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八节 宴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很生气,她冒险来到罗马为的就是与起弄潮商量回现代的具体事宜,可赵弄潮不仅把她当作不存在,甚至入城后连面也见不到了。她和父亲只能跟着普劳图斯,去了商人在罗马的住所。



    傍晚,普劳图斯接到利略元老家的宴会邀请,这上商人感到蹊跷,他不认识利略元老,与元老更没有交往,怎么会邀请他?他又读了遍邀请信里的文字,惊异地发现这是赵弄潮的笔记,普劳图斯明白了。这次邀请他当然会去,而且只带上两个仆人——玉婷小姐和她的父亲。



    得知赵弄潮打算利用宴会与他们会面,王玉婷的心情总算好了点儿。听说要出席宴会,她很兴奋,在新迦太基时,巴尔卡家举行的那场盛宴让她至今记忆由新,尽管那碗蜗牛粥使她恶心了很长时间。不过她的热情几秒后便冷却了,这次她不是被邀请的客人,而是以奴隶身份跟随主人前往,可能连屋子也进不了。



    与预想中一样,她果然进不了屋子,只得留在中庭。普劳图斯嘱咐他们等着,赵弄潮会找机会让他们进去,或者他会找机会出来与他们见面,千万不要惹事。王重阳与王玉婷答应得很干脆。屋子里灯火通明,谈笑声不对传出。



    父女俩在院子角落找了个地方坐下,等待真是很无聊。院子中等待主人的不止他们两人,还有其他客人的随从,他们都是奴隶,有人负责招待他们,送上凉水。王玉婷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他远离那群奴隶,安静地坐在另一个角落。他看起来像士兵,身着皮甲,佩着短剑。这个人与赵弄潮一起出现于城门处,是赵弄潮的卫兵。照理说王玉婷应是第一次见到他,可他给人的印象是他们很久前便认识了。



    “有没有人愿意帮忙?最好来个姑娘!”利略家的管家急得晕头转向。元老突然吩咐举行宴会把人数有限的利略家的奴隶害苦了。管家走向这些外来的奴隶,希望有人肯伸出援手。



    他一眼瞧见了躲在角落中的王玉婷,如见到救星似的大步奔了过去。“我的好姑娘,就是你了!快去厨房!”



    “你干什么?把手放开!”王重阳揪住管家的手腕,把他的手从王玉婷肩头上移开。王玉婷哼了声,帮什么忙,到厨房打杂这种事,即使当她最落魄的时候也没干过。



    管家捂着手腕,那个中年男人的手掌实在有劲。不过他没发火,反而更加哀求,看来真的缺人。“我的好姑娘,我不会使唤你干重活。现在该上菜了,这里的年轻姑娘五根指头就够计数了,你行行好,帮帮忙吧!你会得到报酬的。”管家提到报酬时把声音压得很低,似乎这是个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秘密,而且隐藏着极大的好处。



    王玉婷不在乎管家能拿出多少报酬,即使用脚趾头想,那点钱她也是不稀罕的。她的黑眼珠微转,想到了其它。“这是个机会。我想我能进去。”她对父亲说悄悄话。



    她答应了管家的请求。



    仆人们在坐榻间穿行,忙着为客人们倒酒。利略元老坐在主席,他的身旁坐着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祭司是今天的主宾,上次由于他忙于丧事,因而没赶得上参加利略元老收养继承人的仪式。赵弄潮提议一定要将最高祭司请来家中做客,利略元老也认为两个家族即将结为姻亲,应当补请阿米利乌斯,所以打听到祭司今日正好有空,匆忙下了决定。



    客人当然不仅仅阿米利乌斯一人,利略元老的好友们,养子陈志的朋友都有受到邀请。



    “这就是普劳图斯吗?他的戏剧我看过无数场,可是作者本人却是第一次见到!”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惊讶地望着商人说,以为自己身处梦境中。



    普劳图斯点头问好。



    “普劳图斯先生是我在意大利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刚从南方回到罗马,我可不能放跑他。”赵弄潮谈笑着,阿米利乌斯喜爱欣赏喜剧艺术,他早已经打听到了。



    爱看喜剧的不仅有阿米利乌斯,卷头发的青年也来了兴趣。“我小时候最喜爱的就是喜剧,悲剧太沉闷,令人想要入睡。普劳图斯最优秀的喜剧作家,到现在意大利依然没有能超越他的诗人,可惜他已经好些年没有新作品了,否则他的光辉一定能盖过雅典人阿里斯托芬。”



    “西庇阿的儿子,听了你的赞扬我简直羞愧得想钻进陶罐里!”普劳图斯高举酒杯,向普布利乌斯敬酒。



    “现在年轻人总沉迷于希腊的东西。希腊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他们的文化中也有放荡不堪的成份,使我们的年轻人变得浅浮。”利略元老略显不满地说。他转移了话题,“普劳图斯,你在南方做生意,与汉尼拔的军队打过交道吗?”



