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四节 刺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升的太阳拉长了墓地中的两条影子,远处的廷达鲁斯盯着他们看了许久,悄然转身,离去了。



    廷达鲁斯回到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家中。对两名可疑人物的监视暂告一个段落,无论是否有结果他都得对上司有个交待。



    进门前,廷达鲁斯就听见最高祭司与人有交谈,并且有说有笑。他推开门,屋里的客人更使他惊喜,“卡西娜,你怎么会在这儿?”



    屋里坐着位三十出头的女人,她的黑发卷入珍珠发网中,面带微笑,有着许多贵妇也不及的高贵气质。“好久不见了,廷达鲁斯。我听说你亲自去监视利略与普布利乌斯这两个可疑的年轻贵族,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发现。他们聊了一夜,天亮后去了墓地,不过他们脸上有伤,似乎打过架。卡西娜,你应该首先回答我的提问,你为什么会来这儿?”



    回答问题的人是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因为有条重要线索,只有向卡西娜询问后我才更有把握,所以把她请来了。”



    “是怎样的线索?”廷达鲁斯露出极大兴趣。



    阿米利乌斯立刻回答:“是这样的。看守监狱的百夫长告诉我,冒充神殿的卫兵的人手腕上有我们的标志,那是货真价实的刺青。要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刺青位置并不相同,就如你的在手臂,卡西娜的在胸口,而我的在脚踝。刺青位置在手腕的战士名叫明达斯,不过他已经牺牲了,很明显这个人绝对是冒牌货。这个假同伴符合两个基本特征:第一,他知道这个图案是我们的标记;第二,他手腕上有刺青。”



    廷达鲁斯赞同地点点头,可仍有疑惑,“那么这与卡西娜有什么关系?”



    “很有关系。我们重点怀疑的对象——西庇阿之子普布利乌斯正迷恋着卡西娜。卡西娜当然很清楚他的身体上有没有刺青,即使我们怀疑错误,这个人不是他,以卡西娜的交际圈也会有其它线索提供。”



    廷达鲁斯立刻看向女人,想听听她怎么说。



    卡西娜微微上扬嘴角,露出迷人的一笑,“普布利乌斯的确有这样的刺青,而且就在手腕上,他刺下这个图案后曾向我炫耀。他也知道这是神殿卫兵的印记,是我告诉他的,这是我的疏忽。”



    “你确定吗?卡西娜!”廷达鲁斯兴奋地强调。



    “我确定。当时看见这个图案后,我很震惊。”



    “这就简单了!我们检查普布利乌斯的身体,发现他有我们的记号就立刻逮捕他!”



    “而且我们应当尽快行动。廷达鲁斯,叫大家集合,我们现在就去找西庇阿的儿子!”阿米利乌斯站起来,激动地率先迈出门。



    普布利乌斯爽快地叫了一声,一桶凉水从他头顶倒下,把他淋了个透。他这是在洗澡,从昨晚忙到现在,出了一身汗。“再来一桶!”他冲着屋顶的窟窿大喊。屋顶上有奴隶,负责往下倒水。“该你了,利略。”他把陈志推向洞口下。



    这个狭小的房间让陈志没地方躲,这里除了头顶的窟窿没有其它可以透进光线的地方。这就是贵族的浴室,电影中的罗马大浴室现在还没出现呢。洞口落下一股水柱,顿时使人神智清晰起来,一夜未眠的倦意全被驱散。普布利乌斯就在一旁擦洗身体,昏暗光线下,陈志注视着他手腕上的刺青。这是个神秘的记号,就在昨夜,那名百夫长居然因为这个图案相信了他们的谎话。



    “那个……那个有什么来历吗?”陈志找着普布利乌斯的手腕问。



    普布利乌斯抬了抬手腕,“你问这个刺青?”他露出一丝苦涩浅笑,“我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可我们相差太远,她总是有意疏远我。她的身体上有同样的图案,我记下这个图形,刺了个一模一样的,以为至少可以和她拉近距离,可她看了后却很生气,她说这个是朱庇特神殿卫兵的标志,不是什么人能随便拥有的。我就这样被拒绝了,很丢脸。没想到它会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不过现在对我来说它不仅没用了,还成为了一种负担。”



