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十四节 宣战事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法克斯没命地逃,他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是个圈套。他太轻视小姑娘了,这个女孩背叛了扶植她的势力。他以为小女孩在边境针对他的一系列军事调整只是新上任做做样子,找个借口谈判,以此提升她的影响力,再加上索福尼斯巴也会陪同她一起来,所以他才有了心动,估计这个女孩玩不出什么花样,但就连索福尼斯巴也是假的!



    后面的追兵幸好没马,前方传来马蹄声,西法克斯一眼就认出那些黑影是自己人,他高声呼救,爬上了马背,以为可以安全了。谁知一支迦太基骑兵队跟了过来。西法克斯大喊着快跑,甚至不派人通知还在前门等待的大臣们。



    骚动很快让前门的人知道了,大臣们慌张逃窜,害怕自己落入迦太基人之手。德尔非没有阻拦他们,看着他们追上国王的身影。



    王玉婷没有马,只能干瞪眼,德尔非派来的骑兵队追了上去。王玉婷只追到前门为止,气愤地发出声怒吼。



    “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们?能抓一个是一个!”她的心情极坏,冲着德尔非大叫。



    “那些弄臣?抓住他们没用,反而会造成我们不必要的损伤。重要的是国王。”德尔非跟着她,向她解释。



    “国王已经跑了!我真怀疑里边是不是有你的亲戚,今晚你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了!”王玉婷大步走进营地。她突然停下来,看了眼传令官,“叫他们回来!别追了!”



    传令官点燃火把,舞动火光,打出命令远方的骑兵队撤回的信号。



    营地里一些不知情的人纷纷出来一探究竟,他们主要是陪同的议员和奴隶们。索福尼斯巴也在他们中,她首先发现王玉婷就是那位紫衣女人,然后又见到自己的侍女被捆绑起来,惊骇立刻写上了她的脸。她听见兵刃声,听说国王逃跑了,知道好个女人一定做了疯狂的事。



    王重阳瞥了眼议员们。“别人在看呢!”他小声提醒。



    “将军,赶紧招集大家商量对策,这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德尔非也建议。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等于在王玉婷面前提醒了他的存在。“开什么会?现在还敢开会?”她继续冲着副官大吼,“人家已经回去叫人了,我们这点人留下来不是等着挨打吗?不许开会!不许睡觉!收拾东西,连夜赶回乌提卡!要开会也得等回到乌提卡以后。”



    将军下达了命令,聚集的人群立刻散开,按照将军的吩咐赶紧收拾。



    王玉婷在索福尼斯巴面前停下脚步,她指住她,抽动的嘴想骂出什么话,但最后忍住了。“领回你的侍女。”她重重地发下话。被绑的侍女“哇”的一声哭了,她以为自己会被杀掉。



    回到帐篷,她还为着失败的行动而堵气。为了准备这次行动,不仅低声下气地向索福尼斯巴说好话;千方百计从商人那里弄到经费;更重要的是得不停向议会里的老头子们解释,她最近的行动并不是想破坏迦太基和努米底亚的关系,而且还必须隐瞒真实意图。现在真要毫无脸面地收场吗?



    王重阳知道她辛苦,从前做普通军官,听从上边的命令就行了,犯了错自然会受罚,但更大的黑锅有人来背,如今自己成了那个背黑锅的人,才倍感压力。行动失败,什么帐都会算到她头上。



    德尔非想进入帐篷,被王重阳打发了出去。他现在进来只会受气,不如去指挥外边的撤离工作。



    “头痛了?”王重阳对着按住太阳穴的女儿发笑。



    “你还笑,爸爸?我这次死定了?”



    “怎么个死法?”王重阳故作严肃。



    “如果抓住了国王,不仅没人指责我擅自行动,而且将有很大的功劳。可是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你总有想过假如行动失败后的打算吧?”



    “恰恰没有!那还用想吗?失败了只有一种结局——战争。保守派的老头子一定想掐死我!”



