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十八节 离间计(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使者科隆萨在将军的帐篷外又见到了吉斯科的卫兵和王玉婷的父亲,他们在交谈。科隆萨听见他们说,两位将军已经进去了。他们遣散帐篷四周的卫兵,自己也跟着离开。这是个不寻常的现象,说明两位将军有重大秘密。科隆萨以为那些卫兵虽然离开了帐篷,可仍会在附近监视,但他很快发现,他们走得很远。



    科隆萨一心想干点大事,提高自己在国王心中的地位,何况自己身处险境,说不定他们在商量处理自己的事宜。科隆萨轻轻地靠近帐篷,薄薄的布不隔音,他的耳朵贴住帐篷,里边没声音。



    “谁在那儿?”



    不知从哪儿出现的士兵喊了一句,把科隆萨吓得在阴影中缩成团。幸好士兵没看到他,只是听见些响动,这位士兵大意地没有靠近查看,发觉没有异样后,怀疑自己听错了。



    接着,那位性格恶劣的女将军骂了起来,她很反感有人这时在附近,骂走了士兵。科隆萨一会儿后便听见她与吉斯科的对话。



    先说话的是吉斯科。“我这里有密信,或许你应该看看。”



    女将军沉默,像是在读信。科隆萨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只能凭猜测。没多久,王玉婷说话了,她的声音很高兴。“太好了!西法克斯完全中了我们的圈套,他不愿立刻应战正合我们的意,我们正在为大量水源的事发愁呢!”



    “这要多亏赫沙,没有他说服西法克斯,恐怕我们只能在沙漠中一边忍受口渴,一边作战了。”



    “一定要嘉奖这个人!当然,是在胜利之后。”



    两位将军发出愉快的笑声。科隆萨低下他们的对话,听到赫沙这个名字,他很震惊。



    那个女人又说话了。“你是怎么拉拢他的?据我所知,他对西法克斯很忠诚。”



    “忠诚?”吉斯科抬高了声调,反问的语气里带着丝嘲笑,“这个人需要拉拢吗?赫沙是聪明人。他在西法克斯身边做人低调,就是因为西法克斯身边卑鄙小人太多。西法克斯想要有番作为,但他本人才华不够,又不能控制对的追求。上次西法克斯明知去边境与你见面有危险,可因为想见索福尼斯巴而让自己身处险境,已经让赫沙失望了。这位聪明人很清楚,即使西法克斯能统一努米底亚,以他的才能也不能长久统治。”



    “你是说,他是主动离开西法克斯?”王玉婷问。



    “他需要更英明的君主。他是个有抱负的人,我听说从前他就发愿,要让努米底亚人生活在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国家里,他称为‘大努米底亚’。”



    “那么他有目标了吗?我是问,谁是更英明的君主?”



    “谁知道呢?只有赫沙自己知道。他主动与我联系时,我还以为是个诡计。”



    两位将军又笑了。帐篷外的科隆萨完全忘了自己身处危险中,他们的谈话太让人吃惊,努米底亚人中出了条大害虫!



    “我是否应当给赫沙回信呢?”王玉婷寻求吉斯科的意见,“或许我与他应取得联系,这样方便以后配合。”



    “千万不能这么做!”吉斯科阻止了她,“瑟塔现在处于封闭中,城里四处搜查间谍、密探,它能送出已经不容易了,需要冒极大的风险。假如你的信使被搜查到,不是害了我们这位厉害的间谍吗?”