    “喂!有刀吗?”他向屋顶上的奴隶呼喊。



    普布利乌斯偷望了陈志的神情,担心他谈论别的女人会使他想到海伦娜,因而发脾气。



    陈志没生气,他已经了解,普布利乌斯就是这样的人。“看来你喜欢的女人都是传奇人物。”陈志带着调侃的语气说。普布利乌斯侥幸地吐吐舌头。“不过王玉婷不适合你,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为什么?我觉得我与她很适合。”



    陈志发出声叹息。“我的家乡有句说,叫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和你挺像。不过那个王玉婷不是简单女人,她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陈志换好衣服,走出浴室。这时,他正好撞见送刀入浴室的仆人,普布利乌斯刚才喊着要用刀,不知他有什么意图。等了好一阵,普布利乌斯才出来。



    利略元老正在庭院中用早餐,两位青年一出浴室就见到了他。“洗得还舒服吗?”元老愉快地向年轻人打招呼。



    普布利乌斯窜至了元老面前,“尊敬的元老,谢谢你的照顾,不过假如你能允许我在你家多住几天,就更完美了。你瞧我的脸,被你儿子打成了这样,让我怎么回家?”他指着脸上的淤青说。



    元老笑着回答他:“住多久都可以。不过普布利乌斯,其实你是不想见到家里的未婚妻,对吧?”



    普布利乌斯学得很没趣,元老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大门处突然传来奴仆的叫喊,有人闯了进来。一群士兵打扮的人直奔向庭院。走在最前面的人是廷达鲁斯,见到他,陈志与普布利乌斯立刻紧张了。



    “这是怎么回事?阿米利乌斯,你的部下怎么这样无礼?”利略元老质问与闯入者一想到来的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暂时不回答,将元老带去了一边。



    “奉命检查。”廷达鲁斯一个手势,士兵们抓住了普布利乌斯。



    “奉命?奉谁的命?你们要干什么?”普布利乌斯挣扎着。



    陈志这才发现他的手腕被换下的衣服裹缠住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隐藏住你干的坏事吗?让我看看他的手腕!”廷达鲁斯下令拆掉缠住手腕的衣服。



    普布利乌斯顿时痛苦地惨叫,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所有人都吃了惊。最惊讶的是廷达鲁斯,手腕上没有刺青,到是皮没了一块。



    “这是怎么回事?”廷达鲁斯追问。



    “今天早上与利略练剑,失了手,受了点小伤,怎么了?”普布利乌斯生气地回答。



    见到这一幕,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也吃惊不已,甚至是震惊。



    “别动普布利乌斯。”利略元老小声警告说,“没有确凿的证据,别动普布利乌斯。他是个不简单的年轻人。”元老的语气中透出愉快。“有消息说,西庇阿代执政官在伊比利亚招集了一支军队,即将回到意大利支援我们,这是个好消息。但马其顿与西西里很不平静,你应该首先关心这些事。”



    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像个斗败者,沉默不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阿拉尔地图  佳木斯论坛  襄樊旅游  桐城学习  潍坊资讯  汕尾论坛  长沙娱乐  西安娱乐  淮安新闻  盘锦学习  郑州地图  泰州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临沧新闻  济宁新闻  酒泉论坛  连云港旅游  北海资讯  七台河地图  钦州旅游  三亚论坛  淮安新闻  天门时尚  湖州旅游  商洛论坛  嘉峪关旅游  济宁新闻  许昌学习  迪庆旅游  商洛学习  烟台论坛  赤峰新闻  南通时尚  恩施学校  泰州地图  三明时尚  伊犁论坛  长沙娱乐  湖州旅游  泸州学校  六安论坛  铜川学习  西安娱乐  淮北地图  阜新地图  临沂资讯  喀什资讯  七台河时尚  贵港资讯  金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