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八节 以历史为赌注(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重阳焦虑地在房中踱步,有力的步伐似乎要将地板给踩碎了。“就按照我说的办,我们杀进去,把人救出来!”



    “王叔叔,太冲动了。即使能救出人,我们能出城吗?”赵弄潮皱紧双眉。这是件头痛的事,此时他也管不了会不会被怀疑上了,不再避讳与普劳图斯的往来,王玉婷已被捉住,如果真要一网打尽,仅以他平时与普劳图斯的交情是决脱不了关系的。“虽然许多罗马人叫嚣着处死她,可是她的命掌握在元老院手中,元老比人民理智,元老院想知道她来罗马的目的,以及还有多少同党,所以现在她的命可以保住,这为我们争取了时间。”



    “既然有时间,你快想个办法呀!”王重阳以拳头击打着手掌。



    自从出了朱庇特神殿这件事,赵弄潮将自己所有才智全用在了解决问题的思虑上。城中有传言说朱庇特神殿的大火是由这个汉尼拔派来的奸细造成的,以焚毁神殿达到扰乱人心的目的,鉴于王玉婷从前在战争中的所作所为,罗马人早已对她恨之入骨,有人建议砍下她的头,扔进汉尼拔的军营。形势很危急,王玉婷随时有性命危险,即使元老院暂时不取她的性命,但难保不会有狱卒在愤怒驱使下伤害她。



    这个方法不仅得救出王玉婷,还得考虑如何安全出城,逃到迦太基人那里去,还得考虑到许多善后问题。罗马已经没有时空机了,赵弄潮已没有留在罗马的价值,他去哪儿都无所谓,但普劳图斯不同,他的身家和亲人与罗马有着扯不断的联系,而且这位诗人还没有完成他的历史使命,对任何牵扯到历史的细节,赵弄潮都必须小心处理。



    “神殿卫兵队长廷达鲁斯对我们这几人的‘可疑’行径应当早已有了怀疑,不过幸好除神殿方面,其他人并不知情,否则我们早被捕了。他们没有告发的原因可能是缺乏决定性的证据,神殿毕竟不是行使权力的机构。”



    “如果能在坎尼杀掉廷达鲁斯或许就没这么多麻烦事了!”普劳图斯接过赵弄潮的话,遗憾地说。



    “现在懊悔已经晚了。普劳图斯,你目前有多少财产?”赵弄潮突然发问。



    这个问题实在唐突,让普劳图斯难以回答,不是他不愿透露自己的财产数目,而是一时让他说清这个数不大可能,他并没有随时统计着,而这段时间资财却发生着巨大变化。“这些年做生意赚到了殷实的家资。怎么了,与这件事有关系?”



    “我的家乡有句俗话——‘蚀财免灾’。普劳图斯,你能否渡过这场危机就看能不能舍得了。”赵弄潮也没有十足把握,“详细的事宜我们后面谈。现在必须想出救玉婷的方法,问题关键在于必须有人潜入监牢才行。谁去?元老院已经认定罗马城中隐藏着玉婷的同伙,一定在监牢中布下陷阱,等着我们自投落网,这个人可以说将九死一生,甚至有去无回。”



    “我去。”比王重阳更早开口的居然是陈志。



    赵弄潮很惊讶,王重阳更加难以置信。“凭什么是你?怎么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



    “虽然我与她没什么交情,但现在见到她受难我也不忍心,而且我有充分的理由,这件事只能由我完成。”陈志冷静分析,“第一,我会功夫,并且我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



    “我也会功夫,而且在你之上!”王重阳不服地反驳。



    陈志不理会他,继续说:“第二,王重阳虽然身手好,但他身为父亲遇上这种事,说不定会感情用事,因而影响临场判断,耽误我们的计划。”



    王重阳立刻怒目相视,陈志说的一点儿也不在理。



    “第三,我有贵族身份做掩护,无论去哪儿都比较方便。”陈志说完,王重阳没声了。



    赵弄潮点了点头,陈志提出的三点都有道理,要怪只能怪自己平时连只鸡也捉不住,否则应该由他自己去的。



    王重阳提议两人一起去,赵弄潮否决了。潜入监牢太凶险,两人都去恐怕会蒙受双倍损失,虽然他非常想救出王玉婷,但也得顾全大家安危。



    院子里有些闹嚷嚷的,奴隶们似乎发生了争执。管家匆匆忙忙跑来禀告,“主人,有个家伙自称利略元老家的奴隶,硬要闯进来找他的小主人。”



    “找我?”陈志感到不可思议,他望向赵弄潮,“奇怪,我是偷偷出门,义父根本不知道我在这儿!”



    赵弄潮顿感到事情不妙,“他在哪儿?快带他进来!”他向管家大吼。



    管家也不明白是什么事让这位平常温顺的青年大叫起来,只觉得事情可能很急迫,匆匆去办了。



    那位自称来自利略家的奴隶很快被带进了屋。屋里人起初并没发觉这个奴隶有什么不寻常,他身着粗布衫,光着脚丫,脸与手很脏,但又立刻使人察觉不对劲——他太脏了。哪里像元老家里的奴仆,简直是刚从矿井里爬出的乞丐,那些污渍掩住了他的本来面目。当发觉有这么多怪异之处后,让人不得不去留心观察他的脸。



    他有一头卷发,冲着屋内惊讶的人们发笑。“你们原来真在这里聚会。我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我的运气这么好!”



    他一说话,人们立刻认出他是谁了。“普布利乌斯?”赵弄潮非常惊讶,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普布利乌斯一边笑着,一边擦去脸上的灰。“我猜想普劳图斯一定与那位迦太基的女军官有关联。如果真是这样,与普劳图斯关系紧密的你说不定也有关联,而与你关系好的利略也可能不会置身事外。”普布利乌斯对赵弄潮说,“放心,我化了妆,没有人认出我,没有人知道西庇阿的儿子来找过你们。我不做告密者。我知道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商量怎样渡过眼前的危机,以及救出那个女人。我只想参与你们的行动。”



    “你想参与?为什么?”赵弄潮不得不将疑问弄清。



    “我要救出那个女人。”普布利乌斯回答得干脆。



    “为什么?”这个回答让赵弄潮更得追根问底了。



    普布利乌斯腼腆地沉默了一小会儿,很不好意思。他一拍手,坚定了目光,“好,说实话了!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我要救她!”



    他的宣言一出口,赵弄潮顿时哑口无言,陈志与普劳图斯惊诧无比,王重阳刚饮下一口的饮料一下子喷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黔南地图  林芝地图  湘西旅游  咸阳论坛  黔南地图  西安娱乐  十堰论坛  湘西旅游  长沙娱乐  酒泉论坛  重庆学校  海口新闻  昭通时尚  三明时尚  徐州旅游  益阳资讯  黄冈旅游  合肥学习  安阳资讯  贵港资讯  怒江论坛  临夏新闻  徐州旅游  湘潭学习  诸城旅游  连云港旅游  铜川学习  廊坊时尚  钦州学习  许昌学习  阜新地图  重庆学校  南通时尚  林芝地图  南通时尚  抚顺学习  大丰地图  松原地图  黑河地图  德宏时尚  昭通时尚  中山时尚  烟台论坛  沧州学校  商洛论坛  安阳旅游  六安论坛  廊坊时尚  伊犁论坛  酒泉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