    这个问题让商人紧张了,他知道有许多罗马人因他与迦太基军队做过生意而不满。商人回答:“我曾经多次受朋友托付,向迦太基人赎回他们被俘的儿子,所以他们的部分军官我是认识的。不过那位独眼的布匿将军却从来没见过。”



    高明的回答。赵弄潮为普劳图斯微笑。但即使普劳图斯能为自己化解危机,也不能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言多必失。“普劳图斯说到了高尚的事——为朋友赎回被俘的儿子。我听说汉尼拔以三名俘虏作为使者,让他们回罗马向我们询问赎回俘虏的事。元老院的意见怎么样?由于受瓦罗执政官的牵连,这段时间我没能进入元老院,目前事态的发展我已经看不清了。”赵弄潮就着赎回俘虏的事把话题转向了政务。



    这件事让元老很头痛。在得知可以赎回俘虏后,许多家庭已经准备了赎金,只要元老院同意,他们会立刻捧着钱去找迦太基人。元老院为这件事争论不休,不能让这些钱流入迦太基人的口袋,那样做只会使汉尼拔更强大,而罗马因财富外流会受到更大压力,但出于人民的情感和兵源紧缺问题,又迫使元老院必须同意。



    “我认为不能赎回俘虏。”利略元老坚定地说。



    元老的话没有说完,有人打断了他。“我看见了这样的事。”普布利乌斯不高兴地插话,“元老院说服公民们,解放了他们的奴隶,为的就是把这些奴隶编入军队。你们在给奴隶自由的同时,却又不允许人民赎回他们的亲人,眼睁睁看着自由的公民成为奴隶,这样做明智吗?人民会伤心的。”



    “年轻人的浅见!”利略元老重重地批评,“如果我们输给了迦太基人,人民会更伤心。这个时候不宜用同情心去怜惜他们,将来还有许多危险,同意赎回俘虏会让士兵们习惯临阵退缩,要让现在的士兵知道,向敌人投降不会得到任何同情,没有后路。这样的决定虽然很严酷,不过痛苦是值得的,从长远观察是有益的。只要我们取得战争的胜利,这些成为俘虏的人同样会得到释放。”



    普布利乌斯不服元老的说法,想要辩驳。最高祭司只是听着他们的辩论,看着他们的神色,他不说话,如同观赏一出戏剧。他的身份特殊,不便于对政治事务展开看法。



    赵弄潮发出一声惊叫,打断了争论。他的酒杯倒了,酒液弄脏了衣服。他提着的衣角,很尴尬。



    “我的房里有衣服,或许你能合身。”陈志轻语。这句话是赵弄潮为他设计的,赵弄潮故意弄翻了酒杯。



    “非常感谢。不过我只带来了廷达鲁斯一个随从。”



    “你可以差遣我家的奴隶。”利略元老说。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家的奴隶似乎没有空闲……”



    “让我的奴隶服侍你吧!他们就在外面,你见过他们,他们也见过你,熟悉你的喜好。”普劳图斯机智地顺着赵弄潮的意制造了机会。



    赵弄潮感谢普劳图斯,匆匆出了屋子。他一出门便寻找王玉婷和王重阳的身影。可他只在角落里看见了王重阳,王玉婷不见了。赵弄潮心里着急,但廷达鲁斯跟着他,他不能直接询问。王重阳看得出他在顾忌身后的人,也不主动打招呼了。



    “你!”赵弄潮指着王重阳喊,“你的主人普劳图斯吩咐你服侍我更衣。跟我来吧!”赵弄潮高傲地以主人架势往前走。



    就在他们进入陈志的房间时,王玉婷捧着托盘从柱廊另一端走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张家口时尚  临沧新闻  盘锦学习  商洛论坛  襄樊学校  南通时尚  徐州旅游  南通时尚  伊犁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长沙娱乐  桂林学校  金昌论坛  佳木斯论坛  海西论坛  三明时尚  酒泉论坛  那曲地图  临汾新闻  昭通时尚  临汾新闻  南通时尚  长沙娱乐  嘉峪关旅游  深圳学习  酒泉论坛  湘西旅游  海口新闻  思茅新闻  乌海旅游  娄底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郑州地图  迪庆旅游  安阳旅游  徐州旅游  吴忠旅游  临夏新闻  七台河地图  十堰论坛  德宏时尚  中山时尚  吴忠旅游  淮安新闻  广安学习  郑州旅游  钦州旅游  铜川学习  衡水新闻  钦州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