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三节 解开心之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普布利乌斯成了当天最后入城的人,差一点进不了城。城门在他身后缓缓关闭,他跳下马,舒出口气。大功告成了,无论以后他会面临什么样的状况,神殿卫兵的监视审问也好,被逮捕入狱也好,随便怎样,他都不会惧怕。



    牵着马,漫步入夜的罗马街道,火灾已经扑灭,骚动已渐渐平息。他们从监牢中劫走犯人,但似乎没见到全城搜捕的巡逻队,不知道元老院怀着怎样的想法,就这样放他们逃走了?普布利乌斯琢磨着以后会有怎样的情况变化,可眼前出现的人就让他够意外了。



    陈志出现在他面前,一身黑色托加袍如黑色的风般飘动着,双手捧着只色泽并不光鲜的陶罐。



    普布利乌斯非常诧异,“你去哪儿了?他们已经走了。你怎么穿成这样?”他不禁打量陈志的黑色装束。



    “我听说你们罗马人将黑衣当作丧服。”陈志回答说。



    普布利乌斯点头,但他的回答没有解答他的疑虑。“谁去逝了?”普布利乌斯甚至想到了利略元老,不过前几天才见到元老,挺健康的。



    “我穿丧服是为了一个女人。”陈志停顿了许久才说话。他抚摸了一下手中的陶罐,“我没有跟随他们一起离开,而选择留下,只因为她。”



    普布利乌斯看着陶罐,似乎明白了。他有疑问,可是陈志打断了他的提问。“跟我来。这件事与你也有关系。”陈志抑郁地走开,弄得普布利乌斯很纳闷。



    他们回到了元老家,陈志安静地进入自己房间,将陶罐放在桌上。普布利乌斯跟着进了门。



    “是哪位女孩这么有魅力,能使我们的利略放弃离开罗马,安全逃走的机会?你还没告诉我呢!”普布利乌斯愉快地问,期待答案。



    “她叫海伦娜。你认识她。”



    陈志的回答让普布利乌斯的笑容凝固了。



    “别说你已经忘了这个名字。这个女孩因为你对她的爱吃尽苦头,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想着再见你一面。她没有实现的,现在由我替她完成,所以我来到罗马,顺便查清当年发生的事。在这件事没有了结前,我不能离开罗马,今天就让我把话说清。”



    “你为什么认识她?”普布利乌斯盯着陈志,“你怎么认识她的?”



    “很意外吗?我们在迦太基认识的。”



    “说谎。”



    “当时她呆在妓院里,我因她得罪了迦太基权贵,带着她逃走。为她赎身的是汉尼拔,你相信吗?后来她进入迦太基军营打杂。”



    “根本不可能。”



    “她还跟随军队翻越了阿尔卑斯山。那么艰苦的环境,坚强的姑娘挺过来了。她忍受着一切苦难,只为回到罗马,再见一次那个名叫普布利乌斯的人。可到了最后,她还是绝望了……”



    “你在编故事?这不是真的?”



    普布利乌斯浅浮地笑了笑,感到难以置信。陈志生气了,拧住他的领口,“到现在,你不承认了吗?你抛弃了她?”



    “我抛弃谁了?我不会抛弃任何我爱过的人!”普布利乌斯踮着脚,大声否认。



    “这么说你从未爱过她?”陈志松开手,可紧接着一拳击上普布利乌斯的面部。



    普布利乌斯迅速站起身,他不会让自己白白挨上一拳,挥出拳头还击。陈志躲过了他这拳,但他也同时呻吟,普布利乌斯的脚踢中了他的腹部。两位青年在房中打了起来。



    利略元老家的奴隶们担心地守候在小主人的房门外偷听,毫无疑问,里边的人打起来了,而且很激烈,听得见桌椅与器皿倾覆的声响。仆人们想冲进去,但利略元老阻止了他们,吩咐他们散去。



    屋里突然没了声音,一切骤然安静了。陈志与普布利乌斯打累了,坐在地上相互看着对方。普布利乌斯脸上挂了彩,陈志的情况稍好些,至少没出血,不过有淤青。



    一番打斗后,两人似乎已经冷静了。“她怎么死的?”普布利乌斯小声问。



    “投河自尽。”陈志很平静,“虽然你有好的一面,可是我更多时间见到你见一个爱一个。好几次,我甚至想杀掉你,海伦娜为了这样一个男人,真是不值得……”



    普布利乌斯沉默不语,陈志等着他说话。突然,普布利乌斯抹去脸上的血污,站起来,冲出了屋子。



    “你去哪儿?”陈志追上去,他感到不妙。拦下了普布利乌斯。



    “让开!”普布利乌斯推开陈志,“我已经明白一切了!我要去教训那个女人,一切都是科尼利娅在捣鬼!”



    陈志不为他的力量所动,依然站在他面前,不允许他离开。



    普布利乌斯大吼起来,“他们告诉我她死了!我一回到家,他们说她突然死了!如果我知道她还活着,无论在迦太基,或是更南边的沙漠,我都会去寻找,直至找到她!”他的吼叫声中渐渐透出哀伤,听起来越来越像是悲鸣。



    “够了,普布利乌斯!你已经害了一个女人,还想多害一个吗?到此为止了,人死不能复生,不要责怪你的未婚妻,整件事的错误根源其实在你,该反省的人是你!”



    陈志守着大门,门里侧的人低下头,呜咽声从庭院中传出,陈志看见普布利乌斯哭了。



    天刚蒙蒙亮,守城的士兵开了城门,两名贵族青年便骑着马出了城。



    普布利乌斯在城外的墓地里挖了口深坑,陈志捧着装有海伦娜骨灰的陶罐轻轻放了下去。潮湿的泥土一点一点将陶罐掩埋,直至垒一个小小的土包。



    “我会叫人把这里变成一块象样的墓地。请人刻块石碑,墓志铭写‘这里长眠着维纳斯身边最美的侍女’。”普布利乌斯抚摸着新土。



    “‘侍女’不好。”陈志轻轻摇头,“她是独立的,永远都是。她为自己的爱情而战斗。”



    普布利乌斯想了想,“那么就写……还是什么也别写了,任何语言都无法将她描述。”



    “用不着墓志铭,请工匠刻上这一句就行‘爱妻海伦娜长眠于此’。”陈志想起了海伦娜临终前写在桌面上的遗言,不禁发酸,他望向浮着红云的天空。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下射出,把墓地照得金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七台河地图  张家口时尚  襄樊旅游  天门时尚  淮北地图  娄底资讯  桐城学习  许昌学习  阿拉尔地图  六安论坛  郑州地图  湖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怒江论坛  临夏新闻  泰州地图  盘锦学习  合肥学习  松原时尚  伊犁论坛  南通时尚  黔南地图  郑州旅游  湘潭学习  四平时尚  益阳资讯  中卫资讯  烟台论坛  宜昌地图  安阳旅游  广安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德宏时尚  眉山旅游  喀什资讯  商洛学习  抚顺学习  益阳资讯  泰州地图  淮北地图  临沂资讯  辽源地图  北海资讯  商洛论坛  郑州旅游  恩施学校  廊坊时尚  吴忠旅游  诸城旅游  迪庆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