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六节 拜访(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爷,客人到了!”利略元老家的老仆人打开大门,转身跑进屋里,边跑边通报,陈志听见他的声音,关上了窗户。



    利略元老穿着元老院成员时常穿的紫边长袍出门迎接,尽管已经有了准备,但见到拜访的客人时依然难免吃了一惊——他身着罗马人传统的托加长袍,素净的白袍没有一点儿纹饰,黑发是对衣服最好的色彩搭配,袍子在他身上特别轻逸,随风飘动。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的年纪,利略元老早已听说过这个人非常年轻了,可他见到的超出他的想象,这个人看上去不会超过二十岁,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一个少年有什么样的智慧可以击败迦太基的将军们呢?



    赵弄潮向着元老露出微笑,看见元老以正式着装迎接他,立刻深深地行礼。元老很意外,他以为少年成名的人必定是轻狂的,但眼前的人不仅衣着得体,而且有礼仪。



    “我们进屋谈吧!”利略元老把客人迎进大门,他与赵弄潮并肩而行,“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已从同僚那里听说了许多关于你的故事。你机智应对哈斯德鲁巴派来故意刁难的使节,在森林中勇敢地与酋长们谈判,把这些故事都给我讲讲。”



    两人坐进厅堂,老仆人一一端上早已准备好的食物和饮料。赵弄潮与元老并坐着,他不愿将时间浪费在讲述故事上,对元老说:“阁下的事迹我也听说了许多,您的几位儿子已经为国捐躯,您又不顾悲痛与老人衰弱的身体重新回到元老院为国家工作,令人敬佩。”



    “这些都是一位正直的罗马公民应该做的,不值一提。”元老笑着摆摆手,“你的行为才值得赞赏。你与罗马没有亲缘关系,罗马也没有付给你酬劳,你却为罗马冒着生命危险做了这么多事,你才是令人敬佩的人。元老院允许你拥有自己坐位是应该的。”



    赵弄潮谦虚地低下头,“不,阁下,您误解了。我对涉足罗马的政务没有兴趣。我只是位旅行者,路经马赛利亚时被西庇阿执政官的罗马精神感动,因此用我愚笨的头脑来帮助他们,以此表达我的敬佩之情。等到罗马赢得战争胜利,我将离开这个国家,继续旅行。”



    “我有说过你有什么企图吗?误解的人是你。”利略元老笑呵呵地反问。



    赵弄潮对元老内心的看法已经心知肚明了,现在有一部分罗马人对他有怀疑之心,担心他会干涉罗马的政治,虽然元老笑呵呵的很和蔼,但他明白利略元老也是属于这类人的。“世上不可能存在被所有人喜欢的人,不过我相信利略阁下是欢迎我的。听说阁下收养了一位青年,他是位勇敢、正直的优秀人物。”



    “你别那样夸奖他,什么‘人物’,只是个普通人,与你相比,差很远。”元老笑得更加厉害,“我年纪大了,又没了儿子,因此想找个继承人。在我死后为我办理后事,继承薄产,最重要的是把家族的名字和传统传承下去。”



    “可是我听说您的这位养子不是罗马人,而且您并没有正式收养他?”赵弄潮把话题接到了他此行的目的上。他想通过旁敲侧击弄清这个人的身份。



    “看来你听说了不少流言。”元老回答,“我为什么没正式收养他?原因很复杂。首先他自己是否愿意,我并不清楚。他的家世我也不知道,如果他的父母仍然在世,我还得与他的父母交谈,毕竟如果我收养了他们的儿子,这个孩子就与们的亲生父母没有关系了。不过些这都不是困难,最大的阻碍在于身份。我是罗马贵族,而且是元老院成员,我的继承人将来也会走我的道路,罗马的传统和法律难以容忍非罗马人成为贵族。尽管我十分喜爱他,但元老院是不会喜欢的,除非他的品格高尚于古代的圣贤,或者为罗马立下了不朽功勋。”



    “您不了解他的出身?”赵弄潮对元老的后半段话不感兴趣,前半段吸引了他。



    利略元老遗憾地摇头,“他是个诚实的人,我看得出。不是他不告诉我身世,而是无法告诉,他不能说话。”



    “是哑巴?”这点让赵弄潮意外,他要找的人是个健全人。但他很快思索起来,没见到真人前,他无法断定元老说的话。“能让我见见他吗?西庇阿家的普布利乌斯已经与他成为了朋友,我相信您的养子是位藐视残疾的人,否则元法与那位高傲的少爷交往。”



