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七十二节 最后的聚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胜利!”



    高举酒杯,杯壁相互碰撞,士兵们相视而笑,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有人敲打乐器,年轻的人们聚拢过来,围着火堆跳舞,听起来像是歌的旋律从喧闹的人群中响起。



    “明天我们必定战胜迦太基人。因为我们有勇气,有光荣的传统,有优秀的诸位指挥官。我们有人民的支持和期望……”梅物卢斯被一群年轻士兵簇拥着,他模仿瓦罗的语气与风格向众人演说,自从听过瓦罗的演讲,让这位青年热血澎湃,瓦罗的目标与志向与他相投,梅特卢斯很快成为了执政官的追随者之一。



    有人在不应鼓掌时拍起手,打乱了梅特卢斯的演讲节奏,梅特卢斯皱眉看向人群外的鼓掌者,听众们也以好奇目光注视过去。卷发的大男孩一边鼓掌一边大笑,“梅特卢斯,你的演说内容空洞无力,你应当回乡下练习几年再去蒙骗大众!”普布利乌斯的嘲笑声让梅特卢斯脸色阴沉。



    梅特卢斯拨开人群,与这个捣乱的家伙面对面。普布利乌斯挑了挑眉梢,他不介意在大战之前与老对手大吵一场。



    “普布利乌斯,你说话太过分了。”



    普布利乌斯本以为首先说话指责的人会是梅特卢斯,可有人比梅特卢斯更早开口。“加图?”他望向身边的青年,“加图,这里没你的事。”



    “梅特卢斯演说也没你的事,你为什么无端取笑?”



    普布利乌斯瞪住反问的加图,语塞后,突然说:“你才来多久?我与梅特卢斯的恩怨不是你能想象的。而且我记得梅特卢斯对你可不怎么友善,现在怎么帮着他说话了?”



    “我不帮任何人。只是想告诉你,随意打断别人的演说是不礼貌的,梅特卢斯不是你的政敌。”



    “加图的话很正确。”梅特卢斯点头赞同,看见普布利乌斯被人两三句压了下去,虽然这个人不是他,心里也十分得意。



    “果然都是乡下来的!关键时刻站在了同一阵营。打完仗后干脆结伴回乡下种田吧!”普布利乌斯很不服气,随口乱说起来。他居然被一个乡下男孩弄得没了立场,成了个为点儿小事将同伴当作敌人挖苦的人。



    普布利乌斯的话让梅特卢斯很不高兴,他居然被说成了乡巴佬,他可与经营农场的加图不同,加图即使富有仍是平民,他是罗马贵族。只是一时想不到能将普布利乌斯一举击倒的话,他只能暂不语。



    更生气的人却是加图。“乡下人怎么了?你们这些住在罗马的纨绔公子根本不理解土地与人民的深刻联系,参加战争保卫国家对你们来说其实是保卫荣耀,只有我们乡下人才是为了保卫每一寸土地而来,在战场中流血最多、牺牲最多的也是我们乡下人!你把‘乡下人’放置在贬意中是什么意思?普布利乌斯,总有一天你会因你的目中无人而苦头的!”



    参加聚会的人大多围拢过来,平时他们时常听见普布利乌斯与梅特卢斯相互挖苦的声音,而且普布利乌斯总能占上风,可这次居然是一个从未听说过名字的士兵向普布利乌斯挑战,普布利乌斯差点答不上他的话。



    “大家在干什么?别聚太紧,想让严厉的百夫长发现你们喝了酒吗?”赵弄潮的声音打破了僵局。他说话的时机刚好,挡住了普布利乌斯即将说出的激烈反驳。人群立刻散了,回到各自的位置上继续歌唱跳舞。



    “我怎么感到有人想打架?”赵弄潮看着梅特卢斯与加图发笑。普布利乌斯松开了握紧的拳头,虽然赵弄潮没有看向他,可他心中明白赵弄潮话中指的是谁。“如果有仇恨,愿你们后天能打个痛快。”赵弄潮微笑着说。



    明天将有一场大战,有恩怨后天解决……普布利乌斯琢磨着,突然笑起来,他的怒气在笑声中全消除了,可梅特卢斯和加图却不明白他在笑什么,赵弄潮的这句话有什么可笑的。



    普布利乌斯耸耸肩,远离了这两个无趣的人,他加入进围着圈跳舞的人群,踏出几步舞步后又立刻退出了人群,走向边沿角落,因为他看见有人坐在那儿。赵弄潮不跳舞不歌唱,默默地注视着欢乐的众人,但他的目光更多地留意着几个人,其中一人就是普布利乌斯。西庇阿的儿子走近角落里的那人,与他并肩坐下了,赵弄潮悄悄靠了过去。



