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五章 拜访(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罗马城里的市民如同遇上节日般,个个想要欢庆一番。威胁城市的迦太基军队突然转向了南方,这不是值得庆幸的事吗?危机暂时解除了。但他们终究没有庆祝起来,威胁依然存在着。



    赵弄潮从进入罗马城时起,认识他的人都礼貌地向他打招呼,不认识他的人在听见别人的介绍后也对他尊敬起来。许多人都听说了他“预言”地震的事,而且地震真的发生了。本来一个简单平凡的故事在众人的流传中添油加醋,成了使人听了啼笑皆非的奇事。赵弄潮为这些事皱眉,虽然他的知名度提高了,尽管他目前也需要这样的声名,但过度的声名大震和传奇化会惹来许多烦恼,首先厌恶他的人的数量也会同样增长,而这类人通常手里握有某种特权,比如说那些占卜官。



    当初“预言”地震并不是计划中的事,只是看见那些愚昧的人为自然现象恐惧时,突然想为他们解释原由,内心有展示知识的冲动。这样做真是后患无穷,祭司与占卜官不会再欢迎他去神殿了。好在罗马的祭司和占卜官也是通过选举产生的,最多过几年就会全部换掉,夺回时空舱的所有权也是长期过程,赵弄潮不心急。目前他所希望的是通过现在的名气引出一个人——极可能留在罗马城内的陈志。



    在迦太基军营时的情况没有使他仔细询问陈志的故事,如果能听一听,或许能找出寻人的线索。现在可以说毫无头绪,而他又不能公开寻找,只能等着陈志自己出现了。



    肩舆停在了一所住宅前,里边的奴隶立刻跑出来迎接客人。这是西庇阿家族在罗马的房产,赵弄潮在罗马停留时就住在这里。



    “先生,您回来了?快请进。您先到中庭里休息会儿,吃点儿点心好吗?您回来得太突然,而且普布利乌斯少爷回来时把屋里弄得一团乱,您的房间需要布置。”管家欠着身子尾随着赵弄潮一同进屋。



    庭院里的树阴下立刻有人铺上块长方形的毯子,女奴们摆上可以使人斜卧的枕头及靠垫,同时放上了饮料和小吃。赵弄潮走过去,在毯子上坐下。“普布利乌斯回来过?他不是在军队吗?”他问向站立一旁随时听候吩咐的管家。西庇阿家的人不在时,赵弄潮就是主人了,这是代执政官西庇阿给他的贵宾待遇。



    管家回答:“前段时间回来了几天,因为听说庄园上的帐目有问题,有奴隶私吞财产,还把两位小主人欺负了,所以向执政官请了假。”



    “真的是这样?”赵弄潮很怀疑。



    管家尴尬地笑了笑,“先生是聪明人,怎么问这样多余的问题呢?”



    赵弄潮明白了,普布利乌斯胆子真大,竟然欺骗执政官,溜回来享乐,假期中不知又和哪些损友吃喝玩乐了。他无意间叹了叹气。普布利乌斯在这个时候仍想着玩乐,想着他在罗马城中的相好,赵弄潮有些失望。



    “先生见过利略元老家的养子吗?”



    “没见过,我刚回罗马。他怎么了?”赵弄潮喝着饮料,与管家闲聊起来。



    “他是普布利乌斯少爷新认识的朋友,黑头发、黑眼睛,很英俊。他不是本地人,因为挽救过利略元老的命,所以元老收他为养子。先生和他看起来像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因此我大胆问问。”



    “有这样的人?”管家的话让赵弄潮来了精神。这里不可能再出现与他的人种特征类似的人了,他只想到一个人。“或许我应该去拜访一下。你能替我安排吗?他仍在罗马城里?”



    管家点头答应,想了想,“应该还在罗马城里。利略元老与他的收养关系还只是个口头协议,他们似乎没有举行正式仪式,他还不是罗马公民,因此不会被招入军团中。您什么时候想见他?”



    “越快越好,你为我安排吧!”



