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六十四节 女儿的婚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米利娅与父亲对坐,低头沉默,父亲没有开口,她不会首先说话。鲍鲁斯执政官同样沉默了一小会儿,虽身为父亲,他却与其他一家之长不同,即使对女儿有绝对权,他依然尽可能民主。阿米利娅没说话,可她的心里不停思考着,琢磨父亲在想什么,父亲为什么迟迟不开口,在犹豫什么。



    执政官轻轻咳嗽,沉默之后缓缓说:“阿米利娅,听说你的好友科尼利娅从小就订了婚?”



    “是的父亲。男方是西庇阿家的长子。”



    “听说科尼利娅的父母去逝后,她已经搬去了未婚夫家居住?”



    “是的父亲。”



    阿米利娅小心回答,父亲拐着弯说话一定是担心他将提到的事会使自己不开心。



    鲍鲁斯执政官显露出欣慰,“这样很好,也算有依靠了。阿米利娅,现在我们面临着强大的敌人,汉尼拔是个危险对手,他已经打败数位执政官,瓦罗代表人民主张与这位将军决战,今年内一场大战已经无可避免了,我身为执政官有可能将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生命。如果有这么一天,阿米利娅,你打算依靠谁呢?”



    “父亲,为什么说这样的话?您是什么意思?”阿米利娅进屋前已经预想到父亲的意思,可她依然激动地问,“父亲打算把我嫁出去吗?父亲担心您不在人世后,我没有依靠,可父亲有没有想过,一旦您战死,我又出嫁,鲁基乌斯该怎么办?他才十三岁,您希望他寄住亲戚家,受人白眼吗?”阿米利娅说着,眼泪掉下了。



    “阿米利娅,亲爱的阿米利娅,别难过,这不是忧伤落泪的事。”执政官抱住女儿,其实作这样的打算他自己心里也很难受。



    “父亲看中了哪家的男孩?”阿米利娅拭去了眼泪,偎依在父亲怀中说,“虽然不愿意与父亲和弟弟分开,不过女人终归要出嫁。”



    “我亲爱的妇儿,我不会随随便便让你出嫁的。今天利略元老向我提起婚事,他有一个养子,我听说过他的事,他至少是位有美德的青年。”



    “我也听说过。寄住在西庇阿家的外国顾问与他是好友。”阿米利娅脱离父亲的怀抱,并不满意父亲介绍的对象,“他是哑巴的事父亲也听说了吗?”



    “他是哑吧?”执政官很意外。



    “不是吗?许多人都知道。”



    “利略元老从没有向我提起过他的养子有残疾,他对我形容时总把那位青年当作正常人描述。其他人的评价也很好,没听说他有缺陷。”执政官不相信女儿的话,有多年交情的元老不可能给自己介绍位哑巴女婿。



    “我虽然没有见过那位青年,但听熟悉他的人描述过,他相貌英俊,武艺超群,品德高尚。我以为世上真有十全十美的人……他是位优秀的青年,可我也不能与不言不语的人相处一辈子。”阿米利娅说着泪水又饱含在眼眶中。



    鲍鲁斯执政官安抚女儿,拭去她脸颊上不断滚落的泪珠,“如果那位年轻人真的有残疾,不用你向我诉苦,我也会拒绝这桩婚事。我会去查清他的情况。”



    阿米利娅抱住父亲,在父亲怀中哭声更响了……



    冬天过去后,修整了一个冬季的迦太基军离开基罗尼亚城。有证据显示罗马军队正在集结,不同于费边,新上任的执政官倾向于好战,罗马民间决战的呼声越发高涨。马戈没有回来,说明向迦太基请求援助的计划失败了,军队只能另做打算。离开过冬的小城,缓慢往南移动。南方城邦由于罗马的接连战败,对罗马的信心开始动摇了,加上之前每场战斗后汉尼拔将俘虏的罗马人与意大利人区别对待,意大利诸城邦的民间舆论已倾向迦太基人,而受费边的避战政策损害最大的也是这些低层的平民,意大利人对罗马的不满日趋加深,已有城邦秘密派来使者,向迦太基示好了。



    “喂,这边!这里,这里!”个子矮,但很结实的雇佣兵小声呼喊来自东方的中年人。他怀里紧抱着包袱,神神秘秘。



    王重阳左瞧右看,总算看见了呼唤他的家伙,他看清了这个人,顿时涌出股太阳从西边升起的惊诧感,平时总爱扯开嗓门儿说话的欧卡斯居然也会小声说话了。



    王重阳一走近,欧卡斯立刻拉着他奔向营地的无人角落。他四处张望,确定没人看见他们后,以出人意料的低声量说:“第三步兵队的伊尼匹阿斯认识吧?”