    王玉婷赞同吉斯科,她说现在就将信烧掉。他们的谈话快要结束了,科卫萨左右张望,离开的卫兵还没回来,一旦将军出来,他们就会赶回,他必须赶在将军出来前先行离开。



    第二天,正式进入谈判。吉斯科并不心急,久久不谈主题。由于偷听到昨夜的对话,使者对他们的表现心中有了底,谈判是为了拖延,因为他们遇上了困难,他们现在缺水。



    使者违背了宰相给他的斤时间的嘱咐,他急躁地谈判,甚至有些想破坏它。对他来说这场谈判从头到尾都是陷阱,是赫沙和迦太基人给他们下的圈套,应当尽早结束,他有重大情报必须向国王报告。



    谈判因此进行得很不愉快。吉斯科大声斥责对方没有诚意,他不愿再谈了,他本想化解两国的误会,没想到给自己惹来了侮辱。谈判破裂,使者被赶出了军营。



    科隆萨很庆幸自己还留着命。当吉斯科身旁的那个女人发怒时,他为自己故意破坏谈判的言行而后悔,心想可能做过头,将没命了,但吉斯科还有理智,为了以后还有谈判的可能,放他离开。科隆萨疯狂驱使坐骑,赶回瑟塔。



    赫沙宰相为他回来得太早而不满,更让他感到不对劲的是归来的使者竟要求与国王单独会谈。宰相认为如果有重要情况更不应该将他排除在外,但国王同意了使者的要求,西法克斯一直认为自己能独立处理许多事,因此赫沙宰相只能尊重国王的意愿,暂时退出。



    “你说什么?赫沙背叛了我,投靠迦太基人了?”西法克斯听了使者叙述,不相信地瞪大眼睛。



    “这是事实,伟大的陛下!我亲耳听见两位将军的谈话,赫沙认为您不是英明的君主,他已不愿为您服务!”科隆萨在国王面前下跪,忠诚地叩拜。



    科隆萨虽然从不说谎,但他的话也是不能全信的,上次派他出使乌提卡,就闹了笑话。他的描述,西法克斯这次自然也不信。



    “有证据吗?”西法克斯问。



    “吉斯科说赫沙给他写过密信,但我听见那个外国女将军说她把信烧掉了。”



    “这么说你没有证据?赫沙跟随我多年,为我的事业出过力,没有证据,我很难相信他会背叛我。”



    “这是真的,陛下!我说的全是事实!”科隆萨扑倒在国王脚下,抱住国王的双脚,如果国王不信他的话,他就有危险了。



    西法克斯板着脸,手紧抓住紫红色袍子,另一只手在大腿上捶打。科隆萨是个诚实的人,就因为他诚实,西法克斯才没有计较他那有时候会变得蠢笨的脑子,依然启用他。科隆萨没有理由陷害赫沙,他们无冤无仇。假如科隆萨是受人指使,但连证据也没准备便开始诬告,未免太蠢了。



    “如果他们早有串通,通信应该不只一封。信全烧了吗?”西法克斯沉默好一阵后,问。



    科隆萨抱紧了国王双脚,不住点头,“我也这么认为,伟大的陛下。可能还有别的信,但是将军的帐篷外人不能进入,如果不是他们为密谈而遣散了卫兵,恐怕我连靠近的机会也没有!”



    他的话等于白说。西法克斯想过派间谍寻找那些信,但他又打消了念头,这样做很容易被发现。如果赫沙真的背叛了,知道后只会加速他的罪行,甚至发生造反的事;如果这是谎言,赫沙没有背叛,那么他的怀疑行为反而会使他倒向敌方。



    西法克斯很着难。科隆萨仰望着他的国王,就连他也能看出国王脸上的忧虑。国王会忧虑,是因为他的心动摇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淮安新闻  烟台论坛  安阳旅游  十堰论坛  伊犁学校  嘉峪关旅游  贵港资讯  南通时尚  湘潭学习  安阳资讯  嘉峪关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汕尾论坛  迪庆旅游  娄底资讯  黄冈旅游  郑州旅游  钦州旅游  昭通时尚  钦州学习  湘西旅游  泸州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吴忠旅游  益阳资讯  西安新闻  衡水新闻  商洛论坛  深圳学习  辽源地图  喀什资讯  徐州旅游  大丰地图  林芝地图  泸州学校  徐州旅游  天门时尚  六安论坛  益阳资讯  西安新闻  海口新闻  黔南地图  松原地图  白山新闻  南通时尚  潜江地图  临沧新闻  广安学习  咸阳论坛  那曲地图