”



    “我怎么知道呢?你们如果产生了误会,最好当面说清。”



    “可是我……”海伦娜垂下头,像有千言万语闷在心中,但却又被一个字给堵住了。她忧伤地沉默了一会儿,担心地说:“我知道我不该这样。他是个很好的人,我真的很想与他在一起,但是我的过去永远无法摆脱,它们如同命运女神,紧追着我不放。”



    海伦娜卷着膝盖,坐在了河边石头上,她把脸低埋,不让别人看到。



    王玉婷也跟着坐下,安慰她,“陈志从来没有在意过你的过去,他是个很有气量的男人,虽然我过去与他有过节,但这点不得不服。因此你也不要在意。”



    “可是小姐,有些事你并不明白。”海伦娜重新抬起头,眼眶里满是泪水。



    “难道你还想着从前那个男人?”



    “不,小姐。”海伦娜连连摇头,“我对那个男人已经没有爱了。我执着地想见他,只是希望能结束我的过去。我想知道,他对我有没有付出过真感情;我被卖到远方,他有没有找过我,或者想念过我,那怕一点点也好。我想见到他,我想弄清,我们孩子的死只是他的未婚妻忌妒的愤怒举动,还是他为了摆脱我,也参与了其中。我不能带着不明不白的过去,与一个爱着我,并且我也深爱着的另一个人过一辈子。”



    海伦娜的泪水似断线水晶珠般滚落。王玉婷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应该找到那个男人,我也会帮你。如果他全不知情,只是被蒙在鼓里的好男人,这件事就算了;但假如他是个负心汉,仅凭你因为他所受的苦,我也会替你一刀捅死他!你打算怎么做?这种事就得快刀斩乱麻,不如让我替你想办法潜入罗马军营。”



    王玉婷的兴奋激动只让海伦娜露出一抹微笑,一抹含泪的似笑非笑的苦涩微笑。她直摇头,“谢谢你,小姐。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了。”说着,泪水再次滚落。



    “怎么了?”



    “我想,我没有那个机会了,我恐怕……”



    “怎么了!”



    王玉婷着急地大喊起来。



    海伦娜拭去面颊上的泪珠,强忍住眼中的泪,“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我知道我得了病,而且正在恶化,身边一同工作的奴隶已经不理我了……”



    “胡说!你的气色明明比昨天好了许多。奴隶们不理你是因为你协助我们攻下道拉西亚城,你在军队中的地位不一样了,不要多想。”



    王玉婷打断她的话。她有些担心海伦娜可能从那些多嘴的奴隶口中听见了什么,她决定把海伦娜安抚住,明天就找到那群奴隶调查清楚。



    “你总是哭,我可拿你没办法了。走!我们去找陈志,有什么话对他说。”王玉婷拉住海伦娜的手,她的手冰凉。



    可是海伦娜挣脱开她的牵引。“算了,小姐。我不想去……我想留在这儿。”



    “不行!这里太冷,会着凉的。不如我送你回屋吧!”王玉婷再次拉住她的手,硬把她拖回营地。



    屋子里生起火,暖意渐渐在屋中蔓延。王玉婷把冻僵的手贴近火焰烤了烤,再朝着它呵上几口热气。“你好好休息,我还有工作没做完,必须走了。你别着凉!”她又从箱子里翻出几条厚毯子扔在床上。



    王玉婷离开后,房间里只留下了海伦娜一人,她孤零零地坐在桌旁,泪水从没有干过。自从病倒后,同室的人全搬走了。



    海伦娜摘下发夹,黑色卷发立刻滑落到肩上与背上,她把发夹捧在手心里抚摸,这个头饰是陈志送给她的礼物。她又摘下金手镯,把它紧握手中,这副手镯是陈志用攻克萨干坦城时获得的奖金为她订做的。



    眼泪仍然在落下,滴落在手背与金饰上……



    第二天一大早,王玉婷被捧着金饰的奴隶吵醒了。



    她认出了奴隶手中的金饰属于海伦娜。奴隶告诉她,海伦娜不在房中,留下了首饰与留言。



    王玉婷感到事情不妙。跟着奴隶奔入海伦娜的房间。



    房间很整齐,就连昨夜她扔在床上的几条毛毯也被折叠好,放在了床头。奴隶指着放首饰的桌子,上边有用黑炭写下的文字。



    海伦娜识字不多,留言也很简短,粗糙的木桌上歪歪扭扭写着一排字——“我已经知道了。感谢大家。”



    王玉婷不明白这句话代表什么。留言下面还有一句字体小一些的留言,这句话是专门留给某一人的。王玉婷看见了,喉咙里突然一阵哽咽,她捂住嘴,堵住了咽喉里想要爆发的声音,但眼眶中的变化却来不及抑制,迷蒙的水花遮挡住了双眼,模糊了眼前一切。



    桌上的留言最后写着——“陈,我想与你结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娄底资讯  乌海旅游  四平时尚  诸城旅游  吴忠旅游  赤峰新闻  淮安新闻  桐城学习  南通时尚  六安论坛  德宏时尚  徐州旅游  湘潭学习  昭通时尚  安阳资讯  衡水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抚顺学习  潜江地图  广安学习  襄樊学校  商洛论坛  许昌学习  昭通时尚  三亚论坛  黄冈旅游  廊坊时尚  咸阳论坛  佳木斯论坛  湖州旅游  中卫资讯  七台河时尚  阜新地图  十堰论坛  烟台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嘉峪关旅游  思茅新闻  盘锦学习  林芝地图  西安新闻  泰州地图  海西论坛  伊犁论坛  辽源地图  三明时尚  临沂资讯  铜川学习  商洛学习  安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