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九节 以历史为赌注(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普劳图斯接受了赵弄潮舍弃财产的建议,不过让意想不到的是赵弄潮并不是建议他以金钱收买官员,或者收买人民,而是让他向人民宣布,他将把所有财产捐献给国库。这条建议引发了轰动,在罗马遭受了坎尼这样巨大的失败后,许多人对罗马的前途感到黯淡时,普劳图斯成了第一个向罗马国库捐赠巨额金钱的人,再加上他本就是有名的作家,造成的影响力不可估量,一时间竟有人效仿,纷纷向国库捐献钱财。普劳图斯不仅获得了罗马上下一片赏誉,此前关于他私通迦太基的传闻也不攻自破了。



    与捐献财产一同宣布的还有一条让罗马人兴奋不已的消息。封笔多年的普劳图斯将创作新剧本,新剧将在近期上演,演出收入将用于朱庇特神殿的重建。对于曾着迷于普劳图斯喜剧的人来说这是天大的好消息,但也有人表示反对,认为在遭受国难之际不适合上演喜剧。



    普劳图斯日夜赶稿,他也没想到自己在形势的逼迫下灵感竟然如泉水般涌出,新剧本很快完成了,赵弄潮与他一起对剧本进行最后的润色。西庇阿的儿子普布利乌斯找来了剧团,加紧排练着。



    “故事讲的什么?”普布利乌斯捧着剧本细读,才读上几行,他便迫不急待地问了。



    “讲述一位父亲为了救回在战争中成为俘虏的儿子,他想了个方法,想以出身高贵的敌方俘虏换回他的儿子。可令他失算的是,他买来的贵族俘虏事实上是奴隶假扮的,真正的贵族被他当作奴隶打发走了。”普劳图斯简短地讲述。



    那天普布利乌斯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随后的表白更是把他们吓住了。但使普劳图斯更称奇的是赵弄潮的反应,赵弄潮居然同意普布利乌斯加入计划,他的神态自然,似乎普布利乌斯宣布喜欢的女人与他毫无关系。普劳图斯惊奇于这应该是赵弄潮的气度大,还是他的城府太深。



    “为什么剧本里有个角色叫‘廷达鲁斯’?这不是那位卫兵队长的名字吗?”普布利乌斯一边读着,又能好奇地问起来。



    赵弄潮立刻向他解释,“这是为了吸引那群喜爱暗地里监视别人的神殿卫兵的注意。无论是提起他们的好奇心,或是让他们感到我们很可疑,总之目的是更多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把他们的注意力从监牢移开。”



    普布利乌斯点点头,认为这是个好方法。“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呢?”这才是他最关切的疑问。



    “我们演出最后一场的时候,由你和利略去牢房救人,演出一结束,我们立刻离开罗马。所以你的表现很重要。”赵弄潮给予了肯定和鼓励的神情。



    普布利乌斯很高兴,这正是他想做的事。



    演出非常成功,在演完预定场次后,按照民众要求又加演数场,然而这也是在赵弄潮的预料内。剧团已经与其他城市签订下演出契约,在罗马加演将造成剧团为履行契约,不得不匆忙离开罗马的假象。



    天气已近黄昏,最后一场的开场时间就快到了,陈志将短剑藏入托加袍内,宽大的托加袍很容易藏入东西。桌上放着的小罐里装着海伦娜的骨灰,陈志看着它,把它捧住。来到罗马这么长时间,他竟没有勇气向普布利乌斯说出一切,现在就将离开罗马了。



    他抱着小罐出了门。



    “你要去哪儿?”利略元老叫住了他,“我听说你今天将在普劳图斯的新剧中扮演一个角色。”



    “是的,只是个小配角。”陈志回答,“现在我要去剧院,演员必须提前到场。”



    “出演戏剧也能提高修养,是好事。不过你为什么把那件东西也带上了?”利略元老看着养子怀中盛放骨灰的陶罐。



    陈志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他可没有赵弄潮那样的机敏,吞吞吐吐了好一阵。“我看见上边积了灰尘,想把它带出来弄干净。”他说着走向水池,在池边清洗陶罐表面。完成这些后,又在元老的注视下把陶罐放回了房间,最后向元老告别。



    元老看着他出门,久久不能说话。他的养子有事瞒着他,这使他本人也心事重重。



    陈志没有化妆,静静地坐在后台,他扮演的角色只是在故事结束时才会出场。现在他的搭挡正在舞台上,等到普布利乌斯退场,他们便立刻行动。



    “……你跟我来,我先把你打发上路!”主角戴着面具对同样戴面具的普布利乌斯说,两人一同退下。



    回到后台,普布利乌斯摘下面具,立刻开始换衣。



    “要记住,最后一幕前你们必须回来。至少得在谢幕时让观众见到你们。”赵弄潮对他们作最后的嘱咐。



    “没问题。我与利略会很快回来,带着小姐。”普布利乌斯把短剑挂上腰带,“我们快走,利略。时间不多了。”



    “一定要记住!”赵弄潮冲着两人的背影呼喊。



    他显得焦虑,如果他们失败了,他可没有拯救的方法,到时可能将有大灾难发生,甚至威胁到历史的进程。



    王重阳对赵弄潮的决定充满埋怨,赵弄潮起初反对两个人一起去牢房营救,但在普布利乌斯提出来加入后,居然同意他也可以参与救人了。“为什么答应那小子,他连我女儿也打不过,还能救人?”



    “或许这件事只能由普布利乌斯才能完成。”



    “为什么?”王重阳感到迷惑。



    赵弄潮在焦虑中寻求镇定,他无法他自己坐下,望着通往后门的通道说,“普布利乌斯有自己的历史使命,他命中注定不会死在这里,所以他去应该能成功。”



    “可如果他失败了呢?我是说万一。”



    赵弄潮咬住嘴唇,“但愿这种事不会发生,如果他失败了,历史就会改变。我赌历史不会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诸城旅游  中山时尚  合肥学习  淮北地图  金昌论坛  桐城学习  怒江论坛  七台河地图  松原时尚  恩施学校  桂林学校  徐州旅游  盘锦学习  七台河时尚  佳木斯论坛  白山新闻  伊犁学校  抚顺学习  钦州学习  临夏新闻  深圳学习  贵港资讯  赤峰新闻  辽源地图  吴忠旅游  嘉峪关旅游  济宁新闻  酒泉论坛  黑河地图  安阳资讯  那曲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眉山旅游  南通时尚  宜昌地图  泰州地图  临沂资讯  阿拉尔地图  广安学习  北海资讯  诸城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衡水新闻  金华娱乐  德宏时尚  烟台论坛  西安娱乐  咸阳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徐州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