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六节 波河的早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懒洋洋地翻过身,普布利乌斯睁开眼,揉了揉还带着睡意的眼皮,他该起床了。



    “普布利乌斯,你醒了吗?”同室的室友带着坏坏的笑意问道,“昨天晚上,你总在说梦话,说什么‘你回来了吗,你回来了吗’,是谁回来了?”



    “一定是漂亮姑娘!”另一位室友用手肘碰了碰发问的人,使去眼色,两个人同时爆发出笑声。趁着被他们取笑的人的拳头还未挥来时,跑出了营房。



    普布利乌斯真想揍这两个坏小子一顿,因为他们说中了,他的确梦见了漂亮姑娘。



    只不过这位漂亮姑娘很久以前便认识了。黑色微卷的头发留给他的印象尤其深刻,虽然很漂亮,但已经是一位故人。几年前,家奴们告诉他,她不小心跌倒,导致流产,失血过多而死。那时他非常伤心,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以为时间会抚平伤痛,可是最近几日却总是梦见她,过去的往事渐渐浮出心海。



    “喂,普布利乌斯!你要去哪里?”躲在营房外传播流言的室友看到他们谈论的对象奔出了房间。



    “给马洗澡!”普布利乌斯跑出了很远才大声回答。



    朋友们隐约听见了他的声音。“大清早的给马洗什么澡?”所有人都判定这是个借口。



    普布利乌斯骑马奔出普拉孙喜阿城,直到了河岸才放慢速度。他牵着马沿着河岸漫步,柔和的河见仍有寒意,但在早晨阳光的暖意中,却使人感到心里无限舒服。



    那个女孩名叫海伦娜,他记得很清楚,她是他的未婚妻科尼利娅的侍女,但比起那位傲慢善妒的贵族小姐来说更像一位淑女。她在他所认识的女性中非常出众,不仅是相貌,她的内向个性反而使她在大方女性中异常突出。



    跟随父亲去罗马办事回来后,没想到竟听见她的噩耗。那时自己伤心了好多天,但从来没有在梦中见到她,可这次连续几天,那个逐渐淡忘的身影却出现在了梦中。



    神殿里的占卜官时常说,梦是预兆。但他无法向占卜官诉说梦境,因为它牵扯着家族内部的恩怨,他至今对海伦娜的死因抱有怀疑,他的未婚妻,那个愚蠢的女人对他所爱的人下毒手已经不是一两次。前段时间她就带着一帮奴隶去卡西娜的住所闹事,丢尽了西庇阿家的脸。



    普布利乌斯漫步河边,闭上双眼感受着晨光照射在脸上的那份舒适温暖。早晨寒冷的清新空气钻进鼻腔里,让鼻子发酸。



    睁开眼睛时,他突然发现了河对岸的人影。有人坐在河畔石头上,套着战士的皮甲,但仔细看却是个小姑娘,一匹高大骏马在她身边踱步。



    普布利乌斯有些吃惊,女孩没有发觉他,他慢慢靠近。晨光照耀着女孩的黑发,在发丝边缘反射出一圈金晕。普布利乌斯更加惊讶,这个姑娘并不陌生,他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王玉婷托着下巴沉思。几天内失去了两位熟悉的人,尽管不是她的错,可想到今后的日子身边将冷清许多,总感到一些惆怅。



    河边的风使她倍感寒意,是时候该回去了。她站起身,但一抬头就看见了对岸的人。



    一个罗马人!王玉婷看见那人的第一眼就认定了他的身份。如果是己方的巡逻兵绝不可能站在对岸发呆。对方察觉自己被发现了,似乎慌张起来,往后退了几步,扶着缰绳,看起来像是要上马。



    王玉婷迅速取下马背上的弓箭,瞄准对岸,一箭射了过去。但这一箭轻了一点,落在了罗马人脚下,虽然可惜,不过那个罗马人却被吓住了,他大喊起来。王玉婷听不懂他的拉丁语,可从他挥动手臂的动作上看,他没有敌意,像是在叫她住手。王玉婷才不管这么多,第二箭射了过去。



    罗马人晃动的身影难以瞄准,第二箭从他身边擦过,王玉婷懊恼地想把箭袋里的箭一次性全射过去。可是她很快发现这个罗马人尽管在她的攻击下显得慌张,却没有要逃走的意思,他像是有话要说。



    因此王玉婷松开了弓弦,但弓箭仍握在手中。“你是什么人?”她试着用希腊语与对方沟通。根据居阿斯的说法,罗马人崇尚希腊文化,贵族子弟和文化人总会几句日常希腊语。不过她不能肯定眼前这个罗马人是不是上层人士,如果他只是种地的农民,那么这句话她喊了也白喊。



    那名年轻的罗马人突然回话了,“虽然我是罗马士兵,但我没有恶意。现在尽管是战争时期,可是我们的将军已经协定两军暂时休战,因此我不会对你动武,你也应该不要对我动武!快收起武器,如果被我们的巡逻队看见,他们将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他远离了坐骑几步,伸展双臂,以展示他没有武器。



    “如果被我们的巡逻队看见我攻击你,你也不会有好日子!不过……你的小道理还真多,如果我不收起武器,似乎就是挑起战争的罪人了!”王玉婷把弓箭放回原处。



    两人隔河对望,但却陷入了好一阵子沉默。王玉婷以为他有话要说,没想到话题起头后竟是沉默。对岸的臭小子只是带着微笑望着她,什么也不说。



    这让王玉婷生气了,她转身要走。这时,对岸的人又突然喊话,“等一等!”



    “你究竟想干什么?”王玉婷不耐烦地大喊。



    “我……”对岸的人竟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明天你还来吗?我在这里等你!”



    “少爷!我们两军交战,你把休战时期当成什么了?再说,你叫我来,我就来吗?”王玉婷不回头,跨上马背,“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如果你是故意和我套近乎,然后诱使我说出军事秘密的间谍怎么办呢?你这个人莫明其妙,我才不会理你!”



    王玉婷轻踢马肚,骏马迈开四蹄,奔向营地的方向。她逆着阳光奔驰。



    “我每天都会来!我等你!”河风带来了已被吹散的话。王玉婷微微回了回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咸阳论坛  思茅新闻  昭通时尚  阿拉尔地图  沧州学校  商洛学习  贵港资讯  盘锦学习  安阳旅游  广安学习  辽源地图  潍坊资讯  张家口时尚  淮安新闻  泰州地图  钦州旅游  衡水新闻  临沂资讯  佳木斯论坛  西安新闻  大庆论坛  诸城旅游  娄底资讯  伊犁学校  金昌论坛  徐州旅游  潜江地图  西安娱乐  赤峰新闻  恩施学校  那曲地图  酒泉论坛  长沙娱乐  济宁新闻  恩施学校  长沙娱乐  天门时尚  嘉峪关旅游  中山时尚  钦州学习  喀什资讯  安阳旅游  重庆学校  烟台论坛  宜昌地图  黄冈旅游  安阳资讯  黑河地图  湖州旅游  黔南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