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六十八节 假预兆(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鲍鲁斯,我就知道你是个忠实的费边主义追随者!你害怕冒险,害怕失败,忘记了离开罗马时人民对我们托付的责任,用战斗使战争迅速决定胜负是人民的期望!”瓦罗执政官激动地在各位元老与军官们面前痛斥他的同僚,因为执政官鲍鲁斯反对他的计划。瓦罗执政官在轮到掌握军队的日子里提出对迦太基人发动攻击,但他的计划一经提出,立刻遭到同僚的反驳,鲍鲁斯执政官认为目前并不是决战的最佳时机,他在罗马时便坚定地支这一看法。



    前一年的执政官塞维利阿支持鲍鲁斯的看法。“过去弗雷密尼乌斯也说过类似的话,并且付诸行动,可是最后他失败了,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塞维利阿,你这个胆小鬼。你在担任执政官期间毫无建树,因此你没有资格指责我!”瓦罗执政官蔑视所有发表反对意见的人,“我与弗雷密尼乌斯怎么能相比?弗雷密尼乌斯因为自身的愚蠢而中了汉尼拔的诡计。我与他不同,现在我将堂堂正正地发出挑战,与敌人公平地战斗,在两军正式对垒的情况下,什么诡计也施展不出,我们罗马人将凭着勇敢和坚毅战胜对手。你觉得我错了,那么支持我的元老们也错了吗?他们都是富有经验的长者,他们全都看错了时机?或者你认为我没有作战经验,没有资格指挥军队,我们可以更公平些,是否要让我们举行一次投票,让大多数人决定是不是应当进行这场战斗?”



    “瓦罗,不要提出些可笑的建议!战争不是选举。”鲍鲁斯执政官严厉地批评。



    可是他的同僚因为他的指责而更加狂妄。“够了,鲍鲁斯!你根本不敢进行投票,你知道自己会输!”瓦罗轻蔑地取笑,他知道大部分元老已经转而支持了他,不仅元老,现在军官和士兵都站在他这边。有谁亲眼看见敌人就在面前而不想快点将其消灭的呢?



    赵弄潮落下笔,心不在焉地记录下会议过程。记录会议笔记并不是他的工作,记录员也不止他一人,他这样做仅是想练练拉丁文写作,并为他的古代见闻收集材料。真正让他牵挂的并不是这些会议儿争吵,无论他们怎样争论,对他来说结局已经注定了。



    外面传来骚动,听得见马的鸣叫与奔驰的急蹄声。会议立刻暂停,两位执政官预感到出了大事,一起走出帐篷,元老们也跟着离开。天色刚亮,巡夜的士兵才熄灭营火不久,浓浓的烟柱笔直地升上天空,会议举行的时候还是星夜,看来时间已经在争论中悄然流逝了。



    奔回军营的马匹属于外派分遣队的,士兵跳下马背,匆匆向执政官禀报。“阁下,迦太基人攻击了我们!我们正在与他们的骑兵作战。”



    突然传来的战斗消息使整个军营像一锅水突然沸腾了。“把我的战马牵来!”瓦罗执政官大喊,“我会给这些迦太基人一点教训!”他跨上了马背,许多士兵效仿他,愿意跟着他出战。“跟我来!”执政官狠踢马肚,冲出军营。



    “阁下,你也需要跟上吗?”有元老问鲍鲁斯,鲍鲁斯执政官只是阴沉脸色,没有任何行动。



    瓦罗执政官的战斗很顺利,没过多久他便于工作带着笑声回来了,超越他的笑声的还有跟随他一同作战的士兵的胜利呼喊。



    很快全军已知道他们胜利了。瓦罗执政官时刻没有忘记演讲,他大谈特谈前不久才发生的壮举。那些迦太基人如何见到他后被吓破了胆——他们绝不会想到执政官会亲自对付他们。罗马人的士气如何高昂,敌人是怎样逃跑的。他描绘得绘声绘色,让每一个人仿佛亲眼见到了战斗的发生,让那些没参与战斗的人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犹豫了。虽然是场小胜利,可也是个好兆头。



    侦察敌人动静的士兵这时候回来了。他的出现打断了瓦罗的演讲,因战斗而中断的会议再次继续了。



    迦太基人的军营里出现了不一般的情况,在他们的骑兵被打败,撤回后,迦太基人的大半部分军队开始移动,他们离开了军营,但看样子并不像挑战,而是想撤离。



    “这是个好机会!”瓦罗执政官听完描述,兴奋地站起来,他离开坐位,来到帐篷中央,“趁着汉尼拔逃走的时候我们立刻追赶他,能一举将他消灭!”



