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八节 奇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利略元老在罗马的房子并不大,几幢小屋子连在一起,用围墙围出了个小院型的中庭,庭院里没有奇花异草,只是一片空地,角落长满杂草,院子一角有个蓄水池。利略元老宣布退休后,搬回了乡下庄园,这里只留下个看房子的老奴隶,回罗马的路上又不幸遇上强盗,财物奴尽失,因此元老在罗马的生活一切自理。



    陈志提着换洗衣服走进一间狭小的屋子,房间里没有窗,只在天花板上开了个小洞。如果不是老人亲口告诉他,很难想象这里是浴室。陈志站在洞口下,屋顶有人,这里唯一的老仆人从洞口倒下一盆凉水,使得全身毛孔紧缩,这就算淋浴了。



    沐完浴,陈志来到蓄水池旁,用池里的水洗衣服,这时看房子的老仆人着急得直踱脚,经他解释才知道这些水是用来饮用的,城里有专门的洗衣的生意人。陈志知道那些下层的洗衣店是怎样洗涤衣物的,他们将衣服扔进店门外的一个大桶中,路过的人如果内急了,就会往桶里撒尿,店主用尿液洗掉污垢。陈志虽然是个不讲究的人,但也不愿自己的衣服受这种罪。他从小就自己洗衣,习惯了,现在只是多走些路,他到台伯河边去洗。



    利略元老回到元老院后一直很忙。一名执政官战死,元老院正在讨论是立刻补选执政官,还是使用别的方案选出国家领袖。经常有元老院的同僚到利略元老家中聚会。从他们的交谈中,陈志了解到老人反对补选执政官,他更支持选举独裁官,并且提议让一个名叫费边的人当选。陈志不懂这些事,也就没听下去了。利略老人忙于政事,但他不忘把陈志介绍给相识的人,许多人都知道了元老家住着一位高尚的年轻人,就连那些守城的士兵也知道他与元老的关系,进出城门口没人盘问他了。



    陈志一边洗着衣物,一边为自己今后作打算。怎样才能找到他要找的人呢?有时候他不禁问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找到那个男人又能怎么样?告诉他海伦娜已经不在人世,她临死时依然想着他,当初海伦娜是被人迫害,希望他为她报仇?又如果那个人是个纨绔子弟,或者根本就是加害海伦娜的幕后凶手,他想怎么做呢?揍他一顿?这些做法都是无意义的。陈志想,找个机会告诉利略元老实情,他不是哑巴,他想找到前执政官的儿子。他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越想越生气,陈志几下拧去衣服里的水,收起工具,往城里走。



    罗马城里的平民住宅很挤,居民们都把家里放不了的箱子、木桶往门外摆,使得狭窄的街道更窄了。地面很脏,而且随时会随风飘来垃圾的异味。



    嘈杂的街道闹哄哄声中传来青年的叫喊声。“卡西娜!请开开门!我专程从伊达拉里亚赶来看你,我还为你带来了礼物。请为我开门吧,亲爱的卡西娜!”



    喊叫的人是位卷发青年,乌黑的头发一卷一卷贴住额头,使他整个人看起来笼罩上一股孩子气。陈志从旁边经过,觉得好笑,姑娘家的大门紧闭着,他对着一扇门发出请求。



    门里突然有人说话了。“你骗不过我!什么专程赶来,其实是顺路才对!把你的礼物送给别的情人吧!我不稀罕!”姑娘就在门后。



    青年听见回答,感到有希望,往前靠近几步,“卡西娜,我知道你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我已经教训了科尼利娅,她不敢再干这样的事了。今天我要特地向你道歉。”



    “别提上次的事!你让我成了全城的笑柄还不够吗?请你别来找我了,你还想让科尼利娅再把我家砸一次吗?你喜欢的女人有几个得到过好下场?你家的女奴逃跑的逃跑,失踪的失踪,死掉的死掉,你就从没反省过原因吗?幸亏我是自由人,我的父亲虽然不是贵族,但也是罗马人,我也算罗马公民的女儿,假如我是奴隶,恐怕早被你的科尼利娅勒死了!”姑娘在门后说着说着哽咽起来。



    青年立刻担心地拍起门,“卡西娜别难过。我迟早会与那个凶悍的科尼利娅解除婚约,我一点也不喜欢她,是我父亲订下的婚事。等到他远征结束,我就提起赶走科尼利娅的事。卡西娜,开门吧!我随你骂,随你打,直到你消气!”