    “谁呀?第三步兵队有几个叫这名字的。”王重阳琢磨着欧卡斯具体问的是谁,欧卡斯却神秘地笑起来。



    “就是最年轻最英俊的那位,你见过的。感觉他怎么样?”欧卡斯边说边展开了被他抱紧的包袱,里边裹着黄金首饰、各色宝石,还有件丝绸衣服。“瞧瞧,瞧瞧!伊尼匹阿斯出手多大方。”欧卡尔啧啧声中流露出无限羡慕,“这些都是送给你女儿的!”



    王重阳顿时明白了欧卡斯的来意,假装糊涂说:“他想送我女儿礼物直接给她就行了,为什么要通过你,再转交给我这么麻烦?”



    “你傻了!”欧卡斯一激动便控制不了声音,大吼出来,但他下一刻又强行沉住气,继续低声说:“连这也不明白?这是求婚!伊尼匹阿斯向你女儿求婚了,现在就看你的意思。”



    “他向我女儿求婚了?玉婷同意了?我怎么没听她提起这件事?”



    “要她同意干什么?你是父亲!你同意,这件事就定了!”



    欧卡斯着急地跳脚,与这个外国人沟通怎么这么困难!



    “她还不知道?这不行,必须问问我女儿的意思。”王重阳直摇头,“她从来没见过这个伊尼匹阿斯,如果她有意愿,我们可以安排他俩见面,至于成不成,得看他们自己的意思,我们别瞎操心。”王重阳两手平摊,活像这件事从头到尾与他无关。



    “你怎么做人父亲的?一点儿不负责任!”欧卡斯拉住王重阳,大嗓门儿再也控制不住,大喊大叫起来,“你女儿年纪也不小了!做父亲的现在不为她选择丈夫,再过几年她就会变成汉诺的女儿安娜特那样,即使再漂亮也嫁不出去了!”



    欧卡斯的唾沫腥子直喷王重阳脸上,口里喷出的气流吹得王重阳胡须颤动。王重阳反吐了一口唾沫,“去去去!说谁的女儿嫁不出去了!我的女儿肯定不愁嫁。一般的凡夫俗子想做我女婿,我还看不上,汉尼拔这样的人我也只能考虑考虑。告诉伊尼匹阿斯,别怪我绝情,我女儿不适合他,找个普通女孩子比较好。另外,如果有其他人请你做媒人,欧卡斯,也这样为我答复他们!”



    “我知道!我知道!”欧卡斯不乐意地将珠宝重新包裹好,这个媒人礼他要不到了,“你的女儿的确地位不一般,可她的出身始终是平民,还指望她做王后、贵妇吗?”



    “就当作我想攀附权贵好了!”王重阳搪塞说,换来了欧卡斯鄙夷的白眼。



    王重阳长叹了声气,女儿年纪渐长碰上提亲这种事实在很正常,以后可能也将常碰上。这是好事,王重阳本来应当高兴,可他不得不拒绝这些求婚者,甚至不惜以得罪人的方式回绝,因为王玉婷不能在这个世界结婚,一旦安家落户,恐怕想回现代就难了。他想,王玉婷应该也有同样的想法,她不会看上古代男性的。既然看不上,为什么要看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深圳学习  怒江论坛  西安新闻  喀什资讯  赤峰新闻  黔南地图  连云港旅游  德宏时尚  桐城学习  思茅新闻  合肥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烟台论坛  淮安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十堰论坛  乌海旅游  宜昌地图  湘潭学习  郑州地图  临沂资讯  泸州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北海资讯  海口新闻  大丰地图  天门时尚  衡水新闻  淮北地图  林芝地图  商洛论坛  淮安新闻  徐州旅游  林芝地图  张家口时尚  阜新地图  昭通时尚  临沧新闻  喀什资讯  松原地图  铜川学习  济宁新闻  阜新地图  湘西旅游  黑河地图  泸州学校  嘉峪关旅游  湖州旅游  广安学习  南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