    “是,是。”管家连连点头答应。



    几名女奴抱着毯子、桌布、窗帘急匆匆赶进一个空房间。她们七手八脚忙着将旧窗帘、旧桌布、旧毯子换掉,这个房间的主人回来了,他今天就要入住。监工在门外催促着她们。



    “你们说,他算什么?真把自己当主人了?”铺桌布的黑发女人嘟哝地埋怨着。



    “小声点!不怕挨鞭子吗?”同伴提醒她。



    但这个女人没有收敛,反而更大喊声地抱怨起来,“他其实就是个客人。客人应该守客人的本分,但他却想管理主人家的事了!就连普布利乌斯少爷什么时候回来,与什么人交朋友,他居然也敢过问!你们不认为他太过分了吗?”



    “是过分了,但我们有办法吗?伺候什么人不是伺候?”换窗帘的女人踏着高凳工作,“对了,潘菲娜,莫非你担心他会过问你与小主人之间的事?”



    “我会担心这个?你们想哪儿去了!我才不怕他!”黑发女人得意地说。



    “潘菲娜,自从你偷偷溜进小主人的卧室,在那里过夜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就连说话的声量也比从前大了。”挂窗帘的女人故意弯曲声调,使得语气中显出挖苦。



    黑发女奴朝她翻白眼,一副不与下等人见识的模样。整理床榻的女人拍打着被褥和枕头,扬起一片灰尘。从枕头里蹦出的一片绒毛飘落到潘菲娜头上,黑色发丝挂住了它。“潘菲娜别动,我来为你弄掉它。”



    拍被褥的女人伸手去摘潘菲娜头发上的绒毛,但潘菲娜紧张地推开了她的手,似乎有人要危害她的头发似的。“别碰我的头发!”她理了理发丝,“普布利乌斯少爷最喜爱的就是我的头发!”潘菲娜抱着换下的旧桌布,扭着腰,得意洋洋地步出房间……



    利略元老叫来了他名义上的养子。元老与这位青年的关系很简单,却又有着说不清的复杂内情。当时为了能使他进城才宣称是他收养的儿子,因此他们并没有举行正式收养仪式,但元老心底挺喜爱这个青年。



    “明天家里要来客人了。”元老递上一份书信,“西庇阿家的顾问要来拜访我,他也想见见你,与你交个朋友。我听说过这个人,很有名的,他协助格涅乌斯在伊比利亚打败了迦太基人,传闻中他预言了前不久发生的地震,而且他很年轻,年纪与你差不多。我没见过这个人,听说前段时间他在元老院旁听会议,不过那时我已经宣布退休,在乡下种田呢!”



    陈志不懂拉丁文,他没读信,只是摇了摇头。



    “不想见?”利略元老明白他的想法,“我知道你不喜欢应酬,我也不想见。但是他与我们没有仇怨,今后还得在元老院中碰面,他的好意元法拒绝。”元老看着陈志,就算是勉强答应也好。陈志不点头,也不摇头。



    “不见也好。这样的人还是少接触比较好,明天我单独与他谈谈,看看他是个怎样的人。虽然他为罗马提供了帮助,我应该感谢他,但这个外国人竟然想插入到罗马的政治中,仅凭这点我就不喜欢。去休息吧!明天的事我一个人应付了。”元老对陈志微笑。陈志回以笑容,沉默地走开。



    利略元老叹了声气,乱世之中什么样的怪人都会出现。他展开那封信,又读了一遍,文笔优美,用词谦逊,简直就像出自地道的罗马贵族之手。唯独署名不像罗马人,虽然是拉丁字母,却组合成了几个奇怪的音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郑州地图  黄冈旅游  大丰地图  大庆论坛  嘉峪关旅游  钦州旅游  汕尾论坛  廊坊时尚  湘潭学习  伊犁学校  泰州地图  泸州学校  潜江地图  松原时尚  昭通时尚  郑州旅游  乌海旅游  三明时尚  许昌学习  娄底资讯  汕尾论坛  松原地图  娄底资讯  商洛论坛  白山新闻  海西论坛  深圳学习  黄冈旅游  宜昌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徐州旅游  烟台论坛  辽阳旅游  松原时尚  黑河地图  重庆学校  德宏时尚  长沙娱乐  那曲地图  临沂资讯  天门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铜川学习  合肥学习  怒江论坛  沧州学校  桐城学习  襄樊学校  怒江论坛  襄樊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