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二节 普布利乌斯(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的主人在哪儿?”科尼利娅大声问,没得到回答。“这个女奴的主人在吗?”她又问向人群,没有人回答她。



    王玉婷瞪着她,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不过是个傲慢的女贵族,在迦太基见多了。



    “你的主人在哪儿?”科尼利娅再次问这个女奴隶。



    “走丢了!我也正在找他,谁知道遇上一个泼妇拦住我的路!”王玉婷微昂着头,抬高视线蔑视对方。



    “你说什么?”科尼利娅已经生气的情绪被她挑拨得更加愤怒,“告诉我你主人的名字!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我要找到他,让他向我道歉,并教训一下你这个不听话的奴隶!”



    “我不听谁的话了?不听你的话吗?你又不是我的主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这个女奴,嘴挺厉害!看来我必须替你的主人给你一点教训!”



    “你想代替主人教训我?你凭什么资格?他授权给你了吗?大家听见我主人授权她了吗?你这个女人连我主人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会授权给你?你尽管打我好了!我要是哪里受了伤,等着上法庭吧!你会赔偿我主人的损失,最好现在就数好银币,以免在法庭上数钱,丢人!”



    王玉婷步步逼近,科尼利娅连连后退,侍女们为保护女主人,拦住了王玉婷。



    科尼利娅紧拉住朋友的手,求援了。“阿米利娅,快替我想想办法,驳倒她!”



    黑发的少女冷静地看着朋友求救的焦急神情,如同旁观者。“我为你感到丢脸。”阿米利娅低声说着悄悄话,“你在人民面前与一个奴隶争吵,简直失了贵族的仪态。与这样一个卑贱的泼妇多说什么废话。”



    “看来你的主人真的不在附近,你大吼大叫这么长时间,他也没有出现。这样好了。”阿米利娅以高贵威严的声音向王玉婷宣布,“是你撞倒了我们的侍女,并且踩坏了我们献给朱诺女神的祭品,已经有错在先,这是所有人都看见的事,大家可以作证。而你顶撞的这位女性虽然不是你的主人,但也是罗马贵族的女儿,你与她在身份上有着巨大的差别,即使罗马的平民也不能对她失礼,更何况是奴隶。因此我们不能轻易放你离开,在找到你的主人前,跟我们走吧!”



    “等等!你说的话……你们要干什么?”王玉婷推开一个靠近她的女奴,但更多的女奴向她靠近,把她围住,想要把她制住。



    要甩开这些女人,冲出人群很容易,王玉婷只要发力没一个人能拦住她,她能在战场打败男人,这些女人能难住她?王玉婷很想这样干,但她放弃了。她看见山脚下有一队巡逻兵正观望着她们,这些士兵见到有人群聚集,便停下巡逻,如果发现有人闹事,他们会驱散人群,不过在了解到只是女人间的斗嘴后,他们才没有过来。



    如果她殴打这些女人,并冲出去,一定会受到巡逻队追捕,这样事情就闹大了。会有人调查这个逃跑女奴的底细,她很快会暴露身份。



    见到顶撞自己的女奴被抓住,科尼利娅泛出胜利笑容,以为自己胜利了。王玉婷望向山顶一眼,普劳图斯和父亲不知在干什么,她这么长时间没回去,去找她了吗?或者他们应该向山下看一眼——她在这里。



    “今天真扫兴!”科尼利娅把披肩扔给迎接她的老奶妈,“我祈求婚姻幸福的祭品被这个女人给糟蹋了!”她愤恨地瞪了眼身后由侍女们看押着的王玉婷。



    因为祭品没了,求神也只能中止,一行人回到了罗马城内的宅院。这里是西庇阿家的宅院,王玉婷不知道自己被带入了哪一家贵族的庭院,在她眼中,罗马所有的贵族庭院全差不多,都是简单朴素的,远比不上迦太基贵族宫殿般的家庭花园。



    “普布利乌斯呢?”科尼利娅问。



    王玉婷敏感地抬起头,她又听见了这个名字,海伦娜生前时常叨念的名字,还有那晚在利略家撞见的花花公子也是这个名字。但想到这是罗马人的常用名,王玉婷认为可能是自己多虑了。



    “普布利乌斯少爷与朋友聚会去了,可能晚些时候回来。”奶妈回答。



    “聚会?去哪儿聚会?”科尼利娅抬高的音调掩不住酸意,“又是卡西娜家吗?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得到假期,可以回家住几天,可他除了去利略家,其余时间全在卡西娜那个女人那儿!昨天又听说他想去普劳图斯的住处!那个普劳图斯是什么人?他的家里有什么宝贝把他吸引住了?”



    奶妈不说话,头埋得很低,任听她的叨唠。



    “普劳图斯曾经是个诗人,他的喜剧至今仍有许多剧团上演,普布利乌斯喜欢这些。或许是正常交际,你太多心了。”阿米利娅劝说。



    但她的话没有消除科尼利娅的妒意,“我会查清这件事的!”她又瞪了王玉婷一眼,仿佛想将怒气发泄在她的身上,“把这个女人关进地下室!直到她说出主人的名字,叫她的主人来认领!”



    地下室!王玉婷震惊地怒瞪这个自以为不可一世的女人。竟然要她去地下室!她曾在新迦太基的监狱里呆过,可是地下室——那个黑暗、潮湿、发霉的地方。真把她当奴隶了。



    科尼利娅气愤地进入房中。阿米利娅陪着她,与她聊天,帮她消气。



    普布利乌斯直到晚饭后也没回家。阿米利娅也是贵族的女儿,天已经黑下,她不能在外久留了,随身的侍女提醒她该回去了。科尼利娅舍不得朋友离开,但也不得不送她出门。科尼利娅真有些担心,如果普布利乌斯回来,她只有一个人,势单力薄,该怎么盘问他。



    有人拍门,奴隶急忙开了门,听这个拍门声,他们就猜得出门外的人是谁。身穿托加的青年有些微醉,扶着门,迈进庭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三明时尚  泰州地图  临沂资讯  七台河地图  诸城旅游  七台河地图  重庆学校  阜新地图  沧州学校  四平时尚  桂林学校  眉山旅游  嘉峪关旅游  辽阳旅游  思茅新闻  襄樊学校  松原时尚  商洛论坛  六安论坛  襄樊学校  衡水新闻  临夏新闻  钦州旅游  汕尾论坛  海口新闻  连云港旅游  商洛学习  十堰论坛  淮安新闻  廊坊时尚  嘉峪关旅游  黄冈旅游  钦州旅游  广安学习  益阳资讯  广安学习  贵港资讯  郑州旅游  迪庆旅游  伊犁学校  黑河地图  烟台论坛  钦州学习  松原地图  中山时尚  林芝地图  大丰地图  济宁新闻  张家口时尚  海西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