    “他的确看上去与正常人无异。”利略元老认同赵弄潮对养子的称赞,“不过很不巧,就在前天我派他回庄园去了,他应该试着学习打理家族的事务。我相信他能做得很好。”元老高兴地笑起来,像是捡到了个宝贝。



    陈志透过窗户缝隙看到西庇阿家的奴隶蹲在屋外,客人还没离开。陈志不喜欢应酬,那位客人点名要见他,一定认为他将是元老的继承人,想结交一番,就像在迦太基军里,当传闻说他将成为汉尼拔的近身卫兵时,许多平时瞧不起他的人都来讨好一样。他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人。



    客人进了许久,没见有离开的意图,陈志换了身粗布衣,从正门出去了,屋外的西庇阿家的奴隶以为出去的也是仆人,没有注意他。陈志不敢回头,这个举动的确大胆,西庇阿家的奴隶是认识他的。离开利略元老的宅子他就放心了,在客人离去之前四处走走比较好,他担心的就是元老挨不了客人的好意,把他叫去会面。



    罗马城的戒备稍稍松懈下来,日常贸易也恢复了,因为迫近的迦太基军突然去了南方。是什么原因使迦太基人改变了方向,人们众说纷纭,各种传闻在街道中流传。传播最广泛的还是那些神怪说法,听说汉尼拔瞎了一只眼睛,因为他纵容士兵抢劫神殿里的金子,神惩罚了他,也因此他不敢冒犯罗马,罗马是被众神庇护的。



    陈志对这种说法只当是个笑谈,但罗马人似乎挺相信,真的认为有神在保佑他们,充满了信心。除了有关迦太基人的,他还听到了一位可以通晓神意的年轻人的故事,这个人目前在利略元老家作客,他的故事已经不新鲜了,从他在朱庇特神殿预言有地震发生时起,就已经有了奇怪的传言,但现在故事又有了新内容。他回到罗马了,而且他回到罗马的时间又偏偏那么巧,迦太基人正好在这个时候离开,因此有好事之人将两件毫不相关的事联系在了一起,说那位神奇的青年是如何只身闯入迦太基军营,如何与汉尼拔辩论,并最终说服那个独眼的布匿将军放弃进攻罗马。陈志绝对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汉尼拔做事有自己的主张,他不会被任何人说服。



    有肩舆从街道的另一端过来了,不少人指着肩舆议论。陈志认识这东西,它是拜访利略元老家的客人使用的,抬轿的都是西庇阿家的奴隶。说明客人已经离开了,陈志看着肩舆从眼前经过,上边垂着纱帘,看不清里面的人。他走出酒馆,准备回去了。



    人群中一个扎眼的东西从陈志眼角晃过,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陈志已知道那是什么。有人从人群中冲出,扑向肩舆,陈志跟着转身冲了过去。



    突然有人高举匕首,刺向肩舆里的人。陈志一脚踢向刺客手腕,凶器从他手中脱离,飞去一边。陈志第二脚踢中那人腹部,这个刺客显然过于业余,仅被踢中一脚,已经站不起来了,巡逻的卫后闻讯赶到,制服了这个人。



    “一定要问出幕后指使者!”肩舆里的人说。随即纱帘被掀开。



    陈志望向轿中的人,轿中的青年也望向了陈志,两人在这一刻流露出相同的神情,两人对视,吃惊到忘记了话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喀什资讯  松原时尚  潍坊资讯  三亚论坛  徐州旅游  娄底资讯  中卫资讯  济宁新闻  七台河地图  泸州学校  桐城学习  襄樊旅游  商洛论坛  临沧新闻  淮北地图  眉山旅游  昭通时尚  松原地图  郑州旅游  吴忠旅游  贵港资讯  钦州旅游  深圳学习  德宏时尚  北海资讯  中山时尚  七台河时尚  阜新地图  辽源地图  临沂资讯  七台河时尚  大丰地图  临沧新闻  连云港旅游  怒江论坛  临汾新闻  抚顺学习  钦州学习  阜新地图  海口新闻  黑河地图  廊坊时尚  四平时尚  西安娱乐  潜江地图  临夏新闻  重庆学校  徐州旅游  南通时尚  湘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