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节 婚约(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非常好!非常合身!”利略元老乐呵呵地拍着手说。



    陈志身着新制的红边托加袍,在屋里走上一圈,展示他的风采。这是元老命人专门为他做的,与从前穿着的元老之子的遗留物有着完全不同产意义,这代表他将正式能为一名罗马贵族,一名罗马元老的继承人。



    “我已经邀请了宾客,今晚就把这件事确定下来!”利略元老高兴地对身旁的朋友们说。正式的收养仪式已在准备中了。



    朋友们纷纷向元老发出祝贺。他的儿子们都已不在人世,许多人为他的不幸发出惋惜,可众神没有抛弃他,赐给了他一位无比优秀的青年。这位青年三次拯救“父亲”的故事已在罗马城中传遍,但不明真相的人们难免添油加醋,甚至带上了神话色彩,他在战场中突然开口说话的情节被视为了神迹。



    “当年波斯人要杀克洛伊索斯时,他那不会说话的儿子突然大喊‘不要杀死克洛伊索斯’,因此波斯人才认出他是吕底亚的国王,饶了他的性命。”赵弄潮谈笑说,“现在的情景与那时候相似,这是个好兆头。”



    赵弄潮提及的故事让刚进屋的加图轻叹了气,微皱眉头。“怎么说是好兆头呢?我记得当时的神谕是这样说的,祭司对国王说‘你第一次听到他讲话时,那将是不幸的一天’。克洛伊索斯听见儿子说话的那天,他的国家灭亡了。”



    “可是元老不是国王,罗马也不是吕底亚,迦太基人不是波斯人,时代已经不同,不能用当年的神谕解释现在。迦太基不如波斯强大,罗马却远胜于吕底亚,所以这是吉兆,当初这个神迹求了克洛伊索斯的命,现在它能救罗马。”赵弄潮反驳。



    众人的意见总是赞同好的,反对不好的,元老的朋友们对赵弄潮的说法点头。加图显得不服气,“神谕的确是这样的,他为什么曲解典故?”他向元老嘀咕。



    “你这个孩子呀!”元老对加图笑着摇头。加图是个很聪明很有才华的年轻人,但就是有一点不如人意,他有时候还固执死板。赵弄潮即使曲解了典故,也是为了鼓励人们。“事情打听到了吗?”利略元老将话题从吕底亚的神谕上移开,以免这两位年轻做没必要的争吵。



    赵弄潮拜访利略元老只为一件事,西庇阿的儿子被当作叛国者逮捕了。赵弄潮走访元老,求情周旋,他说明原尾,证明普布利乌斯不可能叛国,利略元老因此派加图去打听案件的审理进度。



    “普布利乌斯已经被释放了。有人作证,他当时是为了阻止那些年轻贵族逃跑才进入帐篷,现在他成了英雄。”加图没精打采地回答。



    “我就说过,普布利乌斯不可能做出叛逃的事!”赵弄潮如释重负。当他得知普布利乌斯被捕的消息时也吓了一跳,历史中记载了普布利乌斯阻止梅特卢斯的故事,可没说他会被逮捕。他以为历史因他们几名现代人的出现而发生了改变,如果普布利乌斯获罪,后面的历史将无法顺利继续下去。



    利略元老看出加图有心事。“怎么了,孩子?这件事似乎让你感到不愉快?”



    “没什么,阁下。我想,假如当时我在场情况会更妙。普布利乌斯只是逼迫他们发誓,可是威逼下的誓言有效力吗?他们都是抛弃祖国的无耻之徒,这种人不能姑息,我才不会给他们机会,趁他们没有行动时杀掉他们,这才是正义!”



