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四节 哀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侍女海伦娜的失踪本来应该是件小事,但王玉婷动用手下士兵寻人的举动使得整个军营沸沸扬扬。一位漂亮的女孩本身就受到关注,现在她的离奇失踪更加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那个女人去哪儿了?听说她对从前的罗马主人旧情难忘,会不会投靠了罗马人?”马戈坐在海伦娜房间里,如同审讯犯人般质问王玉婷。



    “我怎么知道?她已经不是奴隶了,爱去哪儿去哪儿!”王玉婷本来想耐心回答,她也着急海伦娜的去向,但马戈的态度使得她把他的问话顶了回去。



    马戈愤怒地站直身子,“你会不知道?昨晚你是巡夜军官,就算你不知道,也要负责任!如果她投靠了罗马人,把我们的秘密告诉她从前的情人,你的责任更加重大!”



    “够了,马戈!你给我闭嘴!你别诬赖我,也不要诬赖海伦娜!士兵们已经去找她了,没有结果前,你少给我借题发挥,打击对手!”王玉婷大声向马戈吼叫,想用音量压过对方,在小房间里掀起一股浪潮。



    “你们都住嘴!”一直在房中沉默不语的小汉诺突然大喊,阻止了两人即将爆发的争吵。小汉诺仔细查看房里的细节,他打开衣箱,“我认为海伦娜不是出走。一个出走的人居然会什么也不带走。天气寒冷,她连外套也没带走。”他从衣箱里翻出只小木匣,里面装着银币,虽然面值很小,但这些是海伦娜的全部积蓄。



    “她就连金首饰也没带走。”王玉婷赞同地说。海伦娜出逃的说法根本没有依据。



    “桌上的留言也很奇怪。她明明说想要与陈志结婚,却扔下了陈志送给她的首饰。或许她……”小汉诺有了某种想法。



    “等等!你不能进去!”



    门外的卫兵与某人起了争执,有人要闯入。屋里的人听见门外的打斗声,接着门被推开,黑头发的年轻人站立在了三位军官面前。



    王玉婷、马戈、小汉诺三人对他的闯入并不吃惊,但也同时沉默着,等待对方说话。



    陈志的拳头里紧握着金饰,发夹与手镯曾经佩戴在一位女孩身上,现在已回到了他的手中。“守夜的卫后告诉我说,他们曾经见过海伦娜离开军营,是你把她接回来的。”陈志指着王玉婷质问,“你早就知道她昨天不对劲了,对不对?”



    王玉婷沉默不语,她不愿与一个愤怒伤心的人对话。



    “卫兵已经把昨天看见的告诉了我们。”马戈回答,“他们第二次看见海伦娜出去时并没有阻拦,因为海伦娜是王玉婷的侍女,许多人都知道这件事。王玉婷是昨夜的巡夜军官,他们误认为海伦娜是去与王玉婷见面,但是之后再没有见到海伦娜返回。”



    “你知道她不对劲,为什么不告诉我?”陈志根本不在意马戈的解释,冲着王玉婷大吼。



    “现在什么结果也没有,你对我发什么脾气!”本来就心烦意乱的王玉婷对陈志的无故发火已经不能忍受了,“我们几位军官正在讨论事件,士兵,请你出去!”



    “出去吧,陈。别着急,很快会找到她的。”小汉诺安慰说。



    寻找海伦娜的工作从一开始就没有好消息。士兵们在河边发现了海伦娜的鞋子和薄披肩。鞋子整齐平放着,而披肩像是被主人轻轻遗弃在了石头上。各种不利的流言开始传播,不少人已猜出了结局。



    搜寻队在下游发现的女尸证实了不幸的流言。士兵们抬着僵硬娇小的尸体回来时,许多认识海伦娜的人都不忍目睹,捂住了自己的面容。



    陈志掀开裹尸布,海伦娜苍白的容貌依旧很美丽,甚至比平时更多了几分恬静,只是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有几缕贴在了脸颊上,不过这不影响她的美貌。陈志的手在颤抖,他盖上布块,通红的眼睛像浸在冰冷的盐水里,抿紧的双唇微微抽动。



    没有任何仪式,葬礼立刻举行了,不需要悼文与祭祀,架好干柴就可焚烧。由陈志亲自点火,他亲手将火把扔进了柴堆,整个葬礼没有人说话,连哭声也没有。



    或许对海伦娜来说,这样的结局是幸运的。她突然离世,在别人的心目中留下了她的青春和最美丽的一面。



    葬礼后,陈志好几天都不与人交谈,整日呆在海伦娜的房里,面对一只骨灰缺罐。曾有一位军官催促他参加训练,在命令几次都得不到回答后,想要动手,但反而被踢了出去。没有人看见窝在屋里的陈志有怎样的愤怒表情,但房外的所有围观者都听见了他的吼叫,悲伤的吼叫。



    王玉婷更加不敢靠近这个男人。有人建议由她去安慰陈志,因为他们是同乡。王玉婷大骂那个人出的是馊主意。陈志如果有忌恨的人,那个人就是她。王玉婷反复思量,如果那晚她再警觉些,或者把海伦娜的异样及时通知其他人,再或者留下来,陪她到天亮,那么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王玉婷事后才明白了海伦娜留言的含意。她已经知道了,不管他们怎么隐瞒她的病情,她始终会知道的。她是那样爱着陈志,她想要告别过去,重新开始,但无情的现实告诉她,她已经不可能再与其他男人结婚了,因此最后那句留言才显得格外悲伤。



    王玉婷有时候会透过窗户的缝隙偷看屋里的情景。每次窥视时,她都看见了陈志伏在写下留言的桌上流泪的情景。



    “爱一个人可能那样深吗?”王玉婷一个人喝闷酒。



    “当然可以,不过只是旁人体会不到而已。”王重阳抢过女儿的酒杯,把杯子放在桌上,“陈志有这样的感受,证明他已经长大了。你看见他的哀伤,并且有感触,说明你也快长大了。”



    “我比他还大几个月呢!”



    “你能说出这句话,证明你还是小孩子。”



    王重阳的话让王玉婷心里不舒服,她憋着气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再次开口,“他不会就这样沉沦了吧?永远悲伤下去。这也叫成熟?”



    父亲不屑哼了一声,女儿的提问似乎让他失望,“一个成熟的男人会自己走出伤痛,如果他真的成了男子汉。”



    王玉婷似懂非懂,想要拿回酒杯,但父亲抢先一步,喝光了她的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林芝地图  思茅新闻  沧州学校  许昌学习  三明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喀什资讯  大丰地图  徐州旅游  盘锦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湖州旅游  阜新地图  淮北地图  眉山旅游  南通时尚  中卫资讯  铜川学习  恩施学校  张家口时尚  佳木斯论坛  泰州地图  临汾新闻  桂林学校  黄冈旅游  商洛论坛  娄底资讯  广安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抚顺学习  临沧新闻  思茅新闻  合肥学习  恩施学校  泸州学校  迪庆旅游  湘潭学习  金华娱乐  许昌学习  林芝地图  海西论坛  佳木斯论坛  济宁新闻  白山新闻  赤峰新闻  海口新闻  徐州旅游  湘西旅游  辽阳旅游  长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