    “一个人喝闷酒?”普布利乌斯也倒上杯酒,“别喝多了,明天有大事。”



    “不用为我担心。我不是正式军人,没有严厉的百夫长处罚我。”陈志向普布利乌斯举杯,歌舞声中没有留意到这个角落,没有人听见他在说话。



    “听说你订婚了?”普布利乌斯问。“鲍鲁斯执政官的女儿是个好姑娘,我见过她,那位小姐很漂亮,黑头发,很神秘,很有智慧。”



    “赵弄潮告诉你的?他还告诉了你什么?”陈志品尝美酒后,泛出一丝苦笑,“听形容,那位小姐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我为了一位姑娘而来到罗马,怎么可能因一位从未见面的小姐改变了心意?利略元老做媒的好意我只能心领……”



    普布利乌斯望着陈志严肃的侧脸,忍不住突然笑出了声。“那位姑娘是谁,这么有福气得到一位专情男子的心?能介绍我认识吗?她一定很美。你放心,我不会抢朋友的女人,就像鲍鲁斯的女儿阿米利娅,她是我未婚妻的朋友,所以我不会碰她一根头发,现在她又与你有了婚约,下次见到她时,我决不对她直视。”普布利乌斯看着陈志,等待他的回答。



    陈志却感到哭笑不得,颤抖的面部肌肉不知做出的表情是笑,还是生气。“你会认识她的。”



    “但愿阿米利娅不会像我的未婚妻科尼利娅那样是个爱忌妒的女人,这样你的心上人日子会好过些!”普布利乌斯躺下了,他仰望星空,漆黑夜空下闪烁的点点星光使他半眯住双眼,兴奋后有了丝丝倦意。



    原来是在谈论儿女情事,赵弄潮松了口气,他担心陈志向普布利乌斯谈论不该谈论的东西。



    提起那桩婚约,的确让陈志烦恼,陈志曾为了拒绝这桩婚事而向赵弄潮讨要办法,赵弄潮没给出他出主意,只是说了些安慰话,告诉他船到桥头自然直。鲍鲁斯的女儿阿米利娅,他的丈夫是谁,对赵弄潮来说早已有注定人选,陈志的烦恼没有必要。



    赵弄潮也抬头看了看星星,夜已经深了。百夫长很扫兴地出现在欢庆的人群中,他以手中的棍棒和大声训斥驱散人群。年轻士兵们慌张收拾摆出一地的器皿,动作稍慢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挨上一棍。



    虽然身着长袍,动作不便利,可百夫长的棍棒怎么也不会落上赵弄潮的背脊,赵弄潮以点头和微笑向百夫长打招呼,从容地从他的棍棒旁走过。回头看向普布利乌斯与陈志,他们已经起身了。



    另一边角落仍坐着一群人,百夫长打人得看对象,显然这群人不在他教训范围内。其中一人是廷达鲁斯,还有一人是白天时见过的穆西卡,其他人则不认识,很明显这些人是神殿卫兵,或曾经是神殿卫兵。他们围坐着,或沉默,或低语,赵弄潮很想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可这些人警觉性太高,他不能靠近。观察他们的表情,或许是在叙旧。如果是这样,赵弄潮不感兴趣,快死的人的叙旧没什么值得听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徐州旅游  德宏时尚  四平时尚  十堰论坛  商洛学习  七台河地图  四平时尚  许昌学习  松原地图  思茅新闻  松原时尚  临汾新闻  宜昌地图  白山新闻  铜川学习  抚顺学习  三明时尚  临沂资讯  南通时尚  诸城旅游  松原地图  西安娱乐  潜江地图  临沧新闻  那曲地图  安阳资讯  酒泉论坛  黄冈旅游  盘锦学习  桂林学校  潍坊资讯  乌海旅游  益阳资讯  廊坊时尚  湖州旅游  襄樊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大丰地图  中卫资讯  三明时尚  安阳旅游  重庆学校  德宏时尚  七台河时尚  怒江论坛  六安论坛  辽源地图  昭通时尚  连云港旅游  大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