    “如果一位有功于国家的人在为国效力时犯了错,你是监察官,你会怎么做?”赵弄潮向加图提问。



    “无论他的功绩有多大,一旦触犯了法律,就应该受到制裁。这是制订法律时的常识。”加图坚定地回答。



    “可他是为了国家利益才犯下这些错误,而且他为国家带来了许多好处,国库充实了,领土扩大了,他有人民的爱戴,军队的拥护。这样的人仍然要处罚吗?如果控告他,就会有民愤,人民的意志是法律的基础,按理说,人民反对的法律就不成立。应当怎样调解这个矛盾呢?”赵弄潮进一步问。这也是加图将来会面对的难题,赵弄潮很想了解加图的想法。



    他的问题已经具有争议性,引起了房内人们的讨论。



    加图答不上来。赵弄潮感到这个问题提得太早了,加图还不具备那样的想法。“既然人民同意制订法律,就应当遵守它。”他半天才吐出句不自信的话。



    “说得好!”利略元老鼓起了掌。屋里的人们也发出赞同声。“依照我的看法,这样的人虽然是英雄,但更应当得到严惩。”利略元老代替加图回答,“他可以凭着人民的爱戴,触犯法律却不受惩罚,恰好说明了这样的人是危险的。将来如果他凭借人民的力量挑战元老院,那么不是要做国王了?这样的人是共和国的敌人。内部的敌人比外邦的敌人更可怕,决不能让他存在于罗马!”



    元老赢得了掌声,赵弄潮也附和着鼓掌。



    众人的目光突然注视向门外。今晚的主角,陈志已经脱去红边托加袍,换上平常的便装回到了房中。



    “快过来,我的儿子!”利略元老向陈志招手,“你的朋友向我们的法律提出了挑战,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难题。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元老将他们之前的讨论复述了一遍。



    陈志也着难了。“我赞同普布利乌斯的做法,普布利乌斯不仅仅是为了阻止他们,我想他更是为了救朋友,劝他们放弃打算;当时的情况下,他其实可以什么也不做,因为已经有人告密了,那些人根本逃不了。至于第二个问题,功过共存,我想我没有智慧回答这个问题。”



    “你是个仁慈的人。”赵弄潮评价说,“加图很严厉,普布利乌斯率性而为。你们都是国家不可缺少的人才。”



    “那么你呢?”加图反问。



    “我?我是旁观者,一个过客。所以我什么事也用不着参与,只管向你们提问。”赵弄潮拒绝了加图的提问,如果他回答了,加图很可能会接着问那个功过共存的难题。这个问题并不是难以回答,而是很为难,有大功的人必有大敌,这些敌人会纠出他的错误。



    “大家都留下来吧!今天是我的家族迎接新成员的日子,晚上还有更丰富的活动。”利略元老向朋友们高声说。晚上才是正式的仪式,客人们到了晚上才会齐聚。



    元老拉住陈志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有件事我得再提一次,别怪我这个老头子罗嗦。”元老轻声说,“去坎尼前我也提过,就是你的婚事。别的贵族青年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有了婚约,甚至做了父亲。依然是上次向你提到的姑娘——鲍鲁斯的女儿阿米利娅。明天你带上礼物去见她的叔叔,鲍鲁斯死后,他的儿子和女儿由他的弟弟监护。我陪你一块儿去。”



    陈志显出为难神色,但低着头没有拒绝。赵弄潮仔细偷听元老对陈志说的话,他听到了一些,心中又起了盘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兴安岭学校  潜江地图  七台河时尚  广安学习  西安新闻  徐州旅游  烟台论坛  桐城学习  临夏新闻  六安论坛  济宁新闻  那曲地图  林芝地图  临汾新闻  辽阳旅游  辽源地图  连云港旅游  深圳学习  辽源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喀什资讯  嘉峪关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湘西旅游  迪庆旅游  钦州学习  临夏新闻  廊坊时尚  汕尾论坛  白山新闻  张家口时尚  临沧新闻  怒江论坛  海西论坛  泰州地图  六安论坛  阿拉尔地图  钦州旅游  安阳旅游  湖州旅游  松原地图  乌海旅游  金昌论坛  伊犁学校  桂林学校  大兴安岭论坛  张家口时尚  海口新闻  四平时尚  郑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