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八节 差点上当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爸爸,有客人!”王玉婷在门外大叫,之后才推门进入。



    王重阳安定地坐着,赵弄潮在水盆旁洗手,屋里一切很平常。



    “我们又见面了。我的房间在隔壁。”德尔非向屋里的人打招呼。



    王玉婷的眼睛在房间里乱瞧,赵弄潮一定将从时空机上拆下的零件藏了起来,她得找到它们的位置,以免自己穿了帮。床榻上的毯子很随意地皱成一团,零件可能藏在里边。



    王重阳和赵弄潮对德尔非没有太多话,估计等着他离开。人既然已经来了,不聊几句就让人走怎么也显得不自然,王玉婷当然也希望他能快点离开,很明显,王重阳和赵弄潮将赶走德尔非的任务交给了她。



    她的目光落上行李,突然想到了办法。“德尔非,我有件重要的事正好要去办!”她从行李中取出只盒子,“这里是哈德鲁密敦的市政官米隆写给他母亲的信,托我转交。我找不着塞德巴尔议员家,你是迦太基人,一定比我熟,帮个忙,为我跑一趟吧!”



    德尔非接过盒子,“没有问题,队长。塞德巴尔家是吧?很快就回来,不过你得请我吃晚饭。”



    “好的!你快去吧,不然晚饭会被我全吃了!记住,只能交给夫人,别让议员看见了。”王玉婷迫切地把他推出门,向他挥手再见,立刻把门关上了。



    “快,收拾东西!趁他离开了,我们马上搬走!”王玉婷说着便开始整理她的包袱。赵弄潮掀开毯子,零件果然藏在里边。毯子内侧已被油浸湿,时间长了就会透出外侧。王玉婷更加感到及时打发走德尔非是正确的,他要是赖着不走,可能会看见浸透的油迹。



    父亲和赵弄潮也忙着收拾,王玉婷打开了门,“我去把房退了!”她刚要出门,却被站在门外的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回来了?”惊吓之余,她堵着门,不让门外的人进屋。屋里的赵弄潮正急匆匆地收取床榻上的机器零件。



    德尔非手里拿着盒子,很是疑惑,“队长,你确定这是米隆市政官的东西?”



    “当然是了。这里还有他的印章。”王玉婷指出盒子上的泥印给德尔非看清。



    德尔非更回迷惑,“队长,你见过米隆市政官的印章吗?”



    这个问题使王玉婷的心中起了怀疑。她的确没见过米隆的印章,就连这个盒子事实上是由吉斯科转手交给她的。德尔非一定发觉了蹊跷。“你见过吗?”她反问。



    德尔非掂量着盒子的重量,“我也没见过。不过,我见过西法克斯的印章。”



    “你说这是西法克斯的东西!”王玉婷抢回了盒子,她看着泥印的图案,感到事件不妙。当然她已经感觉这个盒子有问题了,既然是西法克斯的东西,一定不没有好事。她想打开盒子,可是盖沿的泥印一旦破坏,是没法复原的。



    “里边有什么,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赵弄潮突然走来抢走了盒子,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它,里边有信件,赵弄潮把它交给王玉婷,让她自己看。



    王玉婷悔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及时阻止赵弄潮,印迹被破坏了,要怎么恢复呢?但她很快遗忘了这个难题,因为她被信中的内容震惊。德尔非也凑过来,才读了几段立刻惊讶住了。



    “信里说什么?”不懂迦太基文字的赵弄潮问。



    “议会里有人卖国!”王玉婷把信摔上桌面,手掌重重拍了一下,“西法克斯希望议会里支持他的议员能为他说话,共同谋求利益。”



    王玉婷怒气冲冲地坐上凳子,出了几口怒气,情绪渐渐平复,“吉斯科早就知道这是什么信,难怪他不愿送信,还骗我,让我做替死鬼!如果这封信被其他人截住,我真是跳进地中海也洗不清冤屈!幸好发现及时!”



    “也幸好我是个优秀的密探,见过不少大人物的印章图形,及时提醒了你。队长,你打算怎么处理呢?”德尔非等待王玉婷的选择。



    “玉婷,这封信不能送。一旦消息走漏,我们会受牵连。”王重阳紧张提议。



    “我也这么想。你有什么意见呢?”王玉婷向赵弄潮眨眼,他的意见值得重视。



    赵弄潮抿住嘴唇,咬着手指,陷入了为难,“这封信非送不可,不仅要送,还得保证它安全到达。”



    “为什么啊?”王玉婷极不情愿。



    “就因为你是信使。想想看,如果这封信在你手中不见了,将有多少人不会放过你?这是很重要的信,关系到很多人的性命。”



    王玉婷也觉得对,她想了想,依然不愿淌这滩浑水,“可是没人知道我是信使!吉斯科交给我这个盒子时,只有我和他在场。也就是说即使信丢了,我不承认,没人能把我怎么样,让他们找吉斯科去!”



    “但吉斯科会放过你吗?”赵弄潮摇头,“西法克斯的使者把信给吉斯科,已经足以证明吉斯科与亲努米底亚的议员是一伙的。他不愿送信,因为他了解事态的严重性,现在巴尔西德党正得势,如果送信途中出现意外,落入巴尔西德党手中,那么一个党派将会被铲除。吉斯科担心这种事,所以他让你送信,一旦出事,自己也能有办法推脱。可如果信在你手中不明不白地消失了,谁最着急?是吉斯科。他会猜测你的意图,你把信弄哪去了?甚至在事态扩大前除掉你,因为除了西法克斯的使者,你是唯一知道他曾拥有过这封信的人。”



    “这么说,我这个‘替死鬼’做定了。”王玉婷把吉斯科恨得咬牙切齿,就算上次在伊比利亚时她送错了信,弄得他在当地混不下去,也不用这么报复她吧!



    “别说‘替死鬼’,多不吉利!”赵弄潮淡淡一笑,“德尔非,既然你记得西法克斯印章的图形,那么照着记忆刻一个,我们把盒子重新封上,一切照原样。至于信使,由我来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七台河时尚  泰州地图  商洛学习  广安学习  廊坊时尚  桐城学习  酒泉论坛  娄底资讯  娄底资讯  西安新闻  南通时尚  临沂资讯  徐州旅游  临夏新闻  中卫资讯  大庆论坛  金昌论坛  郑州旅游  怒江论坛  金华娱乐  许昌学习  襄樊学校  恩施学校  汕尾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廊坊时尚  南通时尚  中山时尚  辽阳旅游  大庆论坛  襄樊学校  咸阳论坛  海口新闻  喀什资讯  天门时尚  连云港旅游  西安新闻  潜江地图  四平时尚  南通时尚  临沧新闻  济宁新闻  临汾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大丰地图  乌海旅游  安阳旅游  思茅新闻  金华娱乐  那曲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