    “呸!没人再信你的花言巧语了!”姑娘的声音已不在门后了。墙头探出一个黑发女人的半身。陈志还没看清她的脸,一盆污水就从她手中泼出。



    女人看似要泼青年一盆冷水,其实不是,陈志抿住嘴唇,微微一笑,她故意泼歪。但让陈志意想不到的是,门外的青年竟然冲向泼出的水,被淋了个正着。



    所有的围观者都很意外。青年突然喊道:“卡西娜!我全身湿透了,让我进去换件衣服吧!”



    黑发女人完全没有心疼的神色,她反而生气了,扔掉木盆,离开了围墙。之后她再也没有出现和发出声音,更不会开门。围观的人开始发笑了,一位身穿红边白袍的贵族青年就像刚从台伯河里捞出一般,全身在滴水。



    “女人把守的城墙是最难攻克的!”青年开着自己的玩笑。“你们谁有干净衣服借我换换。我还要拜访客人呢!”他向行人求助。



    “少爷,我们没有红边的托加。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用女人的胭脂为你涂上一圈。”平民们取笑他。



    卷发青年向四周张望,看到了抱着衣服的陈志。“什么衣服都行。朋友,能把你的借我一会儿吗?”



    “很抱歉,它们跟你的衣服一样,都很湿。”陈志回答,“如果你不嫌麻烦,可以到我住的地方,那里有你这种红边的衣服。”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卷发青年爽快地答应了。



    利略元老家有几件红边托加袍,本来属于利略元老的几位儿子,不过他们都死在了不久前的特拉西美诺湖战役之中。元老想把这些衣服送给他,陈志知道是贵族青年才能穿的衣服,坚持不肯收。现在有个身份适合的人,借给他穿应该没有大碍。



    青年挑了件给自己换上。“朋友,你真是个不错的人。我认为我们应该认识一下,我叫普布利乌斯,你叫什么?”



    “普布利乌斯”这个名字让陈志敏感,他要找的人也叫这个名字,但他知道“普布利乌斯”是罗马人的常用名。“我叫利略。”陈志回答。



    “利略?这是罗马名字,可是你不是罗马人。你是哪里人?从相貌特征来看,你与我家的顾问像是同乡。”



    普布利乌斯刚提问,屋外传来了咳嗽声,利略老人回来了。



    “哦?今天有客人?”元老已经从老仆人那里知道了有人到访,特地到厅堂与客人见面。



    “你是利略先生吗?你好。”普布利乌斯彬彬有礼地行礼,“我叫普布利乌斯,我的父亲是代执政官西庇阿。我目前在塞维利阿执政官手下做一名骑兵小队长,因为家中有事,所以请假回家,过段时间会再回到军中。”



    “原来是西庇阿的儿子。”利略元老很意外,“你父亲不在家,家里的事务现在归你一人打理了?”



    “是的。弟弟和堂弟还未成年,管不了事,我时常担心他们被家里的奴隶欺负了,每隔上一段时间就想回去看看。”



    普布利乌斯与利略元老很快愉快地交谈起来。陈志在利略元老面前从来不说话,在他尚未想到怎样述说事件原尾之前,这个哑巴他要继续装下去。



    但是演戏已经不是长久的计策了。陈志看向普布利乌斯——他就是海伦娜所提到的执政官的儿子,也就是他要找的人。这个人过段时间就会回罗马军营,他必须在这之前了结了海伦娜的心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宜昌地图  思茅新闻  松原地图  沧州学校  天门时尚  临汾新闻  湖州旅游  诸城旅游  襄樊学校  潍坊资讯  娄底资讯  徐州旅游  北海资讯  海西论坛  三亚论坛  林芝地图  抚顺学习  淮安新闻  喀什资讯  连云港旅游  重庆学校  大丰地图  宜昌地图  郑州旅游  吴忠旅游  盘锦学习  商洛学习  中山时尚  迪庆旅游  深圳学习  汕尾论坛  益阳资讯  黑河地图  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黑河地图  徐州旅游  金昌论坛  徐州旅游  襄樊学校  淮安新闻  北海资讯  张家口时尚  益阳资讯  廊坊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郑州地图  那曲地图  钦州旅游  黄冈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