    “如果他是真撤退,我们发动攻击当然能胜利。”另一位执政官鲍鲁斯冷静地说,“可是他现在撤退不是真的。首先没有撤退理由,你的胜利并未对他造成重大损失,他为什么要逃走?另外,我认为就连你的胜利也是他故意让给了你,为的就是把你引进圈套。”



    “鲍鲁斯,你在嫉妒我的胜利!”瓦罗大叫起来,“我的胜利是明显的,不容质疑的。第一位参与了战斗,目击了战斗过程的士兵都可以作证!现在我是指挥官,你没有权力干涉我的行动,而且元老们也都支持,不是吗?”



    两侧的元老们纷纷点头,军团将校们也支持执政官。他们集结了八万军队可不是为了在这个小村庄附近与敌人一同吹海风。



    “就这样决定了。我要集结军队,战争结束的日子就在今天!”瓦罗执政官转身大步离开将军的营帐,接着集合的号角声响彻军营。元老们纷纷起立,跟随执政官,只有支持鲍鲁斯的少数人留在最后。



    “这是件大事。通知祭司,我要占卜,请示神的意见。”鲍鲁斯执政官吩咐随从。赵弄潮听见了执政官的话,非常自然地跟随那名随从一起退出。执政官的随从奔向了祭司的住处,而他则悄悄走过元老们身后,去向了另一个地方。



    瓦罗执政官此时情绪激昂,他骑着马,如同检阅军队般看着大军在军营外集结,军阵慢慢成形。此战他一定能大获全胜。



    可这时传令官赶到他的身边。“阁下,请您快回去吧!出现了不好的预兆!”这个消息让执政官紧张了,虽然军队出发在即,他也不得不赶回。



    元老们已经被召回,再次聚集在将军营帐。赵弄潮也回来了,坐回不起眼的角落,埋头记录笔记。瓦罗执政官一进帐篷便从沉默中感受到元老们的担忧。他看向地面,一群母鸡来回走动着,它们无精打采,对地上抛洒的饲料不闻不看。



    “看来神不支持你的行动。幸好我请祭司完成了占卜,要不然我们将做出违背神意的事了。”鲍鲁斯执政官劝说。



    瓦罗低垂下头,这位爱演说的执政官非常难得地居然沉默了。可是尽管他沉默,但在他的呼吸间也能使人感受到明显的愤恨。执政官跑出了帐篷。



    瓦罗执政官感到这是他一生中经历的最严重的羞辱。军队已经集结,即将出发了,去创造胜利与辉煌,可他在这时被召回,失落地取消命令。瓦罗回到他的住处,赶走了所有随从,执政官抓扯自己的头发,一个人大叫。



    他在愤怒中走到桌前,想给一个经常向他出主意的朋友写张便条,希望这位朋友能替他想出对付鲍鲁斯的方法。他与这位神秘的朋友从未面对面交谈过,只用不署名的书信交流,即使见面也假装互不相识。这时,他发现桌上压着一封信,在他离开时桌上并不存在这种东西。



    这是封没有署名的信,不过笔迹是熟悉的。信中内容很简单,只写着“假预兆”一条短句。瓦罗执政官把信揉作一团,更加愤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沧新闻  诸城旅游  昭通时尚  宜昌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恩施学校  抚顺学习  阜新地图  大庆论坛  金昌论坛  六安论坛  昭通时尚  思茅新闻  广安学习  三明时尚  长沙娱乐  博尔塔拉资讯  连云港旅游  铜川学习  中卫资讯  佳木斯论坛  潍坊资讯  西安娱乐  阿拉尔地图  济宁新闻  思茅新闻  中卫资讯  南通时尚  天门时尚  眉山旅游  廊坊时尚  黔南地图  襄樊旅游  临沂资讯  湖州旅游  商洛学习  三明时尚  中山时尚  许昌学习  许昌学习  南通时尚  沧州学校  辽阳旅游  伊犁学校  徐州旅游  伊犁论坛  西安娱乐  潍坊资讯  大丰地图  中山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