    王玉婷坐立不安。老头子真要掐死她,她并不怕,到时不知谁掐死谁,怕的是他们不用“掐”,而用别的手段。比如说,把她交给努米底亚人处置,为了和平。总之欺骗他们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王重阳想了想,“那怎么办呢?要么逃跑;要么‘君命有所不受’。”



    “君命有所不受?”王玉婷仿佛有了希望,但很快泄了气,“这句话说起来容易。我刚上任,有那么大的号召力吗?造反?或者是……”



    她的目光无意间落上了桌上的笔。“有办法了!”她迅速握住笔,开始写信。



    “写什么?”王重阳好奇地凑过来张望。



    “写检查,学校里常写的那种。趁现在还没人告状,我先把自己揭发了。稳住那些老东西,然后让伊利福斯替我疏通。可是不能全说实话,得编点故事。就这样编!”



    王玉婷的检讨书写得流畅无比,并且专注,卫兵带领奴隶进入帐篷收拾将军的东西,她也没在意。



    “也可以这样编?”王重阳看着她写上的内容大吃一惊,“我很怀疑。说实话,从前在学校写的是不是编出的故事?”



    “爸爸,你都知道的!问我干什么?”



    王玉婷在信中这样描述事件经过:与西法克斯相约在边境见面,对一些边境问题进行商谈。和国王的谈话很愉快,国王是个风趣幽默的人,因此临时准备了晚宴,国王欣然接受邀请,好友索福尼斯巴也主动要求参与。席间,国王醉酒失态,企图对索福尼斯巴不轨。她为了好友的名誉,强力制止国王的行为,引来国王不满,双方卫兵由于情绪紧张而起了小冲突。国王依然在醉酒中,误以为她设下陷阱,不听解释,居然逃了。



    整个故事颠倒黑白,将蓄意阴谋说成偶然事件,阴谋的策划者成了最无辜,并为维护朋友的名誉而被误解的值得同情的一方。



    “议会的老家伙不是傻瓜,会信这种故事?”王重阳不相信地摇头。



    “合情合理,谁都知道西法克斯对索福尼斯巴有意思,为什么不信?”王玉婷解释她的意图,“即使他们不信,或者与后来的告密者的说法有冲突,他们总得调查吧!我是自我揭发,不同于被告密,他们至少内心会有矛盾,一个将军没有犯大错,不能随便撤换。这样至少会拖上一、两天。一、两天就够了,加上信使往返时间,足够我调动军队。”



    “决定打仗了?”



    “非打不可,而且必须赶在西法克斯之前。西法克斯回到首都后一定会集结军队。”



    “如果战争成为定局,今晚的事将不再有人追究。”王重阳点点头,“可是汉诺那边怎么交待?”



    “谁管那群老头儿?等我征服努米底亚,让他们高高兴兴地给我擦鞋!”王玉婷又恢复了得意。



    奴隶们趁她得意时搬走了她面前的桌子。面前一空,使她受了点小小的惊吓,她这才发现他们准备拆帐篷了,和父亲一起慌张地跑出帐篷。



    西法克斯逃回他的营地,感到安全的同时,心里涌出股恶气。王玉婷带来的人并不多,他立刻招集军队,说不定能打她个措手不及。但当他赶到王玉婷的营地时傻了眼,这里只剩下一座空营。看得出他们走得很匆忙,大件东西都没能带走。西法克斯不敢在无准备的情况下深入迦太基境内,国王气愤地踱脚,下令连夜回瑟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张家口时尚  松原地图  襄樊学校  阜新地图  潍坊资讯  淮北地图  七台河地图  临沧新闻  松原时尚  辽阳旅游  松原时尚  沧州学校  金昌论坛  嘉峪关旅游  北海资讯  淮安新闻  商洛论坛  思茅新闻  襄樊学校  安阳旅游  盘锦学习  酒泉论坛  汕尾论坛  郑州地图  思茅新闻  广安学习  重庆学校  贵港资讯  铜川学习  赤峰新闻  西安新闻  南通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林芝地图  长沙娱乐  七台河地图  临夏新闻  德宏时尚  大丰地图  湖州旅游  钦州学习  白山新闻  徐州旅游  黔南地图  金昌论坛  十堰论坛  衡水新闻  咸阳论坛  迪庆旅游  黄冈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